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8 附属家族来得及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公冶润钰跟司马金在赤霞焚天谷合力将陌殇带回紫晶宫,陌殇便不曾再踏出紫晶宫一步,与此同时无论是公冶润钰还是司马金,他们二人亦不曾再见过陌殇的面。

    随着陌殇母亲的身份之谜揭晓开来,陌殇的身世背景也重登了一个新的高度。

    司马氏一族属于赫连氏一族的附属家族,他们世世代代忠于赫连氏一族,但却是以一种半隐世的状态而存在于涅城。

    赫连氏一族自存在以来就是一个非常神秘且异常强大的家族,与赫连氏一族共同存在的当然也不只一个两个附属家族,并且每个附属家族与附属家族之间也是存在着竞争的,好在赫连氏一族每一代的掌权人都是有谋略有手段之人,因此,虽然附属家族与附属家族之间有竞争,但那些竞争都是良性的,是促使各自家族越发强大的。

    甭管陌殇是否愿意回到赫连氏一族,但单就他的身体里流淌着赫连氏一族一半的血液,他就无法摆脱身为这个家族人的责任。

    更何况赫连氏一族历代子嗣本就单薄,除了嫡系一脉之外又并无什么旁系血脉,纵然赫连迎是个各方面能力都超凡之人,但也并非赫连氏的每一代后人都那么强大而变态的不是?

    虽然赫连迎花在儿子赫连嘉澍身上的心血很多,赫连嘉澍本身也非常不错,可比起他这个做父亲的来还是相差很多,无论是心计还是谋略都略欠了些。

    嫡孙赫连子珩倒是一个非常好的苗子,因着当年在送走幼女之后,赫连迎不知道还能否迎回赫连梓薇那个女儿,亦不知他的嫡外孙或是嫡外孙女会是何种性情,故而赫连迎不得不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赫连子珩的身上。

    由此便可知,赫连子珩的童年那简直不是一般的悲催。

    一次偶然的机会,九星玲珑晶石的预言,让得赫连迎心生惊喜,毕竟在他们赫连氏一族,已经足足有十代不曾出现命定的继承人了。

    可想而知,当九星玲珑晶石之上,赫然出现陌殇两个字之时,赫连迎是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赫连子珩的生命里不再只有不停的学习再学习,修炼再修炼,渐渐的他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做一些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是以,赫连子珩从来都不觉得陌殇的出现是来跟他争抢什么的,相反他倒觉得陌殇的出现,完全就是来救赎他的。

    他老早就想走出‘绝望深渊’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他却无法摆脱背负在肩上的使命,要是可以将一切都丢给陌殇,那他就连涅城都不乐意接手。

    好在接手涅城比起接手紫晶宫要轻松许多,赫连子珩当然不能再生出别的心思,不然这两座大山要是最后全压他一个人的身上,他才是找不到地儿哭去。

    打从陌殇被带回紫晶宫,命运的轻迹就再一次发生了变动,原本没有交集的变得有交集,原本那些可以避开的,却又死死的纠缠在了一起。

    陌殇的回归就注定他将成为紫晶宫之主,赫连迎是要将他当作真正继承人一样去培养的,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要将他当作傀儡来教养的念头。

    正是清楚明白的抓住了这一点,陌殇才有几分底气跟他们谈条件,也正是因为这个,赫连迎才不敢将陌殇逼得太紧,采取的手段都偏向小之以情,动之以理,不敢太过强硬以免适得其反。

    在陌殇这一代,几个附属家族经过竞争,以司马氏一族胜出,故而由司马金所带领的司马氏一族,就将成为陌殇的亲卫。

    早年司马金出现在光武大陆,甚至是建立起玄阳岛那样一个势力,其目的就是在等待陌殇的回归。

    只是他的存在,同样是给予陌殇的一个考验。

    哪怕是竹坦崇彦之上的风花雪月四公子,他们之所以能够存在也都是因为陌殇,原本他们要给予陌殇的考验是在竹坦崇彦的,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就连他们四个都险些折在赤霞焚天谷之内。

    虽说风花雪月四公子是因陌殇而存在的,可他们有着自己的傲气,更有着比较超然的地位,如若无法让得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即便是因为使命而留在身边,那也发挥不出他们原有的实力。

    哪怕在后来清醒的日子里,陌殇已经从赫连迎的口中知晓了关于司马金以及风花雪月四公子的事情,他也未曾提及过他们知言片语。

    而事实上,司马金也好,风花雪月四公子也罢,他们所处的位置,与陌殇亦不过一墙之隔罢了。

    想要让他们臣服,陌殇必须拿出能够让他们臣服的本事;同时,陌殇想要将他们收为己用,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亦懒得去费那个脑子。

    于是乎,这件事情就这么被搁浅了?

