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2 真真假假一场混战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说得更直白一点,不管是你还是赤焰神君,从你们分开到你们各自走到现在,其实这全都在解安琪的计划和意料之中。虽然你们走到现在这个地步的过程也非常的艰辛,甚至还都险些重伤丧命,但你不能否认这样显得更为真实,不至于引起你们的怀疑。”

    元城说这番话的时候是有些紧张的,他本以为这样是可以刺激到宓妃,继而让宓妃露出破绽,这样他便能锁定宓妃的位置。

    但是,他小看了宓妃,也无从得知即便宓妃一路走到现在几乎是历经艰险,但其实她的心里是早就有所怀疑的。

    只因她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也找不到理由或是证据来说明什么,是以她持保留意见的态度。

    “你这话倒是解了本王妃心底的一些迷惑。”只是解安琪比起她那个嫡姐解思甜貌似还差了几分心机,不过倒也足以让宓妃正视她们的存在了。

    这样的隐患,终究留不得。

    “没有接触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之前,我以为那所谓的魅惑之术不过就是比媚术高级一些的,专门适合容貌美丽女子修练的功法罢了,哪里知晓在真正的见识过魅惑之术之后,那些什么媚术简直弱爆了。”

    噗――

    宓妃的眸子‘刷’的一下落到元叶的脸上,好在她没有喝茶要不铁定得全喷出来。

    弱爆了?

    这个元叶有没有觉得她的话说得太前卫了?

    有那么一瞬间,险些都错让她以为她跟她来自同一个地方了。

    “说吧,魅惑之术与媚术究竟区别在哪里?”在灵川坞初闻绝地山庄魅惑之术之时,宓妃的心里就打了一个突,觉得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若有可能尽量要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

    当时她还曾翻阅过鬼域殿历年来收集的绝地山庄资料的汇总,陌殇也曾给她讲解过一二,但到手的资料非常的少,应该说是有关于魅惑之术这方面的资料少得可以忽略不计。

    按道理说这是不应该的,虽说魅惑之术唯有女子修练方适合,明面上绝地山庄摊上台的说那种功法不列为传承功法,但暗地里谁不知道那魅惑之术就是绝地山庄握在手里的一张王牌。

    即便就是不给解氏一族嫡出庶出的女子修练,那也会寻来容貌出色的孤女自幼培养,打小训练她们,以便成为他们手中的棋子。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男子去做反而不方便,而女子往往能发挥比男子更大的用处。

    有魅惑之术的修练功法在手,对绝地山庄解氏一族来说那无益于是如虎添翼。

    “媚术只能用在意志不坚定,又贪恋美色的男人身上,对女人的作用不是很大,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用途了。”元城到底不是很会说话,在这个时候他干脆保持沉默,就让元叶来跟宓妃交流。

    “当然,有一点我也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修习过媚术的女子,撇开出众的容貌不谈,她们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韵风情是真的很迷人,就连女人都要受些影响。”

    听到这里宓妃嘴角一抽,脸色一黑,清冷的嗓音犹如腊月寒风刮在元叶的脸上,让她有种自己的脸颊被锋利的尖刀划破的感觉,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说重点。”

    嘶――

    三个字从宓妃的嘴里吐出来,蕴含了宓妃的三成功力,化作无形却实质的利箭击中元叶的胸口,那威势已经伤了元叶,真正的暗劲却避开了她。

    眼睁睁目睹那股暗劲自她胸口划开,元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此时她方才猛然惊醒,对方要是想取她的性命,简直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轻松。<>

    缓过神来元叶倒抽一口凉气,站在她旁边的元城却是一脸怒容,“你别太过份。”

    “收起你们的小心思,否则本王妃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时兴起就掐断你们的小脖子。”

    “你…”形势比人强,面对实力比他们强悍的宓妃,元城直接被噎得无言以对。

    “本王妃时间不多,也没功夫陪你们闲扯,话说一半的是你们,本王妃倒也不是不信守承诺之人,所以就算出手给你们疗伤,也只能用五分心思了。”

    既是选择了赌一场,又选择了相信她,那么他们就不该一再的试探于她。

    若非宓妃太想弄清楚这个上古绝杀生灵阵与解安琪的魅惑之术之间究竟有何联系,她才懒得跟他们继续东拉西扯下去。

    有那个时间她还是会选择一路前行,哪怕明知这是解安琪替她安排好的路,宓妃也没得选择不是。

    不管她走的剧本是不是按照解安琪设定的在上演,宓妃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赤霞焚天谷内的所有动植物,它们的生机被吞噬的速度已经加快了,再这么拖延下去,丫的她会没时间逃生。

    最让宓妃抓狂的是她还没有找到陌殇,也不知道陌殇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受伤?

