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1 公冶世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本家主夫人进自己儿子的房间还要经过你们的允许?”

    这话不可谓不重,真要谁的府上遇上这么不省事儿又拎不清还目中无人的奴才,就是拖出去乱棍打死都是别人挑不出理来的。

    只是这不分清红皂就出口讥讽下人的主子,的确也不太讨下人的尊重跟喜欢。

    擅自闯进自己儿子的院子也就罢了,还极为失礼的就要带着自己的人不经通报就闯进自己儿子的房间,仿佛浑然不在意府中众人对她儿子的看法。

    虽说她进的是自己儿子的房间,但到底孩子大了,就算真有个什么她怎就不能耐着性子等上一会儿?

    “请夫人恕罪,奴才等不敢。”能在少主公冶润钰的房前近身伺候的奴仆,那都无一例外不是公冶润钰培养出来的心腹。

    若非顾忌着来人是少主的亲生母亲,他们何至于如此的憋屈,老早就动手将其给扔出院子了。

    “哼,别以为本夫人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你们一个个的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哪里还有将本夫人放在眼里。”

    这话可是不好回答,于是被公冶世家当家主母西门金枝凌厉眼神扫过的四个青衣随从只得低下头沉默不语,神情极为专注的看起自己的脚尖来。

    要说他们其实也想不明白,以前的夫人虽不说是有多么的精明,多么的有心机,但也绝对是识大体知大局的,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撒泼放肆,更懂得什么时候要大方得体,优雅端庄,从未有过如此失礼的举动。

    莫不是真就如外面的传流那般,当真是被紫晶宫里传出的消息,被那位迎回紫晶宫的少主拒绝跟语诗小姐成婚给气的?

    只是就算如此,像他们这样的身份也没有资格过问或是议论这些事情,哪怕就是私底下说一说也不可以,要知道少主的脾气可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今个儿就是夫人要杀了他们,他们也是绝对不能退开的,否则不等夫人了结他们的性命,就是少主回来他们的命也保不住。

    孰不知,以前跟在少主身边最是得宠的立华跟立坤,可不就是没有拎得清自己的主子是谁,应该听谁的话才被少主打发回去‘重造’的吗?

    他们四个可不觉得,他们在少主的心目中份量比立华立坤更为重要,故,这房门他们必须守住了。

    “别以为你们不说话,本夫人就拿你们没办法,不过都是些奴才罢了,本夫人还不相信我这个当家夫人真就拿你们没有一点办法。”

    涅城中,除地位超然存在的紫晶宫外,出世的与隐世的高级世家明面上皆以太叔世家,公冶世家和南门世家为首,其余世家则次之。

    实际上说起来,所谓高级世家中的超级大头,不过只是真正的高级世家没有露面罢了,说得直白一点儿,太叔世家也好,公冶世家跟南门世家也罢,真要论起来他们还是二流的那一种。

    从几十年前开始,紫晶宫宫主赫连迎就知道太叔世家跟南门世家的野心已经发展到掩藏都藏不住的地步,他们想要得到的已经更多。

    然而,对于这样的角色,赫连迎却是压根就没放在心里。

    不单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放在心里,就连接手了涅城的他的儿子赫连嘉澍都没将那两大世家放在眼里,只要没有太出格,也就随他们去折腾了。

    毕竟两家联手已经不是发生在赫连子珩爷爷那一辈,而是可以往前追溯好几辈的事情。只是那时的两大世家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倒也不往外伸手,而是不惜一切代价的稳固甚至是扩张自己家族的势力。

    不然,前几代的紫晶宫宫主又岂能由着他们的家族留存至今?

