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4 静静蛰伏,琢磨不定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模棱两可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之后,陌殇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凝香阁,从头到尾他的目光都不曾在公冶语诗的身上停留过片刻,又或者说他压根从不曾正视过公冶语诗那个人的存在。

    可偏偏即便是他这般难以琢磨的态度,仍旧没有给人他厌恶或是不满公冶语诗的意思,甚至就连他最后留下的那句话,更是令人难以揣测他对公冶语诗的心思。

    这,到底他是满意呢?还是不满意呢?

    又或者说在他冷漠平静的背后,究竟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对于陌乾看在爱妻的份上主动替陌殇找了一个合理抽身的借口,同时也间接递给公冶语诗一个台阶,让她不至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么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少主,现在是回兰陵宫吗?”

    “不。”

    “那……”

    “随本世子去冰泉殿。”虽然在凝香阁花厅内,去向外祖父赫连迎请安不过只是陌乾替他找的借口,但陌殇还真是不得不提前主动去见他的‘好’外祖父一面。

    “是。”

    影南跟影北两个影卫虽说是赫连迎安排到陌殇负责他安全的影卫,同时也有监视陌殇和随时向他汇报陌殇一举一动的意思,可就连赫连迎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好外孙陌殇竟然在他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收服了影南跟影北。

    至此,影南跟影北自然而然不会再透露任何跟陌殇有关的消息给赫连迎。

    要知道,自他们臣服于陌殇之日起,他们的主子就只有陌殇一人了。

    故,除了陌殇的命令以外,他们不需要执行和听命于其他的任何指令,哪怕那个指令是对陌殇无害的。

    一旦他们动了那样的心思,也就等于他们背叛了陌殇那个主子,那是身为影卫终身都难以抹除的耻辱。

    这边赫连梓薇按照陌殇离开前的要求,安排了贴身伺候她的大丫鬟元春跟元夏,亲自将公冶语诗一路护送到柳絮殿,并且叮嘱宫人定要好生伺候于她,切不可怠慢了。

    直到公冶语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凝香阁,赫连梓薇才一脸凝重之色的看向自家夫君陌乾,嗓音温婉轻柔的道:“夫君,你说咱儿子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他不是对语诗丫头有成见吗?

    他不是不待见语诗丫头吗?

    甚至他都在她这个母亲面前,毫不掩饰的表达出对语诗丫头的杀意,怎的突然又改变了态度?

    一个个问题盘旋在赫连梓薇的脑海里,直吵得她脑仁儿疼,就是打死她,她也绝对无法相信,她的儿子是被美色所惑了?

    可除了这一点因素之外,她又实在难以想出一条理由来说服自己,毕竟语诗丫头的容貌那可谓是绝世无双,难以有人能够与之比肩的。

    但,她的儿子岂会当真那么肤浅?

    于是,赫连梓薇觉得自己的头更痛了。

    “什么什么意思?”自家爱妻的问题不好回答,陌乾索性直接装糊涂。

    “夫君。”

    “嗯。”看着自家爱妻那危险的表情,陌乾只觉心下好笑,可那张保养得宜,岁月似乎格外宽容与眷恋的俊颜却是一本正经得很,偶尔能见自家温柔婉约的妻子炸毛,他觉得份外有趣儿。

    “夫君最好别在我的面前装糊涂,不然你还真以为我是个傻的?”

    “不敢不敢,为夫的芸儿聪慧过人,哪里会是个傻的。”

    “哼,那你还不赶紧给我分析分析,我这脑袋都快成一锅浆糊了。”说不清楚为什么,反正就是出于自己的直觉,赫连梓薇很确定她的儿子是不可能轻意妥协的,但她又实在拿捏不准陌殇的心思,就连想要靠近这个儿子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

    “对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夫君你紧跟着熙然身后离开是什么个意思,现在你给我老实交待,你都跟咱儿子谈什么了,又或者说是咱儿子都跟你说什么了。”找回陌殇这段日子,他们这一家三口单独相处的时间是少之又少,更多的时候哪怕他们坐在一起,却也多是相对无言的。

    就算她这个做母亲的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陌殇吐露,可也架不住自家儿子一脸的高冷范儿啊,那一张生人勿近的面瘫脸,还有那浑身释放出来的冷气,就是想跟他好好说说话,那都必须得相当有勇气,否则话还尚未出口,特么的又得被逼回去。

