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97 身世之谜大揭晓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殿外伺候的人一得到赫连子珩传达出来的消息,立马一个传一个的,不出一刻钟的功夫,热气腾腾的新鲜饭菜就跟坐了火箭似的送到了陌殇的跟前。

    若问现在的涅城紫晶宫谁最尊贵,谁最宝贝,那无疑就是陌殇了。

    因此,哪怕陌殇就是没有吃饭,没有喝水,那都能算作是不小的大事。

    遂,为了能让陌殇随时随地都吃上一口新鲜热乎的饭菜,厨房的人是绝逼没有休息时间的,他们的神经得紧紧的崩着,就怕准备的吃食不讨陌殇的喜欢。

    可他们又哪里知道,自打陌殇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唯有最开始什么都还没有弄明白的时候,好好的吃过几顿饭,之后他的胃口就一直很差,甚至压根就不吃。

    纵然他们能把各种食材烹饪成一朵花儿,那也需要陌殇赏个脸不是?

    偏偏陌殇是个宁可死也不愿将就之人,他不想吃东西,即便就是强硬的被灌,他仍是会在你以为完了之后,彻底将东西吐出来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陌殇拒绝吃东西,甚至是拒绝见到他的父母,他的外祖父外祖母时,他们才不敢采取什么强硬的措施,就只怕将陌殇越推越远。

    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他们那自以为是替陌殇好,丝毫不顾他的意愿就意图左右他的人生,甚至是决定他的身边应该出现人,不应该出现人的态度,已然将陌殇远远的推了出去。

    曾经他们有多么让陌殇期盼,现如今就让陌殇有多么的反感。

    然而,既是无法抹去他与他们之间嫡亲血脉的关系,但他仍不会成为他们可以任意摆弄的人,也就别怪他对他们的态度冷漠而疏离。

    “你这家伙以为自己是铁打的身体吗?竟然接连那么多顿不吃饭,是存心想把自己的胃饿得更娇惯?”

    哪怕是由他去殿外吩咐人送食物进来的,往外走的时候赫连子珩都觉得不真实,他甚至怀疑陌殇是不是寻了个借口要赶他走?

    直到内侍送来香气四溢,让人瞧了就食欲猛增的菜肴,又见陌殇已经从软榻上下来,并且仪态优雅的坐在了殿内的圆桌旁,他才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也怕伤到你的肠胃,你也只能委屈些就先喝一些清汤的汤,又或是喝一点比较清润滋补的药膳粥。”

    待内侍放下食物后,赫连子珩就抬手示意他们退下,他自己一边不停的对陌殇说着话,一边还心情特好的给陌殇盛汤盛粥。

    “别看这汤跟粥清清淡淡的,但你闻闻这味道,看看这色泽,绝对是很美味的。”

    紫晶宫赫连氏一族对待吃食一向非常的讲究,不管是什么样的食材只要到了他们的手里,就一定可以散发出那种食材最为鲜美的味道。

    赫连子珩是个无肉不欢,无辣不喜的家伙,看到陌殇需要吃得这么清淡,他对他的同情之心那简直都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

    咳咳…但好在这些食物虽看着清淡,可味道绝对是一流的,他也半点都没有为厨子们说好话的意思,“你虽从未告诉过我们,你在吃食方面的喜好,但姑母却是知道的,因此早把你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告诉了厨子,所以你先把胃养养好,那些好吃的都在后面等着你。”

    “你说完了吗?”

    “呃…”这不一直都是他在不停的说话,然而陌殇自顾自的干自己的事情,完全就不搭理他吗?

    要不岂能陌殇一开口说话,赫连子珩就觉得懵了,张着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管你是说完了还是没有说完,都请你闭嘴好吗?”

    都请他闭嘴,好吗?

    ……

    赫连子珩猛地瞪大双眼,然后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看向陌殇,那表情活脱脱是在询问陌殇,你是在说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而后,陌殇淡然点头。

    随即,某少城主抓狂暴走了。

    他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内心里的想法,甚至还很不小心的吼了出来,“我去,要不是你小子是小爷我嫡嫡亲的亲表弟,你他丫的以为小爷会跟你说这么多的话,耐着性子跟你不停的说不停的说,就是为了让你把心里那口气给消了,你以为小爷对谁都像对你那么好,那么有耐性。”

    呃…

    他刚才都干了什么?

    迎视着陌殇淡漠如水,平静无波的幽幽目光,赫连子珩真想给自己一巴掌,特么他竟然无意识的将心里的话给吼了出来?

    吼吼,他果然是被陌殇给刺激到了吗?

