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7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该死的。”

    弥漫着白色浓雾,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中,宓妃浑身的神经都在高度的戒备着,不得不打起了十二的高度警惕,一张绝美的小脸儿更是黑沉如水,难以控制自己暴怒情绪的低咒出声。

    “这见鬼的究竟是个什么见鬼的阵法,居然连她都被阴了一把。”宓妃一边摸索着探路不断前行,一边苦中作乐的自言自语。

    现在的她可不就是自言自语?

    天知道在陌殇险些触发那个众多阵法之中其中的一个的时候,宓妃虽说很轻松的给化解了,随后两人更是不敢掉意轻心,每走一步都不禁考虑到了后面的数十步。

    但,人算不如天算,又或者说他们两人的运气着实有点儿不太好,竟是莫名其妙的就分开了。

    “也不知道熙然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跟我面临一样的局面,这些白雾真他娘的讨厌。”说起来宓妃跟陌殇自踏入赤霞焚天谷的内围之后,两人前前后后,大大小小,或轻松或吃力或惊险万分的也应对过近百个看着杀伤力不大,却极其刁钻阴险的各式阵法。

    饶是如此,在两人那样高度的防备之下,仍是没有逃过被迫分开的局面。

    当他们察觉到赤霞焚天谷之中的生灵之气,随着此谷中阵法的越渐成熟而一点一点消逝殆尽之时,他们就迫切的需要抓紧时间,不惜一切代价的离开赤霞焚天谷。

    否则,一旦这个能够吞噬生灵之气的上古绝杀生灵阵真正的成型,指不定陌殇跟宓妃都得玩完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是宓妃固然精通的阵法有很多,前世也曾阅读研究过华夏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最为著名杰出的十大阵法,但她表示自己真不知道这个能够吞噬生灵之气的阵法,究竟是个什么见鬼的阵法。

    “哎…”身处一片浓郁的白雾之中,宓妃无法判断时间的流逝,她也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困在这里面多长时间了,外面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心境颇有些变化的,也不免哀声叹气起来,“冷静冷静,可不能自乱阵脚,没得让隐藏在暗处的人瞧了笑话,还有熙然也不知如何了,但愿那货能运气好点儿,别跟她一样被困住,更别遇上什么危险才好。”

    之所以宓妃跟陌殇会分开,其实要他们自己说也是说不明白的,当他们察觉到四周渐渐有白雾在悄然聚拢,两人就已然心生防备,可就算如此,结果仍是已经注定。

    宓妃犹记得,她跟陌殇在被白雾所笼罩的时候,陌殇就是担心分跟她走散,因此,陌殇一直都牵着她的手,并且他还牵得不是一般的紧。

    可即便如此,等到宓妃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儿,她的跟前哪里还有陌殇的影子,而她的手又哪里还被陌殇牵着?

    想必陌殇当时的状况也是跟宓妃一样一样的,发现这一异常宓妃并没有惊慌失措,早在他们携手踏入赤霞焚天谷内围之前,这样的局面就在她跟陌殇的意料之中了。

    好在更为惊悚狗血的事情没有如同预想中那样发生,要不宓妃一定会抓狂的。

    她宁肯自己跟陌殇都分别被困进什么阵法里面了,也不想她跟陌殇其实没有分开,而是变成她不知牵着哪个男人的手还将对方当成是陌殇,更不想陌殇也不知牵着哪个女人的手还将对方当成是她?

    那种事情,宓妃仅仅就是那么一想,她都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被玷污了。

    别说她毛病,更别说她变态,特么她的占有欲就是那么的霸道嚣张。

    与宓妃差不多相同境地的陌殇,此时此刻也正黑沉着一张俊脸,必须得调动自己周身的内力,方才能在自己的身上筑起一道屏障,以便阻隔那铺天盖地尽朝他涌过来的狂风跟黄沙。

    “阿宓。”

    “傻丫头,你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握了握袖中的拳头,陌殇一再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否则难保就会判断失误,在没有找到宓妃,确定她是否安全之前,他一定不能流露出负面情绪。

    他反复的告诉自己,相信宓妃,相信她哪怕就是独自一个人,也有足以保护自己安全的能力。

    他的小女人不是养在温室里的娇弱花朵,她是即便身处狂风暴雨中心,亦能与他比肩且毫不逊色于他的女子。

    他,相信她。

    “阿宓,等我。”