    陌乾微笑着伸手轻抚了抚赫连梓薇的头发,并不打算将他跟陌殇的谈话说给妻子听,在他看来那是他们父子间的一个秘密。

    更何况陌乾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不到最后一步,甭管什么事情都不能轻易下决定,每每看到陌殇在提及那一个‘她’时,那双潋滟凤眸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缱绻,深情宠溺,他就期盼着事情不要真到无法选择的那一步。

    不管是站在他身为陌殇父亲的立场,还是这些年来他这个父亲对陌殇无法言语的种种愧疚心理,陌乾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是可以得到他想要得到的幸福的。

    “芸儿真想知道?”弯了弯嘴角,陌乾的表情是一副高深莫测,漆黑的墨瞳里流光涌动,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压迫感。

    “当然。”

    “既然芸儿想要知道,那为夫也就不隐瞒了。”

    “快说,你快说,也好让我知道知道咱们儿子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我总觉得咱儿子将语诗丫头放到自己身边的用意没那么简单。”在赫连梓薇看来,就算自己的儿子再恼怒公冶语诗的存在,他也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当面击杀公冶语诗的举动。

    对于这一点,她还是相当有信心的。

    “熙然送了她四个字。”

    “什么?”陌乾口中的她是指的谁,赫连梓薇心知肚明,可看着自家夫君的表情,她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不知是期待还是别的什么。

    “哪…熙然他说了哪四个字?”今日见了公冶语诗之后,对于这个自己还挺喜欢的后辈,不得不承认赫连梓薇心里多了些想法。

    且不论结局如何,她都打定主意要再仔细的观察观察公冶语诗,看看真实的她是否就跟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一模一样。

    “咱儿子送了她四个字,做作,虚伪。”

    陌乾话音刚落,就见自家爱妻斗然瞪大了双眼,红唇反复呢喃着做作和虚伪这四个字。

    “这…咱儿子当真就这么直白的说的?”

    “嗯。”

    “那夫君也觉得是这样吗?”眨了眨眼,赫连梓薇突然抓紧陌乾的袖口,语气略显激动的道:“夫君,你说咱们要是能知晓熙然心里那个姑娘的事情就好了,那样咱也能多方面考虑不是?”

    只可惜对于那位姑娘,他们的儿子压根就是绝口不提的啊!

    除了知晓她的一个名字以外,其他的他们竟是一无所知,哪怕花费了大量精力收集回来的消息,也不过就短短数语罢了。

    甚至就连曾在光武大陆上流传过的有关于她的画像,都在后期被陌殇清理了个干净,什么都能留下,不然赫连梓薇也能看看那姑娘的模样不是?

    “难道芸儿忘了公冶小姐体质特殊了。”自家爱妻话题转换得太快,陌乾都险些没能跟得上,不过关于他们儿子的心上人,不得不说陌乾已然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不过他现在并不打算说出来。

    当初他不顾一切,甚至是抛下自己和最心爱女人生下的年幼的孩子,执意出海追寻赫连梓薇,因为在他的世界里面,他爱赫连梓薇已然胜过一切,哪怕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都不能相提并论。

    因此,如果他们的儿子当真爱恋那个女子到了非她不可的地步,纵然失去儿子他会伤心难过,甚至是悔恨终生,但他也不会强迫陌殇非接受公冶语诗不可。

    然而,他的想法不能代表妻子的想法,他能理解自家儿子的做法,可他的妻子不能。

    毕竟在赫连梓薇的心里,她对这个儿子的亏欠已然太多太多,身为母亲的她,哪怕就是让陌殇恨她一辈子,她也不能睁睁睁看着陌殇去死啊!

    是以,只要能够保住陌殇的性命,别说是明知陌殇有心上人却要执意拆散,就算陌殇坚持,她亦会为了留住陌殇而无法控制自己,做出一些失常的事情来的。

    “还是说芸儿已经不想再强迫咱们的儿子了,如果不是的话,知道与不知道又有何区别呢?”

    赫连梓薇:“……”

    “反正到最后芸儿依旧会选择公冶语诗,那又何必再将她牵扯进来。”

    咬了咬唇,这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将赫连梓薇问得有些发愣,半晌后她才小声的回道:“要不…要不就让熙然同时迎娶她们两个,地位平等,不分大小?”

