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90 宓妃脱险陌殇失踪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样,可有找到出路?”

    “回少主,是属下无能。”

    闻言,神色疲惫,模样狼狈的太叔清荣倒也没有抓狂发火,而是一双黑眸幽深似海,于平静之中似是翻腾着无尽的风浪。

    这样的他,比起发怒更为可怕,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是不便对本少主直言的?”太叔清荣自幼便不曾落到过这样的境地,仿佛踏入赤霞焚天谷这短短几个时辰,他就将他这一生都要吃的苦头,受的罪过都亲自经历一遍似的。

    恼吗?

    恨吗?

    怨吗?

    当然,只要一想到是谁让他陷入这样险地的,他就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然后用各种恶毒的语言去诅咒他不得好死。

    但饶是如此,也不能改变他的处境,反而让他一颗心平静不下来,无法思考到对策,不得已就将自己推入了更为危险的境地。

    “无法护卫少主平安,让得少主身陷险境,都是属下的失职,所以属下实难在少主面前抬得起头。”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杭铭淡漠的嗓音响了起来。

    他虽名为太叔清荣的贴身护卫,但在太叔清荣的眼里他可不仅仅是个护卫那么简单,要知道在太叔清荣的心里,他可比起太叔世家的某些个少爷还要来得重要。

    正因为如此,对于自己无法护卫太叔清荣的周全,杭铭才会显得如此的不安与焦躁。

    他根本就不敢去想象,倘若太叔清荣无法回到涅城,无法回到太叔世家,那么……

    “你的忠心,本少主从未怀疑过。”如果说在这个世上就连他的至亲都会背叛于他,那么他唯一相信的就是杭铭,这个男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于他的。

    故而,太叔清荣完全有理由相信,若非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否则他是断然不会任由自己受这些罪,吃这些苦头的。

    “少主还能坚持吗?”

    嫌恶的扫了眼自己衣服上沾染的那些血迹,对于那充斥在鼻翼间的血腥气,太叔清荣只能强行忍着,他提起自己的佩剑,乖邪的冷声道:“能坚持吗?呵呵…都到这样的地步了,哪怕丧失行动力,哪怕就是在地上爬着走,本少主也必须要咬牙活下去。”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在算计他之后,还能逍遥自在的好好活着。

    握了握拳头,紧咬着唇瓣,太叔清荣在心里发誓,他定要亲手送南门长风下地狱。

    那个该死的卑鄙小人,竟然在他面前说一套,背后又玩一套,他真是小看他了,活该受此一劫。

    “少主有这样的信念就好。”他按照太叔清荣的吩咐,将他们带来的人都藏在暗处,却不曾想在踏入赤霞焚天谷之后,所有的人都在瞬间被分开打散,怎么都无法再联系。

    每每想到这一点,杭铭在佩服南门长风这一招高棋的时候,又不免赞上他一声真有心机,不然也不能让自家少主在他面前栽那么大一跟头。

    “只要少主不放弃生的希望,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的,哪怕就是要牺牲属下的性命,属下定会护少主平安破阵而出的。”

    “你且记着,你我主仆今日所受之辱,他日必将全部还给南门长风。”恨恨的咬了咬牙,太叔清荣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绪,只有冷静下来方才能找到一条活下去的路。

    早在他跟南门长风达成协议起,太叔清荣就知道自己是在与虎谋皮,他也早就生了防备之心,可他一直都没有等到南门长风动手,甚至还在不知不觉间被南门长风转移了注意力,现在回想起来方才惊觉他是太小看了南门长风。

    他自以为已经完全看透南门长风这个人,却忘了那个男人是多么的善于伪装,善于隐藏,以至于一步一步按照他的设想走进他的陷阱之中。

    也只有在彻底平静下来之后,再去细细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方才能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又遗忘了什么,悔不该就那么粗心。

