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7 冷暴力,飘渺秘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那日冰泉殿的谈话之后,又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暗涌的过去了两天。

    赫连迎是个说话算话的老头儿,他答应了陌殇会替他解除体内封印,自然也就不会反悔,更不会出尔反尔算那些没必要的小心眼。

    然而,解开封印的前提却是份外有些苛刻的,虽说赫连迎相信陌殇的能力,但同时他那心里也没有什么底气,实在也是为难得很。

    进与退之间,愣是半点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他也只能小心又谨慎的随波逐流了。

    这两日陌殇的表现越发让人难以琢磨到他的心思,明明紫晶宫内人人都能透过他的眼神儿,清楚明白的感知到他是厌恶公冶语诗的,可偏偏那么厌恶公冶语诗的他,竟然于百忙之中整整抽出半天的时间让公冶语诗随侍他的左右?

    哪怕在那半天时间里面,陌殇不看公冶语诗一眼,也不跟公冶语诗说一句话,但他却言简意骇的表达出他的一个不容忽视亦不容拒绝的意思,那便是在那段时间里面,他并不允许公冶语诗不出现在他的视线。

    你说,这样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奇怪,不够令人倍感后背生寒的吗?

    蔚蓝的天空中,朵朵白云形态各异的舒展着自己犹如棉花糖一样的身姿,那洁白到有些刺眼的颜色,柔柔的,软软的,总是让人有种想要一口就咬上去的冲动。

    在细碎的阳光照射下,那位于百花争奇斗艳之间,绿柳环绕的弦月形湖泊,水光荡漾,波光粼粼,好似散落着一整个湖面的金子,远远望去那里一片耀眼的金色。

    百花相争绽放乃最美不过的盛景之一,那沁人心脾的花香萦绕在鼻翼之间,更是令人身心舒畅。

    此处虽风景如画,却终是难敌那湖心水榭之上,负手而立不知在眺望什么的白色身影。

    水榭内的格局很是干净素雅,轻薄的紫色纱缦随风轻舞,荡漾出优美飘逸的弧度,两个身着同色婢女服饰的婢女一如之前的两天,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候在水榭之外,哪怕就是呼吸都要轻轻的,浅浅的,生怕一个不仔细就惊动了水榭内的人。

    要说其实水榭内的画面应该是异常美好的,毕竟男的俊女的俏,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都是优雅与高贵,却是不知为何这样的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站着,总带给人一种异常压抑的感觉。

    逃,对,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之下,特别有让人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那站在游廊边儿上的白色身影,赫然就是陌殇无疑,至于那道站在陌殇身后的身影,自然也是非公冶语诗莫属了。

    类似于这样的情景,这样的相处画面,接连两日以来在紫晶宫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刚得知陌殇每天都会抽出足足半天时间让她随侍左右的时候,公冶语诗是欣喜若狂的,但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她特么的高兴得有点儿早。

    虽说凝香阁内他们初次见面的情况不太美好,陌殇待她更是无甚特别,甚至都不曾正眼瞧她,但在公冶语诗看来陌殇是她认定的男人,那么她就一定要得到陌殇。

    故而,即便她明知陌殇不待见她,甚至对她抱有某些目的的时候,她依然是非常自信的。

    毕竟,她也的确是有自信的资本,她觉得只要她对陌殇诚心以待,那么就算陌殇当真就是一块冷心冷肠的石头,她也定能将之给捂热了。

    “冷静,我要保持冷静。”

    “不管他是什么态度,我都要冷静以对,切莫冲动行事。”

    “不要着急,这才刚刚开始,他还不了解她的脾性,所以他才不理她,他这是在试探她,她一定不可以自乱阵脚……”

    “冷静冷静冷静…只有保持冷静,才能理智的思考,绝对不可以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

    清丽又不失妩媚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陌殇的后背,如果有可能的话,公冶语诗真想就用她的那一双眼,穿过陌殇的后背,而后再看到他的心。