    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都是正常且合理的,站在她做母亲的立场,如果嫁女儿,她希望自己的女婿只有自家女儿一个妻子,没有别的那些个碍眼的女人;可如果是儿子娶媳妇儿,在她这个母亲看来,自家儿子那么优秀,就算多几个女人都是使得的。

    但,离开楚宣王府那么多年,她似乎遗忘了一件事情,一件她自己切身体会过的事情。

    无疑陌乾是深爱着她的,她亦是深爱着陌乾的,他们之间的感情根本就容得不第三个人插足,然而,事情却不是她想如何就能如何的。

    陌乾爱她不假,她爱陌乾亦是不假,可她怎么就没有想一想,在没有离开楚宣王府的时候,陌乾的后院也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而那些个女人无一例外也都是她的婆婆,老楚宣王妃硬塞给她夫君的。

    当时,她又何尝能忍受将自己的夫君分给别的女人的痛苦,此时她说出让自己儿子娶两个女人的话,又何曾想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

    她若真能接受得了,又何至于在生下陌殇之后,短短几年便心中郁结难消,最终年纪轻轻便丧了性命?

    “芸儿,在你看来怎样的女子才能入得了咱们儿子的眼,一个能让咱们儿子念念不忘的女子,她的眼里又岂是能容得了一粒沙子的人。”如果能,陌乾反倒会看轻了她去,但显然透过刚才与陌殇的那番谈话,让得陌乾知道,那个被他儿子深深爱着的女人,绝对不是个软弱之人。

    既是如此,她焉能能容忍与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可是…可是这不是特殊情况吗?”赫连梓薇有些底气不足的辩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抬眸望着说出这句话后就沉默下来的丈夫,赫连梓薇张了张嘴愣是什么都没有说得出来,她不禁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额角,回想起一些往事。

    那时在婆婆老楚宣王妃的压迫下,她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她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送进自家夫君的房里,甚至还逼着自家夫君去睡她们,从那个时候起,她便教导自己的儿子陌殇,告诉他如果可以,不要轻意动情,如果可以,这一生记得只娶一个女人回家……

    现在,她却是要自己的儿子同时娶两个女人吗?

    如果说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他爱的还好,可偏偏其中一个是他的挚爱,另外一个却是他恨不得立马就伸手掐死的女人,这样的三个人在一起,真的还能有好日子可言吗?

    哪怕再怎么善良的一个人,成天整日的看到自己的夫君漠视自己的存在,却又对另外一个女人呵护备至,温柔体贴,只怕就是圣人也会心灵扭曲的吧!

    更何况,赫连梓薇在心里反复的询问自己,公冶语诗那个丫头当真是个大度宽容之人吗?

    想着想着,她便越发的困惑迷茫了,好半晌她才弱弱的道:“夫君,此事容我再想想,再好好的想一想。”

    “无妨,在为夫看来,咱们应该相信我们的儿子,他会处理好一切的。”能看到原本坚持一定要陌殇娶了公冶语诗这件事情上开始变得犹豫不定,陌乾内心是松了一口气的,但愿事情发展到最后,真的还能有另外一条路可选。

    “嗯,我听夫君的,暂时不琢磨这事儿了。”

    “好了,你也累了,为夫陪你进屋歇歇。”

    “嗯。”

    ……

    紫晶宫・冰泉殿

    “曲断。”

    大到有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幽静书房内,原本只有细微的翻动书页的声响,一下一下都非常的有节奏,给人一种凝神静气的舒适感。

    突然,一道低沉有力却又满含沧桑的声音略显突兀的响起,旋即,一道强横的气息就悄然出现在书房里,只见整间书房内的空气似乎都为之扭曲了。

    半晌之后,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浮现了出来。

    “属下曲断参见宫主。”

    “起来回话。”

    “谢宫主。”

    “先说说光武大陆的情况。”

    “是。”曲断点了点头,而后便不急不徐的开口禀报道:“随着殇少主被润钰公子从魑魅林赤霞焚天谷中带回紫晶宫,当时布在谷的上古绝杀生灵阵却是并未被破解的,但不知从何而来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竟是生生将那阵法撕开了一道口子,继而导致整个阵法彻底失控,同时也失去了原本的威力。”

    也正是因为那道突然出现的力量,才超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救下了当时身处赤霞焚天谷中众人的性命。

    “可有探知到那股力量的来源?”

    “回宫主的话,不曾,那道力量消失得干干净净,就仿佛从未出现过。”

    “继进阶排名赛之后,大陆上的情况如何?”

