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89 宓妃脱险陌殇失踪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为了将宓妃永远留在这里,解安琪也是下了血本了,不禁都拿出了她保命的法宝,可见她要除掉宓妃的决心有多么的强大。

    “噗――”

    “废物,将她给本小姐拖住了。”调集而来的人手已经快到了,但她按照记忆中重新结成专门针对宓妃的杀阵还未成型,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以被打断。

    从解安琪记事开始,她不只一次反问自己,如果没有解思甜的存在,她会不会是绝地山庄解氏一族年轻一辈最受重视的那一个,爷爷会不会对她没有偏见,从而给予她所想要的一切。

    然而,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她的一次次反问也注定没有答案。

    没有人知道她除了修炼天赋极高之外,还有一项天赋是连她的亲生母亲都不知道的。

    整个解氏一族的人都认为,年轻一辈之中只有她跟解思甜在修炼魅惑之术这方面最有慧根,成就也仅仅只是比解思甜高出那么一点点罢了。

    事实上,她在修习魅惑之术方面的天赋,岂止是只比解思甜好上那么一点点而已?可以说放眼解氏一族近五六代的人,在那方面她是最有天赋,也最有可能修炼至大成之人。

    但她自小就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她的表现可以突出,因为那样她便可以得到家族的重视,可她却不能将嫡出的压得太死,否则甭管她有多么的出色,都将沦为家族争夺各种利益的利器。

    是以,解安琪打小就知道怎么隐藏自己,在其他方面她都表现得弱于嫡出的大小姐解思甜,可唯独在魅惑之术的修炼上,明明她强出解思甜不只一丁半点儿,但她就是只拿出比解思甜好上一点点的成绩。

    正因为如此,她才最终没有太引起爷爷的注意,没有落入那个家族里最最黑暗的深渊。

    “属下明白。”惨白着脸抹去嘴角的血渍,女侍卫的心情是灰败的,即便在其他保护解安琪的死卫里面,她的武功算是出挑的,但跟宓妃比起来她仍是不够看得很。

    那个站在她对面的女人,强大的气场犹如实质般压制着她,出手更是快狠准,只要稍露破绽就会被她压着打,完全都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

    她虽为死卫,自小接受的就是各种杀人的任务,但她自认比起身上的杀气来,她简直就被宓妃秒成了渣渣好吗?

    “不惜一切代价给本小姐拖住她,否则后果你是明白的。”一门心思扑在结阵上面的解安琪,只是直接向女侍卫下达命令,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奉献给她。

    除了她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她在阵法方面的天赋,其实远胜于她在修炼方面的天赋,然而,当时还年幼的她却将这个秘密永远藏在了自己的心里,再没有对第二人提及过。

    直到现在她都还藏着掖着,将自己精通各种阵法这个秘密放在心里,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哪怕就是自以为将她调查得透透的南门长风都不知道解安琪还有这样一个秘密是隐瞒着他的。

    对解安琪而言,她精通阵法这个秘密,就是她为自己留的后路,是她最后保命的法宝。

    若非如此,解安琪也无法看懂南门长风给她上古绝杀生灵阵的阵法图,又如何能在司马金掌控下其他阵法遍布的赤霞焚天谷之中,成功布下了涅城里被列为禁忌之阵的上古绝杀生灵阵?

    她能瞒过南门长风,甚至是直到此时都还没有引起陌殇宓妃等人的注意,只能说事发突然,并且这些人都尚无思考的时间就被谷内的各种阵法缠身,根本没有那个功夫去深思其他,否则解安琪只怕已然暴露。

    “是本王妃的失误,竟然把最重要的一点给忽略了,看来那么多年你演戏的功底是相当的不错。”

    “你的对手是我。”

    “这个本王妃知道。”话说出口之后,宓妃压根就没指望解安琪能回答她。

    女侍卫武功虽不如宓妃,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杀得了的,宓妃想要阻止解安琪结阵,前提条件就是先弄死女侍卫,否则她连靠近解安琪的机会都没有。

    染上丝丝着急恼怒之色的黑眸里,解安琪扫过再次与宓妃缠斗在一起的女侍卫,面无表情的脸上首次出现凝重的神色,她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要赌一把吗?

