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5 宓妃脱险陌殇失踪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然后,就只等她主动出现,又或是背后偷袭?

    目送两人离开的背影,宓妃懒懒的挑了挑眉,而且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一边调理自己的内息,一边静观周围的环境,细细感知解安琪的一切动静,捕捉她的气息。

    “你自己小心。”临走之前,元城黑着脸说了这么一句。

    “君王妃,你保重。”元叶自知改变不了宓妃的决定,而且他们也无法让宓妃听他们的,哪怕宓妃自顾自的决定了他们的去留。

    “元叶,我们走吧。”

    她能保证他们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已经就是对观音谷莫大的恩惠了,总不能让她一直护着这么两个人。

    至于观音谷这两个人,能活着是他们命大,往后的路他们还能不能继续这么活着,宓妃没打算管。

    宓妃没有说的是她感应到了解安琪那个女人的气息,如果她所料不差,她应该就要跟那个女人对上了。

    “本王妃没兴趣让你们陪着去送死,赶紧走吧!”

    “你就一定要这么……”

    宓妃处理好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冷声道:“顺着那条路往前走,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回头,至于你们能走多远,那就不是本王妃的事儿了。”

    “你当真放我们自行离开吗?”。犹豫了半晌,元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声。

    盼只盼,南门长风真能受得起他的这一份大礼。

    罢了,他要抢这个头功,他便让给他又如何?

    南门长风丢下他,不用说他的算盘是怎么打的,可这也要他配合他不是?

    “南门长风,你以为只有你有准备,本少主就什么准备都没有,哼!”自言自语的太清荣冷笑一声,他也不着急着去破了什么的了,而是找了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坐下闭目养神。

    那混蛋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

    解安琪是南门长风的人,是以,他被南门长风撇下,太叔清荣不会认为这是意外,他只会觉得他是被南门长风给设计了。

    “混蛋,南门长风你既然不仁,那就休怪本少主不义了。”

    另一边,自踏入赤霞焚天谷不到一刻钟就与南门长风分开的太叔清荣,历经重重阵法已是狼狈不堪,心里的怨气也是越积越多,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这厢,公冶润钰主仆三人在司马金的带领下,并不曾奔着陌殇而去,而是寻着解安琪而去。

    “没了,我们走。”

    “那好。”抬首看向司马金,冷声道:“还有别的要交待吗?”。

    “回少主的话,听明白了。”

    “你们都听明白了。”

    “从下面开始,你们每走一步都必须走我走过的地方,踏错一步万劫不复,希望你们谨记。”

    “司马岛主,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多呆一分钟,陌殇就多危险一分,公冶润钰不觉得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

    跟死比起来,一切重伤都是浮云。

    有了司马金这句话,立华立坤倒是松了一口气,好在少主不会有性命之忧不是,至于会不会重伤什么的,完全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

    “行啦,他小子命长着呢,死不了的。”

    少主,您都这样说了,我们还能再说什么?

    “他,重过一切。”

    立华立坤默,只能红着眼瞪着公冶润钰,多么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你们什么都不许说,否则本少主就杀了你们。”

    “少主,您不能这样。”

    “有你这话,本岛主是不会客气的。”

    他们口中的他,指的自然就是陌殇,而此时正发了疯寻找宓妃的他,完全不知道因为他将要展开多么疯狂的一场争斗。

    “哪怕以牺牲我为代价,你也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如此甚好。”

    “我听你的安排。”

    “找到她,除掉她是最快捷的办法,而且在这期间,他遇上的对手会一个比一个强,就算他于怎么厉害也是经不住车轮战的,为免发生意外,咱们的速度要快一些,再快一些。”

    若有一天他清醒过来,只怕万死都难以赎罪,而整个公冶世家也将为他的举动付出惨重的代价。

    好在最后他守住了自己的本心,否则他就已经沦为司马金口中那个被心魔缠身,继而沦为施术者杀人的傀儡,兴许他运气再差一点,就会成为去以付陌殇的那一个。

    他也渴望手掌天下,成为主宰别人生死的那个至高无尚的人。

    魅惑之术的厉害之处他已经亲身体验过了,想到在幻境里发生的一切,公冶润钰都不免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烧得厉害,原来他也是有那些想法的。

