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79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噗――

    以一敌六,即便最后的胜利者是宓妃,她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若非取了巧在阵法里面又弄了个阵法来缠住那三个发了狠要她命的男人,笑到最后的宓妃绝对不是吐几口血那么轻松的。

    “咳咳…”从那个血腥味冲天的地方离开,宓妃的神经就处于高度紧崩的状态,对于周围的一切她都戒备着,防御着,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把小命给搭进去。

    前世已成过往云烟,纵然宓妃偶尔会想起,但却丝毫都不会去怀念,而自她的灵魂穿越至此,对于修炼古武,对于再次登上巅峰成为强者,她不曾有过一天的松懈。

    然而,人生之事十有*不如意,在她成为温宓妃之后,的的确确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如了她的意,尤其是在亲情方面,仿佛将前世欠她的,通通都还给了她,甚至于她所拥有的比起其他人多了更多。

    但唯独有一点,那便是她在古武这一途,看似已经超越了前世的修为,可她遇到的阻力却比前世更甚,也不知是否是有了心魔的原故,每每以为要有所突破的时候,偏又迟迟无法碰到那一层屏障。

    好在宓妃是个心性坚定之人,否则她只怕早就误入歧途,走火入魔了。

    “该死的,居然被人逼到这样的份上,有够丢人的。”宓妃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跟肩膀,她可没忘那几个男人在她身上落下了多少拳头,好在最后他们都无一例外惨死在她手里,也算报了仇了。

    魑魅林中草木茂盛,随处都可见三四十公分高矮的杂草,宓妃倒也不嫌弃泥土脏乱,很是随意的就挑了一块地方坐下,背靠着一棵大槐树。

    她虽爱干净,可她没有陌殇那样的洁癖,有条件的时候她乐得享受,没条件的时候她也不会强求,反正甭管将她扔在什么地方,她都能如野草般坚韧的生存下去。

    “太弱了啊,还真他娘的是太弱了。”因着吐了几口血之故,宓妃的唇上还染着鲜红的血,让她的唇色看起来透着一股子妖异的魅惑之美。

    她的手紧紧拽成拳头,清澈又幽深的水眸里没有什么怨怼之色,她只怪自己太弱,否则何至于被那么六个人就逼到那般要拼命才能脱身的境地。

    一直以来宓妃都觉得自己足够的强大了,至少在她所接触的那个圈子里面,胆敢招惹上她的人几乎没有几个,然而残酷的现实狠狠的告诉她一个事实,她以为的强大,还远远不够。

    这般弱小的她,还不足以与陌殇比肩,不管陌殇的身世究竟如何,在宓妃内心深处隐隐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不够,还不够,以她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否则,她不但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失去陌殇。

    虽然宓妃百分之百相信,她所认定的那个男人绝对不会抛弃她,但以宓妃的心性,她焉能允许自己成为陌殇的包袱,陌殇的累赘?

    不,那是宓妃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摆在宓妃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变强,她要变强,哪怕是要不计一切代价的变强,不然她何以恣意,洒脱得起来?又何以有那样的资本去霸道,嚣张?

    “但凡属于我温宓妃的人或是东西,只有我温宓妃自己不要的,其他无论是谁都休想从她手里抢走。”紧紧的握了握拳头,宓妃清清浅浅的勾起嘴角,那一丝邪笑让人瞧了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虽是短短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心境变化,竟然让宓妃收获了莫大的好处,也使得她原本苍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起来,整个人气色好了不少。

    梵音寺一行,宓妃得知了那个男人的消息,而宓妃心里也明白,那个男人便是自己的心结,亦可说是她的心魔。

    她的修为想要更进一步,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唯有真正的解了心魔才行,届时,她的古武修为兴许就能达到那登丰造极的一步。

    “来吧,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区区赤霞焚天谷姑奶奶还就不相信走不出去,甭管是什么魑魅魍魉,一个个的都现身出来吧,本小姐都接招了。”撇开所有外在因素不谈,归根结底还是宓妃本身太弱的问题,她若拥有绝对的武力值,就是秒杀那六个男人的本事也是有的。

    可惜,她偏偏是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恼火的?

    上古绝杀生灵阵已经够强大够恐怖了,随着它吞噬的生灵之气越多,其阵法就会越发的趋于完美,蜕变得没有一丁半点儿的破绽,而原本遍布赤霞焚天谷的阵法,也并未遭到上古绝杀生灵阵的破坏,它的主要功能就在于设阵方派出来的人,在他们原有实力的基础之上,身处阵中之时他们的实力会再提高三到四成。

    是以,可想而知宓妃一个对六个,还是六个实力被提升了一个层次的对手,局面之被动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显然交手到最后阶段的时候,宓妃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她完全舍弃了硬碰硬的斗法,而是不动声色的布下了一个障眼法阵,精准的抓住时机解决了剩下三个人,然后果断破阵而出。

    要不那三个人越战越强,她的内力一旦耗尽,就将要沦为鱼肉任他们宰割,想想都不禁生出后怕之感。

    “好在伤得也不算太重,也幸好身上带有疗伤药,要不真挺惨的。”宓妃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一边从身上摸出三四个小白玉瓶子,然后从里面倒出丹药一个劲的往嘴里塞,好似那些在药楼千金都难求的丹药不要钱似的,一点儿肉痛的感觉都没有。

    匆匆服下疗伤药,宓妃盘膝而坐开始运功调息,为了确保自己不被偷袭,即便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她也分出了丝心神来感应周遭的动静。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宓妃才缓缓睁开双眼,顿时就觉得身上轻快了许多,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免又是一头的黑线,暗忖:“加油加油,没准儿遇上的下一个对手,特么就是冒牌货陌殇呢?”

