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5 静静蛰伏,琢磨不定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柳絮殿

    “佳琳。”

    “小姐,奴婢在呢。”

    “现在本小姐要修书一封,一会儿你就拿了本小姐的腰牌出紫晶宫一趟,至于这封信要交给谁,本小姐在给你的荷包里面另有交待,你可记下了。”

    跟着赫连梓薇安排的人住进柳絮殿,一路上公冶语诗她是越想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可她偏偏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儿,这心里就别提有多不得劲了。

    “请小姐放心,奴婢定当完成任务。”

    “对外你便说是回府替本小姐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毕竟现如今住在紫晶宫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去的,也算是向本小姐的父母报一声平安,你可懂?”

    “回小姐的话,奴婢省得。”

    佳琳佳琦两大丫鬟都是公冶语诗的心腹,对于她们各自的本事,她这个做主子的心有明数,因此,谁该干什么她心中清明得很。

    提点完佳琳之后,公冶语诗也就没有任何的耽搁,她先是转身走到里间书案上提笔快速的写下一封信,然后用特殊的手法封好,接着又写了几句话才放下笔,从腰间摘下自己贴身佩戴荷包将那张纸给塞了进去,最后才郑重的交到佳琳的手中。

    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了,总觉得这短短一段日子没有在赫连梓薇的面前露脸儿,她就有些拿捏不准赫连梓薇对她的心思了。

    这当然不是说赫连梓薇待她不好,虽说从头到尾赫连梓薇对她的态度跟从前没有什么不一样,但她的直觉就是告诉她,隐隐的就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再有一点就是陌殇的父亲陌乾,那个男人除了对赫连梓薇温柔似水之外,甭管对谁都是冷漠而疏离的,哪怕就是小小的一个笑脸都难以见到。

    而且不是公冶语诗的错觉,她知道陌乾其实并不喜欢她,同时对她还有所防备,若非一开始她就很有心机的讨好了赫连梓薇,并且让得赫连梓薇对她产生了好感,还流露出她的诸多喜爱,怕只怕以陌乾的性子,她是绝对没有可能接近赫连梓薇的。

    哪怕她的体质生来特殊,对于那位一直都身处传说中的紫晶宫少主有着至关重要,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作用,陌乾都不会因此而流露出对她的喜爱。

    他之所以那么放纵着她,无非就是看在赫连梓薇对她还算喜欢的份上,一旦赫连梓薇对她的态度变了,那么她就将失去所有对她有利的资本。

    以前她还觉着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凭着她的家势背景以及她无人能出其右的倾城相貌,只要见过她一面的男子,能有哪个会不动心?

    然,事实证明她太过自信了,这世上不但真有在容貌上虽说不能压她一头,却也能与她平分秋色的女子,更有那尊贵清绝,俊美不凡却从头到尾都不给她一个正眼瞧的男子。

    寻思着这些,公冶语诗当真是心里堵得慌,偏偏住在这柳絮殿内,她连发脾气的资格都没有,否则一旦有什么传了出去,那她多年来对外树立起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你是个聪明的,对外说话该怎么润色就不需要本小姐亲自教你了吧!”

    “奴婢知道该怎么做,请小姐放心。”

    “你的本事如何,本小姐心中有数,你且记着一旦发生意外,不论采取什么方法方式,本小姐交给你的那封信都必须给毁了,懂吗?”

    “奴婢就是舍了自己的性命,也断然不会将小姐交待的事情办砸的。”咬了咬殷红的嘴唇,佳琳听了公冶语诗这话自然明白此刻她揣在胸口的信是有多么的重要。

    直白的说公冶语诗就是在告诉她,信在她便在,信亡她便亡。

    “小姐,奴婢觉得那位殇少主他…他…”

    “佳琦有话明说便是,本小姐不是个糊涂主子。”她当然不糊涂,也只有在情绪完全失控的情况下才会干出糊涂事情来。

    平常的时候,她的脑子可是一点儿都不比她的哥哥公冶润钰逊色的。

    “那位殇少主的话可是直白得很,他那是将小姐您当成什么了,竟然说话那般不客气,还说什么今日小姐要是出了紫晶宫,那就别想再进来了,奴婢是怎么回味都觉得不对劲儿啊。”

    “小姐,奴婢听佳琦这么一说,也是觉得小姐现在住进这柳絮殿会不会是被软。软禁了?”

    “反正奴婢是觉得那位殇少主是没安好心。”皱了皱眉头,原本后面还想说话的话,佳琦想了想到底是没有说出口,就怕一个不小心将公冶语诗给惹毛了,这要是在柳絮殿发起脾气来,事后她们都活不成。

    在佳琦看来,那位殇少主的眼里可半点都没有她家小姐,完完全全就是没将她家小姐放在眼里。

    与其按照殇少主的说法,留她家小姐在宫中,只是为了彼此培养感情,但仅凭他对待小姐的那个态度就能瞧得出几分,人家可是半点没将她家小姐放心上啊!