    相对于太叔世家跟南门世家而言,公冶世家一直都是忠于涅城,忠于紫晶宫的,他们的表现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错,看似受紫晶宫庇护,实则自己的家族底蕴也摆在那里,是个极有心机亦有成算的,历代家主都极为出挑。

    可偏偏到了公冶润钰父亲这一代却是一个堪堪只能守成的家主,别说再往外扩张家族势力了,就是能好好将家族原本拥有的守住都不错了。

    若不是有个各个方面都极其出众的嫡长子公冶润钰,即便有着紫晶宫的庇护,只怕公冶世家在太叔和南门两大世家的共同排挤打压之下,也绝对是要内忧外患了。

    按理说如公冶世家这样的大家族,挑选下一代继承人的嫡妻,绝对是不可能看上西门家那样的,但是架不住西门金枝是个有‘福’的,愣是将当年还是公冶世家少主的公冶逍迷得不要不要的,甭管说什么哪怕就是要废了他的少主之位,他都非西门金枝不娶。

    最后的最后,当然是公冶润钰的祖父祖母没能拗得过自己的儿子,哪怕心中不甘不愿不愤,西门金枝这个弥月城小家族出生的女人到底是嫁入了涅城三大世家之一的公冶世家,并且还是以未来当家主母的身份嫁进来的。

    她的故事在弥月城可谓是个传奇,什么麻雀变凤凰在她面前简直都不够看。

    是以,前些年公冶润钰的祖父祖母还健在,西门金枝作为一个不讨公婆喜欢的媳妇,她自然都缩着尾巴做人的,直到那两个老的接连去了,她才渐渐露出她的本来面目。

    西门金枝是个演戏高手,在公冶润钰祖父母去世之前,就连她的亲生儿子都被她所伪装出来的高门贵妇形象给骗了,直到他的祖父母去世之后,他才一点一点看清他那个‘高贵母亲’的真面目,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这个原本与西门金枝还算相当亲近的儿子,才开始与她的关系淡漠疏离起来。

    “你们这群该死的奴才,赶紧给本夫人退开。”以前她在这公冶世家里做不得主,上面总有那两个老头的压着,虽然她一直都将公冶逍的心拢络在自己的手里,但那两个老不死的手里权利太大,凭她那点儿本事在他们面前还不够看,故而她只能忍着忍着再忍着。

    可是好少容易等到那两个老不死的死了,西门金枝就想不明白了,明明跟她很亲近的儿子,怎么就突然疏远起她来。

    女人的直觉都是很敏锐的,虽然公冶润钰对她不是如以前一样,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感觉到他跟她保持了距离。

    即便公冶世家以前她做不了主,但现在既然能让她做主了,那么她为什么还要收敛自己的性子,她盼了那么多年,可不就是盼着能自己当家做主的那一天。

    许是公冶逍也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因此,府中很多事情他都很放心的交给了她,起初西门金枝为了证明自己是有那个能力当得起这个家的,但后来她便觉得当这个家也没什么,于是就越发肆意起来,根本就没人能拦得住她。

    于是,她的控制欲便一发不可收拾,可偏偏她的野心又与她的智商不成正比,最终也只是在这个高级世家的圈子里徒留了诸多的笑料。

    “你们都听不懂人话是吗?不放开,好,那便把你们的命给留下。”话落,西门金枝好像也彻底失去了所有的耐性,直接就给跟随在她身后的带刀侍卫下令,对守在门外的四人格杀勿论。

    “即便夫人就是杀了奴才等四人,也请恕奴才四人在没有得到少主许可之前不能让开。”

    “还请夫人莫要为难奴才们。”

    “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既是主子要奴才们的命,奴才们又岂敢有不从之理。”

    西门金枝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话,心里那把火是越烧越旺,险些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过区区几个低贱的下人罢了,竟然胆敢威胁于她,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还真当她不敢杀他们是不是?

    “但是,奴才等人虽说低贱,也着实是属于公冶世家的家奴,可自打奴才等人被家主指派给少主以后,能够处治奴才等人的人就只有少主了,毕竟奴才等人的主子也只有少主一个,所以……”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完,西门金枝就已经气炸了,这群下贱的东西是在间接的告诉她,即便她贵为当家夫人也是处治不了他们的。

    混蛋,她要是还让他们见到明天的太阳,那她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来人,给本夫人杀了这四个以下犯上的东西。”

    她就不相信他们真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跟她动手,只要在润钰回来之前杀了他们,她也不怕不能给儿子一个交待。

    “是,夫人。”此番跟随在西门金枝身边的乃是家主公冶逍给她的专属暗卫,从分派出去之日起就是属于西门金枝的,对于她的命令不论对错都将无条件的执行。

    是以,这群人也不会给所谓的少主什么面子,他们只会听从西门金枝之命。

    “母亲这是想在我的院子里干什么?”

