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98 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涅城・公冶世家

    怜星阁

    假山湖泊,小桥流水,花园水榭,四季之景在此处错落有致却又不失分明,尤其是那随处可见的姿态各异的樱花树零星的散落其间,更添了几分清纯的仙气。

    只要踏入这里,鼻翼间便飘荡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樱花香气,味道淡淡的,但却极好闻,不禁令人心生出几分朦胧的醉意。

    身着粉蓝相间,款式特独婢女服饰的妙龄少女,先是穿过两个相连的菱形花园,走进蜿蜒曲折的抄手游廊,再跨过一座白色的弦月桥,抬头便看见了座落在红花绿树间的三层精致阁楼。

    “佳琳姐姐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面带微笑,姿容不俗,且生得一副好相貌的婢女佳琳挑了挑眉,嗓音轻柔的道。

    “姐姐可是不知道,你刚离开一小会儿,咱们小姐就询问了你五六次了。”

    “姐姐你要再不回来,只怕小姐就该生气了。”另一个在门外伺候的小丫鬟接过话头,神色带着几分慌张与后怕,说话时都扭过头小心翼翼的往里瞄了几眼。

    小姐不发脾气的时候,那绝对是跟仙女儿一般的人物,对谁都好,都温柔。

    但若小姐发起脾气来,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得方圆数十米范围之内,都不能有一个活物存在。

    “是啊是啊,佳琳姐姐赶紧进去看看吧!”

    佳琳看着两个小丫鬟那一脸后怕紧张的模样,心下虽说觉得有些好笑,但身为小姐贴身侍婢的她,又岂有不了解自家主子性情的。

    “莫议主子是非,你们好生在外伺候着,我进去看看小姐,顺便给小姐回话。”

    “是。”

    “佳琦,你去看看佳琳回来了没有?”

    正当佳琳准备要敲响三楼内室的房门时,里面传出一道已然耐性尽失的声音,让得佳琳敲门的手猛地就缩了回来。

    “小姐的性子素来沉稳淡定,怎的会变得如此的焦躁不安?”侍婢佳琦并未如同其他的婢女那样,对于主子下达的命令径直就去执行,而是很淡定的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虽然她家小姐乃是天之娇女,自出娘胎开始,直到成长至今,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没有一点儿波折的,但凡她想要得到的,即便不自己去努力争取,亦有人为了讨好她而亲自送到她的面前任她挑选。

    她伺候在小姐身边那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在她家小姐的身上看到这么的负面情绪的展露,这让得她不能理解的同时,心里也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本小姐也不知道。”

    “那小姐觉得自己这样正常吗?”

    “佳琦,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是本小姐太宠你了吗?”

    她是何身份?

    何时能轮到一个下人来质问她,简直不知所谓。

    “奴婢该死,但奴婢并无冒犯小姐的意思,只是奴婢想不明白小姐的这些反常举动,到底都透露出个什么意思。”话落,想了想佳琦接着又道:“而且小姐时常教导告诫奴婢们,小姐的身边不养只会对主子说是,从来都不动脑子的奴才,所以奴婢才会斗胆有此一问。”

    重重紫色纱缦后的倩影微微一怔,手上抚琴的动作都为之一顿,她拧了拧眉,好似也在思考佳琦问她的问题。

    她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自小就居高临下的俯看着世人,她几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的性情素来沉稳而淡定,小小年纪之时就已然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为何最近几天她是这样的焦躁不安,坐卧不定?

    难道那个男人真对她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你先起来吧。”

    “奴婢谢小姐不罚之恩。”

    “你的问题值得本小姐认真思考一下。”大概是从她有记忆开始吧,她就知道她跟别的女子是不一样的,至于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是直到她及笄之礼举行过后方才知晓的。

    涅城的姑娘一般都是在及笄之礼举行完一年后,父母才会开始替她们议亲,待到二九之年定亲,双十年华时方可嫁娶。

    虽说自幼她所接受的教育就一样,但试问普天之下,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姑娘没有一个新娘梦。

    想当然的她也有,也曾暗中观察打量过各个世家的公子哥,猜测过谁将成为她的另一半。

    但是,及笄礼过后,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的一番话却粉碎了她的梦,可同时又在她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名为‘希望和期盼’的种子。

    那颗有关于涅城,紫晶宫最最尊贵的,最最荣耀的男子,他凌驾于一切之上,世间男儿无一胆敢与其比肩,而她将会成为那样一个男子的新娘。

    兴许有那样一个无法用笔墨,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神秘莫测又清绝尊贵的男子,而她是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她想她是期待的。

    于是,她心里那颗种子慢慢开始发芽。

    她慢慢开始期盼……

    那一盼,便一年复一年,整整五年就在她的期盼中悄然流逝。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亦随着她心底那满满的期待,那个她不曾见过,甚至都不曾细细听说过的男子,却在她的心里占有越来越重的位置,她无数次幻想过他的容貌,然后一点点的牢记在心里,直到这涅城无数男儿都再也入不得她的眼。

    “小姐先休息一下吧,奴婢去看看佳琳回来了没有。”

    “嗯。”

    “你既然回来了怎么不进去向小姐复命?”打开房门正好看到倚在门边的佳琳,佳琦险些没控制住自己尖叫出声。

    “你对小姐说的那番话,其实我也早想对小姐说了,只是看到小姐那般状态,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我应该夸赞你吗?”

