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8 宓妃脱险陌殇失踪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陌殇在识破假宓妃的身份,再与之交手过后,他就变成了银发紫眸的模样,记忆也随之出现断层与缺失,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

    只是心中仍有着一个执念,外界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没有关系,找到一个人,保护那个人的念头却在他的心间越来越重要,让他想要忽视都难。

    然而,也正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的陌殇,他对于自己所身处环境的感知力却越发的敏锐,之前他所忽视的,遗漏的,在此刻他的意识里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分明,让他不管是前进的速度,还是各方面的反应能力都得到了一个质的飞跃与升华。

    假宓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可在暴露之后她是决定不能放过陌殇,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下陌殇性命,又或是重伤于陌殇的,而她也坚决执行着自己的使命,若非陌殇原本就是一个‘奇异体’,只怕解安琪的计划是能够成功的。

    借助施展魅惑之术所带来的好处,解安琪派出来的死卫本身实力就非常的强,再被魅惑之术增加本身实力两到三倍,不管是对上强大的陌殇还是遇上本身就不弱的宓妃,论单打独斗,兴许讨不到便宜,可要遇上两到三人以上的围攻,哪怕就是强大如陌殇也要避其锋芒,更遑论是弱于陌殇的宓妃,纯粹就会被压着打。

    也正是因为陌殇的‘奇异’,他在受到强大攻击,并且濒临性命之危的时候,那潜藏在他体内的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就会达到一种非常微妙的平衡。

    这种平衡的状态比起陌殇次人格占据主人格出现所发挥出来的实力更加的强悍无敌,直白的说邪魅男的出现,只是让得陌殇原本病态的身体达到了一个正常健康之人的体魄,实力自然而然是比主人格时先天体弱的陌殇要强很多。

    而唯有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在陌殇的身体里面彻底的相互融合且没有产生排斥现象,陌殇的主人格与他衍生出来的次人格才会消失,犹如重生一般的孕育出一个全新的陌殇。

    届时,他将与正常健康的人一样,再也不受病痛之苦,从而打破他活不过二十二岁的断言。

    虽然当陌殇踏上光武大陆这片广袤的土地后,他次人格曾经所拥有的那些记忆,也曾一点一点的被他所忆起,哪怕就是他的身体也在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但是即便陌殇从金陵王后的口中得知了他为何先天体弱的原因,也知晓了他的身体是一具先天的天赐灵体。

    他的体内不但有世人万分渴求的阳魂之体,竟然还伴有世人同样万分渴求的阴魂之体,说他乃是上天的宠儿的都不为过。

    然,他既是幸运的,又不是不幸的,毕竟阴阳两魂之体同时出现在一具身体里面的情况,不说是万中挑一,就是千万中挑一的几率都小。

    却偏偏就让陌殇给碰上了。

    倘若陌殇只拥有阴阳两魂之体其中的一样,那他非但不用忍受先天病痛之苦,就连他的天赋也是常人所无法企及的,然而他却两魂同占一体,吃的苦头受的折磨也是翻了倍的增长。

    在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子里,陌殇能够活下来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即便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的复苏,以及陌殇所修炼功法的一再突破,潜藏在陌殇体内的阴阳两魂之体也有了相互融合的迹象,但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阳魂与阴魂皆不愿屈居人下,故而,每一次它们在陌殇体内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之前,都曾在陌殇的体内发生过一场世人眼睛所看不见的战争。

    结果可想而知,阳魂也好阴魂也罢,它们谁也打不赢谁,谁也没有输给谁,而为了不让它们的宿主被搞死,它们只能选择妥协,于是就会出现平局的局面,它们各自占据着一方领地,谁也别想高人一等,谁也别想压人一筹。

    两魂相融之后,不单单是陌殇这个人,就连他的修为都将得到一个质的飞跃,简单的说在陌殇外貌转变成紫眸银发的状态时,放眼整片光武大陆,他可以秒杀任何人。

    处于这种状态之中的陌殇,如若有谁可以成为他的对手,无疑只有从‘绝望深渊’中走出来的人。

    然,也并非从那里出来的所有人,都有资格在这种状态下的陌殇面前叫嚣的资本。

    作为陌殇本人而言,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促使他自己体内的阳魂与阴魂相互融合,以求达到目前这样‘无敌’的状态。

    正常情况下,就算陌殇想,他也达不到这样的‘变身’的状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这样,更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又会变回去。

    在陌殇的潜意识里,他是非常厌烦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状况出现的,也曾有意识的去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往往结果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这种情况也让他相当的抓狂,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说他要有清醒的意识还好,但偏偏处于这样的情况下,去他娘的他是什么都不记得。

    不记得他自己是谁,甚至也不记得宓妃是谁?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好歹他虽不记得宓妃是谁,却始终记得他要保护一个人,也幸好在他遇到空白记忆中要保护的那个人之后,所有的记忆都会回笼。