    心魔二字,让得公冶润钰面色一僵,身体亦是一怔,他抿了抿唇道:“咱们是要去找施术之人吗?”。

    于是,司马金倒也没有紧追着这个话题去问,接着又道:“魅惑之术不但是媚术的一种,女子施展专门用来对付男人所用,而且最要紧的是,此术还能勾出一个人的心魔,让其沦为心魔的傀儡,然后复制出另外一个跟你本人一模一样的人,只要施术之人心念一动,便可杀人于无形。”

    果不其然,司马金话音一落,公冶润钰脸上的表情就猛然一变,虽然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但却没能逃过司马金的眼睛。

    “那从你进入赤霞焚天谷可有其他不一样的感觉?”

    公冶润钰皱了皱眉,冷声道:“不曾。”

    “绝地山庄的魅惑之术你可有听说过?”

    不然,只要泄露出去一点,那两大世家都得玩完。

    上古绝杀生灵阵他是有过耳闻的,否则也不会被列为禁忌之阵,以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的行事之风,他们断然不会给自己做下的事情留下尾巴,也就是说他们撇开这件事情以外,还有另外一手准备,反正就是打定主意要把知情者,参与者,甚至是目睹者通通都除掉的意思。

    普通的阵法自然是难不住公冶润钰的,但眼前这个不是普通的阵法,要不然也不会让司马金都这么为难。

    “好,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怎么想的,本岛主没兴趣知道,你只要知道我跟你目前有着一样的目的即可。”

    “别用你的想法去揣测我的想法,我亦不会用我的想法去揣测你的。”

    想到他失控做下的那些事情,司马金就皱着眉头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

    还有一件最让司马金没有想到的是,绝地山庄所谓的魅惑之术,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哪怕是他都险些被困于自己的心魔之内,完全不知那不过就是阵法所影射出来的迷幻术罢了。

    眼下,此阵已然成型,谷中生机消逝的速度越来越快,留给他们的时间是真的不多了。

    所以,之前他才会极力阻止,甚至是增加了阵法的难度,但他怎么都没有料想到,那两个混蛋竟然会借着绝地山庄之后在这里布下上古绝杀生灵阵。

    要是他太弱,即便能够借着赫连氏坐上那个位置,他也是守不住的,而司马金对他的期待远不只如此。

    虽然他很担心陌殇在赤霞焚天谷中的处境,但同时他又满怀希望与期待,他想看看陌殇究竟能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他是不是有资格坐稳那个位置。

    只是,司马金也没想点明什么,在他看来陌殇可不像是个短命的。

    就算你公冶润钰心里没有那样的想法却不代表你的家族没有,说来说去与你也就脱不开关系。

    “呵呵,是吗?”。

    后面的话司马金没有说完就被公冶润钰给打断,他冷着脸道:“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难道你就不盼着他死吗?要知道这里的事情一旦传进涅城,甭管太叔南门两大世家如何遮掩,他们都是讨不到好的,就算必须要有第二继承人站出来,依照那位的性子,她的儿子被人害了性命,就算她别的事情做不了,至少也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再得到权利,也就是说……”

    “是啊,他们都巴不得他去死。”

    “就不怕什么?怕赫连氏追究吗?如果他死了,那么就算追究又有何用?你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上去?”

    “该死的,他们竟然动用这处禁忌之阵,就不怕……”

    “上古绝杀生灵阵不是闹着玩的,赤霞焚天谷中所有动植物的生机已经被吞噬一半不止,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找到他,并且将他带出去,只等生机全部被吞噬完,咱们也就全得葬在这里了。”

    要知道司马金可是提醒过他们家少主不要进入赤霞焚天谷的,但他们少主不但来了,而且还落到需要他来救的地步,可不就让他们心里圈满一个又一个的问号么?