    战事一触即发的那一瞬,公冶润钰低沉清冷声音在西门金枝身后悄然响起。

    “钰…钰钰儿。”

    “母亲这是想干什么?”

    不知为何,明明面前的这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每每对上他那双眼睛的时候,她这心里就忍不住发怵,这种感觉实在太令她懊恼了。

    “钰儿自从回到家里,母亲都还没跟钰儿说上几句话,母亲实在是想念钰儿得紧,所以……”

    “母亲应该时时刻刻都注意自己的仪态跟形象,不然如何能在高级世家里立足。”

    说话的时候公冶润钰的目光没有落到他的母亲身后,话落之后更是直接就掠过她看向了死守在房门前的四个随从身上,沉声道:“你们且退下吧!”

    “是,少主。”

    “钰儿你……”

    “母亲,你不是来看本少主的吗?既然如此,那便请吧!”他倒也想看看,他的好母亲到底想要干嘛。

    “那我们母子到里面慢慢谈。”

    “嗯。”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

    “是,夫人。”

    直接推门而入,公冶润钰一点儿要等他母亲的意思都没有,也顾不得他的母亲在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后是怎样一张难看而扭曲的脸。

    “钰儿你告诉母亲,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母亲坏话了,要不你怎么会对母亲的态度那么冷漠。”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人最好期盼不要被她抓紧到,否则她定要那人生不如死。

    “母亲想太多了。”

    “母亲素来直觉很准,钰儿不喜母亲,难道母亲还感觉不出来?”说话间西门金枝一瞬不瞬的观察着公冶润钰的表情,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面对语气咄咄逼人的西门金枝,公冶润钰没有直接回应她的问题,而是转换了话题,沉声道:“母亲以为父亲待您如何?”

    “什…什么?”

    “母亲只要回答本少主的问题便好。”

    “你竟然在我的面前自称本少主,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纵然父亲对母亲的感情再深,那也过去好几十年了,如果母亲还相信本少主的话,那么也该收敛一些自己的行为,莫要等到父亲厌烦了,届时谁也帮不了母亲。”

    “你父亲不会的。”

    “人心难测。”

    “你在怀疑你父亲的为人?”

    “如果母亲真要那么认为心中才好受的话,那便就那般去想吧。”

    上次他在跟公冶语诗谈话之后就被父亲叫去了书房,然后他们父子谈论了很多。

    虽然其中最关键的仍是妹妹公冶语诗与紫晶宫少主的婚事,但是更多的却是他们家族与太叔南门两大世家之间的明争与暗斗。

    多年来一直被压制的局面,别说他看着心中恼怒,有意打破那样的局面,就是他的父亲心中也已经有了想法。

    似是那些少年轻狂,儿女情长的时光已经在岁月的长河中悄然流逝,如今余下的也就只剩下对于权利的渴望。

    但是,公冶逍自知自己谋略心机皆不足,可他也知晓自己的儿子在这方面很有才华,故,他现在对妻子西门金枝哪里还有什么情份,顶多就只剩下一点昔日的回忆了。

    一旦西门金枝跟他的利益有所冲突,那么她将被毫不犹豫的舍弃。

    “难道你父亲跟你说了什么?还是…。”

    没等西门金枝将她的另外一个猜测说出口,公冶润钰就打断了她的话,直白的道:“刚才的话,母亲信也好,不信也罢,本少主言尽于此。”

    “你就那么恨你的母亲我吗?”

    “还是说说母亲为何事来找本少主吧。”

    他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以前他不知道,现如今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母亲只要你的一句话。”

    “说。”

    “语诗能不能成为紫晶宫下一代的宫主夫人,这会不会因为现在外面的流言而发生改变。”只要她的女儿能够入主紫晶宫,那么她手中的权利就会越来越大,以至于她连自己的夫君公冶逍都不会再惧怕。

    就算公冶逍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淡了那又如何,只要她的女儿有出息,那么谁还能看轻她。

    还有那些个自诩上流圈子里看不起她出身的贵妇们,他日她终将她们全都踩在脚下。

    “那并不是公冶世家能够左右的。”说得难听一点,公冶世家不过只是紫晶宫的奴才,既是奴才又如何能左右主子的决定。

    在事情没有完全摊到明面上之前,谁敢说公冶语诗入主紫晶宫后是为正妻的?

