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0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眼睁睁看着那个假扮成他模样的男人,在中了蛊毒之后痛苦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溅起一地的尘埃,漆黑如墨又幽深似海的墨瞳平静如一潭死水,不曾流露出一丁半点儿的情绪波动。

    “咳咳…真是便宜你了,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东西在你身上。”即便就是做戏,那也是真刀真枪,货真价实的相互攻击,相互打斗,没有一点儿掺水。

    一番打斗下来,交手的两个人都挂了彩,受了伤,虽然最后假陌殇在逃跑之时中了蛊毒,一条命就此交待在这里,但与他打得难分难舍,武力值在伯仲之间的宓妃,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冷眼扫过地上短短不过几个呼吸间就被蛊毒折磨得失去性命的假陌殇,宓妃似是还不解气,面上难掩怒气的一脚踏在假陌殇的胸口,冷声又道:“哼,想要我的命,凭你还不配。”

    的性命交待了进去。

    分派任务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疑问,他们都不希望第一个与陌殇或是宓妃对上,一个个都在奢望自己的出场时间往后延一点,再延一点,最好任务可以取消。

    可想而知,赤焰神君在他们的心里究竟有着怎样可怕的威慑力。

    然而,甭管他们有多么的不愿意跟陌殇对上,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哪怕不惜以性命为代价,也注定了不得不跟陌殇对上。

    “熙然我…”在陌殇灼灼的目光注视之下,假宓妃不敢有任何小动作,为免引起陌殇的怀疑,她甚至都不敢半瞌着眸子掩去自己眸底的沉思。

    从她接受的训练,以及她执行任务前所掌控的情报,又或是在她脑海深处,随时随地接受的新的信息的传播,都能让她清楚明白的认识到陌殇是怎样一个杀伐果决,精明睿智的人。

    这样的男人,哪怕你只是在他面前露出小小的一个破绽,那么他就将彻底否认你这个人的存在。

    因此,她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本性,放松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意识去接受脑海里那个意念的指引,一步一步做出自然而流畅的反应。

    这样的她,犹如一个完美的机器人。

    “这里暂时没有危险了,我记得阿宓身上带有疗伤的药,赶紧服用两粒,然后盘膝疗伤吧!”纵然心里已经有七分把握认定她就是宓妃,但陌殇仍是没有冒然的靠近她,俊美无双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异样的情绪。

    陌殇这似肯定又似犹豫的态度,让得假宓妃有些无所适从,好在她所接受的训练不是一般的训练,即便是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在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的异样。

    她的嘴了又合,合了又张,好似有千言万语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那张与宓妃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在对上陌殇深邃眸光的时候,流露出了几分委屈。

    就好似在指责陌殇对她的无情,居然看到她都伤成这样了还不理她。

    又似是在抱怨陌殇,居然在她都认出他的情况下,身为她男人的他,竟然还无法确定她的真假,简直就是太让她伤心了。

    “咳咳…噗…”喉间涌上一股腥甜,假宓妃的脸色猛地更苍白了几分,她不由得捂住自己的胸口,‘哇’的又吐出几口血方才缓过劲儿来。

    “该死的冒牌货,模样不怎么样,武功还真不错,险些就要栽在他的手里了。”扯着袖口很是豪气的抹掉嘴角的血迹,假宓妃目光幽幽的看向陌殇,语气带了几分娇憨的道:“前面遇上几个不长眼的冒牌货都被我解决了,还就这一个最是难缠,不过因为他的存在能将熙然引出来,我也算是不亏本了。”

    这般模样的,这般语气的她,还真就与陌殇记忆里的小女人一点一点的重合起来。

    陌殇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

    “臭熙然,想来你这一路也遇上不知几个冒牌的我了,肯定也在她们手里吃了亏,哼哼,本小姐就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暂时原谅你对我的冷漠。”说着这话的时候,假宓妃抬眼怒瞪着陌殇,还很有气势的朝他挥了挥拳头,清亮的眸子里满是挑衅。

    “防人之心不可无。”半晌之后,就在假宓妃以为自己仍是得不到回应的时候,陌殇语气幽幽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防人之心当然不可以没有。”绝美的小脸黑了黑,假宓妃倒也不急不恼,要是赤焰神君真有那么那忽悠,那她就真要怀疑眼前这人的真实身份了。

    没有亲眼目睹赤焰神君真容之前,有关赤焰神君其实生得俊美无双,天下无人能出其右的传言就遍布整个光武大陆了,但在真正看过赤焰神君相貌之后,假宓妃若非心里素质过硬,怕是早已经失态。

    好在她控制住了自己,否则现在的她应该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熙然不敢认我,但我却认定你就是我的熙然,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陌殇:“……”

