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399 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冶润钰来得快,也去得快,他是了解自己那个妹妹脾性的,别看她在外人面前塑造的形象是那么的纯真善良,博爱大度,温柔且善良,举止高贵优雅,行事进退有度,但私底下的她是个什么样,怕是除了他这个亲兄长之外,就连他的父母都全都蒙在鼓里。

    原本他们乃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妹,身为哥哥的他应当对公冶语诗很亲近,很宠溺的,然而,自打他在无意间发现公冶语诗的另外一面之后,他对这个妹妹虽说一如既往的疼爱宠溺,却也在无形之中疏远了许多。

    即便他不喜欢,甚至是不赞同公冶语诗做的某些事情,但他却无法改变她是他亲妹妹的事实,于是很多事情他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公冶语诗无论在谁的面前放肆,在他面前都会收起她的利爪,如此公冶润钰也不愿去掀开那令他无比厌恶与恶心的一面。

    近些年来,即便为达自己的目的,公冶语诗有些不择手段,但她所做之事倒也没有伤到太多人的利益,而且也从未闹出过人命,故,公冶润钰就放任了她的行为,只当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也很难说,如果某天公冶语诗行事越过了底线,他这个做哥哥的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至少在现在看来,公冶润钰亦是有着一丝偏执的,在他看来既是天命所归之事,陌殇就不该拒绝他的妹妹,哪怕他的妹妹并不如表现在外的那般优秀。

    “怎么少主从小姐房间里出来还变得心事重重的了,可是小姐又吵着问少主讨要什么礼物了?”不得不说公冶语诗极会做人,至少在整个公冶世家,她都是一个不但有着惊天美貌,并且性格还非常温柔亲和的姑娘,里里外外那是赚尽了人心。

    如若不然,立华立坤这样贴身伺候在公冶润钰身边的人又焉能对公冶语诗那么信服?

    “少主这段时间太忙,倒是不免哄一哄小姐就好,小姐她大概就是因为外面传的那些流言,所以一时心情有些不太好。”

    “是啊是啊,小姐她就是小孩子心性,少主实在不用……”

    不等立华把话说完,走在前面的公冶润钰猛地停下脚步,他的双手负在身后倒也没有立马就开口,只是身上释放出来的冷气,就已然足够立华立坤好好的喝上一壶。

    “你们跟她的关系倒是挺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她身下的侍卫?”

    闻言,立华立坤浑身一颤,一股寒意直从脚板心蹿上心头,不禁让他们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恨不得刚才自己什么都没有说。

    “还记得你们自己的主子是谁吗?”

    公冶润钰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是他太大意了,竟然忽略了那么重要的事情,险些在自己的身边埋下那么大的一个安全隐患。

    立华立坤是他的贴身侍卫,亦是他的心腹,有关于他的很多事情都是由他们两个经手的,然而,以往他们替公冶语诗说话的时候,他还尚未察觉到什么,直到刚才他倒是猛然回过了味来。

    他都未曾插手她的事情,更不曾在她的身边安插眼线,但她的手竟然已经伸到了他的身边,看来到底是他太顾念着兄妹之情,对她太过友好了。

    思绪翻转间,公冶润钰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对于那个工于心计,又极会利用自身资源为自己或拉拢或争取利益的妹妹,他是时候表露自己的态度了。

    “属下等该死。”

    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言行非常不妥,且会因此给自家主子带来性命之危时,立华立坤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两人惨白着一张脸跪在了公冶润钰的面前。

    “你们的确该死。”

    从他们被安排到公冶润钰身边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主子就只有公冶润钰一个人,公冶世家其他的人无论再怎么好都与他们无关。

    但他们竟然犯了一个超低级的错误,甭管他们在心里有多么的喜欢小姐公冶语诗那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觉得她天真,善良,纯美,却也不能因为她而将自己的主子排在下一位。

    天知道,那将会有多么的危险。

    一旦他们将公冶语诗归入了可以信任的范围之内,那么假如有一天,透过他们的口,又或是经过他们的手,对公冶润钰造成了什么伤害,后果岂是他们能够承担的。

    纵然公冶语诗一直都表现得很好,近乎就是一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人,但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的内心是什么样的?

