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4 宓妃脱险陌殇失踪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我没…”

    陌殇身上气势太强,以至于‘宓妃’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张绝美的脸瞬间惨白。

    怎么会这样?

    她怎么会暴露?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识破她的。

    冷静,冷静下来,她就是宓妃,她是货真价实的宓妃,她不是假的,不是假的。

    倘若宓妃知晓这个冒牌货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她肯定都要忍不住对她鼓掌,尼玛的,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给自己心里催眠,意志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坚强。

    只是她要知道自己被这么个人给惦记上,估计也不会给她什么好果子吃。

    “熙然,就算这一路上我们都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暗杀,解安琪那个女人也尽是弄些冒牌货来糊弄我们,就算你直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我就是你的宓妃,但你也不能说我就是假的,冒充的啊。”

    就如解安琪所传达给她的那些信息,‘宓妃’有理由相信她即便就是个假的,只要她咬死不承认,陌殇也没有办法否定她。

    可是眼看着对面风雨欲来的陌殇,‘宓妃’真有种恨不得自己从未出现在他面前的感觉。

    “原…原原本我也是不敢确定你就是我的熙然的,但我知道不管熙然再怎么改变,有一样是不管那些冒牌货怎么伪装都改变不了的。”

    “哦?”陌殇双手环胸,剑眉轻挑,薄唇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肆意邪气的浅笑,他的语气上扬,听起来有种酥进人骨子里的勾挑味道。

    如果说之前陌殇有*分把握她就是他的宓妃,但经过刚才那番谈话,他就有理由全盘否定这个女人是他的宓妃。

    她,不是宓妃。

    他的小女人爪子可是利得很,怎么都不可能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当然是真的,难道熙然不是以此方法来分辨那些女人里面,哪个是真的我吗?”

    世间男子何止千万个,但无疑面前这一个,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胜过那无数个。如她这般的女子,哪怕就是没有装扮成宓妃的模样,单看她们本来的面目,一个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绝色女子。

    哪怕她们自小便被带到绝地山庄接受严密的训练,鲜少与外界有接触,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就没有眼界,没有学识,相反她们并不比世家千金,名门闺秀懂的东西少,甚至她们还更为出色。

    如她们这样的女子,没有心机,没有野心,没有谋算是根本活不到现在的,因此,她们都心高气傲,一般男子根本就入不了她们的眼。

    然而,当她们的眼睛里有了陌殇的存在,世间男子也就通通不存在了。

    这就好比她们当初在看到宓妃画像时的第一感觉一样,她们不但渴望有那样一张完美无暇的脸,而且她们还盼愿能有跟宓妃一样的气质涵养,举手投足间清之气浑然天成。

    “本主也很好奇你是怎么认出本主的。”按捺住一把掐死‘宓妃’的冲动,陌殇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轻举妄动,留下她的命他才能从她口中打探到更多有关赤霞焚天谷目前局势的情报。

    在遇到这个女人之前,陌殇或许还能凭借着宓妃的气息去判断遇上的人是不是宓妃,但在遇到这个女人之后,陌殇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去评断了。

    “熙然我…”

    “闭嘴。”

    “熙然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本主为何要相信你。”

    “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不一样的,在我之前遇到的那几个人身上都没有熙然的气息,所以我很肯定他们都不是你。”

    漆黑如星子般的凤眸潋滟风华,陌殇就那么无悲无喜的望进她的瞳孔里,忽而勾唇一笑,端得是风华绝代,“在今天之前,本主也是这么想的。”

    咯噔――

    难道她之所以会暴露的原因,仅仅就是因为她的伪装太过完美了吗?

    这也太可笑了,简直让她无法接受。

    ‘宓妃’仰头看向陌殇,却只见他的目光压根就没有落在她的身上,而是莫测高深的看向了东南方,她的心跳一下子就急促起来。

    “凡是冒犯她之人,都该死。”

    “你…”既然她的身份已经被识破,‘宓妃’也没心思再跟陌殇周旋下去,倒不如战一场来得痛快。

    “拿出你的真本事,别让本主太失望。”

    “哼,赤焰神君你受死吧!”假宓妃不再伪装之后,周身气势大变,眉目前尽显妖娆妩媚之气。

    她知道陌殇很强,这是一个就连安琪小姐都不敢与之硬碰硬的对手,凭她还没有那个胆量跟陌殇一对一的单挑。

    于是,一簇深蓝色的信号弹飞上半空,幻化成一朵蓝色牡丹花轰然炸开。

    “本主要先挖掉你的眼,再拔掉你的舌头,然后毁掉你的脸。”他的名字,宓妃的名字,他要让她知道这些都不是她能够玷污的。

    “哈哈哈…就算赤焰神君杀了我,你也是走不出上古绝杀生灵阵的,有你堂堂鬼域殿之主给我陪葬,我死得不冤,不冤。”

