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3 绝世男子,一眼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边父子谈话暂告一个段落,那边赫连梓薇跟公冶语诗也是相谈甚欢。

    或许以前公冶语诗对赫连梓薇还没有那么强烈的要讨好的心思,但自打听到紫晶宫传出去陌殇不要她的消息之后,她这心里头就憋着一口气,那强烈的执念让得她,非要将陌殇抢到手不可。

    她可不管他的心里有没有别的女人,又对那个女人是怎样的爱重,她只知道陌殇是她的。

    不管赫连氏一族看重的到底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这具先天的精纯之体,她只知道既然他们招惹了她,那么就休想再用过她之后,再把她丢到一边不管他顾。

    她公冶语诗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让人白白那么利用,既然她的这具身子那么重要,那她怎能不好好的为自己谋划一番。

    虽然现在的公冶语诗是有了目的在接近赫连梓薇,但她在外人面前就很会做人,哪里能让赫连梓薇瞧出什么,为了增加赫连梓薇对她的好感,公冶语诗也算是下了血本,直把赫连梓薇逗得笑声连连。

    “熙然,我们不能让你母亲等太久,咱们先过去吧!”

    “嗯。”

    “观察了那么一会儿,不知道熙然觉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陌乾觉得越是跟自己这个儿子接触,就越发无法看清楚她在想什么。

    有时候他不禁反复的反问自己,难道真是因为分离的时间太久太久,以至于他这个父亲就连儿子的一点心思都猜不出了。

    “做作。”半晌陌殇冷漠的吐出冰冷的两个字,接着又补充道:“虚伪。”

    “咳咳……”陌乾被噎了一下,他无力的抚了抚额,道:“你确定这都是在你抛开对她所有成见之后的看法?”

    “一个人的眼睛就是一个人的心灵窗口,不管她有多会作戏,心机手段又有多么的高明,她的那双眼睛都将她所有的隐藏和野心暴露了出来。”

    “这些日子以来,也只有今日熙然跟为父说的话最多。”

    “那父亲还有什么想问的?”陌殇挑了挑眉,他从来都不下没用的功夫,选择在这个时候跟陌乾说这些,无非也就是陌殇计划中的一部分罢了。

    这个如同牢笼一样的地方,陌殇是早晚都要离开的,就算他现在走不出这个地方,但总有一天他会走出去的。

    唯有宓妃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才是他的归属。

    而这个地方带给他的,就只有为他好,迫不得已的种种伤害。

    “没有了。”就是有,陌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说明白。

    “那好,我们过去。”

    陌乾点了点头,领了头走在前面,一颗心拧得紧紧的,芸儿对公冶语诗有多么喜欢,他这个做夫君岂有不知之理,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夹在中间才是最难受的。

    说起来他对公冶语诗那个女人是真没甚喜欢,也觉得她就跟儿子说的那样,是个既虚伪又做作的女人。

    但是架不住公冶语诗太会做面子,处处小心谨慎的一点儿破绽都没有流露出来,妻子对她更是喜欢得紧,还曾跟他说过要是熙然能娶她为妻倒也不错。

    那时候,妻子刚刚从沉睡中醒来,身体时好时坏,哪怕明知公冶语诗接近他们夫妻有目的,但看在妻子脸上笑容多了起来之后,陌乾又怎么忍心去戳破她的美梦?

    再加上熙然体质特殊,阴魂之体与阳魂之体同具一体,公冶语诗乃精纯之体,是可以救熙然性命的存在,故而,想要儿子活下去的陌乾还真是左右为难得紧。

    一方面他是打心底里不希望儿子娶这么一个心思不纯的女人为妻的,另一方面他更是担心自己这个儿子不管不顾,始终坚持自己的心意,全然不把自己的性命看在眼里。

    “伯母,语诗出来时间也挺长了,母亲怕是会担心,等下次语诗再进宫的时候,肯定给伯母讲外面的更多趣事,让伯母也好好的乐一乐。”

    这么长时间公冶语诗都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那掌事姑姑明明就告诉她,殇少主是没有离开凝香阁的,那他会在哪里?

    答案显而易见,指不定他就藏在暗处观察于她。

    既是如此,她就更不能表现得太过,好在她回味过来得快,在关键时刻将险些问出来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想要掌控主动权,那她肯定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否则她的处境就被动了。

    “语诗莫不是嫌弃伯母拢獠鸥兆换岫趺淳拖胱乓肟恕!

    “伯母这可是冤枉语诗了,这次进宫之前母亲回外祖家了没在府里,说起来语诗都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母亲了,所以难免心里想念得很。”

    话说到这个份上,赫连梓薇也不是个傻的,哪里还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

    以前她也不是没有留过公冶语诗住在宫里,那时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丫头还有这些小心思。

    虽然她做得已经很好,但她真就以为她没看出她的那点儿小心思,明明就是想问她熙然的,怎么又将话题给转移开了,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既然语诗丫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伯母是不能拦着了。”

    “等语诗多陪母亲几日,往后可天天往伯母跟前跑,伯母可不兴烦我恼我,那我可是不依的。”

    “好,那伯母可就等着你来了。”

    “嗯。”咬了咬唇,强忍下心中的不快,公冶语诗面上的笑容越发的纯真欢快。

    她开口说那句话,一方面是带着试探之意,同时也算以退为进,原本以为赫连梓薇该要挽留她的,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这简直就让她骑虎难下,明明恼得要吐血,却还要强颜欢笑,太特么憋屈了。

    “行,那伯母就让明春亲自送你出宫。”

    “一切都听伯母的。”赫连梓薇一开始的确是打着将公冶语诗隆重介绍给陌殇的心思,哪里知道这儿子离开之后就没回来,就连自己那夫君都没有回来。

    如此这般,她哪儿能还没明白他们的态度?