    眼看着女侍卫在宓妃贴身近攻之下节节败退,浑身上下都挂了彩,解安琪就知道留给她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依本王妃之见,只怕南门长风是不知道你精通阵法的。”眯了眯眼,宓妃突然勾唇邪肆张扬一笑。

    南门长风是个行事小心又谨慎之人,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把柄落到别人手里的,因此,即便解安琪是他掌控在手里的人,只要圆满完成他所下达的命令,那么解安琪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

    那个男人就连太叔清荣都有胆算计,甚至是专门挖了一个坑对付太叔清荣,区区一个解安琪还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踏入赤霞焚天谷之前,她跟陌殇从太叔吉雅还有南门丽娇的口中知晓了不少事情,其中有一件就是南门长风就连他嫡亲的妹妹南门丽娇都容不下的。

    然则,那么多年以来,南门长风在南门丽娇的眼里绝对是个二十四孝好哥哥,几乎无人可以取代南门长风在南门丽娇心目中的地位。

    孰不知,正是南门丽娇深信不移,全心信赖的好哥哥南门长风一次又一次将她推入绝望的深渊,让她一次次濒临死亡。

    这些当然不是宓妃跟陌殇从南门丽娇嘴里问出来的,而是他们通过太叔吉雅的嘴知道的。

    “你以为你能阻止扰乱本小姐吗?”解安琪没有正面回答宓妃的话,南门长风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明白的了。

    对南门长风而言,她就是一枚棋子罢了。

    有用的时候他都不一定会全心维护,一旦失去作用,他能立马就将她舍弃。

    “本王妃可没有那样的打算。”得了这么个不痛不痒的回答宓妃倒也不恼,只是语气幽幽的又道:“怕只怕就连南门长风自己也以为你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也很自信是他在利用你,而非你在利用他。”

    身体凌空一个翻转,惊险的避开女侍卫的致命一击,宓妃反身一脚踢在女侍卫的胸口,紧接着不退反进,锋利的匕首径直削断她的一条胳膊。

    “啊――”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女侍卫身体斗然失去平衡,整个人直接从半空坠落下去,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断臂砸落在地,溅起一地的尘土。

    殷红,妖冶的鲜血飞溅而出,画面‘太美’都让人不忍心直视。

    “你清楚的知道,不管赤霞焚天谷这个诛杀陌殇的计划能否成功,你都将性命不保,所以……”

    “废物,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只要你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那么就要不停的给本小姐发动进攻。”

    阴沉着一张明艳动人的脸,解安琪怒吼着打断宓妃未说完的话。

    不知怎的她竟不敢直视宓妃的眼睛,似乎在她那双清澈明亮的水眸里,无论她有任何的小心思都将被赤果果的暴露出来,就仿佛站在她面前的她,没有穿衣服一样,这种感觉令她抓狂。

    “…是。”女侍卫自嘲一笑,她有选择的权利吗?

    不,她没有。

    所以在闭上双眼之前,她没有资格感叹自己那逝去的一条手臂。

    毕竟就连性命都快要不保了的她,有何资格去惋惜她的手臂呢?

    “看在你有这份忠心的份上儿,本王妃提前结束你这悲催的命运。”

    闻言,女侍卫诧异的抬眸看向宓妃,一时间不知该恨该怨,该怒还是该恼,又或是对宓妃心存感激?

    兴许,死才是她的解脱。

    “请小姐放心,属下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女侍卫闭了闭眼,又快速的睁开,漆黑的眸底透出一股子坚定与决绝。

    “哼!”解安琪冷哼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但她倒也相信女侍卫不敢背叛于她。

    “你若想要阻止小姐结阵,除非是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你不会如愿的。”

    水眸轻眯,红唇微勾,宓妃冷声道:“行,那本王妃就成全你。”

    与人相斗宓妃其实还是不太喜欢用武器,事实上比起武器她更相信自己的拳头,毕竟与人交战,她更偏好于贴身近战。

    因此,只要她将对手圈入了她的近身攻击范围,那么对方的兵器于她而言就失去了作用,几乎完全没有伤到她的可能。

    而每当这个时候,宓妃出手就是往人身体上最脆弱,最致命的地方死命的攻击,直到ko掉对手为止。

    遂,女侍卫在被宓妃一顿好揍之后,那锋利的匕首倒也给了女侍卫一个痛快,竟是一刀便抹了她的脖子。

    “你明知南门长风的心思却甘愿配合他行事,看似你已然将自己的生死抛之于外,但其实你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留下了一条退路。”

    “没用的东西。”解安琪没有理会宓妃,只是恨恨的瞪了一眼已经轰然倒地,死得不能再死的女侍卫一眼,半晌后才道:“别以为你杀了她,就能阻止本小姐,你的其他对手来了。”

    鬼域殿的君王妃,果然是个难缠又可怕的对手啊?