    “你既想死,本主偏不成全你。”

    “顶多两盏茶的功夫我的援军就来了,赤焰神君想要我的命可得抓紧时间。”惊险万分的避开陌殇凌厉的一掌,假宓妃仍是不怕死的挑衅着,好像她真不怕死一样。

    通过那短暂的接触,假宓妃知道陌殇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别看他过前面几个阵的时候,或多或少是受了伤,但事实上他压根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

    这个男人每走一步,后面数十步都在他的算计之内了,与他为敌是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凭你的道行还无法激怒本主。”

    “呵…”假宓妃冷笑一声,黑色的弦月弯刀奔着陌殇的胸口横劈过去,凶悍的气浪直接就掀翻了两棵树,“难道赤焰神君都不好奇你的君王妃现在是什么处境吗?”

    既然言语无法激怒陌殇,让他在行动中露出破绽,那她也只能用他最为在意的女人,鬼域殿的君王妃来挑衅他,哪怕能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都好。

    只要给她机会,她就一定会牢牢的抓在手里,而后一举给予他重击。

    “伤她者死。”

    “怎么,赤焰神君以为我是在胡说,故意乱你心神吗?”解安琪施展魅惑之术之后,她一步一步熟悉了陌殇和宓妃惯会使用的武功招式,从而再通过她的复制和引导,让身处阵中的人利用这些招式再去对付陌殇和宓妃。

    宓妃除了缠在腕间的蓝筋鲛丝极少拿出来用之外,她常用的就是特制的绣花针,随手携带的银针以及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你可知什么叫做东施效颦。”陌殇冷笑一声,声若寒潭,仿如那千年都不会消融的玄冰。

    即便她能模仿宓妃施展出漫天花雨,将密密麻麻的绣花针使用得攻防合宜,还能摘叶成箭,指水成冰,但也仅是学会了形,失了神韵罢了。

    唯有宓妃在施展漫天花雨的时候,方才能达到那种掌控天地万物的巅峰状态。

    “不怕实话告诉你,赤霞焚天谷中每一个阵法里面出现的人,发生的事,通过安琪小姐施展的魅惑之术,就像我们此刻交战的画面,其实都是实时暴露在安琪小姐眼皮子底下的。”

    闻言,陌殇微微一怔,心头的几点疑惑算是有了答案。

    “怎么你不相信?”

    “看来你是等不到援军了。”

    “执行命令之前,安琪对我们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她要我们取你性命,第二当然就是要取你的君王妃的性命,毕竟放眼这偌大的世间,只怕没有一个女人能容忍比自己生得更美的女人存在。”

    “你们是在找死。”

    侧身挥刀之际,一时躲闪不及,眼看陌殇一掌下来就要削断她的肩膀,假宓妃惊出一身的冷汗,身体猛地向后弯曲下去,避开那如实质般的暗劲。

    狼狈的吞了吞口水,灵敏的借着转身攻击陌殇下盘的机会,却不小心暴露了她自己的后背,陌殇一记重拳砸在她的背上。

    “噗――”

    顿时,假宓妃的身体就如掉了线的风筝不受控制的向地面砸去。

    “咳咳…呸…”惨白着脸倒退十数步稳住身形,假宓妃一边抗御陌殇的进攻,一边险象环生的回击,狠狠的将嘴里的血吐出去,她仍是不死心的冲陌殇叫嚣道:“你现在对我下手有多狠,安琪小姐派去杀你君王妃的人下手就有多狠,而且安琪小姐每次派出去的人还不低于两个,就是不知道她的命大不大,是不是还活着了。”

    “噗…”再次被拳头打中,假宓妃笑得狰狞而疯狂,那张与宓妃如出一辙的‘脸’扭曲得让人害怕,“呵呵…就算她命大,历经一关又一关都不死,只怕也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了。”

    砰――

    一脚踢在假宓妃的腹部,那失去控制的力道竟是将陌殇自己都倒弹飞几步才稳住身形。

    “阿宓。”纵然明知道面前这个女人说的话十有*都是说出来挑衅他,激怒他,扰乱他的,但陌殇还是忍不住去想象,去担心。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小女人怎么样了,她一个人在危机重重的阵法里,受伤了怎么办?