    “那什么我……”

    “我知道。”

    正当赫连子珩觉得自己应该解释点儿什么,陌殇喝完一碗药膳之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异常淡定的对他说了这么一句。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的情,我承了。”

    “所以呢?”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我却没有义务告诉你,我想要做什么。”话落,陌殇垂眸看着面前的粥碗,一下接着一下的往自己嘴里送粥。

    他想要离开,首要的第一步就是让他这具虚弱的身体变好,然后恢复实力,否则其他的全都是空谈,只怕他还没有走出这座宫殿,就将为宓妃带去杀身之祸。

    其次,他想要摆脱他们的左右,那么就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即便短时间内无法超越他们,但也要让他们无法左右于他。

    既然他们是因为那个女人而一定要困住他,生怕他拒绝承认那个女人的存在,继而送掉自己的性命,那么假意不再反对他们的提议又有何妨。

    就像赫连子珩所说,不过一个女人而已,既不是他所在意的,放在心上的,还不是想丢就能丢的。

    只要他本身足够的强大,实力足够的强悍,那么谁还能左右于他,即便就是那个女人也无法左右他,他完全可以杀了她。

    如此,他倒要看看,他们还能不能再变出第二个公冶语诗来。

    “我无意探试你的内心,你的想法,那是你的自由,只要你不再生气,能够按时吃饭,我也就满足了。”无奈的摊了摊手,赫连子珩觉得陌殇真是一个无比难搞的家伙。

    “呵呵…”突然,陌殇放下碗里的勺子,薄唇轻扯了扯,邪魅的淡笑出声,“或许等到某天,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便能明白我心中所想。”

    他爱宓妃,宓妃爱他,他们之间的爱情不参杂其他任何的杂质,更加不允许第三者的插足。

    从他认定宓妃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从未想过,在他的世界里还会再出现第二个女人,第三个女人,哪怕她们仅仅只是过客,他也是无法接受的。

    当爱染上了杂质,那就变了味道,变得不再是爱了。

    他不知道当宓妃面对这样选择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可陌殇却心里明白,宓妃于他是无可替代的,即便是以他的性命为赌注,他亦不可能为了能活命,就选择跟除宓妃以外的女人发生那样的关系。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这家伙怎么说话说一半的,你是不是讨……”那个打字还没有出口,殿外就传来了赫连迎的声音,赫连子珩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将目光投向了陌殇。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陌殇微皱的眉头,以及他那双好看到连他都忍不住要心生嫉妒的凤眸里,极快闪掠而过的一丝厌恶。

    他,果然还是怨着,甚至是恨着爷爷的。

    “让人进来把房间收拾干净,我去换身衣服。”话落也不等赫连子珩反应,陌殇就已然起身消失在净房门口。

    一会儿之后,陌殇的外祖父赫连迎,外祖母长孙依凡,以及他的舅舅赫连嘉澍和舅母端木欣欢就依次走了进来,看到满地的狼藉眉头便不喜的皱了起来。

    陌殇的母亲赫连梓薇回到紫晶宫的时候,身体就好比油尽灯枯一般,虽说最后救活了她,但她却时常都处于深度的睡眠之中,直到两年前才清醒过来,可身体极差的她,也是隔三差五的要沉睡上一段时间。

    这样的情况直到一年前才稍微好转,沉睡的时间不再那么多,可身体太差的她受不得刺激,并且长期都需要静养。

    原本寻回陌殇是件让她非常开心的事情,然而,逼迫着陌殇放弃他的心上人,选择跟公冶语诗在一起,却让陌殇极其的反感,也随之冲散了他们母子重逢的喜悦。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陌殇尚且年幼,对于她的所有记忆都停留在幼时到现在已经相对模糊的记忆里。毋庸置疑的陌殇想念他的母亲,也不只一次想过要是他的母亲还活着该有多好,但当伴随着他母亲的出现,还附加着另一个让他无比厌恶且无法接受的女人时,陌殇只觉心中的那份美好被破坏了。

    他无法恨他的母亲,却也不愿再面对她。

    而他的父王,纵然是浩瀚大陆之上名震四国的楚宣王,在浩瀚大陆很强悍的他,跟光武大陆的人比起来,他亦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不相信自己的妻子已逝,所以他仅凭着心中那股执念来到了光武大陆,甚至是找到了‘绝望深渊’,一步步走到了赫连梓薇的身边。

    作为丈夫,他是合格的。

    可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却是最没有资格的。

    他跟妻子赫连梓薇一样,他们不愧对彼此,却无比的愧对陌殇。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们也希望陌殇可以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但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却是不行。

    一旦陌殇拒绝公冶语诗,那么陌殇就会没命。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之下,哪怕明知会让陌殇对他们更为的厌恶与不亲近,他们夫妻仍是站在了赫连迎的一边。

    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是比自己儿子性命更重要的,哪怕为此他们要付出的代价是这个好不容易回到他们身边的儿子将要就此怨恨他们一辈子。

    再问他们一次,他们的答案也不会改变。

    “孙儿给爷爷奶奶请安,父亲母亲安好。”

    “那混小子呢?”赫连迎努力让自己忽视殿内这一片狼藉,只找到窗边的软榻可以落座。

    长孙依凡慈爱的摸了摸孙子赫连子珩的头,目光在殿内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陌殇的身影之后,心里是止不住的失望。

    宝贝女儿被找回来的时候,命悬一线险些就活不下来,好不容易外孙子被找了回来,可那身体也没有比她的母亲好一点,甚至还更糟糕。

    她何尝不想遂了外孙子陌殇的心意,可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他去死?