    “不管前路如何艰险,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跟宓妃不同,他跟宓妃分开之后,宓妃仍被困在那一片浓雾之中,而陌殇却好像是掉进了沙漠里。

    不是好像,而是陌殇就是真的掉进了沙漠里,在他意识到自己手里并没有牵着宓妃的时候,陌殇心里就掀起惊涛骇浪,可在他刚要做出反应之时,遇到的第一个阻碍就是铺天盖地睁眼望不见天日的黄沙。

    沙漠上看似平静,其实更容易遭遇危险,在那些被狂风卷起来的黄沙掩护之下,人在这样的地方几乎是寸步难行的,陌殇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方才能保证自己在不损耗自身内力的前提下,能在沙漠中行走自如的。

    与宓妃分开后的一路上,陌殇也过得不轻松,在沙漠里面行走极为考验一个人的耐力,头上顶着烈日似要将人给烤熟儿了去,脚下踩着滚滚黄沙似要将人给整个儿活埋。

    又热又渴的情况之下,还要防备那些时不时就从黄沙里面钻出来,各种各样被咬上一口,或是被扎上一下都要致命的毒物,估计是个人都会发疯抓狂的。

    一路劈荆斩棘,死在陌殇手中的毒物不计其数,让他的身上不免也沾染上了血腥之气,那自他骨血里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意,竟生生让得那些没有思想的毒物们,一个个不禁都对他产生了畏惧,倒是不敢轻意冒头了。

    这也让得陌殇减轻了几分负担,可以分出一部分心神来研究这片困住他的沙漠。

    不管他的武力值有多强悍,也不管那些毒物遇上他存活下去的几率是多少,从头到尾陌殇都没有想过要一直留在这里,他要抓住每分每秒时间离开这里。

    “谁在那里,滚出来。”

    是属于人的气息,这不容陌殇错辨,可随之而来陌殇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欣喜之意,反而高度的警戒了起来。

    从他出现在这片沙漠中,陌殇就一直都没有察觉感应到属于人的气息,他所能感应到的都是脚下藏在黄沙里面的那些毒物。

    人的气息,还是一个让他感觉熟悉的气息,就由不得陌殇既恼又怒了。

    “怎么,需要本主亲自请你出来吗?”

    那处被陌殇目光紧紧锁住的地方,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哪怕就是一丝一毫的细微波动都没有,这便让得陌殇的眉头越蹙越紧了。

    难道真是他感觉出了错?

    可陌殇岂会犯那样的低级错误?

    “既然都已经有备而来了,难道还怕在本主面前现身一见?”

    绝地山庄,镜月宗跟金陵宫要针对他的计划,陌殇早已心知肚明,而且也算是做足了准备等他们动手,毕竟他也抱着借他们之手引出他们幕后之人的算盘。

    至于观音谷,估计就将他们算作是自己这一方的人吧,他陌殇行事素来光明磊落,过河拆桥的事情也是看对象的好伐!

    “本主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滚出来。”最后三个字被陌殇咬得极重,那低沉暗磁的声音更是直接化为厉刃扫向那处被陌殇目光锁定的地方。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滚滚黄沙冲天而起,一道跟陌殇相差无几的修长挺拔身影闪掠而过,惊险万分的避开那凌厉一击。

    有人出现在这里,并且那人还想要陌殇的命,这其实都不足以让陌殇震怒,真正让陌殇失控暴怒的原因,其实是那人在躲避之时露出的一个侧脸。

    那个侧脸,顿时就让陌殇动了杀机,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杀机。

    陌殇要那人的命,这毫无疑问。

    “你的命,本主收了。”

    那人微微一怔,漆黑的墨瞳里亦是划过一抹决然阴狠,想要他的命,那得凭本事。

    赤焰神君之名在光武大陆那是赫赫有名的,关于赤焰神君的各种传闻收集起来都足以写上两三自传了,故,即便这人是奉命来取陌殇性命的,他也没那个自信胆敢跟陌殇正面较量。

    遂,他打定的主意是趁其不备,而后偷袭出手。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算到,陌殇此人似乎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他都完美无暇,几乎毫无破绽可寻。

    “你该死,你背后之人更该死。”纵然陌殇相信宓妃不会错把他人认作是他,可他还是非常的担心,生怕宓妃一个一时不察,就将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他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们是冲着他来的,同时这些人也不会放过宓妃。