    哪怕她是少主的亲妹妹,又谁敢保证在将来的某一天,她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对自己的亲兄长不利?

    “请少主责罚,属下等自知犯了不可饶恕之罪,还望少主可以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请少主成全。”

    不动声色的将他们眼底的变化尽心眼底,他们到底是他惯用了的人,如果换了他们一时间也找不到用起来那么顺手的,因此,公冶润钰从一开始就是要借机敲打他们,给予他们一个警告。

    倘若他们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么他们就还能留在他的身边。

    可若他们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么这样的人是不能再留下了。

    “这段时间让木一木二过来伺候,你们该知道去什么地方领罚,如若再有下一次,你们便没有资格再跟随本少主左右了。”

    公冶语诗那个丫头太会作戏,难保重新调来他身边的人不会也受她的影响,无疑吃了这一次的亏,并且已然清醒过来的人,在受罚之后仍旧伺候在他的左右,这样才会真正的万无一失。

    “谢少主。”

    “机会只此一此,为期一个月,切记下不为例。”

    “是。”

    没有直接被公冶润钰从身边清除,立华立坤已经非常感谢了,哪里还敢有下一次。

    “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甚至有时候感觉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你们就真觉得你们眼中的小姐真就如同你们所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

    说了这么一番意味不明的话,公冶润钰便再次迈开步伐离开了,也不管立华跟立坤能不能听懂他的意思,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

    眼见少主大步离开,立华立坤默默的对视一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公冶润钰的话不断在他们的脑海里浮现,明明快要抓住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又消失了,那种感觉还真让人抓狂。

    不过他们并没有再次追上公冶润钰的脚步,也知道木一木二会代替他们暂时在少主身边伺候,但如果他们重新受训的效果不佳,怕是此生再无机会随侍公冶润钰左右了。

    “那个我们应该仔细想想小姐,她……”

    “是该好好想一想她,我记得少主以前对小姐的态度并不是像近几年这样的。”

    “对对对,你说得对,你说咱们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讯息给忽略了?”

    “以前不曾注意的事情,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倒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了,但少主已经被咱们给气走了。”

    “得了,咱们赶紧领罚去吧!”

    “那行,咱们走,关于小姐的事情咱们回头再仔细的琢磨一下,既然小姐想要利用我们作为她安插在少主身边的眼睛,那咱们也不妨将计就计,看谁算计得过谁。”

    立华扭头看了一眼说得正起劲的立坤,心下一琢磨觉得这个计划还不错,回头向少主说说,指不定他们还能将功折罪。

    ……。

    怜星阁内,公冶润钰离开后,公冶语诗就难以压制自己心中怒火的砸了整个房间的所有东西。

    如果不是那一张雕工精美,且足有三米左右的紫檀木拔步床太过巨大,搞不好都被她搬起来给砸了。

    佳琳佳琦两个侍婢在公冶润钰离开后就回来候候公冶语诗,哪里知道她正在发脾气,深知在公冶语诗没有发完脾气之前不能出声的她们,一直就默默的站在那里将自己当成是屏风,是墙壁了。

    “都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叫人进来将这里收拾干净。”

    “是,小姐。”

    厌恶的扫了一眼这满地的狼藉,公诒语诗晶亮的杏眸里掠过一抹恼意,似乎不能忍受继续呆在这个地方,提着长长的裙摆就走了出去。

    “佳琳,你去备车,本小姐一会儿要出府。”

    “是。”

    “佳琦,赶紧来给本小姐穿衣打扮。”

    “是。”