    “你们既然知道这个阵法叫做上古绝杀生灵阵,那么不知你们可有感觉到,但凡被笼罩在这个阵法之内的动植物,它们的生机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面对宓妃的提问,元城元叶怔住了,好似一直笼罩在他们心头的一团迷雾,猛然被一只手给拨开了,彻底让他们的眼前为之一亮。

    是了,他们虽知阵法之名,却不曾想到这一点,身处阵中之时也察觉到林中花草有枯萎的痕迹,只是他们完全没有联想到生机上面去。<>

    所谓生机,那便是生灵之气,没有生灵之气,不管是动植物还是人,都没有办法存活。

    “解安琪那个女人好狠的心肠。”元叶双拳紧握,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让我们活着,就连她们绝地山庄自己的人都能全部舍弃。”

    元城又哪里知道,在他们一行人领了任务离开之后,另外一批就连他们都不知道的人,为了催发上古绝杀生灵阵快速吞噬赤霞焚天谷的所有生机,那些人沦为了活祭品,一个个全都流尽鲜血而死。

    解安琪怎么可能不狠,又怎么可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她对自己都挺狠的。

    “不管我们是否能成功完成任务,我们的命她都要了。”要是还有可能的话,元叶真想一把掐手解安琪,只是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看来你们也察觉到了。”轻抿着水润的红唇,宓妃将自己的气息外放,让元城元叶可以准确捕捉到她的位置。

    “我们只是察觉到林中的花草似有枯萎的迹象,还隐隐感觉到危险,只是却不知那危险从何而来。”目光看向宓妃所在的方向,元叶彻底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小算盘,她接着又道:“你跟赤焰神君分开,想必你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对方,但在你们寻找彼此的过程中,解安琪就安排了真假赤焰神君,真假君王妃,以此来扰乱你们的视线,放松你们的警惕。”

    “继续往下说。”

    “熟知彼此的你们在突然面对冒出来的自己,又或是你们深爱的对方的时候,若是你们错认了,那么你们就极有可能被偷袭,或死或重伤,这便是解安琪想要看到的。另外,就算你们没有错认对方,那对解安琪而言也没有任何的损失,而且你们之间肯定会发生激烈的打斗,或多或少都会受伤什么的。”

    一大段话说完,元叶急促的喘了几口气,脸色越发的苍白,就连站都似有些站不稳。

    刷――

    不知名的东西破风而来,元城果断将元叶拉到自己身后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你若信得过本王妃,就将那粒丹药给吞下去。”

    元城摊开掌心,上面安静的躺着一粒金黄色的丹药,那清幽的药香窜入鼻间,不禁令人神清气爽。

    “我信你。”一把抓过元城掌心上的丹药,元叶毫不犹豫就吞了下去,她没有感觉到宓妃的杀意,是以她相信她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取她性命。

    即便她不曾与宓妃有过接触,她也知道以对方的高傲,断然是不屑以这样的手法杀人的。

    “元叶你感觉怎么样?”

    “我舒服多了,之前体内翻腾的血气怎么都压不住,现在倒是好了。”许是刚刚服用了丹药之故,元叶苍白的脸上透着几分红润,气色是真的好了许多。

    “接着往下说。”

    “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为可怕的是你们每破一个阵法,解安琪对你或是对赤焰神君就会多一分的认识与了解,直至被解安琪安插在各个阵法中的,如同我们一样的人都能十之七八的模仿你们,而且还让你们找不到破绽。”

    轰――

    宓妃顿时只觉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似是为了要证实她所说的话的真假,元叶没有迟疑的开口说道:“光武大陆之上原是没人知晓鬼域殿赤焰神君姓什么叫什么的,他就如同一个谜。”

    “你想说什么?”

    “赤焰神君的名字是否叫做陌殇。”

    咚――

    崩在宓妃心里的一根弦断了,墨玉般的眸子里酝酿起骇人的风暴,她这算是触摸到魅惑之术的可怕之处了?

    的确,在跟陌殇分开之前,她叫过他的名。

    “赤焰神君的真容从未有人见过,但你现在可以看一看元城的模样。”

    话落,元城倒也很配合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一张跟陌殇如出一辙的脸,赫然暴露在宓妃的眼前。

    “你的模样因为有流落出去的画像,所以我相信你在看到我的脸时并没有太过震惊,解安琪施展的魅惑之术达到巅峰之时,不但可以复制你们的容貌,性情,习惯,甚至还可以慢慢读取你们的记忆。”

    换句话说,一旦真的达到那一步,就算宓妃跟陌殇再有防备,去他娘的也会认错人的吧?

    想到这些宓妃禁不住后背窜起一股凉气,她非亲手宰了解安琪那个女人不可。

    “我相信那时候,两个或者三个赤焰神君站在你的面前,你都无法分出真假。”

    “魅惑之术,除了魅惑人心之外,也算一门超高级的迷幻术了。”宓妃在元叶跟元城的身上没有看到容易的痕迹,他们的模样就仿佛是天生的,如果不是宓妃很肯定自己才是真的,换成熟悉他们的人看到,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会将人给认错。

    阵法的最高境界,可不就是让人明知是假的,却又什么破绽都找不出来吗?