    她心里的小九九,竟然全都被她识破了,这种滋味真他娘的不爽,非常的不爽。

    “呵呵…那你觉得你给自己留下那条活命的退路,真的会是你的生路,而不是你的死路吗?”

    “你什么意思?”

    “本王妃没什么意思。”敏锐的感知力捕捉到朝她所在的地方赶来的五道气息之后,宓妃颇为无奈的摊了摊手,那表情是份外的无辜。

    她现在的处境,还真是堪忧。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到了这个时候,本小姐就是想对你收手都来不及了。”沉着一张明艳动人的脸,解安琪的语气里不免流露出一丝犹豫和一丝不确定。

    她不清楚宓妃是否真的知道什么,可她却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那你在害怕什么呢?”

    “你胡说,本小姐有何好惧怕的,就算要怕那也该是你害怕才对。”

    “你说,当南门长风意识到你其实是精通阵法的之后,他会怎么做。”

    不咸不淡的话,犹如一颗石子砸进平静的湖面,旋即就荡出一圈圈的涟漪,搅得解安琪的心湖是掀起惊天巨浪。

    一旦南门长风察觉到她有异心,第一个除掉她的人就会是南门长风,没有之一。

    “你想拖延时间?”

    宓妃摇了摇头,冷声道:“本王妃没那么无聊。”

    “那你便不要管那么多了,先顾好你自己吧!”她的计划完美无缺,天衣无缝,就算是南门长风也不可能识破的。

    哪怕他识破了,施展着魅惑之术的她,他也绝对拿她没有办法,否则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又哪里还有时间来对付她。

    就这么想着,解安琪躁动不安的心,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嗖!嗖嗖!

    三男两女五道身影赶到解安琪面前之后,只听她一声令下,“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她。”

    “是。”

    当宓妃看清楚那三男两女的脸,一张绝美的小脸就‘刷’的一下黑沉如墨,清冷的嗓音飘荡着凌厉的肃杀之气。

    那三个男的,顶着陌殇的脸,那两个女的,竟然就顶着她的脸,解安琪是不是觉得她还不够火大?

    竟然还要一再触怒于她?

    “解安琪,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呵呵,本小姐有那个自信,死的一定是你。”

    宓妃勾唇冷笑,漆黑如墨,灿若星子般的水眸顷刻间就染上一丝丝腥红之色,汹涌强悍的杀气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不断的扩散,一时间狂风骤起,飞沙漫天。

    “都还愣着做什么,动手。”

    “是。”

    面对五个人的合力围攻,宓妃应对起来是相当吃力的,整个人都被死死的压制着,不一会儿她就挂了彩,完全处于下风了。

    好在她的反应能力极其灵敏,否则就不单单是挂彩那么轻松的事儿,而是重伤危及性命了。

    就在宓妃疲于应对这三男两女的时候,解安琪重新结出的阵法也到了尾声,只待她阵法结成,就能完全压制住宓妃,让她犹如瓮中之鳖,任她宰割。

    当然,即便是身处这样的绝境,宓妃也不会让伤了她的人讨到好处,在她伤上加伤的时候,围攻她的人也没有谁落到了好处。

    她伤得重,那她就让伤她之人比她伤得更重。

    直到她的精力极将耗尽,对手虽说伤痕累累,狼狈不堪,却犹如原地满血复活一般的时候,宓妃才意识到解安琪在这方天地间做了什么。

    呵――

    她不禁冷嘲一声,暗忖:难道今日当真要折在这里?

    不可以,她怎能认输。

    她还没有找到陌殇…握了握拳头,宓妃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步,绝不能轻言放弃。

    ------题外话------

    妞儿们,六一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89宓妃脱险陌殇失踪7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