    但在这之后,他们就开始起疑司马金的来意了。

    成功脱险,立华立坤主狠松了一口气,他们庆幸自己能活下来,也感激司马金出现得及时。

    呼――

    磅礴浓烟,尘土飞扬,一阵响天彻地的巨响过后,公冶润钰司马金四人成功破阵而出,之前他们所处的地方已经完全塌陷进地里面,周围的树木横七竖八的倒得遍地都是,要是退慢一步,人就该全部活埋在地里了。

    “干。”

    “走。”

    “一,二,三…动手。”

    “我可以了,你呢?”

    想到他之前为了保住立坤而托大要做的事情,现在回过味来他都不免心头一颤,后背窜起一股子寒意。

    公冶润钰点了点头,在阵法方面他是信任司马金的,能让他都这么严阵以待的阵法,绝对有他意想不到的威力。

    “好,你准备一下,咱们动手。”

    “嗯。”

    “想要破此阵,必须得以十二星宿逆行排法来解,等我数到三,你我一起动手,切记你的呼吸要与我的呼吸保持一致,一步走错咱们全都得交待在这里。”

    立华立坤打小就跟在他的身边,为了成为他的贴身侍卫,他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那赶紧的。”不管司马金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目的,公冶润钰不得不承认的是有司马金在,他的安全有保障了。

    这次跟公冶润钰碰上,司马金几乎都能想象到往后热闹的日子了。

    “帮,怎么可能不帮,呵呵。”司马金身份特殊,他的家族也极是特殊,对待那些个世家的人他的态度素来是淡漠而疏远的,为了不让别人拿他来做文章,他露面的次数是少之又少。

    遂,公冶润钰是相当的金贵,这次他能奉命出来寻找陌殇,不得不说他在这中间扮演的角色很微妙。

    这样的人就算自己没有想法,在那么多得天独厚条件之下的公冶氏却不能没有想法,他们不会出手去伤害陌殇,亦会全力阻止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的人去伤害陌殇,但倘若陌殇真的出事,无疑最受益的会是公冶氏,那个最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也将会是公冶润钰。

    一旦公冶润钰完了,那么整个公冶世家也就几乎完了,要知道在这一代的公冶氏,唯有公冶润钰无论是天赋还是其他都是最出挑的,亦是唯一一个得到过紫晶宫宫主夸赞的人。

    所以,此番公冶润钰可以不带陌殇回去,但他却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这也是立华立坤宁可舍弃自己的性命,亦要保让公冶润钰安全的主要原因。

    毕竟就算陌殇回不去,赫连氏也还有时间挑选第二继承人,但在这期间变数还有很多,谁知道太叔南门两大世家不会出事呢?

    且不说陌殇能否回到涅城,能否入主紫晶宫,公冶氏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但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公冶氏也必须保证自己的继承人完好。

    否则,岂非就是在放任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取他性命?

    “那司马岛主是帮还是不帮?”如果他在破阵之时受了重伤,毫无疑问他将没有能力再继续留在魑魅林,他的家族也不会再任由他继续留下,哪怕不顾他的意愿也会强行将他带离此地。

    “你倒想得通透。”

    是以,他们是绝对不会让陌殇活着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要陌殇的命。

    长久以来若非有紫晶宫赫连氏一直护着公冶世家,公冶世家早在两三百年前就被太叔地门两大世家给吞并了,而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私交甚好,他们同气连枝共进共退,共荣共辱,虽然暗地里他们争斗不断,但不管是谁坐上那个位置,于他们各自的家族而言都将是一个质的飞跃。

    公冶氏一族没有争位之心,却不代表太叔氏一族和南门氏一族没有那样的野心,故,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是容不得陌殇的,他们也断然不会让陌殇平平安安的回到涅城,他们想要的是陌殇的命。