    否则,都不知道这样是有多坑。

    与假宓妃一战,紧接着再遭围攻,陌殇直接就秒杀了那些人,亦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暂留了假宓妃一命,从她的脑海里读取到了许多于他有利的消息。

    不过那些消息虽是全都进了陌殇的脑子,可苦逼的是陌殇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只能先将这个搁置,只凭着他的直觉去追寻宓妃的踪迹。

    此时此刻的陌殇是极危险的,那些密布在赤霞焚天谷中的阵法,若说之前还能阻挡陌殇的脚步,可在此时却已然沦为了摆设,丝毫阻挡不了陌殇前进的脚步。

    他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在这些阵法里面穿行,遇到那些解安琪安排的守阵之人直接简单粗暴的就一个字,杀。

    但凡他所经之地,无一例外不是血染长剑,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死在陌殇剑下的,撇开绝地山庄,镜月宗和金陵宫的人不说,就连观音谷的人也没有幸免,谁让现在的陌殇是没有意识的,他全然不会去管遇到的人是真还是假,更无法顾及对方是敌是友,只要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那么,直接斩杀就是他大脑对他下达的指令。

    短短不过半个时辰,陌殇便以一种压倒性的虐杀之姿屠了解安琪的一个阵紧接着一个阵,再继续下去的话,简直就是分分钟要出现在解安琪老巢的节奏。

    如若解安琪知道她的一时任性,一时冲动,竟然放任了陌殇的转变,以至于险些催毁了她的整个计划,不知道会不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只可惜,这一幕她没看到,导致她连后悔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等她意识到,再亲眼看到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让得原本还能全身而退的她,为了活命不得不以命相搏,甚至狠下心肠要与之同归于尽。

    她不好过,便让所有身处赤霞焚天谷的人都为她陪葬。

    ……

    轰――

    一声巨响,一棵棵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再轰然倒地,溅起一地的尘土。

    谁也不让谁的交手缠斗近小半个时辰之后,宓妃与解安琪几乎是各自出了十成力的对轰一掌,超强的气劲让她们周围都刮起一阵阵的飓风,直刮得脸颊生生的一阵阵刺痛。

    噗――

    对轰过后,宓妃的身体整个儿被反弹出去,径直倒退了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就那么从嘴里喷溅了出来,染红了她胸口白色的衣衫。

    宓妃吐血,解安琪也没有比她更好受,同样是倒飞出去数十米才勉强稳住身形,虽说是没有吐血但那惨白惨白的脸色也是挺吓人的。

    “小姐…”女侍卫看到解安琪平安落下,一着急就想迎上去,却不想刚开口就被打断。

    “退下。”

    一声厉喝,成功阻止了女侍卫前进的脚步,旋即便面露迷茫之色的看着她。

    解安琪的目光死死的紧盯着宓妃,那眼神杀气腾腾,周身似是都凝聚着一股子戾气。

    是她小瞧了宓妃,也是她轻敌了,本以为就算宓妃有些修为也不会太高,却不想她与她交手那么长时间竟能立于不败之地?

    可恨,又可恼。

    “本王妃是不介意以一敌二的,庶十小姐尽管找帮手。”直接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宓妃邪气的勾起嘴角,清澈的眸底晕染出层层墨色,眼神清亮而深邃,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之前在灵川坞那一次,宓妃并不曾与解安琪正面相对过,出手的都是陌殇身边的实力最强的几个人,原本那几个家伙的武功就在宓妃之上,因此,当宓妃与解安琪交手之后就明显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武功修为方面,宓妃其实是不如解安琪的,短时间交手尚能不分胜负,拖的时间再长一点的话,宓妃是必败无疑的。

    显然,解安琪还尚未意识到这一点。

    当宓妃一次又一次挡下她的攻击,并且还有余力对她进行攻击与防御之后,解安琪是非常生气的。然后,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对战呈现出一种谁也占不了上风的局面,就让解安琪越发的抓狂了。

    在解安琪的眼里,宓妃之所以得陌殇宠爱,无非就是因为宓妃貌美,她可以接受宓妃是陌殇身边的花瓶,却无法接受宓妃除了美貌无人能及之外,竟然还是一个内外兼修的强者。

    所以,她要打败宓妃,她要狠狠的将宓妃踩在脚下,绝对不可以输给宓妃。

    “你的激将法对本小姐不管用。”面色沉了沉,解安琪又再次接收到了南门长风对她下达的指令,想到那个可怕的男人,解安琪不得不咬了咬牙,心里生出了几分挣扎之意。

    无疑她是想要除掉宓妃的,她受不了宓妃看她的眼神,那让她恨不得能将宓妃那双好看的眼睛给挖掉。

    她凭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她凭什么。

    可同时她又不能不顾南门长风的命令,要知道她的性命还握在南门长风的手里,她是绝对无法违背他的,然而,她又不想放过斩杀宓妃的机会。

    “就算本小姐要召来帮手围攻你,你也只能选择被围攻,你那般不屑的挑衅本小姐,无非就是想要本小姐不叫人来罢了。”