    “软禁?”当这两个字传进公冶语诗耳中时,她都禁不住险些喷笑出声,“你们没听陌夫人的话么,本小姐是可以在紫晶宫内随意走动的,只要去的不是紫晶宫的禁地,其余地方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倘若真要软禁于她,限制她的行动,还不如直接弄死她省事儿呢?

    虽说公冶语诗感觉得出来,陌殇是不待见她的,甚至对她还带着几分厌恶,但她既然认定了他,又岂会轻意对他放手?

    是以,公冶语诗才不管陌殇留下她是在打什么主意,原本从她认定陌殇,并且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陌殇开始,想尽一切办法靠近陌殇就是她心中所期盼的。

    遂,既然陌殇主动提出让她留下,虽说没能琢磨透陌殇的用意何在,但公冶语诗还是不得不牢牢抓住这样难得的机会。

    虽是初次见面,甚至都还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女人天生就极其敏锐的直觉告诉她,陌殇不是一个容易亲近之人,难得他给了她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不趁机抓住岂不是个傻的。

    自古以来,危险与机遇都是共存的,她既要得到些什么,那就必定要牺牲些什么。

    “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对待本小姐的态度的确是恼人了一些,但本小姐也只有抓住机会随侍他的左右,方才能揣测得到他的心思不是吗?”

    “那一会儿佳琳出宫去送信,奴婢便到柳絮殿内四处去转转,也好从那些侍女的口中探听些消息出来。”

    公冶语诗满意的看了佳琦一眼,嗓音柔和妩媚的道:“此番进宫没有料到会留下,出门带在身上的银两也不够多,但好歹还是有些,一会儿你便拿出去四下打点一下吧。”

    “请小姐放心,奴婢保证将事情办得妥妥的。”

    “嗯。”

    “小姐还有别的吩咐吗?如果没有奴婢也好早些出宫,而后早些回来伺候小姐,毕竟在这宫里奴婢离开的话,能贴身伺候小姐的就只有佳琦一个了。”柳絮殿内伺候的那些侍女虽然会对公冶语诗恭敬有礼,但到底没有自己人用起来得心应手,佳琳这番话自然也讨了公冶语诗的欢心。

    “回去办妥本小姐交给你的事情之后,你就去找家主或是家主夫人,让他们给本小姐准备些小额的银票带进宫来,如果能见到少主就请他无论如何都想办法进宫一趟。”

    “奴婢都记下了。”

    “去吧。”

    “奴婢告退。”

    “小姐陪着陌夫人说话想是也累了,不如躺到床上小睡一会儿,奴婢便去外面打探消息。”

    “也好。”

    纵然察觉到赫连梓薇对她的态度有所变化,但只要她牢牢握住了她的弱点,那么公冶语诗就不怕她会舍弃她。

    但令她最是烦恼的,无疑就是喜怒不形于色,性情更是琢磨不定的陌殇,让她相当相当的抓狂暴躁了。

    他是她的。

    他也只能是她的。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临闭上双眼睡去之前,公冶语诗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陌殇的面容,只要一想到陌殇,她的脸便攸地一红,也就越发坚定了她要得到陌殇的信念。

    她要得到的,谁敢阻她,她就毁了谁。

    ……。

    与此同时,刚领着影南影北踏进冰泉殿的陌殇就连连打了两个喷嚏,好看的剑眉轻蹙成一团,修长如玉的手指摸了摸高挺的鼻梁,暗忖是谁在算计他不成?

    任凭他怎么想,大概都还没有想到,那个他已然起了杀心的女人,竟然在心心念念的谋划着怎么算计他,甚至还想算计他的宓妃。

    如果他知道,大概在凝香阁花厅之时,他就会控制不住一把掐死她的吧!

    “殇少主,宫主请您进去。”

    殿外,陌殇轻点了点头,留下影南影北候在外面,他便提步走了进去。

    哪怕就是表面上选择了妥协,说明了自己理解了他们的做法,但陌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他原谅了他们的做法,心里那个疙瘩至今仍在。

    因此,陌殇虽然开了口叫他们,却也总是带着无法跨越的距离感,且毫不掩饰他对他们的不满。

    他这样的做法,倒是大有一种小爷不痛快了,你们也休想痛快的意思。

    “陌殇给外祖父请安。”他名陌殇,字熙然,可时至今日他都只是默许了陌乾夫妇喊他的字,而赫连迎等人只能唤他的名。

    看到亲外孙这张脸,这个态度,赫连迎真真是有种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感觉,但这段日子的接触以来,他也算是摸到一些这个外孙的脾性,当然也知道他能对他妥协一次,却绝对没有第二次。

    否则,真要把他给逼急了,他丫的还真就能死给他看。

    正如陌殇曾对他说过的那样,他能封印他的修为,甚至也能想办法让他整日都躺在床上起不来,哪怕就是抬抬手,动动脚的力气都没有,但是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控制住他,保住他的命,那特么就是一个笑话。

    他若真想死,谁也阻止不了他。

    毕竟,没有人可以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眨眼的盯着他,守着他。

    “坐吧。”

    陌殇应了一声,从善如流的坐到了赫连迎的下首,倒也没有隐瞒她的来意,冷声道:“什么时候解开我体内的封印?”