    这样一来,别的世家没有盼头,但高级世家就有盼头了,若能成为紫晶宫的下一代继承人,那代表着什么就不用说了,不但自己能成为‘绝望深渊’的主宰,就连他们各自的家族都将登上一个新的高度,远非现在的地位可比。

    而最关键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排除第一继承人,剩下的第二继承人并不一定出现在赫连氏,且有十分六七的可能不会是赫连氏的人。

    陌殇死了,那么紫晶宫为了传承,在没有符合掌权继承人的前提下,誓必就要挑选出新的继承人。

    如此一来,想要陌殇死的人,可就比盼着陌殇活的人要多得多了。

    公冶氏世世代代都忠于紫晶宫赫连氏,别的家族或许都还在疑惑赫连氏要找回那人的身份,绝大部分都还在持观望态度,但高级世家的当家人都知道,赫连氏此番要寻回的人,十有**将会成为新一代紫晶宫的掌权人。

    “是,我知道,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改变什么,但我也不会什么都不去做。”作为公冶氏的少主,他享受了身为那个家族少主应享有的一切尊贵与荣耀,那么他的肩上就必将扛起兴旺这个家族的责任。

    “有些事情是你我都无力去改变的,而且有些事情也是早就注定好的,非你我之力所能更改。”

    “现在才来说这些,司马岛主不觉得晚了。”

    “罢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本岛主不会再阻止你去找他便是。”

    看来有些事情是早就注定好的,不是他想阻止就能阻止,就能改变得了的,哪怕他真的有意阻挠挠了,最后的结果仍是没有被改变,甚至还出现了就连他都没有预料到的麻烦。

    这合着左右不对都是他的错,他里外都不是人?公冶润钰对他阻止他来寻找那人意见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连带着竟然迁怒于他,也真是够了。

    司马金:“……”

    “本少主为何不希望你出现,你当心如明镜才是。”

    “你就那么不希望本岛主出现?”

    “我们彼此彼此。”

    “你倒真是不客气。”

    虽然司马金的出现给了公冶润钰很大的希望,足够的底气,也让他有了把握成功破解困住他的阵法,但他若是不助他的话,他倒也不会折在这里,顶多只会落下重伤的结局罢了。

    “司马岛主既是来帮忙的,那就赶紧助本少主一臂之力,若只是来跟本少主两个属下斗嘴的,那便哪里凉快你就闪到哪里去。”

    现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解除眼前的危机,如何脱险才对,而不是在这城讨论司马金的想法什么的。

    “你该打。”立华没好气的一巴掌打在立坤的后脑勺上,没好气的低吼道:“这些都不是重点好吗?”。

    “哎哟,立华你干什么打我?”

    啪――

    “合着司马岛主这话是几个意思?”立坤张了张嘴替自己辨解着,这是帮还是不帮啊?

    可仔细那么一回味,司马金眼角抽了抽,貌似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还真就是为了助公冶润钰一臂之力来的。

    “咳咳。公冶少主你这侍卫真不错,很会说话。”就是噎得他连话都不会说,司马金万分无奈的想着,合着他出现在这里就是专门为了救公冶润钰而来的?

    “若是小的有什么话说错了,又或是说得不中听还望司马岛主原谅一个,大人不计小人过,事后再找小的算账,千万别记恨到少主的身上。”

    “呵呵,公冶少主这侍卫不错,很不错。”

    尼玛,他见过蠢的,就是没有见过蠢成这样的。

    “司马岛主,您倒是别光说不练呐,赶紧给我们少主搭把手吧!”立坤一着急,梗着脖子就直接把心里话给喊了出来,让得一旁的立华那是嘴角直抽抽,真想一巴掌给这厮给抽过去。

    看到司马金,立华立坤默默的对视一眼皆是狠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刚才他们有多么的担心,有多么的恐惧,一旦少主公冶润钰不是真的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那么他们死在这里不足惜,少主若是折在这里,那他们就将是整个公冶一族的罪恶,哪怕是死后下十八层地狱都不足以洗清他们的罪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5宓妃脱险陌殇失踪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