    以紫晶宫少主尊贵的身份,他想要多少个女人没有,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心上人,哪个女人又能取代她的位置?

    “我不管,如果他不能给咱家语诗正妻之位,那他就休想咱家语诗救他的性命。”

    “母亲有何资格威胁紫晶宫的人?”

    “我…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咱们公冶世家不能让他们那么欺负,既想要咱家语诗的身子又不想负责任,他们凭什么?”

    “是语诗叫母亲来的?”他的那个妹妹是个聪明人,断然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那他的母亲究竟是为何有这般足的底气来质问他。

    “身上一个母亲,难道这不该是母亲问的?”强行按压住满心的不满,西门金枝告诉自己要冷静,不然肯定会被自己的儿子牵着鼻子走。

    “母亲所言也不无道理,其实告诉母亲也无妨,昨个儿紫晶宫传来消息说是让语诗进宫,殇少主要见她。”

    “当真?”

    “自然是真的,说是什么要培养感情,兴许还真会如母亲所愿。”

    “那本就是语诗该得的。”话锋一转,西门金枝又道:“那语诗她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就在本少主回来之前,语诗已经进宫了。”

    “那钰儿好好休息,母亲就不打扰你了。”

    “嗯。”

    目送他的母亲快步离去,公冶润钰的眸子沉了沉,心下思绪翻转面上却分毫不显,半晌后叫来自己的人安排了一番,方才转身进入内室的一间暗室。

    ……。

    紫晶宫,凝香阁

    “熙然你来了。”花厅内,赫连梓薇远远就看到自己的儿子迎面朝她走来,她连忙就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嗯。”淡淡的点了点头,陌殇又低唤了一句,“母亲。”

    “来了就好,娘也不知道你现在喜欢吃什么,做的都是你小时候喜欢的点心,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谢谢母亲。”

    面对待她仍客气又疏离的儿子,赫连梓薇心酸得直想掉眼泪,但她不能那样,好不容易儿子已经不排斥见她,她更是不能让陌殇讨厌她了。

    “过来坐吧!”

    “是。”

    “夫君,你怎么板着脸跟熙然说话,仔细咱们儿子不理你。”

    陌乾苦笑一声,就算他不板着脸,他们的儿子也不打算理他好吗?

    “熙然,有些话娘知道你不爱听,但是娘觉得还是应该对你说一说的。”她多么希望陌殇是喊的她娘,而不是喊她母亲。

    “嗯。”

    “熙然没有见过语诗,所以不了解她的性子,其实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孩子。”边说赫连梓薇边看陌殇的表情,只见他面色平静,眸光幽深,瞧不出半点喜怒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失落,“等熙然见过她,再跟她相处一番后肯定就会有所了解的。”

    “母亲觉得那个女人很好?”

    “嗯?”赫连梓薇闻言语气上扬,面带不解之色的看向自家夫君,眼里有着丝丝迷惑。

    “母亲觉得好就好吧,反正不过一个女人而已,待她完成她的使命之后,倒也没了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本世子可以让她要生生不得,要死死不得,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后悔出现在本世子的世界里。”话落,陌殇似是没有看到赫连梓薇猛然大变的脸色,接着又狂放恣意,邪肆魔魅的道:“本世子有成千上万种死法弄死她,不知道母亲想要她怎么死?”

    “熙然你……”

    “怎么?在母亲眼里,那个女人竟然比你的亲生儿子还要重要,您就那么舍不得她去死。”

    “我我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母亲何至于露出这样的表情,你们要本世子接收她,不就是为了用她来救本世子的性命么,既然如此,只要她救了本世子的性命,那她还有何存在的必要。”

    “可可我们不能那么自私啊?”

    “自私?”陌殇冷嘲一声,满脸讽刺的撇了撇嘴角,厉声道:“你们从未考虑过本世子的感受,你们难道就不自私?”

    “够了,你别再刺激你的母亲,你明知道她……”

    “小姐,姑爷,公冶小姐到了。”

    陌殇冷冷的扬了扬眉,笑得张扬而肆意,那漆黑的墨瞳里闪烁着如星火燎原般的炙烈火焰,似能将天地都焚烧殆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1公冶世家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