    “我们之间不兴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那一套。”佳琳站直了身子冲佳琦翻了个白眼,话锋一转压低声音又道:“你说,小姐她心里真有那人?”

    “什么那人那人的,你也别说得那么难听,他的身份紫晶宫可是已经明文公布了,他乃是紫晶宫的少宫主,紫晶宫下一代的掌权人。”

    “你觉得咱们家小姐真能坐……”

    后面的话佳琳尚未说出口,佳琦就黑着一张脸捂住了她的嘴,冷声呵斥道:“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我…”张了张,佳琳发现自己无从辩驳,虽说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谈论一下那件事情,但不管传进谁的耳朵里她都会性命不保的吧!

    即便,她在小姐的跟前还算受宠。

    “不管外面有怎样的流言,你只要知道咱们小姐一定会坐上那个位置,也只有咱们家小姐才能坐得上那个位置,其他的自有人会出面去处理。”

    “你说得也对。”想到她家小姐特殊的身份,特殊的体质,倒也绝对无人可以越过她家小姐去。

    “走吧,小姐还有话要问你。”

    “嗯。”

    “小姐,佳琳回来了。”

    “让她进来回话。”

    “是。”

    “如何?”

    “回小姐的话,奴婢去渡月轩请少主的时候,少主并不在渡月轩,但奴婢有向少主的贴身长随留下口信,让他转达小姐的意思给少主,相信只要少主回来,定然会第一时来怜星阁看望小姐的。”

    半晌的沉默过后,清婉的嗓音再次响起,“你可有打听一下少主去往了何处?”

    “回小姐的话,少主应当是去往了紫晶宫。”

    紫晶宫就悬浮在涅城的上空,在那云层之上,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俯看着这世间的一切。

    只要你身处涅城,那么只要你稍稍抬一下头,那便能清晰的看到那云端之上,若隐若现,美轮美奂的紫色宫殿。

    那里每年只在特定的三个时间,对涅城内的高级世家开放,但也不是随意的,而是受邀方能前往,否则就将以擅闯论处,是要受到惩罚的。

    平时,紫晶宫内只有赫连氏一族的人存在,其他人若是想要进去,必须是宫主召见方可。

    “你们且先退下吧,本小姐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小姐。”

    半个时辰之后,公冶润钰在安顿好随他一起回府的司马金之后,带着立华立坤出现在怜星阁。

    “奴婢佳琳(佳琦)参见少主,少主万福金安。”

    “起吧。”

    “谢少主。”

    “进去通传一声。”

    “是,请少主稍等。”侍婢佳琦向公冶润钰福了福身,转身快步上了三楼。

    “小姐,少主来了。”

    “快请。”

    “是。”

    立华立坤被公冶润钰留在了阁楼外,佳琳佳琦两个侍婢在备好茶水点心之后也退到了楼下伺候,楼上的空间全都留给了这对兄妹。

    “哥,你这几天都在避着我?”

    只见从纱缦后漫步而出的女子,她有着一张精巧的瓜子脸,透着浓浓的古典韵味儿,其气质于清丽之中透着几分浑然天成的妩媚,她的目光仿如秋日横波,眼神里便透着丝丝精明,却又若有似无的蕴藏着丝丝温情,一颦一笑间,风姿绰约,楚楚动人。

    三千青丝全部都梳起来,高高的挽成一个凤凰展翅凌空髻,乌发间的头饰以赤金为主,华丽且富贵精致,每一件都贵在精巧且价值千金。

    她着一袭明紫色的抹胸束腰百褶裙,绣满凤凰翎羽的华丽裙摆拖地,将她原就雪白润滑的肌肤更是衬得白如雪,晶莹水润,犹如刚刚剥掉壳的鸡蛋,令人无不心生羡慕。腰间那以七彩宝石镶嵌而成的七彩腰带,如点睛之笔一般将她纤细的腰身勾勒得不盈一握,仿佛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之折断似的,略显几分异样的柔美。

    她的五官极其精致,每一笔仿佛都是经过精心刻画而成的,是造物主手中完美的作品,每一处都精益求精,不敢有丝毫的粗心与大意。

    顶着‘绝望深渊’第一美人之称,力压太叔吉雅与南门丽娇两大美女一头的公冶语诗,的的确确有着非常傲人的资本,她不光有脸蛋儿,有身材,其家势背景更是尊贵不凡,远非常人所能触及。