    那样她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彷徨不安,满心浮躁,她便能知晓陌殇的所思所想了。

    如果说在这两天的近距离接触之前,公冶语诗将目光落到陌殇的身上,还有她因陌殇无视她存在想要找回场子的想法,那么在这两天之后,她算是彻底的将自己沦陷进了陌殇的世界里。

    她对陌殇,已然到了非要不可的地步,这无疑将会是异常疯狂的。

    一个接着一个的念头在公冶语诗的心头划过,她紧咬着自己的红唇,盯着陌殇后背的眸光,不知不觉间暗藏了几分怨恨与不甘,水袖中的双手更是紧紧的屈握成拳,拽得死死的。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了,从她跟在陌殇身后走进这个水榭,然后他们之间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沉默,一直到午膳时间,陌殇才会开口跟她说话。

    那是整整半天时间里面,陌殇对她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我该走了。

    我该走了…我该走了……

    这四个字简直就是公冶语诗现在心目中的魔咒,险些都要将她给逼疯。

    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公冶语诗在唱独角戏,甭管她跟在陌殇的身后说什么,陌殇都不会给予她回应,但奇怪的是陌殇也不会阻止她开口说话。

    对于公冶语诗肆无忌惮打量他的目光,陌殇竟然也未曾表现出丝毫的不满。

    别说这每天都有整个半天时间跟陌殇相处的公冶语诗摸不透陌殇在想什么,就连紫晶宫内的几位主子都心里泛起重重疑云,完全不知道陌殇这是唱的哪一出?

    “殇少主。”面对这样的陌殇,若是几个时辰还好说,但显然这三个半天下来,公冶语诗也濒临崩溃爆发的边缘了。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竟让陌殇以这样的方式来惩罚她?

    然而更让公冶语诗心中恼恨的,却是她自己。

    这样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的陌殇,毫不怜惜将她的自尊,她的骄傲狠狠践踏在脚下的陌殇,她不应该生气,不应该严词拒绝他的吗?

    可她非但没有拒绝他,恼恨他,还愣是将这样的他装进了自己的心里,迫切的想要得到他的认可,为此她不惜放下自己的自尊,自己的骄傲,卑微的去讨好他,迎合他,只为换得他的一个回应。

    公冶语诗不禁反复的反问自己,她当真就那么卑微,那么下贱吗?

    即便再三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不可以冲动行事,但许是心里的怒火还是积压到了一定的程度,喷发出来的时候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她唤了陌殇一声,却仍是没有得到陌殇的回应,美丽娇艳的脸庞顿时阴沉下来,她甚至不惜走到陌殇的面前,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的前面,开口质问他,“你到底在看什么,你为什么不看我?”

    终于,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陌殇被惊醒,他的目光半晌后方才落到公冶语诗的身上。

    这是他第一次正视公冶语诗,然而,他的目光自公冶语诗身上移开也不过短短一两秒钟的功夫。

    “你…你你…”第一次与陌殇的目光有了正面的接触,公冶语诗欣喜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惊惧与错愕,然而当她在陌殇漆黑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身影之后,她的心却越陷越深。

    哪怕,在那双潋滟的凤眸里,她只出现了短短一瞬。

    好看的剑眉轻蹙,陌殇没有给予公冶语诗任何的回应,只语气淡漠疏离的道:“我该走了。”

    轰――

    又是这四个字。

    偏就是这四个字,直接崩断了公冶语诗脑海里的最后一根弦。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侧身挡住陌殇的去路,看她那架势大有一种陌殇不说出个原因理由来,她就真不让他过去。

    陌殇停了下来,他目光无悲无喜的再次扫过公冶语诗的脸,他怎么可能告诉她,他是在对她施展冷暴力?又怎么可能告诉她,他是在借着她试探紫晶宫内以及紫晶宫外的一些人的看法?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做错了什么,不,她其实没有做,错就错在她不应该有那样一个体质,偏偏还硬要跟他扯上关系。