    于是,哪怕每次来看望陌殇都要迎着他厌恶的目光,长孙依凡还是乐此不疲的。

    “奶奶先坐会儿吧,表弟他心里的气已经消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孙子难道还会骗奶奶不成。”

    “那熙然他……”

    “表弟这不是发脾气砸了东西么,他还穿着睡袍呢,刚才用过饭就进去换衣服了。”

    “子珩,你快告诉奶奶,他的气色好不好,胃口好不好,都吃了多少东西,他有没有……”

    “停。”眼看他家奶奶话一开头就没了结尾,赫连子珩赶紧喊停,“奶奶问题太多,要我先回答哪个才好。”

    “哎,你个臭小子。”

    “奶奶先等我安排人进来收拾一下这里,一会儿呢我就仔仔细细回答奶奶你所有的提问。”

    “那行,这里那么脏乱,熙然肯定不喜欢,赶紧安排人来收拾干净。”

    看着长孙依凡那副模样,赫连子珩摇了摇头,耍宝似的叹息道:“哎,我这是要失宠的节奏啊!”

    噗――

    难道的在这样的气氛下,就连赫连迎都被他给逗得一笑,就更别谈长孙依凡三人了。

    “姑父是担心姑母再受刺激所以拉着她再来看望表弟,也一直都在强制性的让姑母卧床休息,等一会儿父亲便让姑父带姑母过来看看表弟吧!”

    “子珩,你该知道你姑母的身体,她是一点儿刺激都不能再受了,熙然对她的态度…哎…”端木欣欢也是做母亲的,可她到底是看着赫连子珩这个儿子从小长到大的,但她那小姑子离开的时候,熙然才多大啊,不但没了母亲就连父亲都没有了,想想她又很难理解陌殇的做法。

    反正,他们那一家子就是一个大难题,光是想想她就头疼得很。

    “既然我敢说这样的话,自然就是有把握的,表弟说他已经想通了,不然也不会主动要求吃饭。”

    “你小子该不会被那混小子给骗了?”对此,赫连迎表示怀疑。

    他这一生,儿子不是最像他的,孙子也不是最像他的,最为像他的竟然是外孙子陌殇。

    可也正因为陌殇太像他,方才让赫连迎觉得陌殇没那么容易向他妥协才对。

    说不清心里是种什么滋味,又是矛盾,又是纠结,还有几分犹豫跟挣扎。

    按理说,陌殇不再排斥公冶语诗不是很好吗?那样更有益于他身体的恢复,在他自愿的情况下进行,可比在对他用强的情况下进行要好。

    但明明陌殇同意了,他怎么还心里不舒服了,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爷爷,你孙子我有那么笨吗?”

    “你笨不笨我是不知道,但要论起心眼儿来,你小子还逊色那小子一筹。”

    赫连子珩黑着脸,抽着嘴角,没好气的瞪着赫连迎,佯怒的道:“爷爷,就算你比较喜欢表弟一点儿,也不用踩低我来捧高他吧,再说了表弟待我可比对爷爷你亲近多了,爷爷也别忘了,表弟他最不待见的人就是你了。”

    呼,果然痛快吼完之后,他整个人都舒畅了。

    “你个臭小子找打是不是?”

    “爷爷你别恼羞成怒啊!”

    “看我不打……”

    什么叫英雄气短啊?

    赫连迎这就叫,外孙子不待见他,简直就是他的硬伤,那混小子实在太不可爱了。

    他的态度那么强硬,他那么对他都是为了他不是吗?可那混小子居然那么记恨他,还只记恨他一个人,简直都要气死他了。

    明明坐在他身边这些个家伙,个个都有参与的好伐,怎么算账全都冲他来的?

    “行啦,这都一把年纪了,还闹什么闹。”长孙依凡一巴掌拍在赫连迎的背上,扭头看向孙子又道:“就换个衣服而已,熙然怎么还不出来,他是不是不想看到我们所以故意躲起来啊!”

    “这个…”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的赫连子珩发现,无论他说什么都是个错啊!

    表弟的心思太难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着,他总不能帮他乱说话的,要不陌殇不按他的剧本走,他岂不是下不来台?

    “我们谈谈。”

    淡淡的四个字,不喜不怒,不咸不淡,平铺直述的语气几乎都没有半点起伏,更无半点情绪可言。

    就在赫连子珩面对长孙依凡的话接不下去的时候,陌殇出现解了他的围,让得他都忍不住想要冲过去给陌殇一个熊抱。

    但想到陌殇那无比凶残的性情,他缩了缩脖子,还是打消了那样的想法。

    “好,我们谈谈。”

    赫连迎目光幽深的看了陌殇一眼,很想从那小子脸上看出点儿什么,结果却是失望再失望,让他都不禁有些挫败了。

    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97身世之谜大揭晓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