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1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半米多高的灌木丛里,隐隐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即便他们将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仍是没能逃过宓妃敏锐的感知。

    从她犹如过五关斩六将的走到这一步,随机应变的反应能力已经达到某个顶点,稍有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她的警觉,而那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哪怕是用特殊手法处理过一两次的,依然让宓妃将其位置给牢牢锁住。

    “我们已经暴露了。”

    “谁又能想到,咱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完全呈现在那个女人的视线里呢?”说到这里,两人的目光中都不禁流露出一丝后怕,一丝心悸。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让得两人都沉默了起来,别说他们现在都受了重伤,就是在实力最巅峰的时候,遇上手掌着他们一举一动,甚至还能通过林中阵法将他们活活给困死在里面的解安琪,结果已成定局。

    并非是他们要长解安琪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而是他们手里压根没有任何的筹码可以与之抗衡。

    然而他们都是经过长期残酷训练,最终坚持活下来的死卫,甭管在什么样的情况又或是身处怎样的境地之下,自杀这种示弱的举动,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因此,他们想到什么都不会想到自我了结自己的性命,即便就是要死,严格的信条让他们明白,哪怕死也要坚持到最后,要么死在敌人手里,要么就与敌人战斗到最后力竭而死。

    “要联系其他人吗?”半晌,红衣女子静静的开了口,她的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衣衫更是破破烂烂,可见之前那一战打得有多么的激烈。

    “联不联系都无关紧要了,你以为我们都暴露了,他们还能完好?”盼只盼他们也跟他们俩儿一样,尚还不曾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

    “呵…”红衣女子轻嘲一声,嘴角勾起一丝凉薄的浅笑,苍白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道:“但愿他们的处境会比我们好一些。”

    “别想那么多了,我替你护法,你赶紧疗伤,这个地方也不宜久留。”

    “不用了,我伤得比你重,还是我为你护法你赶紧疗伤的好,咱们总不能一起死在这里。”以目前赤霞焚天谷中生机消失的速度,红衣女子并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活着走出去,但能活一刻是一刻,不是她不惜命,也并非她对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有感情,而是她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个什么状态没人比她更清楚。

    罢罢罢,能活一个是一个,她盼着他能比她走得更远些,至少不能让解安琪那个狠毒的女人太得意,“如果不是我比你伤得更重,你以为我会将生的希望留给你吗?什么都别说了,抓紧时间活命要紧。”

    传统意义上的死卫,也光武大陆之上的死卫很是有些区别,在这片大陆之上所培养出来的死卫,他们几乎都是全能型的人才,可以变幻各种身份,以各种形式融入他们所要执行的任务里面去,故而,这群人是拥有感情的,但这感情也是可以被他们所利用的。

    “你可想清楚了。”

    “想得很清楚,你不用再说第二遍。”

    “但愿你不会后悔。”

    “呵呵…”后悔么?也许吧!

    但即便就是她后悔了,她也断然不会承认的,想了想她伸手抚过额前的碎发,沉声道:“元城,你说他们能逃得过解安琪安排的这个杀局吗?”

    鬼域殿,赤焰神君,还有那位君王妃,他们能活下去的几率是多少呢?

    她是真的很好奇。

    “谁知道。”元叶口中所说的‘他们’,元城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想到这令人胆颤心悸的绝杀之阵,真能活着走出去的人怕是不死也要脱上一层皮吧!

    他们奉了谷主之命,如若遇上鬼域殿的人定要暗中相助,与他们统一战线,倘若遇上赤焰神君或是那位君王妃,定要恭恭敬敬,不得有半点不敬。

    照谷主的说法,他们若有幸跟在赤焰神君或是那位君王妃的身边,只要不出大的意外,他们活命是没有问题的。

    “也不知赤焰神君跟他的君王妃在什么地方,要是遇到他们,我们指不定都能活着。”

    “赤霞焚天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想遇到那两个人又谈何容易,更何况这里还阵法密布,一个阵法连着一个阵法的,真真假假谁又能分得清,咱们之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不也是看走了眼吗?”

    元叶撇了撇嘴,真心是不盼再遇见陌殇或是宓妃了,天知道要是再遇上一次冒牌的,他们铁定立马就得丧命。

    可若说天下掉馅饼遇上真的,对方也不定就肯听他们解释,万一人家本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得,他们两人都死得更冤。

    “不到最后一步,我不会丢下你。”话落,元城倒也不再矫情什么,闭上眼就运功疗起伤来。

    有元叶给他护法,他也能专心一些,不用分出心神来防备周围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从解安琪手里接了他们各自的任务,他们那一群人就分散开来,原本他跟元叶表现得不错,遇上两拨人一路是镜月宗的,一路是金陵宫,他们便照计划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给除了。

    哪怕就是掌控着整个上古绝杀生灵阵的解安琪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然而,有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他们还遭遇了一拨绝地山庄的人呢?