    至于这是不是迁怒,陌殇不知道,他只知道她千错万错就是不该跟他牵扯上关系。

    “你想出宫?”陌殇不答反问,邪魅的嗓音让得公冶语诗为之一愣。

    在她几乎已经熟知拒人于千里之外,冰冷得好似没有一丝温度的陌殇之后,竟然发现他还有着另外一面,那邪气的神情,狂肆的表情,邪魅的嗓音,一时间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跳动的声音。

    白粉嫩的脸颊,更是‘刷’的一下变得嫣红迷人。

    “你若是想,那本世子吩咐婢女送你出去。”话落,陌殇便不打算再理会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虽说陌殇对公冶语诗动了杀机,但他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因此,他有一再给过公冶语诗机会,可显然对方并不懂得珍惜。

    她自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可陌殇仍是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对他的,那种强烈到疯狂的占有欲,那让得陌殇非常的厌烦。

    也正因为如此,陌殇便知晓这个女人除了虚伪做作之外,心思更是不简单。

    “没…没有,我我没有想要出宫。”虽然陌殇没有明说,但公冶语诗可以从他的简短的话里弄明白一个意思,一旦她踏出紫晶宫的宫门,那么她此生就休想再踏进来。

    这种直觉虽说很不靠谱,但她不敢冒险。

    “我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说说话,我我们彼此没没有见过面,你肯定不熟悉我,我也不了解你,可可是我们以后是要在一起的,所以相互熟悉一下很重要。”

    捂着那颗险些都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公冶语诗可算是把心里憋着的话给说了出来。

    “本世子不是每天都抽出半天时间让你跟着了吗?”

    “啊?”

    闻言,公冶语诗直接傻眼。

    所以…她可以理解成,他是在质问她,他都每天花半天时间陪她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你也该回去用膳了,明天再过来这里吧!”

    听着陌殇的安排,公冶语诗很想拒绝,可在对上他看来的目光时,又很没志气的将话给咽了回去。

    “那…那那你明天能多陪我说说话吗?”

    “嗯。”

    淡淡的,轻轻的一个字,也不知他说的是好还是不好,同意还是不同意。

    丝毫不在意公冶语诗目光的陌殇飘然远去,愣是没有再回头看一眼,直恼得公冶语诗心肝脾肺肾都要不好了。

    “小姐,咱先回柳絮殿吧!”

    “是啊小姐,前两日殇少主可没有跟小姐说话,今个儿殇少主不就跟小姐说话了。”

    “奴婢相信明天会更好的。”

    “小姐早晚都会捂热殇少主那颗心的。”

    两个婢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公冶语诗直接打断她们的话,黑着脸道:“回去。”

    “是。”

    “佳琳,我哥什么时候来?”

    “回小姐,少主下午一定会来的。”

    “嗯,我们回去等他。”

    该死的,你越是难以得到,本小姐就越是不会罢手,你休想逃。

    “表弟,今个儿回来得这么早?”赫连子珩表示,他是实在摸不透这个表弟的心思,明明都恨不得公冶语诗去死了,怎么还受得那个女人在他眼前晃悠整个半天。

    “你皮痒。”陌殇挑眉,整个人邪气四溢。

    “咳咳,咱言归正传,该去飘渺秘境了,让爷爷等久了他会生气的。”

    “嗯。”

    飘渺秘境是紫晶宫内最为神秘莫测的一处终极禁地,未经允许踏入那个地方的人必死无疑,然而,如若在秘境之中修炼,效果却是外界的十倍不止。

    从第一天踏入那个地方,陌殇就感觉很是舒服,那里仿佛天生就是因陌殇而存在的。

    为了让赫连迎放松对他的警惕,前面的两天陌殇都表现得很乖,但后面几天他可不会了。

    兴许,他还能在秘境之中,解开他身体里隐藏得最深的那一个秘密,就如同宓妃身上的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7冷暴力,飘渺秘境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