    许是这段日子,陌殇的修为一直被封印着,原本修为高强的他变得手无缚鸡之力,可也阴差阳错的让他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一个秘密。

    他曾在睡觉的时候试着利用自己的意识去靠近那个埋在他身体的秘密,但却没有成功,然而随着他的好几次试探,他也已然摸到一些门道。

    赫连迎封印的是他自身的修为,以此来将他困在紫晶宫,说不清陌殇是不是因祸得福,竟是无意触碰到了自己身体里面一个隐藏极深,无人能窥视到的另外一个封印。

    暂且便将那个被封锁的地方视作封印吧,毕竟那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也只有解开之后方才知晓。

    “你小子将公冶家那个丫头放到身边是在打什么主意?”赫连迎眯着眼看向自家这个外孙子,直接避开他的问题,又丢给他一个问题。

    就冲着陌殇的那份直接,他老爷子倒也没有拐弯抹角的说那些有的没的。

    “怎么,您以为我将她放在身边是为了杀她,这才开口询问您何时给我解开封印?”陌殇性感的薄唇微微向上勾起,荡漾开一抹邪气逼人的浅笑,那笑绽开的那一瞬,似能将人的魂儿都给勾了去。

    “难道不是?”赫连迎反问。

    陌殇垂眸看着自己那双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扣击在椅背上,却是没有给予什么回应。

    “只要你将那丫头杀了,你便也不怕老头子胁迫于你了,难道你真没那么想?”要说赫连迎还真怕陌殇一刀就把公冶语诗给解决了。

    天知道,公冶语诗要是死了,他这外孙子也得跟着完蛋。

    “听起来你的这个提议还不错。”陌殇眯了眯眼,在他心底咆哮着的却是,杀了,他的确是想杀了公冶语诗,但他又如何能让她死得那么便宜。

    杀了她太容易,他要的可是让她生不如死呢?

    “虽然我的修为被您给封印了,但这些日子调养下来我的身体也恢复得不错,至少不是走几步就喘得厉害的那种模样了。”话锋一转,陌殇接着又道:“即便我没有任何的修为,只要我想的话,弄死一个人真的很容易,哪怕在您眼里公冶家那个女人修为还很是高深。”

    不知为何,听到这里赫连迎的眼皮就跟着一跳,他可真是一点儿都没觉得陌殇说的话有水份。

    “对付一个虚心强,又自负貌美的女人,您说美男计能否使得上呢?”说到这个,陌殇那双漆黑的瞳孔里就极快的掠过一道紫光,转瞬即逝。

    “我虽自幼习武,但天生体质受限,幼时先是丧母,跟着再失父,那些人为了除掉我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一天遭遇好几次暗杀那是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当陌殇说起这些的时候,赫连迎皱着眉头听得很认真,同时他的心里也满是熊熊怒火,“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呢,哦,让我想想,那个时候我才不过刚满十岁没有长时间,您觉得我的修为有多高?”

    “那些混蛋,老子定要杀了他们。”怒吼完的赫连迎沉着脸看向陌殇,却只见他平静得很,仿佛刚才说的事情压根就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您觉得我能活下来是运气吗?还是您觉得要弄死一个人,真就需要那么强大的武力?”那个时候的他可没有那样的绝对的实力,他凭借的是脑子,否则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投了多少次胎了。

    “我……”赫连迎被噎得说不出话,一张脸憋得通红,可见真是气得不轻。

    “我要真想弄死她,刚才在凝香阁就动手了,即便父亲武功高深,他也绝对没有我的手快。”

    赫连迎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那是因为他知晓他说的是大实话。

    “从明天开始,你便跟随我去一个地方修炼,七天之后我便替你解开封印。”

    “条件。”

    “你…”

    “以您的性子,会答应得那么痛快,不会是没有条件的,说吧。”

    心思被陌殇戳破,赫连迎总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黑着脸道:“等你从那个地方出来,再让我给你解开封印,那时你的身体便将达到最佳的状态,也正是融合你体内阴魂与阳魂之体最佳的时机。”

    即便赫连迎的话没有说完,陌殇也猜到他最后要说什么了,袖中的双手不禁紧握成拳。

    这也就是说,前前后后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天了。

    “今日就算你不留下公冶家那个丫头,本宫主也会派人接她进宫的,你跟她的日子也该定下了。”

    闻言,陌殇嗤笑一声,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要他跟那个女人结合,简直就是做梦。

    光是想想他便觉得脏,可陌殇也知道,他没有时间了,在这十天之内他必须想出一个绝佳的应对之策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5静静蛰伏,琢磨不定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