    于是,他们便暴露了,然后就遭到了惨烈的追杀。

    同样的事情要是再来一次,他们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更何况这还是在解安琪已经知道他们观音谷有异心的情况之下,她焉能再给他们一线生机?

    “有你这句话,值了。”强撑着身子从草丛里站起来,元叶拂了拂自己破破烂烂的衣裙,晶亮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冷光,她都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起都不曾如此这般狼狈了。

    如他们这种常年生活在血腥世界里的人,对于血的味道是极其敏感的,哪怕他们一路逃亡至此,路上的血迹也好还是他们身上的血迹也罢,都采用特殊的手法处理过,但元叶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你们两个是观音谷的人。”

    清灵悦耳,又冷若冰霜的女声犹如一股寒风直吹进元叶的心中,似将她的整颗心都冻成了冰棍儿,风再一吹她就整个儿碎掉了。

    “谁?”

    元叶右手紧握着染血的长剑,一双丹凤眼凌厉的扫视着四周,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判断那道女声是从哪个方向传过来的。

    与此同时,静坐一旁运功调息的元城,亦是猛地睁开了双眼,浑身的肌肉紧紧崩起,已然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们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就好。”换言之就是,本小姐没兴趣听你们废话。

    元叶元城对视一眼,免不了彼此背靠着背,神情惊惧的四下观望,只是那从来人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几乎逼得他们站不住脚。

    到底是谁?

    “不说话吗?那你们便把性命留下吧!”虽然宓妃出现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将他们的对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也知道他们不是绝地山庄,镜月宗和金陵宫的人,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宓妃可不想自己在阴沟里翻船。

    以她的眼力劲儿自然知道这两个人伤得有多重,心说:就算他们是做戏出来要骗她上钩,也没道理弄掉自己半条命啊,要知道身处这诡异的阵法之中,可是随时随地都有性命之忧的。

    凭借宓妃对解安琪浅显的了解,那个女人不会做这般亏本的买卖。

    对方既是观音谷的人,她就算不多管闲事的出手相救,至少也不会落井下石。

    “别,我。我们是观音谷的人。”

    “我们的确是观音谷的人,原是奉命在解安琪针对赤焰神君在赤霞焚天谷诛杀计划里面暗中相助鬼域殿的,没曾想人我们没有帮到,反倒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元城本不爱说话,可在性命攸关的时候,耍性子并不能让他生存下去。

    “姑姑…姑娘可可是鬼域殿的君王妃?”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直觉普遍都非常的准确,元叶脑子转过那道弯,立马便确定了宓妃的身份。

    虽说她问的是疑问句,可那语气分明就是肯定句,断定了暗处问他们话的人就是宓妃。

    得了元叶眼神暗示的元城,显然也是对元叶的说法深信不疑,在他们掌握的情报里面,鬼域殿的君王妃可不是什么娇滴滴,手无缚鸡之力的绝色女子那么简单,她可是有着足以与赤焰神君比肩的女子啊!

    这么一想,便觉得这个仅仅只是用威压就能逼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神秘女子,定是鬼域殿君王妃无疑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宓妃不答反问,直接将皮球给踢回去。

    元城元叶傻眼了,额上冷汗直冒,这样的问题叫他们怎么回答?

    貌似不管怎么回答,去他娘的都要得罪人好伐!

    “还请君王妃带着我们一起上路。”沉默半晌,元叶觉得在宓妃面前耍什么心眼都没用,仿佛无论什么小动作都会在她的眼里无所遁形,既是如此她还不如直白说出自己的打算为好。

    “上路?”宓妃玩味儿似的念出这么两个字,“本王妃觉得这个世界挺美好的,暂时还没有去死的打算,两位若是想死可以直接抹脖子。”

    噗――

    元叶元城面面相觑,额上黑线‘刷刷刷’的往下掉,他们不是那个意思啊!

    “咳咳,那个君王妃,我我的意思是请您带着我们一起走。”

    “本王妃凭什么带上你们。”

    “呃…”

    是啊,人家凭什么带上他们两个,别说他们能成为她的帮手,就他们现在这状态不成为她的拖累就是好的。

    “君王妃别忘了我们谷主跟赤焰神君可是有盟约的。”元城有些恼怒宓妃的态度,他们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也坚决执行着谷主对他们的指令,哪怕自己都身处险境了,也没忘要为他们传递消息,可她竟然问他们凭什么?

    “你在威胁本王妃?”