    “我说你们难道一点儿都不着急吗?”环境清幽的小院里,月公子使劲儿嚼了嚼叼在口中的枯草,然后皱着眉头又嫌弃的吐掉,一脸幽怨的嘟囔道。

    实在是赤霞焚天谷发生的事情太超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最后的结果是他们全都挂了彩,还险些没办法主持光武大陆的进阶排名赛。

    从那之后回到紫晶宫,他们就开始了这么悠闲的日子,简直无聊得都快傻了好伐!

    “着什么急?”

    “二哥,别说得你好像很耐得住似的。”

    风老大听着自家四弟这话,嘴角微抽了抽,他怎么就觉得这话那么有歧义呢?

    “咳咳…咱就点儿认真的。”清了清嗓子,雪公子的目光先是扫过自家老大跟司马金的脸,再次扫向花公子跟月公子的脸,难得严肃的问道:“你们说咱们那位未来的主子,他究竟是真妥协呢还是假妥协?”

    他们时时刻刻都牢记着自己的身份,遂,未得陌殇传召他们是不会出现在陌殇面前的,更何况陌殇还尚未真正的掌握紫晶宫少主应该掌握的权利。

    是以,陌殇还算不得他们的主子,而他们也还算不得陌殇的手下。

    “司马兄怎么看?”风老大挑了挑眉,直接就将雪公子的问题抛向了司马金。

    “虽然只见过他一面,就连话都不曾说过一句,但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摆布,被人左右的人。”

    “那你的意思是他不会碰那个女人?”说不清为什么,即便公冶语诗在外的名声非常好,但风老大对公冶语诗还真是有些不感冒。

    “就算他不想碰,那也由不得他啊!”

    月公子话音刚落就收到几道瞪视他的凌厉眼神儿,他捂着自己的胸口,没好气的瞪回去,道:“按照现在的局势来分析,他不碰那个女人就会死,就算他能忍着不碰,哪怕前路就是死,但宫主他们会任由他那么做吗?”

    反正在他看来,甭管陌殇现在怎么回避公冶语诗的存在,最终都逃不了那样一个结果。

    谁让他的命,偏生就跟公冶语诗的联系在了一起?

    “事情不到最后一步,结果都很难说。”司马金抬头仰望着头顶的蓝天,总觉得陌殇会带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几天他都是上午让那个女人随侍在他的左右,下午才进入飘渺秘境中修炼,难道这都不足以说明些什么?”

    风老大敲了敲说话的雪公子的头,冷声道:“话虽如此,但你可知他对那个女人的态度是如何的?”

    也亏得公冶语诗能忍,接连两三天都被冷暴力对待,居然没有发疯。

    “态度是差了点儿,但感情什么的总是可以培养的嘛!”

    “依我之见,就算那感情是能培养的,也得建立在那位没有心上人的前提之下吧。”

    “我说你们是不是想太多,这事儿不是咱们该关心的好吗?”他们该关心的只有一件,那就是陌殇能不能成长得足以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他。

    他若能,那么他们的存在才有意义。

    他若不能,那他们的存在不仅毫无意义不说,更不具备存在的价值。

    要知道他们成长至今,看似风光荣耀,地位也高人一等,但在这之前吃过多少苦头,历经过多少磨难,大概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咱们还是盼着他一点儿好吧。”司马金从墙上跳下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而后便将双手环在脑后,沉声说道:“虽然现在我是看不懂他的所做所为,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不是一个能被谁左右的人。”

    未曾亲眼见陌殇一面之前,他也认为天命是不可违的,而且在那之前他也曾卜过一卦,卜出来的结果却是一片迷雾,让人看不清楚。

    不过从卦象上他也窥视了一二,大概的意思是,如果陌殇能活着走出魑魅林,并且顺利的回到紫晶宫,那么他的未来就不可预测;但如果陌殇死在了魑魅林中,那么后面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既然陌殇的未来已经无法预测,那么神石之上曾经对他的预言,就算没有大的变数,却也不可能一成不变了。

    倘若如此,事情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谁又能肯定陌殇要活命,还就非得公冶语诗不可?

    “你是不是卜算到什么?”风老大跟司马金也算相熟了,但显然在这一方面他的能力要相较于司马金弱一些,因此,他曾有意替陌殇算一卦,结果却遭到了反噬。

    司马金摇了摇头,半晌憋出来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特么,他险些没被群殴。

    “看来你也算不到。”短暂的沉默过后,风老大看向司马金说了这么一句。

    “司马,你跟我们老大打什么哑谜呢?”

    “对啊,老大你怎么可以有事瞒着我们。”

    “当真不能跟我们说说么?我们保证不会泄露出去的。”

    司马金跟风老大对视一眼,冷声道:“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另外花雪月三公子:“……”

    “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用到那位身边去当差,但也别忘了我们的使命。”

    “老大的意思是……”

    “少主在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两人的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难道他就不会想要找回场子吗?”风老大眯了眯眼,他可没有忘记宫主赫连迎的交待,太叔南门两大世家之所以现在还能好好的存在于涅城中,不是因为他没时间对他们出手,也不是没有证据将他们推翻,而是宫主认为报仇什么的还是需要自己动手才痛快。

    用宫主的话说,那就是他把什么都干完了,还推着陌殇上位干嘛?