    以南门长风为他谋划的路,即便当时他再怎么紧跟南门长风,也是无法摆脱他要甩掉他的这个事实,无非也就是早一点甩开跟晚一点甩开的区别。

    好在杭铭劈荆斩棘的一路杀过来,成功在谷中找到了他,否则太叔清荣都不知道他还能否全须全尾的坐在这里回想这些。

    “属下可不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痛的人,南门长风欠下的债,属下定当叫他连本带利的偿还回来。”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太叔清荣的人。”仰头豪气的大笑一阵,太叔清荣猛地从地上站起身,伸手拍了拍杭铭的肩膀,却又抑制不住喉咙口的搔痒,“咳咳…咳…上古绝杀生灵阵不是闹着玩的,眼见着谷中所有生灵的生机已经被吞噬殆尽,你我主仆最好还是一起行动,以免再出生突发状况。”

    “少主说得是,属下也是这么打算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谷中原本还青翠欲滴,葱葱郁郁的草木,此时此刻青草已经枯黄,完全变成了一丛丛,一片片的枯草,而那些高大挺拔的青葱树木,绿叶亦已枯黄,就连土地里的水份都在急剧的消失,可见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是有多么的不利。

    一旦谷中生灵的生机彻底被吞噬掉,那么下一个要被吞噬生机的就是活动在谷中的人。

    上古绝杀生灵阵刚刚成型的时候,它的威力其实并不强大,只是随着它吞噬的生机越来越多,其阵就会越来越强,越来越强,直至将它笼罩的范围都变成死亡之地才会宣告终止。

    这,便是上古绝杀生灵阵最为可怕的地方,只要其阵成型,那么凡是靠近这个阵方圆五百米之内的生灵之气,通通都将被它所吞噬,继而转化为它的养份。

    “眼下也顾不得挑选的路安不安全了,反正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往前走总比困守在原地坐以待毙的强,你便凭着自己的直觉,随便选一条路走吧!”

    回眸看着太叔清荣信任的目光,杭铭心中感动不已,却也明了他说的是事实,再没什么情况跟处境会比现在更糟的了,无论如何都要找条路来走。

    “少主,在走之前属下还有一事想要问个明白。”

    “你说。”

    “不知少主是否打算放弃诛杀赤焰神君?”如果是放弃杀陌殇,那么他们就全副心思都放在走出赤霞焚天谷这件事情上。

    可若不是,杭铭以为首要的任务还是找到南门长风才妥当。

    以那个男人的盘算,就算他要致陌殇和太叔清荣于死地,但以他的性格,是断然不会不给自己留下足以活命退路的。

    只要找到他,那么他们的安全也就得到了保障。

    “现在还谈什么诛杀赤焰神君?”太叔清荣嗤笑一声,冷声又道:“本少主都自身难保了,杀不杀他不重要了,既然南门长风一门心思要杀他,本少主何不先行脱身再静观其变。”

    当然,他做出这番打算的前提条件是他可以平平安安的从这个鬼地方离开。

    “属下虽未曾跟赤焰神君有过接触,但咱们与他也算有过间接的交手,所以……”

    “直说。”

    “属下是觉得赤焰神君的身上有很多难以预料,呃,或者说就是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皱着眉头,嘴角抿了抿,他的语气带着几分疑惑,几分微恼,“他看似很弱,不堪一击的样子,但他却又很强,是不容他人欺辱半分的。”

    “这是你的直觉?”

    “虽然这听起来很可笑,也不可信,但属下就是有这样的直觉。”

    “以他那样的身份,以他那样的天资天赋,在他的身上的确是有很多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的不确定因素存在的。”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太叔清荣眉头紧锁的接着又道:“他要没些真本事,只怕也活不到这么大,更没有资格踏足这片土地了吧!”

    “少主的意思是……”

    “可不就是你心中所想,不管是本少主还是南门长风,其实我们都很强,但这却并不代表他就很弱,我们想要他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不是死的,他是会反抗的。所以,本少主现在不想再插手杀他这件事了,咱们就找路出去,至于他跟南门长风之间谁胜谁负,于我们而言都大大有利,毕竟要杀他不一定非得在魑魅林不是吗?”

    听了太叔清荣这番话,杭铭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含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点了点头,半晌后沉声道:“但愿少主不会后悔跟着属下胡乱挑一条路来走。”

    “哈哈…最坏的结果本少主已经做好准备了,但本少主素来运气极好,这次想来也是不会差的。”

    “少主,那咱们就走东南方吧!”

