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0 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凝香阁

    紫晶宫内以四季之景分界线分划为春夏秋冬四个大型区域,每个区域都按照其气候特点以及世摘取其世间最美之景为原型修建而成,可以说网罗了天下各个之美景。

    赫连梓薇作为紫晶宫宫主赫连迎除嫡长子之外唯一的女儿,自小便是受宠的,历劫归来之后虽说她再无性命之忧,身体却也依旧孱弱,受不得刺激。

    好不容易找回亲生儿子,好不容易亲生儿子历经艰险回到她的身边,但却因为他们强行要他跟一个不相爱的女子在一起,终究是伤了儿子的心,亦不得儿子的待见。

    纵然陌殇是明白他们的一颗父母之心,却仍是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为什么无论做什么样的决定,从头到尾都不曾考虑过他的感受,又为什么要以爱之名来行伤他的事实?

    在与陌殇相认后,没等他们母子好好的谈谈心,赫连子梓的父亲陌殇的外祖就向陌殇直白的说起了公冶语诗,其态度是异常的坚决,大有一种无论陌殇干什么都非答应不可的架势。

    当公冶语诗的名字出现,又与他连在一起之后,短暂的沉默过后,陌殇整个人的情绪都失控了,发了一场非常大的脾气,并且很快就再次吐血昏迷了过去。

    赫连梓薇看着面色惨白,又吐了很多血的儿子整个人都慌了,眼泪是刷刷刷的直流,病弱的身体也是受不住跟着昏了过去。

    两天后陌殇再次醒来,看到守在他身边的父母直接就选择了漠视他们的存在,对于他的外祖父外祖母,舅舅舅母更是当他们不存在,不管他们怎么围在他的身边说话,他都好似听不到,看不到,只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对待赫连家的人,他只当他们不存在不放在眼里就好,但是面对他的父亲和母亲,不管陌殇再怎么漠视却仍是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尤其每当赫连梓薇默默流泪,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在凌迟陌殇,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他的父亲虽然心疼儿子对待妻子的态度,可他却不能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却要求陌殇什么,毕竟他没有那个资格。

    当年离开之时,他只一心想着他的妻子,念着他的妻子,为了他的妻子抛下的不仅仅是楚宣王府楚氏一族,更还有整个璃城的百姓,甚至是他最为疼爱,也最是对不起的儿子陌殇。

    那时的陌殇尚且年幼,先是没了母亲的陪伴与疼爱,后又如没了父亲,在虎狼环绕的楚宣王府,用着他稚嫩的双肩一力挑起了本该属于他这个父亲的责任。

    如今,他有什么立场,什么脸面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去要求陌殇。

    若问他这一生,最最对不起,最最亏欠的人,无疑就是陌殇了。

    眼看着妻子因为儿子对他们的态度伤心流泪,他纵然心疼却也无法对陌殇说一句重话,只能安慰妻子放宽心,告诉她,他们的儿子只是一时间没有想通,等他想通了就会明白他们的苦心了。

    因着陌殇对他们夫妻的态度,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能好好问一问陌殇,金凤国的事情,璃城的事情,楚宣王府的事情……

    这么多年来,他不后悔走出金凤国,一路追查着妻子的消息来到光武大陆,再走进‘绝望深渊’,最终停留在涅城入住紫晶宫,每天都可以陪在妻子的身边。

    他们夫妻亏欠陌殇太多,也从未尽到太多做父母的责任,故而,哪怕可以有第二条路选择,他们也断然不意违背陌殇的心意。

    只可惜天意弄人,命运如此,根本从来就不曾给予他们选择的机会,就已经指定一条路给他们。

    “咳咳……”

    “芸儿你醒了?”

    “咳…夫君,我想喝水。”

    “好,我先扶你起来,再给你倒水。”

    “不用劳烦夫君扶我起来的,我可以自己起来,还不到那么没用的时候呢?”