    当然尤其是陌殇的态度,再联想到前边陌殇说的那番话,赫连梓薇觉着她要是敢擅自做主应下什么,她那个儿子就能直接跟她翻脸。

    好不容易才回到她身边的儿子,她才不会那么傻的将他越推越远,罢了罢了,她也想明白了,有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到最后一步谁会知道结果是啥?

    更何况她也想要看看自家儿子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能得他那般看重。

    她若能来,并且还强势,那么事情或许有转机也说不定。

    琢磨清楚这些,赫连梓薇也就不着急着撮合陌殇跟公冶语诗了,而且她觉得公冶语诗这个丫头作为她媳妇的人选,还必须仔细看看才行。

    好在公冶语诗不知道赫连梓薇短短时间之内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然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只怕心里那股子邪火是怎么都压不住的。

    “夫人。”

    正当明春领着公冶语诗就要转身离开花厅之时,陌乾低沉动听的声音在她们的身后响起。

    “夫君你们这是……”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前边儿人家姑娘等着的时候他们不出现,现在人家姑娘要走了他们爷俩儿倒是冒了出来,这不是捣乱么?

    “语诗见过陌伯父,陌伯父万福金安。”

    赫连梓薇那一句‘夫君’自然而然就让公冶语诗停下了脚步,她哪里还能再迈出一步去。

    然而,她这个时候停下来,绝对也是挑不出理的,毕竟总不能长辈来了她却顾自的走了吧!

    “公冶小姐免礼。”陌乾看也没看她的说了句,便走到赫连梓薇的身边坐下,低声对她道:“芸儿真的很喜欢这丫头?”

    “夫君此话何意?”

    看到满脸疑惑之色的妻子,陌乾只得冲她摇了摇头,示意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两人沉默下来。

    而公冶语诗在向陌乾行礼后,抬起头那一瞬,走在陌乾身后的陌殇便赫然映入她的眼帘。

    那一刻,她只觉天地都在顷刻间斗然失色,再没什么能入得了她的眼,那一刻,她的眼里,她的世界里,都只剩下陌殇一个。

    这世间,竟当真的有这样只看一眼便惊艳到人灵魂里的男子,而这个男子还将是她的未来夫君,公冶语诗怎么都有一种云里雾里,飘忽不定的不真实感。

    只见陌殇如墨的长发高高束在紫金冠里,额前一缕发丝随风轻舞,明紫色以金银丝线绣苍龙的锦袍,更衬得他肤白胜雪,身姿挺拔,立体而深刻的五官仿如上天手中最完美的作品,挑不出一丝瑕疵。

    他的眉,浓淡相宜,斜飞入鬓,他的眼,漆黑深邃,波光潋滟,他的鼻,高挺笔直,他的唇瓣如樱花般柔软,性感得令人恨不得一口就亲上去。

    这样的他,任何的语言,任何的词汇,什么的笔墨都无法描绘他的十之二三,公冶语诗只一眼便看得痴了,目光追随着陌殇,竟是怎么都无法再挪开半分。

    “伯母这位是……”

    不等赫连梓薇开口,陌乾就皱了皱眉头,他跟陌殇是父子,而陌殇的长相虽不说全都像他,而是集合了他跟妻子所有的优点,但他的这个儿子至少有五分像他,公冶语诗又怎么可能看不出陌殇的身份?

    她若直接说了,兴许他还能高看她一眼。

    “既然她已经进宫了,一会儿便将她安排在本世子宫殿的旁边,往后随侍本世子左右吧!”

    陌殇的声音很冷,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给人一种很不好接近的感觉。

    但是,他的声音偏偏极为好听,哪怕是这样冰冷又无情的语气,都会让人不禁为之怔神。

    “熙然这会不会不……”

    “她若不想留下,那往后也不要再进宫了。”

    “母亲不是那个意思。”

    “外祖父若是问起,可别在把责任推到本世子的身上。”从头到尾,陌殇都不曾看过公冶语诗一眼,仿佛她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

    公冶语诗自小容貌就极为出众,她被誉为‘绝望深渊’第一人,容貌美丽就是她的标签,但这竟然被人给直接无视了,可想而知她是有多么的挫败。

    只是陌殇让她留下,这是个什么意思?

    “快到向你外祖父请安的时辰了,熙然便先过去吧。”话落,陌乾又道:“一会儿你母亲就会安排语诗丫头住到柳絮殿的,你且安心。”

    “嗯。”陌殇点了点头,转身就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

    从陌殇出现直到陌殇离开,公冶语诗都不曾跟他搭上一句话,然而,只是看到陌殇,她的知道自己的一颗心算是丢了。

    这个男人,她一定要得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3绝世男子,一眼倾心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