    “如果熙然真觉得我是假的,那你就杀了我好了。”假宓妃敢说这样的话,她就是吃定了陌殇不会杀她,毕竟,历经前面那几个阵法之后,她出现的情景,以及她所表现展露出来的一切,已然十分接近真正的宓妃,只要陌殇没有抱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念头,那么这个时候的她无疑就是最安全的。

    毫无疑问,倘若此时的她有生命危险,且不论她是真是假,陌殇都会护她性命。

    只要陌殇没有否认她的身份,那么她就是安全的。

    “熙然替我护法吧,我受的内伤可不轻,外伤倒是不要紧。”话落,假宓妃相当有分寸的没再多说什么,亦是自然而然流露出对陌殇的信任,直接就放松了警惕,没有半点优雅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她先是在怀里一通捣鼓,摸出两个白瓷瓶,然后倒出两粒药丸直接放进嘴里吞了下去,然后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跟肩膀,接着就闭上双眼开始打座调息。

    仿佛只要有陌殇在这里,她就非常的放心,完全不怕会有危险似的。

    不得不说看着这样的‘宓妃’,陌殇心中对她的戒备就又松懈了几分,他的小女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保持着高度警戒的,唯有在他身边她才会彻底的放松。

    原本这是陌殇心中最柔软的一处,因为他有那个信心,有他在的时候他的小女人不用时时刻刻都防备什么。

    但此时,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下,陌殇不禁心下升起几分气恼,觉得他家小女人太没有防备了。

    只是她的这分防备要用来对付谁?

    他吗?

    陌殇嗤笑一声,放眼这天下谁都有可能伤害宓妃,唯独他不会。

    他哪怕就是自残,也断然不会伤宓妃一根头发。陌殇始终都记得,哪怕就是在他完全丧失意识的时候,脑海里似乎都飘荡着一个念头,执拗的提醒着他,有一个人不能伤害,不能伤害。

    “阿宓,是你吗?”。陌殇朝着‘宓妃’一步步走近,仔细又谨慎的感应着属于宓妃的气息,直到有所确定之后,陌殇的眼里才流露出几分温柔的神色。

    回想之前他一旁看戏的事情,陌殇有些无奈的抚了抚额,只怕待脱离危险之后,他家小女人指不定要怎么惩罚她呢。

    不过那又如何,只要小女人平平安安,怎么罚她都没有问题。

    “就算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改变,声音气质什么都可以改变,唯独一个人的气息是不会出错的,所以这次一定是真的了吧!”

    陌殇的喃喃自语并没有传进正在打座调息疗伤的‘宓妃’耳中,她既赌定了陌殇不会趁她疗伤的时候杀她,那她就不会主动把破绽送到陌殇的眼前。

    遂,她完全就是彻底的放松了自己,也是彻底的进入了打座调息的状态,甚至还封闭了自己的五感。

    如此在陌殇已经有几分把握承认她是真宓妃的情况之下,他不但不会杀她,而且还会保护好她。

    按照常理来说,陌殇的推论并没有错,一个人不管外貌或是内心怎样的变化,唯独不会改变的就是一个人专属的气息,那独特的气息就好比是一个人的灵魂,绝对是做不了假也无法伪装的。

    因而,之前陌殇所看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如若都不能成为他确定面前这个就是宓妃的条件,那么在他靠近‘宓妃’之后,他在她身上感应到的,独属于宓妃的气息那就真的错不了了。

    可此时的陌殇哪里能想到,宓妃的气息出现在假宓妃的身上,根本就不是一件能够用常理来推论的事情啊!

    他竟一时不察将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给忘了,忘了……

    等到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已经失去控制,他也无力再扭转什么。

    当然,这些都还是后话。

    呼――

    睁开双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宓妃’看着不远处守护着她的陌殇,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声音清丽婉转的道:“熙然,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也不知为何,当‘宓妃’一脸欣喜的从地上站起身,笑着朝他扑过来就要抱住他胳膊的时候,陌殇居然下意识的避开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看着自己躲开的手臂,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哼,臭熙然,你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认出我。”说着,‘宓妃’就恼怒的转过身去,甚至还非常火大的踢了旁边的一棵树几脚。

    陌殇的眉头微挑,他毫不怀疑在‘宓妃’眼里,他就是那棵树的化身。

    “你不认我拉倒,可你也别想我再讨好你了,只等咱们走出赤霞焚天谷,你给老娘等着。”

    顶了一脑门的黑线,陌殇顿时万分无语,可又觉得他分明就认了她是宓妃,怎么会有点儿排斥她的靠近呢?