    两个侍婢都没有问为什么,乖乖就听从了公冶语诗的安排,这个时候谁要让她再不顺心了,谁就要倒大霉。

    对于两个丫鬟的态度,公冶语诗还算满意,想到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倒也没了心思给她们一般见识。

    别说她没有将公冶润钰的警告听进心里,就算听进去了她也没有打算按着他说的方式坐以待毙,要知道那不是她的风格。

    从来,对于喜欢的人也好,东西也罢,她都喜欢主动争取。

    不管他有没有心上人,也不管他在光武大陆上那个所谓的君王妃是个什么鬼,只要她挡了她的路,她就不会放过她的。

    他越是不喜欢她,越是不待见她,越是不要她,她偏偏就是要他,而且她还要让他非要她不可。

    “温宓妃是吗?本小姐已经做好准备要对付你,那么你可做好准备直面本小姐了。”

    阿嚏――

    正在瀑布之下接受师傅呼延宇齐惨无人道,残酷到变态各种训练的宓妃,猛然剧烈的打了好几个喷嚏,此时的她当然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还没有机会露面,特么就已经被惦记上了啊!

    “怎么,这就承受不住了?”

    在瀑布的冲击下,宓妃是很难睁得开眼睛的,而且一个不小心指不定双眼都将被那强大的冲击力给毁了,因此,对于那个悠闲的躺在摇摇椅上,再悠闲的沐浴着阳光的某人,她只能在心里不住的冲他翻白眼,再默默问候他的祖宗十八代。

    他丫的,为了增强实力,现在所有的一切她都忍了,待她往后比他强的时候,特么不虐回他来,她就不姓温。

    “你要真承受不住了,不妨就开口求求师傅我,兴许师傅我一时心软就将你解救出来了。”

    看着烈日中,瀑布下,一直咬牙坚持,从一次次摔倒在一次次爬起来,浑身上下没有落到一点好的宓妃,延呼宇齐说不清楚心里是种什么滋味。

    这丫头的骨子里就有一股永不服输的劲头,并且一旦她认定的事情,绝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即便头破血流也不可能阻挡她的脚步。

    这也是当初,为何在芸芸众生之中,他唯独就挑中了她的最主要原因。

    眼看着她从稚嫩的婴儿,一步步成长到现如今这样的地步,他的内心其实是骄傲的,可同时他也知道,但凡他现在对她的训练有一点点的迟疑,又或是余心不忍,对宓妃而言都将是致命的。

    作为他的师傅,哪怕再次让她憎恨他,甚至是恨到恨不能杀了他的地步,呼延宇齐都不会对她放松哪怕一点点的尺度。

    “不需要。”

    “呵呵…都这么多年了,也都两世为人了,你这丫头的脾性倒是一点儿都没变。”

    “是吗?”对此,宓妃不置可否。

    她怎么可能没变,前世的她为了变强,目的就是要杀了此刻她面前被她叫做师傅的这个男人。

    而最后,她做到了。

    但今生,她努力的不断想要变得强大,除了守护疼她爱她始终对她无条件信任的家人以外,就是为了她的心中所爱了。

    直到前不久,宓妃才意识到,其实人是需要有一个弱点的,因为正是有了那个弱点,才会促使一个人不断的变得强大,再强大,直到站在一个绝对的高度,无人再胆敢挑战他的威严。

    她也只有变得强大,才有资格站在陌殇的身边,与他肩并肩的作战,否则她就是他的包袱,就是他的拖累。

    虽然宓妃不屑得到陌殇那所谓外祖家的认可,但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她的尊严,同时还否认她跟陌殇之间的感情。

    只要陌殇的心里一天有她,始终一如既往的爱着她,那么她就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后退,她是一定要跟陌殇站在一起的,哪怕这个过程无比的艰辛。

