关灯
护眼
字体:
V376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大哥。”徘徊不定,犹豫再三,某雪老三还是憋不住开了口,一张俊朗如明白般的俊脸上满是纠结挣扎之色,看起来心中的矛盾着实不小。

    他虽素来不喜多管闲事,从来都奉行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但此次事关重大半点都马虎不得,否则他们这后半辈子都甭想再有好日子可过,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冒出头讨人嫌不是?

    “有事?”

    风老大低沉的嗓音不咸不淡的幽幽响起,雪老三就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难不成他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他,他这是被嫌弃了?

    要不是他运气不好,一个不留神打赌输给了花老二跟月老四,他特么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

    “小三儿是什么时候养成了在为兄的面前说话还要润色一二的?”陡峭的悬崖边儿上,着一袭黑衣的风老大迎风负手而立,那整整齐齐高束在紫金冠里的墨发随风飞舞,衣袂猎猎作响,他似是要乘风而去。

    小…小三儿?

    噗――

    黑着脸,抽着嘴角,雪老三一张玉颜憋得通红,偏又不能就着这个称呼跟风老大辩驳,只能在心里反复的安慰自己说,他什么都没有听见,没有听见……

    不然以风老大的恶劣习惯,特么他能一直嚷嚷着‘小三,小三儿’整半个时辰,还不许他躲开避开,于雪老三而言,这世间再没什么比这更残酷的了。

    “大哥您能正经一点儿吗?”默默的在心里流着宽宽的面条泪,雪老三顶着一张晚娘脸,神情不是一般的哀怨惹人怜。

    但风老大是谁啊,他是那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么?从头到尾都没有甩个小眼神儿给雪老三好伐!

    时不时逗一逗他身边这三个兄弟,绝对是风老大为数不多爱好里面他最喜欢的一个,故而坚决不能舍弃。

    “小三儿你是在说大哥不正经吗?”别以为他们三个没在他眼前晃悠,他就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无非就是在等他们自己乖乖送上门来罢了,只是没想到每次打赌打输被硬逼着来找他的人都是老三,他这做大哥是该替他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没…大哥最是英明神武了,怎么可能不正经,要说不正经那也是老…呃,是我是我不正经。”都是欺负老实人的,怎么他就是那个被欺压的主儿呢。

    不但要防着上面两个,就连下面那个也不知道要兄友弟恭一下,完全都不知道让让他,实在是非常的不可爱。

    “呵呵…”风老大轻笑几声,倒是没再主动开口说话,顺着他的目光遥遥望去,那个方向赫然就是魑魅林中的赤霞焚天谷。

    “咳咳。大哥,小弟有件事情想要跟大哥商量一下,还望大哥能成全。”特么就算不直呼他的名字,非得要给他取个外号什么的,直接叫‘老三’不就好了么,干什么偏要喊他小三儿呢?

    每每一听到‘小三儿’几个字从风老大的嘴里蹦出来,雪老三都恨不得能赶紧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别问他为什么不埋了风老大,那实在是因为武力值相差太远,一旦主动出手完全就是被死虐的份儿,他又不是个傻的,哪里能明知是鸡蛋碰石头,还硬要往上撞咧。

    “不想被我叫做小三儿?”

    “大哥真英明。”

    “可你分明就是小三儿啊!”

    雪老三:“……”

    他只是排行第三,他真不是小三儿啊,总觉得这个称呼有歧义,而且还是不太好的那种意思。

    看着风老大那严肃的,一本正经的,丁点儿都不带开玩笑的对他说出他就是小三儿的话,雪老三直接一口老血涌到喉咙口有没有,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各种颜色齐上阵有没有?

    “老大,不带儿这么玩人的。”

    “这是天意。”风老大板着一张俊颜,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天,在他那冷硬的声线里,不知怎的愣是就听出了几分逾揶的意味儿。

    怪不得他,着实怪不得他,要怪只能怪他怎么不早出娘胎,就算早个一两盏茶的功夫也好啊,便不至于要顶个‘小三儿’的排名了。

    “生气了?”

    “没有。”

    “行行行,我不叫老三你小三儿了。”默默的,风老大在心里补充一句,今天不叫你小三儿了,至明天或是以后他可没有做出承诺。

    “咦,大哥你是认真的。”快看雪老三的星星眼儿,那耀眼的眸光清澈明亮,灿若星辰,不禁令人不敢直视,实在让人不忍心忽悠他。

    “当然是认真的。”老三,就你这粗线条的家伙,怪不得每次跟小二儿小四儿打赌都要输,也真太好忽悠了好么?让他都没有一点儿成就感,不免就有些怀疑,你他娘的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谢谢大哥。”

    风老大默,心说你还是别谢得太早,免得受刺激更大,说哥哥欺负你。

    “小二儿小四儿,你们想听什么应该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听,而不是缩头缩脚的躲在那里听。”

    小二儿?

    小四儿?

    花老二跟月老四僵着一张俊脸儿,嘴角不受控制的狠抽了抽,心说大哥你说你要喊小二小四你就喊吧,怎么能拖着那个音来喊呢?