    不怪宓妃要这样想,而是从被她弄死的那个墨衣男人跟银衣男人来看,南门长风跟太叔清荣可是将这算盘打得好好的,就只怕她不上钩了。

    再一琢磨绝地山庄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魅惑之术,又想到它的强大功能,宓妃心下都不免一个‘咯噔’,隐隐生出几分不安来。

    虽说她错认陌殇的可能性很小,但她这次遇上的对手显然也不是草包,哪有可能是她防就能防得住的?

    “丫丫的,胆敢装成陌殇来忽悠姑奶奶,就先冼净脖子等着姑奶奶来掐。”

    事实证明,宓妃还真就没能防得住,吃了一个大亏。

    这不能怪宓妃没本事,而是敌人太强大,远非寻常人可比啊!

    到底是人家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消耗了那么的精力,又谋划了那么长时间制定出来的诛杀计划,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人所破的?

    “熙然,等我。”

    水润灵动的眸子划过一抹光华,宓妃身影几个闪掠,犹如一只轻盈优雅的蝴蝶,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里面,不知去向。

    ……。

    漫天飞舞的绣花针…

    阳光下闪烁着寒芒的长短不一的银针…

    以及那一手催动林间树叶,花草化作利器攻击人的手法,无一不再彰显着,前面那个正在对敌的,无论是她的身形还是她的气质,抑或是她的容貌都与宓妃一模一样的小女人,就是真的宓妃无疑…

    为什么要说是真的宓妃?

    那还不是因为在陌殇走出那片沙漠之前,以及走出沙漠之后,他都运气好到爆表的遇上三个冒牌货了好吗?

    虽然那三个冒牌货几乎就跟真的宓妃一模一样,也几乎都挑不出一点儿破绽,但在她们跟陌殇说不到三句话,身份便被陌殇给拆穿了。

    因此,陌殇这一路可谓是杀过来的,手上染的血着实不少了。

    眼看着这第四位出现了,陌殇的第一反应当然不是扑过去将其护在身后,而是保持警戒的观察,当然为免自己判断失误遇上真的宓妃,陌殇还是留了一手的。

    此时此刻陌殇就如同一个局外人,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而是坦坦荡荡的站在那里观战,半空中与宓妃交手的男人身形跟他一模一样不说,就连他穿的衣服都跟他以赤焰神君身份出现时一模一样。

    换言之,也就是宓妃在跟‘假陌殇’交手,而且打得非常的激烈,两个人都挂了彩,而且他们交手的时间还不算短了。

    “你个该死的冒牌货。”

    “阿宓你在胡说什么,我是真的,不是冒牌货。”

    “等本姑奶奶摘了你的假面具,看你还会不会死不承认。”

    “阿宓你冷静一点,怎么就不听我的解释呢?”

    “你个假货,想死本小姐成全你。”

    “我是真的陌殇,阿宓你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该不是你才是假的,想要我的命才……”

    “我家男人才不像你这么多话,就你那熊样,哪里还有我男人的半点气质,居然还敢睁眼说瞎话,看本小姐不撕了你。”

    双手环胸的陌殇沉默不语,这个时候他也有些拿捏不准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小女人了。

    若说她不是,那假扮她的女人莫不连她说话的语气神态都能模仿?

    更何况他家小女人的画像虽说流落了出去,但真正与宓妃接触过的人并不多,他的身边断然不可能出现叛徒的,那这又有作何解释?

    尤其…

    “没有人可以取代熙然在本小姐心目中的位置,就是谁假扮他一下都不行,怪只怪你不该以他的模样出现,哪怕只是戴着面具装装样子……”

    熙然。

    她竟知道他的这个名字?

    那她的确是他的小女人,阿宓?

    陌殇眯起潋滟的凤眸,心下泛起层层涟漪,这个时候宓妃好像也看到了他,绝美的小脸上并没有什么抱怨之色,而是紧紧盯着他看了好半晌,这才抿唇道:“熙然,你没事就好。”

    话落,不等陌殇有所回应,她接着又道:“你在旁边看好了,今个儿我非得将他的头拧下来不可。”

    他名陌殇,字熙然,即便就是在浩瀚大陆,世人皆知楚宣王世子,而知他名讳的人非富即贵,平常人是完全不知他名的。

    他的字,乃是他母妃所取,幼时也唯有他的父王跟母妃才会那样唤他,至于其他人见了他都需得恭敬的称上一声世子。

    母妃离世,父王失踪,直到他跟宓妃相遇,也就只有宓妃才会唤他熙然,可那也唯有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宓妃才会那样唤他。

    平时,那丫头喊他绝对是直呼其名的。

    眼下这个女人一张口便喊他熙然,陌殇在认同她的同时又不免心生疑惑,此人到底是真还是假?

    如果是真还好,他总算找到了宓妃。

    但她如果是假,那陌殇对于那个布阵之人,可就真的太上心了。

    假扮他,假扮宓妃,借机要除掉他,竟然还能做到这样一步,如何能不令人后怕。

    心性只要稍有不定,绝对是会死在这里的吧!

    “哈哈…不愧是鬼域殿的君王妃,原本只是想趁此机会除掉你的,倒是没曾想竟然将赤焰神君也引过来了。”

    陌殇不语,宓妃冷冷的勾起嘴角,沉声道:“本王妃一个人也能收拾你。”

    “哼,你以为小爷是个傻的吗?你们想要以二对一,也得看小爷配不配合不是?”

    “你想逃,想得美。”

    “小爷先走一步,美丽的君王妃,我们下一个地方再见。”

    “你找死。”

    看到那对她仍是抱有怀疑态度的陌殇,宓妃倒也没有指望他,而是自己追了上去,大有跟对方不死不休的气魄。

    “噗…蛊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79真真假假一场混战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