    “回宫主,那鬼域殿不愧是出自殇少主之后,实力之强横就连属下都不禁要赞叹一声。”

    “哦?”曲断的本领如何,赫连迎可是心明眼亮的,而他这个属下可是鲜少夸人的,这难免就让他心生出几分好奇之意。

    “当初殇少主在魑魅林内被算计,而后又失去消息,故此,倒是犯了整个鬼域殿的众怒,他们虽未有殇少主的带领,但却力压群雄在进阶排名赛上拔得头筹,将第一势力绝地山庄跟第二势力镜月宗死死踩在脚下。”

    赫连迎没有打断曲断的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往下说,“离开竹坦崇彦之后,鬼域殿再也没有收敛自己的意思,新晋的十大势力要么臣服,要么就被连根拔起,那些二三流势力更是不敢在其面前挑衅,倒是大有一种要一统光武大陆的意思。”

    千百年来,光武大陆就不兴国家帝王那一套,亦没有所谓的什么世家掌权,只有盘踞在各个地域的势力,然,眼下竟然大有一统的意思。

    “那混小子培养人才倒是挺有一套,鬼域殿若真能一统光武大陆,倒也不失为一个全新的开始。”有些东西留存得太久太久,也是时候需要改变了。

    “宫主所言甚是。”

    “可有打听到那所谓君王妃的消息?”自家外孙的心上人,赫连迎又如何能不上心。

    “回宫主,关于那位君王妃的消息,好像被什么人刻意的隐藏跟抹去了,属下未曾追查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竟有这样的事。”

    “嗯。”

    “罢了,她若心中放不下他,定会自己找来的。”

    曲断张了张嘴,他怎么有种自家宫主这是盼着那位君王妃上门的感觉?

    难道为了让殇少主死心,宫主不应该想方设法杀了那位,又或是让她再也无法出现在殇少主的眼前吗?

    “咳咳,此番殇少主险些就命丧于太叔南门两大世家少主之手,前段时间是殇少主刚被迎回来,又发生诸多事情给耽搁了,不知现在宫主打算怎么处治他们两大世家。”

    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在赤霞焚天谷中,因着呼延宇齐在带在宓妃的时候强行撕开了上古绝杀生灵阵,以致出乎意料之外的将阵法给破了,倒是歪打正着。

    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与诡计都是无用的。

    “留着给本宫的外孙去收拾吧,按照他的性子吃了那么大的亏,没道理不想自己亲自动手讨回来的。”捏了捏自己长长的胡子,赫连迎接着又道:“要是本宫什么都替他处理妥当了,那他还有何存在的价值,有些人到底需要他亲自出手才好。”

    “是,属下明白了。”

    “加派人手盯紧他们,不要打草惊蛇就好。”

    “是。”

    “听说公冶家的那个丫头进宫了,结果怎么样?”

    “殇少主做主将公冶小姐留在了宫中,说是让公冶小姐随侍他的左右,还说如果公冶小姐执意要出宫,那以后就都不要再出现了。”

    曲断自认自己是个极聪明的人,但他着实想不明白陌殇是怎么想的,“宫主,您说殇少主这是唱的哪一出,虽然当时殇少主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属下的直觉向来很准,殇少主他是完全不待见公冶小姐的,他又怎么的就留下了公冶小姐呢?”

    “宫主,您说殇少主他是真的妥协了还是假意在向宫主示弱呢?”

    “不管他在打什么盘算,都休想飞出本宫的手掌心。”他倒也想要看看,那个混小子可以成长到怎样一个地步。

    “此事宫主心中有数便好。”

    “甭管那混小子对公冶家那丫头是个什么心思,本宫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他那么听话的原因无疑就是想让本宫替他解开封印,不然他怎么能走得出紫晶宫呢。”

    曲断:“……”

    明显靠宫主您来解除封印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曲断宁可相信,陌殇是算计着自己替自己解开封印,只可惜这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跟精力。

    然,无巧不成书的,陌殇的这点心思倒是被曲断给猜中了。

    从头到尾,陌殇的确没有想过赫连迎会替他解除封印,甭管他表现得有多么的乖巧听话。

    “曲断,替本宫传些消息给公冶家那个丫头。”话落,赫连迎俯身对曲断说了一番话,直听得曲断眼角直抽抽,特么他想说,宫主大人您真是殇少主的亲外祖父吗?

    有您这么坑外孙的外祖父,换谁都想躲着您好伐!

    “都听明白了没?”

    “属下听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让宫主满意。”

    “很好。”摆了摆手示意曲断可以退下了,却听殿外响起一道禀报声,说是‘殇少主到’。

    赫连迎扬了扬花白的眉毛,他沉声道:“让他进来。”

    他倒要看看他的亲外孙,主动送上门来找他,究竟是所为何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4静静蛰伏,琢磨不定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