    一直以来紫晶宫内,赫连迎跟长孙依凡夫妇就有给他们的女儿准备好一座华丽又不失典雅的宫殿,但在那座宫殿没住多长时间,赫连梓薇就发现了现在居住的这座凝香阁小院,随后他们夫妻二人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起初长孙依凡是说什么也不同意,毕竟凝香阁景致虽好,但面积却不大,她如何会得委屈她的女儿了。

    直到女婿私下里跟她说过一番话,并且大祭司也说住在这里有利于赫连梓薇养病,他们夫妻最终才同意的。

    “都怪我这身体不争气,不然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都怨我……”

    没等更多自责的话从赫连梓薇的嘴里蹦出来,就被一杯递到她嘴边的水给堵住了嘴巴,只能拿一双清澈澈见底,却又温婉清雅的眸子瞪向他。

    “一切事情芸儿都要向前看,莫要总是回头。”

    “道理什么的我都明白,可真要去做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么的难。”

    “芸儿与其胡思乱想的想些有的没的,倒不如好好用心养好身体,那样才有更多的时间跟精力陪在熙然的身边,给予他时间让他原谅我们,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嗯,是我们对他亏欠得太多,看着熙然那厌恶的眼神,我我几乎都无法再有颜面出现在他的面前。”

    “傻瓜,熙然他哪里厌恶的是你,他只是厌恶那个女人罢了。”即便公冶语诗在陪伴地赫连梓薇的时候,偶尔也有机会见到他,也不管公冶语诗在他面前表现得有多么的好,他对她就是有些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她那个人跟她所表现出来的不一样。

    但是自己的妻子还算喜欢她,看在她至少能讨妻子欢笑的份上,对很多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说实话,倘若公冶语诗不是天生的精纯之体,又是现存的唯一能解决陌殇阴魂之体与阳魂之体相融的人,他这个做父亲的是真不想自己的儿子身边有那样一个女人。

    “夫君对语诗的印象不是很好,夫君也不喜欢语诗吧!”赫连梓薇是个女人,她的第六感也是最强烈且敏锐的,自己的丈夫对公冶语诗是个什么态度,她心里明白得很。

    之前公冶语诗陪伴她左右,不时就来紫晶宫看望她,给她讲一些外面见闻的时候,每每想到陌殇,她其实觉得两个孩子若能在一起也是不错的。

    当然,她并非一个不明事理的母亲,更不是那种儿子有了心上人就以各种理由棒打鸳鸯的人,她自己就吃够了那种迫不得已,身不由己的滋味,又岂能再让自己的儿子再走一遍她的老路。

    但是,在她只听说了陌殇有心上人,但在她没有见过宓妃,甚至没办法拿宓妃跟公冶语诗做比较的时候,她的心自然会更向着比较熟识的公冶语诗。

    至少,不管这个女人优秀与否,到底都是跟她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的。

    “为夫自是不喜欢她的,因为为夫喜欢的人是夫人你啊!”

    面对自家夫君一本正经的话,赫连梓薇却是直接羞红了一张脸。

    “芸儿害羞的样子可真美。”他现在最大的心愿,一是妻子健健康康,二便是儿子健健康康,除此之外他再别无所求。

    “你…不正经。”

    “哈哈…为夫可不就只是对芸儿不正经吗?”

    “哎,你也不看看自己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厚脸皮。”

    “那芸儿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夫君为何有此一问?”

    “子珩那孩子给我传来消息,说是可以带你去看望熙然那孩子了,他他原谅我们了。”

    闻言,赫连梓薇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就投向了自己的夫君,喃喃自语道:“这这是真的吗?可可是以那孩子的心性,他怎么可能会妥协。”

    要不怎么说是知子莫若母,就算她在陌殇很小的时候就没有陪在陌殇身边了,但陌殇是她生的,她又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虽然她的身体是弱,经不起刺激也是真,但在见到儿子之后,她心里高兴就觉得自己什么病都没有了,可是在说出公冶语诗之后她便明显感觉到陌殇的抗拒,再看到陌殇厌恶的眼神,漠视的神情,她的确有些受不住,可同时她又何尝不是想要借着这样的方式纵予孩子一点缓和的时间。

    “这也是为夫没有想通的。”

    “夫君,你说熙然他在打什么主意?”

    “芸儿希望咱们的儿子在打什么主意?”没有正面回答妻子提出的问题,他又将问题反踢了回去。

    “我…”张了张嘴,赫连梓薇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难道夫君也不能接受语诗成为咱们的儿媳妇?”

    “为夫只是希望熙然的妻子是他所钟爱之人,至于那位姑娘是什么出身,什么家势又有什么可在乎的。”

    “我……”

    “不管公冶语诗好或不好,咱们儿子的心都不在她的身上,芸儿也别说什么感情是能培养的,那样的话你也只有说出来安慰一下你自己罢了。”

    “可是如果熙然娶了语诗,那熙然心里所爱的那位姑娘又岂能给熙然做小?”