    硬生生就将小二小四喊成了小二儿小四儿,每次一听到这声儿,他们就难免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想而知他们对这称呼有多么的不待见了。

    偏偏风老大还就喜欢这么喊,你越是不让他喊,他就越喜欢这么喊,任你那是想甩都甩不掉。

    “大哥。”花老二跟月老四被点了名,不甘不愿的现了身,暗骂雪老三不该东拉西扯的歪楼歪得太厉害,你他丫的早点儿进入正题不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么?

    亏大发了,早知道就不该凑这个热闹。

    面对两人眼神儿无声的指责,雪老三笑得一脸的灿烂,全当没看见他们的眼刀子,在大哥心里他成了小三儿,哼哼,老二老四也讨不了好,不也被叫成了小二儿跟小四儿么?

    他这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果然他丫的就是个心宽的,从来就没有抓牢过关注点。

    “你我兄弟,你们心里有什么想法不能直接对我说,还非得将老三顶出来?”

    “咳咳,其实也没什么事儿。”月老四轻咳两声,他原本就不主张问的。

    “小二儿也是这么个意思?”

    花老二嘴角一抽,眼皮一跳,心口顿时泛酸,怎么被老大一喊,他有种自己瞬间就变身客栈小二的感觉,这太他娘的诡异了。

    “不是。”

    “那小二儿跟小四儿,你们谁来跟我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花老二月老四:“……”

    吼吼,他们怎么觉得自己的牙好疼,雪老三乖乖的站在一旁,坚决表示老大没有叫到他,他就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看戏没什么不好的。

    难得有机会看到老二跟老四那样一张表情丰富的脸,他要牢牢给记住,若有时间回自己屋里慢慢画下来也不错。

    “大哥,我的意思是咱们真的不用派人去赤霞焚天谷吗?万一真要出了意外,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哥,我的想法跟二哥差不多,之前魑魅林中阵法的变动都在司马金的掌控之中,而且也是明明白白摊在我们面前的,但现在这事儿玩大发了。”

    上古绝杀生灵阵,这个阵法出现在赤霞焚天谷,很难说没有涅城高等世家的手笔,哪怕就是司马金也不敢打包票说他能破此阵法。

    有谁不想那人回到紫晶宫的,其实也不难猜,无非就是那两大家的人。

    他们的使命虽说是不能插手在魑魅林中发生的任何事情,但他们还有一个使命就是必须保证那人的生命安全,倘若他折在魑魅林,那他们还保个屁啊?

    “太叔南门两大世家出手够狠也够绝的,挑选的时机也是刚刚好,那人压根就是避无可避。”月老二一边说一边摇头,如若那人不是去了一趟百草秘地,他必然就能先一步走出魑魅林,甭管后面那些人怎么蹦Q都跟他无关了。

    可偏偏天意弄人,那百草秘地在魑魅林中存在那么长时间,等的可不就是他。

    遂,赤霞焚天谷这一劫,压根就是避无可避。

    “老三你的意见呢?”

    总算没在老大嘴里再听到他喊他小三儿,雪老三心里那个欢乐啊,直接就在他的脸上表现了出来,“魑魅林是归司马金所掌管的,而他也是应了我们的要求对那些势力放了水,改动了里面的阵法跟机关,只怕感觉到赤霞焚天谷出现异常,司马金就已经急坏了。”

    他们兄弟四个跟司马金故然分工不同,但最终的目的却是一样的。

    “按照我们原定的计划,放任绝地山庄镜月宗等四大势力对鬼域殿出手,借他们的手强行破除赤焰神君体内的封印,以便激发他的潜能,是以绝地山庄等人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咱们的监视之下进行,致命的危险会有,可在咱们的看管之下,是绝对不会对他性命造成威肋的。”

    “说重点。”风老大揉了揉眉心,目光仍是落在那片令人揪心的地方。

    “绝地山庄镜月宗那些不过都是棋子,压根不足为惧,怕就怕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再使点儿什么手段,那咱们就真的要大大的不妥了。”

    “可不,那俩家伙儿才是最大也最不能确定的危险因素。”

    雪老三看了看表达了自己意见的花老二跟月老四,接着又道:“但是现在赤霞焚天谷之内,不仅有魑魅林中原就埋在那里阵法,后又有我们计划好设在那里的,再加上这在咱们意料之外的上古绝杀生灵阵,别说司马金会抓狂,就是咱们也得抓狂。”

    “老三分析的很详细,可即便如此,咱们也是不能擅自闯入魑魅林的。”

    “有道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花老二是个行动派,发现问题之后,他就没打算再坐着,要不也不会有开头那一幕。

    他是了解风老大性子的,因此,他才借着打赌推出了雪老三。

    “就算我同意你们到赤霞焚天谷就近保护他的安全,那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不是我不让你们去,而是就算你们去了也是进不去魑魅林的?”