    按照他们在灵川坞收到的情报,以及观音谷谷主史大鹏向他们坦露的计划,陌殇知道绝地山庄庄主会让他的女儿施展魅惑之术来对付他。

    他们对付他,自然就是利用女人扮作宓妃来迷惑他,趁他放松警惕之际再对他出手。

    可眼下陌殇欲要除之而后快的男人,竟然跟他长得一模一样,这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冲着宓妃去的,他们意在借着‘他’去对付宓妃。

    他家小女人就算聪明绝顶,也难免有个大意疏忽的时候,真要被对方得逞,陌殇的心里就不免升起一股寒意,然后化作滔天怒火。

    那被陌殇牢牢盯住,在陌殇眼里就如同一个死人一般的男人,他面上虽仍保持着镇定,谁知道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儿了。

    去他娘的,他不是自愿进入这个阵法中的啊,他明明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天知道他是怎么阴差阳错出现在这里的。

    照着上面的计划,男人扮作陌殇,要对付的人自然就是宓妃,女人扮作宓妃,要对付的人想当然就是陌殇了。

    毕竟,如果陌殇对上‘陌殇’,宓妃对上‘宓妃’,在真的陌殇跟真的宓妃面前,特么那个假的谁敢说不是专门送上门找虐的?

    那简直会被虐成渣的好伐!

    所以一个不小心,阴差阳错被弄到陌殇面前的‘冒牌陌殇’悲剧了。

    那什么,他能不能跑?

    他不想跟黑面神对上,总有一种会被秒的感觉肿么破?

    事实上,在陌殇只看到他一个侧脸的时候,他就已经让陌殇将他划入了死亡名单,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种。

    然而,他纵然在解铮海的眼里已经是个高手,可明显他一个人跟陌殇对上,其武力值还是不够看的,妥妥的就径直被秒杀了。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的眼睛都没能闭上。

    “阿宓,你可一定要认出真的我。”

    ……。

    阿嚏!

    阿嚏!阿嚏!

    突然连打三个喷嚏,宓妃万分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暗忖到底谁在念叨她?

    这到底是在想她呢?

    还是在骂她?

    特么就连耳朵也突然烧了起来,不用瞧都知道铁定火红火红的了,真难受有没有?

    “难道是熙然遇到麻烦了?”半晌,从宓妃的嘴里又幽幽的低喃出这么一句。

    丫丫个呸的,被困在这么个迷雾阵里,宓妃的耐心是真的就要尽失了。

    表面上看,的确是这样的。

    可实际上咧?

    区区一个迷雾阵,当真就能困得住宓妃?

    答案显然是no!

    即便将宓妃给困住的迷雾阵不是普通的迷雾阵,而是结合了能够使人产生幻觉,渐渐迷失心智的迷幻阵相融为一体的迷雾阵,甚至于这些迷雾中还带有剧毒,依然是困不住宓妃的。

    “熙然,你可得给我撑住了。”咬了咬牙,宓妃紧了紧拳头,她原想耐着性子静待对方坐不住自己冒出来,也好让她见识一下摆出这么一个连她都不禁开了眼界的人是何方神圣,却不想人家派出的个虾米耐性都那么好?

    罢罢罢,既然人家不出手,那她就主动出击成不?

    没道理给她找了不痛快,她还要给对方好脸色瞧的,不弄死他丫的,姑奶奶她就不姓温。

    打定主意宓妃也就果断出手了,只见之前她还要白雾中摸索着前进,眼下却是行动自如,如入无人之境,短短不过一柱香的功夫,笼罩在这片密林间的白雾就如遇到天敌一般迅速消退。

    此情此景落在暗处之人的眼中,不禁让其脸色斗然大变,敢情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在耍着他玩儿?

    这个念头猛然浮现在心头,却只见他莫名的后背全给汗湿了。

    如果她早知他的存在,那她也委实太恐怖了,不禁让他未战便心生了惧意。

    “都到这个份上了,还不出来可就真没意思了。”宓妃眯了眯眼,周身气势全开,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风范。

    而此时此刻,不但司马金带着他的一个属下闯入了上古绝杀生灵阵,就是太叔清荣,南门长风以及公冶润钰跟他的两个下属都闯了进来。

    赤霞焚天谷中的热闹,那不是一般的热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7真真假假一场混战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