    可以毫不犹豫的,这个面若桃花,明艳动人的女人,有着很丰足的资本与宓妃叫板,至少在容貌这一点上面,她们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唯一能有所区别的,大概就是她们迥然不同的,骨子里自带那份气质了。

    “你想太多了。”

    “是吗?”对于公冶润钰的回答,公冶语诗是压根就不信的,“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哥哥,哥哥只要对我实话实说就好,可千万别说谎来骗我。”

    “嗯。”

    有些事情公冶润钰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骗着公冶语诗,在他看来早晚都要知晓的事情,何必遮遮掩掩的做那么的白用功。

    “外面那些传闻是真的。”很肯定的语气,听不出半点的疑问。

    公冶语诗身份虽高,却也并非是养在深闺的小白,她自有她的消息渠道,否则难道仅凭她那个天生的精纯之体,就能让赫连一氏的人看高她?

    不不不,她从未有那么天真,即便父亲跟母亲都告诉她,哪怕她什么都不做,紫晶宫下一任的宫主夫人都会是她。

    只因,那是天命所归。

    但她这个人,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非常不喜欢她所期盼的事情会脱离她的掌控。故,哪怕有着那什么天命所归,她既认定了那个人,为了能保证事情不出半点意外,她也做足了准备。

    不然,赫连迎凭什么高看她。

    赫连梓薇又凭什么待她那样的亲近,那样的好,有什么好东西都先往她这里送?

    要知道她进入紫晶宫的次数,不但比其他人多,就连她的父母都不能与她相提并论,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有一个精纯之体?

    “是真的。”

    “这么说,他其实并不想娶我。”

    “是。”公冶润钰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得更委婉一些,刚开始听到那传闻的时候,他也恼怒过,气愤过,但转念想到他在魑魅林时所打探的那些消息,不免也能理解他为何要拒绝这门婚事了。

    自家哥哥短暂的沉思并未逃过公冶语诗的眼睛,她倒也耐得住性子,淡淡的再次开口,“他生得何种模样?”

    “他,应当是这世间最为俊美的男子,无论相貌还是气质,实难有人能与他比肩。”回想他看到的陌殇,公冶润钰的语气里难掩一丝吃味。

    那可真是一个连男人看了,都不免会心生妒忌的男人啊!

    “他有心上人?”

    “嗯。”

    “是谁?”在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公冶语诗是非常紧张的,她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听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究竟是是,还是不是。

    “他在光武大陆乃鬼域殿之主,世人皆称他为赤焰神君,而他有一位非常宠爱的君王妃。”

    “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既是情敌,她焉能不知道情敌的名字。

    “好像是叫温宓妃吧!”当时情况紧急,公冶润钰急着寻找陌殇,也正因为他知道陌殇回归后将要走什么样的路,是以清高如他,其实是不愿意去记陌殇身边那些人,或是物的。

    宓妃的名字,他也不知怎么就记在了心里,并且这个名字还和那夜他在山顶遇到的那个女子,渐渐的重叠在一起,这让他的心中憋着一口郁气。

    “那…那她生得美吗?”

    “我没见过她。”

    “哥哥是真没见过还是不想告诉我。”

    “是真没有见过,但有听过她的传闻。”

    “什么传闻?”

    “她的容貌应当与你是不相上下的,在这一点上面你在她的面前没有优势,你唯一强过她的,除了你的家势背景之外,大概就是你那独特的体质了。”

    不怪公冶润钰说话难听,据他所得到的消息,陌殇可是坚决拒绝这门婚事的。

    虽然他觉得陌殇不管怎么拒绝都是枉然,因为最后的结果必将是他的妹妹入住紫晶宫,这一点是早就注定好的不会有所改变,但是换位思考的话,倘若是他有心上人,偏又要被迫跟心上人分开,甚至从今以后再也无法见到那深爱的人儿,只怕他的反应跟陌殇相比起来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你还是我亲哥吗?怎么听你说话的意思,总有一种在帮别人的感觉。”

    “是你想太多了。”

    “听佳琳说哥哥今天去紫晶宫了?”

    “嗯。”

    “那哥哥有没有……”

    “少主,家主请你马上到前院书房。”没等公冶语诗把话说完,阁楼外立华的声音就极具穿透力的传了进来。

    公冶润钰旋即起身,冷声道:“有什么都我见完父亲再说,你该知道不管他反对得有多么的强烈,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有所改变,是以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应该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千万不要做出任何有*份的事情,否则你该知道咱们家的家法有多么的严厉,那并不会因为你特殊的体质而有所减轻。”

    “是,我知道了。”

    小心思被公冶润钰直接戳破,公冶语诗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很是难看,但她还知道分寸,也只能暂时打消心里的小九九,决定一切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98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