    “这……”

    一说到这个,花老二雪老三月老四都沉默了,他们的确是忘记了这一点。

    “眼下时间紧迫,也由不得咱们怎么想办法,抓紧时间做出最好的安排吧,一切只能看他造化了。”

    “我们都听大哥的,大哥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接下老二负责去山脚下迎接那些走出来的势力,务必要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好,这个交给我。”

    “老三,虽然我们进不了魑魅林,但好在司马金能在里面自由行走,按照他的性子,如果有需要他肯定是会向咱们发信号的,你要紧紧的盯着不要错过了。”

    “大哥放心好了,我会盯紧的。”

    “不管他提出什么要求,尽咱们最大的能力满足他。”

    “知道了。”

    “老四,做好最坏的打算。”

    月老四眸光闪了闪,面色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道:“大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发信号去请示来不及了,我得亲自跑一趟,有情况咱们再联络。”

    “是。”

    ……。

    话分两头,在陌殇跟宓妃安排好鬼域殿其他人该走哪个方向,又该做什么事情之后,他们也正式踏入了阵法机关重重的赤霞焚天谷内围地带。

    陌殇跟宓妃是属于那种天生就六感极其灵敏之人,尤其是他们对于危险的感知非常的敏锐,因此,在看似风平浪静的丛林里行走,他们的神经是高度紧崩着的,半点都不敢掉意轻心。

    “熙然,停下别动。”

    闻声,陌殇抬起的脚就那么保持提脚的姿势,潋滟的凤眸看向宓妃,眸底是不染杂质的满心信赖。

    宓妃轻手轻脚走到他的脚边蹲下身子,然后用手轻轻刨开地上没至脚踝的青草,赫然就瞧见一根紧挨着一根的透明如发丝般细小的线。

    毫无疑问只要这根线被触碰到,那么他们就有得麻烦了,虽说不至于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但想脱身只怕也会弄得相当的狼狈。

    “还好身边有你,不然我可有得忙了。”陌殇仍是抬着脚保持不动,那根细小的线距离他的脚底不过一毫米,“阿宓,可有办法破解?”

    要是没有他们倒是可以先往后退,静待前面这个阵法被触发之后再做打算,好在他的脚没有踩到线上,否则就有得玩了。

    “你等我一会儿。”

    “嗯。”

    宓妃先是小心的顺着线的一头找,分清主次之后,她才捡了几块细小的石头摆了一个小阵,从而让陌殇可以把脚移开又不至于触发这个阵。

    “妥了,咱们从南边走。”

    “好。”此时此刻,陌殇跟宓妃都是尽可能的放开自己的五感意识,以便可以提前感知到异常气息,他牵着宓妃的手,难得感叹的道:“阿宓,我后悔带着你一起来冒这个险了。”

    他真怕,他会护不好她,更怕他自己一个失手,还要宓妃还救他。

    “哪怕没有你,这里我也会来闯的。”百草秘地之行,若是没有他,即便陌殇能找到那个地方,只怕也是进不去的。

    说到底,缺了她有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然而,宓妃却有预感,不管陌殇事先做足多少的安排,又不管她当初是怎么预想的,终归有一天她会走到这一步,这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好的。

    “你这丫头说成这样就不怕我吃醋么。”

    “大醋桶。”

    陌殇无力的抚了抚额,颇有些愤愤的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不想阿宓的身边有任何一个异性出现。”

    哪怕是她亲爹,她亲哥,她亲表哥…陌殇表示他都不喜欢,尤其是她家的男人都特么的不可爱,总是看他不顺眼算是怎么回事。

    “咳咳,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咱们还是尽快脱身的好。”

    “嗯。”

    随着越是深入这片丛林,宓妃的眉头也就蹙得越紧,想了想她便问道:“熙然,你有没有觉得这片林子的灵气,呃,又或者说是它的生机在渐渐消失?”

    “我也一直在想是哪里不对劲,若非阿宓说出来,我还没回过味来。”陌殇眯了眯凤眸,四下看了看,尤其是他们走过的地方,之前没有留意还并未发现不妥,此刻再仔细的打量,他们心中的疑问便显露了出来。

    “那那些草那些花竟然真的在一点一点的枯萎?”宓妃瞪大了双眸,眼里有着不可置信。

    “正如阿宓所言,这里的花草树木,它们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也可以说是正在被什么吞噬着。”

    “此地阵法密布,我也算是见识过许多阵法的人了,竟也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阵法,竟然可以吞噬吸取阵中生灵的生机?”

    陌殇将宓妃护在怀里,面色凝重了几分,他抿唇道:“这不是赤霞焚天谷原来的阵法,被人改动了不说,还重新布了一个新的。”

    “看来绝地山庄…不不不,应该说是太叔南门两大世家非要你的命不可了。”宓妃挑了挑眉,周身不禁泛起杀意,想要她的命,她男人的命,还得看看对方本事如何了。

    “今日他们若不能让我死在这里,待来日我便将他们挫骨扬灰。”

    “咱们抓紧时间赶紧离开这里,无论如何在阵中生灵的生机被吞噬完之前,一定要离开,否则被吞的可就是我们了。”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6真真假假一场混战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