    “难道那位姑娘就不能是熙然的正妻。”

    面对丈夫的反问,赫连梓薇猛地一僵,她也在心里反复询问自己这个问题,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仍偏向了公冶语诗,“让她做小,只怕公冶世家不会同意的,那样熙然岂不是危险了。”

    “罢了,咱们先不谈这事儿,如果芸儿觉得身体还不错,心情也还好,那咱们就去看看咱儿子。”

    妻子心里的想法他懂,但是那不代表他的想法,更不代表陌殇的想法。

    若说知子莫若母,又岂知还有知子莫若父一说,他相信陌殇会妥协,说出那样一番话绝对不是他认命了,而是他还有更多的打算。

    对于这一点,他不会向任何人说,不管是命运还是其他,他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至少曾为自己心中所执着的努力过,这样他才不会后悔。

    之所以陌殇的妥协能骗过父亲他们,那只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这个外孙不了解,不则他们绝对不会如此的掉意轻心。

    “好,咱们不谈这个,这便去看看熙然,我也想他了,无时无刻不在想。”

    “我让侍女进来伺候你梳洗。”

    “嗯。”

    ……。

    陌殇在上次见过赫连子珩,又跟赫连子珩说过话,再跟他的外祖父赫连迎有过一次长谈后,整个人都开始改变了。

    他不再拒绝他们的靠近,同时但凡是他们送过来可以补身养气的东西,他都来者不拒的全都吃进肚子里。

    他将爱着宓妃的那颗心彻底封印,再狠狠的在内心深处挖了一个坑,将自己的心埋了进去。

    在他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那颗爱着宓妃的心将一直被封印。

    现在处处受制的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对宓妃说爱。

    以他此时的处境,越是表现得深爱宓妃,就会给宓妃带去越是致命的危险。

    所以,他只能静静的蛰伏,默默的等待,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挣脱束缚在他身上的牢笼,寻得脱身之法。

    “奴婢等参见少城主。”

    “起吧!”

    没等赫连子珩走进陌殇的寝殿,寝殿的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陌殇暗磁清冷的嗓音随之响起,道:“你来了。”

    “什么叫做你来了,你难道不该喊我一声表哥。”对于自己这个表弟对他的称呼,赫连子珩简直是无力吐槽。

    看似每次他都占着上风,实则每次都是他被陌殇气得快要吐血,这家伙真是越看越不可爱。

    “看来我是真的很闲,不过本世子却没兴趣陪你唠嗑。”

    赫连子珩:“……”

    特么这家伙,还能不能再不可爱一点,简直要气死他。

    “咳咳,看你气色不错,想来身体是调养得差不多了。”

    陌殇沉默以对,没有丝毫要给予他回应的意思。许是这几天他心境的改变,让得陌殇的身上发生了一些眼睛看不见的变化,让得他的身体得以快速的恢复,其效果之好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但凡陌殇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做不到的,他可以暂时放下宓妃,不去想念宓妃,只等有一日他能拥有绝对的实力再去迎回宓妃。

    当然,他是真的会接受公冶语诗吗?

    呵!

    他要是会接受她,那才是见了鬼了。

    不过为了取信于赫连迎,他倒是不介意让公冶语诗出现在他的身边,也好让他就近观察一下她的为人,待得他日动起手来他才不会在修炼一途中留下心魔。

    “从明天开始,将那个女人接进宫来吧!”

    “你你说什么?”陌殇话落,赫连子珩就一脸见了鬼似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特么他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你们不是指望本世子跟她培养感情吗?既然如此,本世子刚才的话难道不是正好如了你们的意?”

    “咳咳,你怎么能把我们想得这么坏。”

    “少贫嘴了,否则你便离开吧!”

    “你别生气了,我这次来就是奉了祖父之命,带你去见他的。”

    “嗯,那就是可以走了。”上次谈话后,赫连迎就答应过陌殇,只要他的身体恢复到一定程度,那就会传授他赫连氏一族的内功心法以及各种武技功法。

    现在赫连子珩既然来了,想来也是到了他履行承诺的时候。

    “走,我们现在就走。”

    等到赫连梓薇夫妇过来的时候,赫连子珩带着陌殇刚走,于是他们夫妻只能安静的呆在殿内等他回来。

    与此同时,他们夫妻也叫来殿内伺候的人询问陌殇近几天的情况,倒是意外的听到陌殇主动向赫连子珩提出,让公冶语诗进宫来的消息,惊得他们夫妻险些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太奇怪了。

    他们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儿子这是玩的哪一出。

    “夫君,你说熙然他是不是真的就认命了。”

    “这不正是芸儿心中所期盼的。”

    “我……”她是这样期盼的吗?纵然她希望陌殇能跟公冶语诗在一起,将来不会成为一对怨偶,但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快乐的。

    但是,既然陌殇心中已有心爱之人,又怎么可能轻意就忘掉?