    心中执念不灭,她将永不会倒下。

    “或许是为师没有看透,其实你已经变了。”前世的她,在他刻意的教导之下,纵然心中还留有一寸净土,但在她的性子里更多的却是冷漠与凉薄,就是说她冷血都不为过。

    然而,这一世的她,心中无边无际的黑暗被父母兄长的亲情所感化,以至于后来更是使得原本并不相融的两魂彻底的相融在了一起。

    换言之,两魂相融的那一刻,宓妃即是温宓妃,温宓妃即是宓妃,她们已然不分彼此。

    “丫头,你的心境变化之日,便是你突破之时。”

    水幕下宓妃点了点头,经过这几天的锻炼,她的身体几乎都不会再感觉到疼痛,“待我突破之日,你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放心,为师忘不了。”

    “如此就好。”

    “你个小心眼的丫头,为师难不成还会赖账?”

    “那可说不准。”似是担心呼延宇齐还不够郁闷,宓妃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都让他有了吐血的冲动,“毕竟你在我的心目中,信誉度什么的几乎为零。”

    “噗――”

    “脸色那么难看,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臭丫头你也别激为师,待你突破之日,为师就如你心中所愿,跟你讲一讲‘绝望深渊’涅城中公冶世家的事情。”

    “公冶世家的事情我其实并不感兴趣的。”

    “当然,你感兴趣的应当只有公冶语诗一人而已。”

    “是啊,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情敌我岂能手软。”

    “哈哈哈…”听着宓妃话里的冷意,呼延宇齐仰头大笑出声,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道:“公冶语诗此人可是一个无论在相貌还是在天赋方面都不逊色于你的人,而且她生来就有一样你所没有的底牌,又或者说是王牌。”

    但更多的,却好像是天意。

    当然,呼延宇齐没有想过把最后这句话说出来,毕竟宓妃也是他的徒弟,他也不能太打击她的自信心。

    “本姑娘素来相信事在为人,人定胜天,什么天意,什么天命,都不过是些见鬼的玩意儿。”想当初,她在初次探查到陌殇身体情况的时候,心里就已然清楚他的底线在哪里。

    那个时候的陌殇,压根就没有自主求生的意识,他本就是抱着多活一天是一天的态度,全然将自己的生死置之于渡外。

    后来,他向她坦言他对她的感情,而她对他亦有好感,互生爱慕之心,此后,陌殇才迫切的想要活下去,继而才会选择出海。

    宓妃可以毫不脸红的说,若非是她的出现,若非是陌殇爱上了她,并且生了强烈想要跟她白头到老的念头,他将不会出海,他将不会出现在光武大陆,更加不可能回归涅城,那么后面所有的一切都将不会有。

    那什么公冶语诗所谓的底牌,王牌,在没有主角的情况之下,又有何用?

    “你这么有信心,这点很好。”

    “如果他不曾与我相恋,那么他将不会出现在这里,现在所有的一切也都将不存在,我相信他,就如他相信我一样,不管我们相隔有多远,只要我们心里知道,我们彼此都在不停的努力朝着对方靠近就好。你说,如果他都不存在了,那个女人纵然有天大的王牌,又有何用?”

    “呃…”

    呼延宇齐看着已然闭上双眼,不打算再跟他说话的宓妃,突然意识到宓妃刚才所说的,可不正是他一直忽略的?

    所有的事情里面,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宓妃,方才是那个最大的变数。

    假设宓妃不存在,那么陌殇不会出现在这里,后面的所有事情也都将被改写。

    这可真是当局者迷啊!

    他都见鬼的在纠结些什么,原来最明白的人,一直都是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努力突破的小丫头。

    “待你突破,为师就详细给你讲一讲何为精纯之体,也说一说这个精纯之体跟你心上人之间的联系。”

    回应呼延宇齐的只有瀑布从高处落下的轰鸣声,以及宓妃的沉默声。

    转过身去看着宓妃身上闪烁的层层淡薄的金光,他的眼里猛然折射出一抹光华,看来她的成就终究要比他所预计的还要高得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399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中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