    没办法,眼下就算胜之不武,解安琪也只能做出一个决定。

    她要宓妃的命,就只能速战速决,倘若再不给南门长风回应,只怕她就要遭罪了。

    既然如此,她找人围攻宓妃那又如何,反正她只要她的命即可。

    “呵呵…你倒是聪明。”

    “谢谢你的夸奖,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恨恨的咬了咬牙,解安琪不会承认她比宓妃差,她不如宓妃,但她没有时间了,只能调集人手取宓妃性命。

    以之前她跟宓妃交手的情况来分析,她想要跟宓妃一对一的单打独斗,至少还要近半个时辰才能分出胜负,然则,南门长风催得紧,而且她还要察看赤焰神君的情况,所剩时间是真的不多。

    罢了,胜之不武就胜之不武吧,反正待宓妃死后,谁又会来在意她是被一个人弄死的,还是被一群人给弄死的?

    “本王妃对你可从来没有期望过,故而也谈不上失望不失望。”

    该死的,今日难不成还当真要折在这里?

    宓妃抿了抿唇,琢磨着自己要不要脚底抹油先溜一个,以求下次再遇上?

    论武功修为,宓妃还是分得很清的,她一点儿都不想自欺欺人,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她的修为不如解安琪。

    但事实如此,由不得她耍赖。

    跟解安琪一场打斗下来,宓妃不得不感激她前世的那些经历,否则她不可能那么长时间跟解安琪对打还能暂时立于不败之地。

    在她武力值不如解安琪的情况下,宓妃完全就是凭借以往的对敌经验在跟解安琪周旋,虽然解安琪很强,但她怎么可能有宓妃那么丰富的对敌经验,所以她被宓妃给牵制住不是没有理由的。

    回想宓妃前世,她曾接受过的那些训练,她所经历的那些事情,没有一样是解安琪所能体会到的。要知道宓妃前世乃顶级特工出身,她接受的第一课就是怎么用最简单,最直接且最快捷的方式杀死一个人,所以她有着最最丰富的对敌经验,不出手则已,一出就必定要一击即中要对方的命。

    比起丰富的战斗经验,宓妃若是一本书的话,解安琪几乎可以用白纸来定论。

    “想来你的主子已经等不及要你去取太叔清荣的命了,毕竟他活着对你主子而言威胁太大,本王妃更不指望你是一君子,所以将你所能调过来的人都调过来吧,就让本王妃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

    此时此刻,宓妃已是身陷困境,又岂是那么容易逃得了的。

    既然如此,豪赌一场那又何妨。

    “将附近阵中的人都安排过来。”

    “是的,小姐。”

    “你知道得太多,今个儿必须把命留下。”解安琪在宓妃一再提到她背后主子南门长风之后,眼瞳微缩面色越发的阴冷。

    以那个男人的心性,断然也是不允许她再留下宓妃存在的。

    “有本事你便来拿吧!”

    “除非你有三头六臂,否则今日你在劫难逃。”

    “这一点本王妃相信,所以你准备好要跟本王妃拼命了吗?”

    “你…”

    “虽然本王妃从未想过要去死,但如果你们逼得太紧,兴许本王妃会一时兴起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的哦?”宓妃嘴角上扬,眉眼弯弯,给人的感觉却越发的邪肆逼人,张扬而嚣张。

    “你去缠住她,本小姐要重新结阵。”

    “是,小姐。”

    宓妃双眸危险的眯起,身影几个闪掠便与解安琪的女侍卫在半空中缠斗起来,同时分出心神冷声道:“想要本王妃的命,那么本王妃就再给你一个忠告,如若最后本王妃难逃一死,那这赤霞焚天谷也没有再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嘶――

    闻言,解安琪倒抽一口凉气,心下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突然她就有些后悔不该主动前来找宓妃的麻烦,毕竟若由着宓妃找她的话,一时半会儿她是根本找不到她的。

    可立马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荒谬,明明是她占着上风不是吗?

    那她,为何要惧怕宓妃?

    “你什么意思?”

    解安琪的疑问,宓妃并没有回答,她出手如电,狠辣无比,招招皆攻女侍卫致命的地方,逼得那女侍卫是节节败退,只有防守之能,没有半点进攻之力。

    下面的解安琪虽看得心中恼恨,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她该出手的时候,重新结阵留下宓妃才是她该做的事情。

    她就不相信一群人对付不了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8宓妃脱险陌殇失踪6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