    这真是见了鬼了。

    “时间紧迫,别的事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赶紧离开赤霞焚天谷才是王道。”假宓妃没有在陌殇的身上过多的纠结,她的目的在于趁其不备取他性命,很显然眼下没有合适的机会,那么她就只能呆在他的身边,如此方能寻到下手的机会,“你看这些树,还有那些草,它们的生机已经被吞噬三分之一了,越往后它们的生机就会消失得越快,咱们得赶紧想办法解开这个阵法脱身才是。”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这些陌殇不是没有看到,而是他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离开还得一步一步来。

    “行,那熙然是要跟我一起找阵眼还是咱们分头找?”

    面对没有主动接近他的‘宓妃’,陌殇对她的感觉就越发奇怪了,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防备之心太重了,她分明就是宓妃呀!

    可是没有时间让陌殇想太多,他便开口道:“我已经知道阵眼在什么地方,阿宓跟我走吧。”

    “嗯。”

    “我们走这边。”暂且不管她是真是假,陌殇都不乐意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与其让她藏到暗处去,何不让将她摆在明处。

    当然,陌殇更多的希望,面前这个人不会让他失望。

    ……。

    “不够,这还不够。”

    “可是小姐…”

    “我都说了还不够,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就算小姐杀了属下,属下也没有办法再助小姐更进一步了。”

    不是她不想,而是原本跟随小姐的那些人都派了出去,一个或两个又或是几个为一组,分别散落在不同的阵法里面,专门针对已经被迫分开的赤焰神君和他的君王妃。

    另外一部分人则是由一个身着黑色袍裙的神秘女人送过来的,但没有例外的那些人都成了解安琪施展魅惑之术的祭品。

    回想那些人死去时的惨状,此时站在这里回话的她,都不免浑身冰凉,她真怕下一刻她就步了那些人的后尘。

    “所有人都死了?”

    “回小姐的话,是的,所有人都死了,全都按照小姐的指示,那些人都成为了活祭品。”

    如若此时有人能够看到解安琪,那么他们就会知道,在解安琪的眼睛里,仿佛有着另外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里所呈现出来的景象,赫然就是赤霞焚天谷中各个阵法中的情景。

    在解安琪眼睛里的世界很小,但其实那个世界通过她的眼睛,就如一台投影仪一样,将那些画面以九宫格的形式,一一呈现在她目光平视的地方。

    而站在她身后的女侍卫,如果她的胆子再大一点,也有勇气抬头的话,那么她就可以清楚明白的看到,在那一个个方格里面,不但出现了陌殇与假宓妃的身影,还有真宓妃的身影,以及司马金,南门长风等人的身影……

    “上古绝杀生灵阵吞噬赤霞焚天谷生机的速度太慢了,而那该死的赤焰神君还有他的女人都太坏事了。”咬着牙,解安琪简直就要抓狂了。

    这世间,怎会有那般令人惊艳到灵魂里的男子?

    又怎会有那样绝美出尘的女子?

    “那…那那要怎么办?”

    “他们前进的速度太快,而本小姐要他们死,所以不能再让他们往前走了。”

    “小姐的意思是要加快上古绝杀生灵阵吞噬生机的速度吗?”。

    “呵呵…这有何不可吗?”。

    “没没什么不可以,只是属下不明白要怎么才能加快速度?”

    “以你之见呢?”

    “属下愚钝,还请小姐赐教。”

    “你去这个地方将南门少主请过来。”将南门长风所在的位置告诉了女侍卫,解安琪只等南门长风来助她一臂之力了。

    她倒是想取这个女侍卫的性命来着,但就杀她一个还无法达到她的目的,既然如此她何不留下这么个跑腿的?

    “是。”

    ……

    赤霞焚天谷内的生机在不断的消逝,这完全就是在南门长风意料之中的,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里面的阵法之厉害,竟然连他都陷了进去。

    原本他跟太叔清荣是一起行动的,结果两人莫名其妙就失散了,想想真他娘的晦气。

    就在南门长风快要发疯的时候,解安琪派去接他的女侍卫到了,然后他算是暂时脱了险。

    至于太叔清荣么,已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南门长风横插这一脚了,他耐着性子静待南门长风拿出结果不就好了吗?

    真他娘的恼人,可恨,可恶。

    “少主。”

    “上古绝杀生灵阵,他们是真想要他的命啊。”咬着牙,公冶润钰愤愤的道,“时间不多了,在这些动植物的生机被吞噬完之前,我们必须找到他,必须带他离开。”

    “是,少主。”

    “走。”

    公冶润钰虽然着急,但好歹还能沉得住性子,司马金在进入赤霞焚天谷,又亲眼目睹这些花草树木生机殆尽的情景,整个人都抓狂暴走了。

    哪怕就是要违反约定,他也绝不能轻饶了那个胆敢在这里撒野的混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0真真假假一场混战7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