    “嗯,走吧。”

    南门长风,今日你若不能将本少主弄死在魑魅林,那么他日死的那个人就必定是你。

    即便就是要本少主舍弃那个位置,与你同归于尽,本少主亦要你的后半辈子都活在惊恐畏惧之中。

    ……。

    阿嚏!

    阿嚏!阿嚏!

    “少主你怎么了?”

    南门长风突然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黑沉着一张俊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冷声道:“无事。”

    是谁在背后骂他?

    此次他的计划,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然等待他的就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与此同时,他所要面临的刺杀也将多不胜数,那样的情况他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解安琪有回应了吗?”

    “回少主的话,没有。”

    “该死的,她竟敢违背本少主的命令。”猛地拍出一掌,距离南门长风近的一棵大树轰然倒地,发出一道刺耳的巨响。

    雪迎缩了缩脖子,实在很不想面对暴怒中的南门长风,不是她对解安琪有意见,而是一开始她就觉得那个女人心机太深,偏偏少主看重她,身为下属的她也不敢多言。

    只能暗地里或明或暗的警告解安琪一番,偏那个女人也是个能忍的,竟然从不曾在少主的面前表露过一丝一毫,现在她不听少主使唤,也不知是真蠢还是有什么底牌,方才让她那么肆无忌惮。

    “一颗棋子就该有身为棋子的自觉,她以为她能逃过本少主的手掌心。”突然,南门长风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从袖口掏出一只短小的竹笛。

    当雪迎看到那只极为普通的竹笛之后,漆黑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浑身都剧烈的颤抖起来,目光更是‘刷’的一下赶紧就移开了。

    不作就不会死,解安琪分明就是自己找死。

    不管她此刻正在做什么,哪怕就是在杀赤焰神君,又或是在杀鬼域殿君王妃进行到关键的时候,她也不应该忽视少主下达的命令指示。

    一次也就罢了,少主兴许还会看在她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放她一马。

    但,一次又一次的,她真以为少主会惯着她的脾气?

    咕…咕…

    诡异的笛声,两声长一声短,在南门长风的操控之下非常有节奏感的响了起来。

    咕咕…咕…

    南门长风所吹奏的笛声,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得见,至少此时此刻距离他最近的雪迎就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的,否则她一定不能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而远在另一边的解安琪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原本在宓妃被三男两女围攻,已经腹背受敌,身受重伤就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针对宓妃重新结的阵也已经成功,眼看着只要她再加一把火,宓妃就能在她面前永坠地狱的那一瞬,意外突发了。

    “你们暂且退下。”

    三男两女闻言领命各自退后数步,在他们将宓妃弄得重伤的情况下,武力值远远逊于他们的宓妃,也没让他们讨到好果子吃。

    放眼看去,特么就没有一个是好好的,那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真是触目惊心。

    “呵…你也不过如此。”宓妃强打起精神,清冷的目光落到解安琪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时,眸光满是不屑与嘲弄。

    “本小姐只知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所以你去死……”最后那个‘吧’字尚未吐出口,也在宓妃做好准备要硬抗这最后一击的时候,想象中的重创又或是直接吐血而亡没有出现,反倒是解安琪面色斗然惨白,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捂着自己的胸口,控制不住的凄厉的惨叫出声。

    紧跟着还有刷新宓妃认知的,就在她错愕的那一瞬,解安琪又狠狠的吐出几口血来。

    那血的颜色并非是正常的红色,而是带着些许黑色的暗红,宓妃瞧过之后嘴角便勾起一抹邪气,此时此刻,她是该痛快的笑呢?还是笑呢?

    “啧啧啧,看来你违背南门长风的命令,这是受到惩罚了?”

    “你…你闭嘴。”

    “啧啧,南门长风不愧是南门长风,就算你为自己留有退路又如何,他想要你的命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啊――”

    实在难以忍受身体里带来的痛楚,解安琪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着,那听命于她的三男两女看着这样的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何反应。

    宓妃本着敌不动,她不动的态度,一边警惕着他们对她出手,一边暗自运功疗伤,以便为自己逃跑先做些准备。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在明知自己不敌对方的前提下,不跑那是傻子。

    很明显,她不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90宓妃脱险陌殇失踪8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