    该死的。

    “阿宓,阿宓,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找你。”紧紧的握了握拳头,陌殇冷着一张俊脸,薄唇紧抿咬牙低喃道:“等我,等我杀了这个女人就来找你。”

    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从陌殇身上释放出来的杀气,假宓妃只觉自己如被泰山压顶,明明手脚并没有被束缚住,但她却怎么都无法移动一步。

    惊惧万分的看着陌殇一步一步如脚踏着地狱之花向她走来,她就恨不得地上赶紧裂开一条缝,如此她就能跳进去逃生了。

    “你。别别你别过来…”

    “你是真的激怒本主了。”不管是谁,只要动了他的小女人都该死。

    龙有逆麟,触之则亡。

    陌殇可以容忍别人害伤他,却绝对不允许别人将主意打到宓妃的身上。

    “我我…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骗你的,我我只是想要激怒你,然后我就可以趁你乱了心神击杀你了。”

    “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现在才求饶,晚了。”

    “不――”

    凄厉的尖叫声直冲云霄,划破长空,惊走林中飞鸟,徒留下一声声惊慌失措的鸟鸣之声。

    强而有力的手掐住假宓妃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幽深冰冷的凤眸对上她的眼,仅仅两个呼吸间假宓妃就被陌殇给催眠,然后还对假宓妃用了引魂,将她脑海里的所有记忆都读取了出来。

    砰――

    做完这一切之后,陌殇犹如丢垃圾般将她扔了出去,等她清醒过来又喂她吃了一粒不知道是什么丹药,然后就在她有清楚意识的时候,先是挖了她的一双眼睛,再一刀一刀划破她的脸,接着断掉她的手脚筋,最后才将她的舌头一寸一寸的割掉。

    “唔…唔唔…”

    死可怕吗?

    生不如死才最是可怕吧!

    早知如此,她一定不会用宓妃去刺激挑衅陌殇,她也绝对不奢望可以杀掉偷袭杀掉陌殇。

    她会觉得被陌殇一刀了结是最幸福,最痛快不过的。

    “你们也是来找死的吗?”厌恶的扫了眼自己染了血的手,陌殇好看的眉头都拧成了死结。

    接到假宓妃信号的三男两女,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戴着一样的鬼面具,本以为几人合攻可以取得最终胜利,却不曾想赶过来那一刻,好死不死的亲眼目睹了陌殇折磨死假宓妃的那一幕。

    顷刻间,他们就觉寒气直窜向心头,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既然来了,那就把命留下吧。”邪魅低沉的嗓音悦耳动听,只闻其声就沉醉其中。

    “冷静些,他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难道我们五个还打不过一个。”

    “在安琪小姐的魅惑之术里面,我们的实力是原来的至少三倍,而他的实力不会有变。”

    “说得对,那咱们干。”

    “干。”

    “杀了他…”

    五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也不知是在给自己打气加油,还是想要借着这样的话,打消他们心里的丝丝慌乱。

    然而,陌殇并没有给予他们太多的时间去准备,不等他们先出手,陌殇主动发起了攻击。

    只是令对方惊骇的是,刚与他们交手不过数十招的陌殇,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赤果果的‘变身’了。

    紫眸银发,愣是半点属于陌殇的气息都消失殆尽,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双紫色的眸子深邃飘渺,邪魅妖娆,却又宛如水晶般晶莹剔透,好看到令人屏息。

    可就是当被这样一双眸子默默注视之时,就仿如瞬间置身于十八层地狱,完全都无法呼吸与死人无异了。

    “都留下吧,留下……”

    秒杀,仅仅就两招,直接秒杀五个人。

    没有人可以伤害她,没有人……

    谁若动她,他便要谁的命。

    ……。

    “立华,赶紧护着少主离开,快。”

    “少主,我们走。”眼看生门即将关闭,立华纵然不舍丢下立坤一个人,但为了确保公冶润钰的安全,这个选择他不得不做。

    “退开。”

    “属下不会退开的,少主当以大局为重。”立坤咬着牙,坚决不肯退让一步。

    他的命跟少主的命比起来,显然少主的更尊贵,他死了没事,少主若是死了,公冶世家就损失惨重。

    更何况他们还没有找到紫晶宫赫连氏要找的人,一旦赤霞焚天谷的生机被吞噬完,所有人都将葬身在此地,还不如现在只牺牲他一个,至少他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你以为本少主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

    “可是……”

    “没有可是,赶紧退开。”

    “少主真的有办法吗?”

    “你们现在的胆子倒是挺大,竟然胆敢质疑本少主了,嗯?”

    “属下等没有。”

    “行了,赶紧退开,真需要有人牺牲的时候,本少主不会优柔寡断。”公冶润钰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他对自己的人还是很不错的,既然有办法让大家都活着,又何必要有牺牲,“本少主还没有将那人平安带回去,就算弄死你们两个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明明听在耳中该是让人生气的话,却让立华立坤心中都暖暖的。

    “难得有缘再见,本岛主不妨也助你一臂之力。”

    “司马金。”

    “司马岛主。”

    公冶润钰主仆三人听到那熟悉的男声,皆是扭头朝声源的方向看去,异口同声的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4宓妃脱险陌殇失踪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