    其余三人加上司马金都默默的对视一眼,看来他们所理解的意思都差不多。

    当初陌殇是重伤回到紫晶宫的,若非在司马金跟公冶润钰赶到之前就已经有人护住了陌殇的性命,怕只怕陌殇是真的完蛋了。

    太叔清荣跟南门长风两个人在赤霞焚天谷当然也没讨到什么好处,算计陌殇不成还累得自己几乎丧命,若非最后关头凭借各自家族的保命秘法直接回到涅城,此时他们的尸体应该都腐烂得不成模样了。

    回到各自家族的两人,一边养伤一边也在揣摩紫晶宫赫连迎的态度,提心吊胆的足足近半个月时间,见得紫晶宫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动作之后,他们那颗提起的心方才稍稍落了地。

    但是,他们心里也明白,这只是暂时的,毕竟赫连氏一族有多么的护短,他们这些人都心知肚明。

    想来也是刚刚回归的陌殇身受重伤,身体又极度虚弱,方才使得紫晶宫的众位没时间找他们的麻烦,否则涅城指不定早就乱了起来。

    原本交好的两大世家,因着南门长风在魑魅林对太叔清荣动手,明面上看似和谐的关系都险些破灭,如若不是因着他们还要联合起来对付赫连氏一族,只怕两家的关系老早就崩了。

    太叔清荣也是个能忍的,不过他在南门长风手上吃了那么大的亏,又岂有不找回场子的道理。

    是以,就在他养伤期间,他跟南门长风没有硝烟的交手就已经不下十次了,好在动静不算大,不然也该引起两家家主的注意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在他们两家少主斗得厉害的时候,还有一双隐藏在暗处的眼睛,默默的注视着他们的一切,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就将他们一网打尽。

    ……。

    “主人,您是在担心小姐吗?”

    “嗯。”

    “小姐她天赋异禀,定然不会辜负主人期望的。”

    “呵呵,你倒是看得起她。”

    “小姐她有那样的资本。”

    看着那站在自己身旁,面色严肃正经又语气坚定的老管家,呼延宇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久久之后他才语气幽幽的道:“是啊,那丫头的确有那样的资本。”

    不然,他也不会挑中她,并且将她的精魂自那样一个世界里带回到这里。

    虽说他早就知道宓妃的成就不会低,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她会在这样一个年纪达到那样一个成就。

    看到她的为人处事,往往都会叫人忽略她的年纪,要知道她现在的年纪不过才刚及笄啊!

    “你说,爱情的力量真有那么强大?”按照宓妃的天赋,呼延宇齐毫不怀疑她能走到那个近几百年以来都未曾有人达到过的高度,但那也得是在她二十左右的时候。

    可眼下,距离那个时间却是整整提前了近四年有余,这怎不令他心生惊奇。

    “回主人的话,这个奴才不知。”抹了把脑门上压根就不存在的汗水,老管家回答得很实诚。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个女人,哪里知道爱情是什么,又哪里明白爱情的力量能有多强大?

    “你不知,其实我也不知。”宓妃在这个世界成长的速度比起她的前世要迅速很多,但也因为诸多的原因,导致她在修炼之上遭遇瓶颈,一直都未能有所突破。

    直到后来,她前世的灵魂与这一世的灵魂彻底相互融合,完全把握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的修为方才再度有所精进。

    然而,这些都还远远不够,能够凌驾于她之上的高手还有很多,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未能再更进一步。

    当宓妃发现百草秘地,她的心境就开始产生了一些变化,再到后来生死一线之间,她破了掩埋在心底深处的心魔,最终达到他的要求。

    如若她心魔不除,呼延宇齐是不可能出现在宓妃面前的,他也不能违背原则教导于她。

    他将宓妃带回这里,看着她因为有了弱点而不断的变强再变强,一点一点的朝着强者在发展,呼延宇齐就知道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她便能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她心心念念的那一个人。

    然而,宓妃却是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

    她进步何止是神速,简直变态到了令他都倍感麻木的地步。

    随着她一次又一次的突破,终将她的潜能一次又一次的挖掘了出来,达到了常人所难以企及的地步。

    “主人,是否小姐这次出来,她便要离开了?”

    “墓穴之内是我给她准备的最后的考验,待她出来之日便是她离开之时。”

    届时,即便是他也无法再阻挡她的脚步。

    只是,还来得及吗?

    加上今日,顶多还有七天时间,那小子的身体就会达到极限,如若不与公冶家那个丫头行周公之礼,只怕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而这短短七天,还身处墓穴之中的丫头,真的能走得出来?

    又真的能赶到紫晶宫去阻止一切?

    在生与死之间,那小子究竟会选择坚守他跟丫头之间的爱情,还是放弃他们之间的爱情,选择无病无痛的活下去,最终成为一代霸主呢?

    丫头,你可别让为师失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8附属家族来得及否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