    “他身上的气息……”

    “在我们身份没有暴露之前,解安琪操控着我们所有人,她对我们倒也是一视同仁的,并没有因为怀疑就不管我们,所以不管是我身上属于你的气息,还是元城身上属于赤焰神君的气息,其实都是解安琪动的手脚,她……”话说到这里,元叶似乎猛然意识到了,她神情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她怎么就忘了,她跟元城自以为躲开了解安琪的监视,摆脱了危险,但跟宓妃说起这些的时候,她才醒悟过来,怕只怕现在正在进行的一切,依然只是解安琪早就安排好的一场戏。

    那个女人是要借着她跟元城的嘴,将他们所知道的透露给宓妃。

    显然宓妃是个极聪明的女人,只是看着元叶那变幻莫测的脸色,她便在心里猜了个*不离十。

    看来这一次,她跟陌殇是真的被困笼中了,至于能不能活着走出去,谁知道呢?

    “那般强悍变态的魅惑之术,本王妃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眯了眯眼,宓妃直接在元叶元城的眼前现身,既然解安琪喜欢写剧本,她不如满足一下她的这种癖好。

    宓妃从不怀疑自己会将陌殇认错,哪怕他变了容貌,变了身形,只要他内里的灵魂没变,属于他的气息没变,那么她就不可能会认错。

    然而,当她自己的气息跟陌殇的气息都出现在别的男女身上,宓妃不得不告诫自己,如果遇上‘这样’的陌殇,她一定不能冒然行动。

    “我们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这还是解安琪想让你知道的。”

    宓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水润的红唇轻轻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明明是略带痞气的举指,偏在她的身上就尊贵雍容之极,优雅端庄之极。

    “你们的伤,本王妃可以用银针替你们治好八成。”

    他们的耳朵真没有幻听吗?

    别说能给他们治好八成,就是五成他们也愿意啊!

    “我相信你。”

    “我也相信你。”

    扫了那个顶着陌殇的脸,却一脸别扭的元城,宓妃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跳,强忍着一把掐死这家伙的念头,“都坐下吧。”

    冤有头,债有主,宓妃并不想迁怒于这两个人,毕竟他们也不是自愿的。

    谁知道那个魅惑之术那么厉害,那么变态,尼玛的,居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还能随时随地改变阵中之人的相貌,性情?

    简直逆了天了。

    “上衣脱了。”

    “呃…”虽然有些尴尬,但元城还是乖乖的选择了听话,没有反驳。

    想到暗处有个苍蝇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宓妃就很有心机的留了个心眼,非但没有动用她头上的青灵神针,就连意识里也将那青灵神针想象成了一种暗器。

    兴许她的这个小心机,还能成为她跟陌殇相认的有力证据呢。

    十二根长短不一的银针出现在宓妃的手里,只见她动作奇快,坐在一旁的元叶都只能看到一道道银色的残影,完全无法看清楚宓妃行针的轨迹。

    “多谢。”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宓妃收针之后,感觉到体内情况的元城,站起身后很是有涵养的向宓妃行了一礼。

    “那个…那个我我不用脱脱衣服吧。”

    元叶话音刚落,只见元城果断的转过背去,那速度之快令宓妃嘴角直抽,难道这是一个纯情的娃子吗?

    抚了抚额,宓妃止住脑海里的,冷声道:“脱。”

    “…是。”元叶抖了抖,咬着一口银牙,心一横眼一闭果断的将上衣给脱了,当她伸手要将最后一件贴身小衣脱掉的时候,宓妃出声道:“够了。”

    呼――

    天知道宓妃这两个字在元叶的心中犹如天籁啊,明知暗处有人盯着,她是真的不想脱。

    好在宓妃行针的速度那是非常的快,不出片刻功夫她就收了针,元叶赶紧将衣服穿了起来,却听宓妃轻笑道:“你们是打算自己走还是跟本王妃一道?”

    这…

    元城元叶你看我,我看你,他们之前提议一起走,特么不是被无情的拒绝了吗?

    现在她问他们这个,到底是几个意思?

    “解安琪不是故意安排你们告诉本王妃那一切么,那她肯定也非常希望本王妃接下去的路都按照她的剧本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而你们不也是其中一员吗?”

    “我跟你走。”

    元城见元叶开了口,他沉默的站到元叶身边,也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走吧。”

    ……。

    “温宓妃,你还真是狂妄。”

    “小姐……”

    “你说本小姐是该去会一会鬼域殿的君王妃呢?还是应该去会一会鬼域殿的赤焰神君?”

    “那温宓妃正在按着小姐安排的路前行,暂且还不必将她放在眼里,倒是赤焰神君那边,属下以为小姐倒是可以亲自去看一看。”

    到底是常跟在解安琪身边伺候的,女侍卫对解安琪的喜好还算了解得透彻,自然知道该怎么说话才能对主子欢心。

    “哈哈…你说得对,温宓妃还不值得本小姐费心思,本小姐应该去看看赤焰神君。”

    没有人能阻挡她的脚步,谁也不能阻挡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2真真假假一场混战9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