    明明他们就看不到宓妃,哪怕就是听着宓妃的声音都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但就是宓妃那不咸不淡,冷到一个人骨子里的态度,让得元城莫名有些狂躁。

    明知宓妃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他仍是没能管住自己的那张嘴。

    “君王妃你误会了,元城他并没有那个意思。”元叶毫不怀疑要是他们惹恼了宓妃,都不用等到解安琪弄死他们,他们的命就得先交待在宓妃的手里。

    他们是死卫出生,他们的灵魂打小就沾染了无数的鲜血,手上也沾染了无数条人命,他们身上的杀气常年不散,若非有特殊的手法加以收敛,不说习武之人就是普通的人都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杀气。

    然而,元叶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受到实质化的杀气。

    那从宓妃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如有实体一般,竟是生生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在本王妃踏进赤霞焚天谷之前,可是未曾收到你们提醒示警的消息,而且也不曾接受到你们谷主传达出来的任何消息,至于你们口中所提到的盟约,一码归一码,我鬼域殿可没有违反应下史大鹏的事。”

    并非宓妃要故意找茬儿,而是元城那一副她该带着他们护着他们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她不爽了。

    她又不是脑抽,凭什么要带两个受了重伤的人累赘在身边,是嫌她自己命太长?

    宓妃嗤笑一声,她可没那么伟大。

    史大鹏主动上门,陌殇的确与他达成了一个交易,但那个交易里面并不包括他们鬼域殿的人要护着观音谷的人,更何况观音谷是独立的,又并非依附鬼域殿而存在,宓妃不认为她有那个立场去护短。

    是以,她不出手是本分,出手不过是情分罢了,想以此来跟她谈条件,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君王妃所言有理,那我们便不再强求了。”元叶抓住元城的手,不住的给他递眼色,世人皆知赤焰神君喜怒无常,在她看来这位君王妃只怕更甚。

    要问她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她能说是直觉吗?

    “呵呵…”宓妃畅快的轻笑出声,那笑灿若骄阳,璀璨夺目,“你这般性子倒是坦荡,虽然本王妃不乐意带着你们两个一起离开,但若你们有筹码拿出来与本王妃交换,那么你们的伤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控制住。”

    赤霞焚天谷内生机殆尽,就算林间生长有各种草药,宓妃也没有那个功夫去找,而且找来了药效也不好,想在这样的条件下治愈有严重内伤的人,无益于是天方夜谭。

    “君王妃此话当真?”

    “你们应当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只要你们付出相应的酬劳,本王妃出一次手又有何妨。”

    闻言,元城元叶皆是心中一喜,说实话他们这是与宓妃初次碰面,谁也不了解宓妃的性情,他们也不可能全心信任宓妃,但若是交易那就没什么不妥了。

    “君王妃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只要是我们知道的绝无虚言。”

    “本王妃信你们。”

    “就如同我们信君王妃你一样。”

    “你们都是听从解安琪的统一指挥,那你们可知她在这里布下的阵法是何阵法?”宓妃依旧藏身在暗处,以陌殇教给她的办法收敛自己所有的气息,即便是出现武力值在她之上的高手,想要察觉到她都难。

    “是上古绝杀生灵阵。”完全不知道宓妃在何处注视着他们的元城元叶,此时此刻只能选择赌一把,哪怕这很是疯狂也总比坐以待毙等死的强。

    “上古绝杀生灵阵?”宓妃在心里反复的低喃几遍,水眸中波光涌动,似是海底酝酿而起的滚滚波浪,即将就要破海而出。

    绝杀生灵阵,这个阵名倒是取得贴切,无怪乎赤霞焚天谷内生机消逝得那般的迅速。

    陌殇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不过只是要取他性命而已,竟然不惜让对方祭出一个上古绝杀阵?

    颇为无奈的抚了抚额,宓妃心中脑中思绪翻涌,一颗心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她就说这阵法奇怪,完全不在她猎涉过的那些范围,只是压根没往上古那方面去想。

    而且在宓妃的认知里,什么上古之类的,尼玛,不是只有在神话故事里面才有?

    还是说她所在的这个时空,特么他娘的真的玄幻了?

    “谁在守阵,解安琪?”

    “君王妃所言不错,的确是解安琪在守阵,而且她在守阵的同时还施展了魅惑之术。”说到那魅惑之术元叶的脸色就更苍白了几分,她秀气的双眉紧拧成一团,语带颤抖的道:“只要进入阵法范围之内,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解安琪的监视之中。”

    “哦?”宓妃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倒是挑起了她的几分兴趣,“可以再说得详细一点儿吗?”

    “绝地山庄,镜月宗,金陵宫还有我们观音谷派出来的人都听从解安琪的指挥,上古绝杀生灵阵开启之后,我们分成不同的小组按照解安琪的指示到达她所指定的不同的小阵之中静待你或是赤焰神君的出现,而解安琪通过她所施展的魅惑之术,发生在那些阵法里面的事情,都将以清晰画面的形式呈现在解安琪的眼前。”

    随着元叶话音落下,宓妃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非常难看,她有想过那个魅惑之术到底有多厉害,怎么也没有料到会这般的变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1真真假假一场混战8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