    能被忘掉的,又怎么可能是真心相爱的?

    难道她的儿子所谓的心上人,根本就不是很爱,非要相守一生的那种?

    “夫君,你说熙然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很爱他的心上人?”

    “也许吧!”如果不爱,大概他便不会有现在的这些举动吧!

    只可惜,看得明白的人,到底没有几个而已。

    ……。

    雾气环绕,云端深处,与陌殇一样都在为了彼此能够重逢而努力着的宓妃,在呼延宇齐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超出意料之外的突破了。

    那一瞬,精纯的幽蓝之光自宓妃体内冲天而起,顷刻之间便与天地相呼应起来,圆形的巨大光柱忽闪着纯粹的蓝光,璀璨耀眼之极。

    如此大的动静,直接就让呼延宇齐停下了离开的脚步,飞也似的奔回宓妃修炼的那处瀑布。

    眼看着冲天的水幕下,宓妃挺直着背脊站在水幕下,周身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屏障将她笼罩其中,水幕自她身边落下却伤不到她分毫。

    她的双眼紧紧的闭着,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在通体蓝光的映衬之下,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君临天下的狂霸之气,那种无形间释放出来的威压,就连他这个做师傅的都有些承受不住。

    “这丫头,果然不能用常理去定论她,心中有了坚定的信念之后,更是无法再阻挡她前进的步伐。”

    就那么凝望着水幕下,气息一点一点在不断攀升的她,呼延宇齐也将自己跳动得厉害的心安抚下来,告诉自己要冷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那幽蓝的光柱慢慢变成浅蓝,最终隐没进宓妃的身体里,方圆百里以内释放着的强大威压方才消失殆尽。

    “呼――”

    直到宓妃从瀑布下破水而出,呼延宇齐这才松掉最后一口气,抚着自己的胸口低喃道:“罢罢罢,这丫头成长得越快,对于她而言便是最大的助力,也唯有如此,她才能得偿所愿。”

    “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睁开双眼的那一刹,一道蓝色的暗光自宓妃眼底转瞬而逝,似有一道凌厉的劲气划过天际。

    待蓝光在宓妃眼底消失,呼延宇齐方才敢正视她的目光,总觉得在宓妃的身上有什么是超出他所预料的,偏他一时难以瞧得出来。

    “刚刚突破的你,当真的用再静下心来调息一下吗?”

    宓妃不语,呼延宇齐只得又道:“为师就在这里又不会跑,你就当真那么着急?”

    “说。”

    “你这丫头还真是从来都没有可爱过。”摇了摇头,呼延宇齐示意宓妃跟上他的脚步,一边走一边慢慢说道:“所谓精纯之体,指的便是先天所存在的,体内拥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纯净灵力女婴的身体。”

    说话间,他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宓妃的表情,结果宓妃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让他相当的挫败。

    “精纯之体数百年难以有一个,虽然不像先天天赐灵体一样难得,能拥有精纯之体之人也是有着莫大机缘的。”

    “那你的意思便是天赐灵体为阳,精纯之体便是为阴,就像阴阳八卦阵一样?”

    “你这样的比喻也行得通,大概就是那么一个意思吧!”

    “人类要繁衍生息,讲究的便是阴阳调合,所以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天命所归?”宓妃冷冷的勾着嘴角,水眸里满是冷嘲之意。

    “咳咳…你这丫头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好不?”

    “你想表达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只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我的男人身上,想从我的手中抢人,她得付出点儿代价才行。”

    “你想做什么,你就一点儿不在意?还是你压根没听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以你那男人的体质,若是不与那个女人结合,他是真的会死的,你是打算让他死都不让他碰那个女人吗?”

    “这似乎不是你该关心的。”

    “所谓精纯之体,其实就有如一张没有任何杂质的白纸,可以任意在上面绘制任何的东西,于你那男人而言,公冶语诗绝对是一个最佳的容器。”

    “本王妃早主说过,本王妃不信命,天意又如何,本王妃相信人定可以胜天。”

    “那为师就等着看你如何人定胜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0公冶语诗精纯之体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