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09 正式碰面手谈一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夫人,您起了吗?”候在门外的丫鬟碧桃听到屋内传来轻微的响动,侧了侧耳嗓音清脆的道。

    “嗯。”

    “那奴婢进来伺候夫人起身?”

    “进来吧。”

    碧桃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动作熟练且利落的伺候着赫连梓薇起身,紧接着又赶紧给她穿好衣梳好妆,让得赫连梓薇整个人立马就精神了起来。

    “我睡多长时间了?”

    “回夫人的话,正好两个时辰。”碧桃一边回话,一边给赫连梓薇倒上一杯热茶。

    “我竟睡了这么长时间?”赫连梓薇看着身边伺候的碧桃,温婉的嗓音不自觉的有些拔高。

    碧桃抿唇一笑,总觉得她家夫人有时候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孩子气特别的可爱,也难怪姑爷时不时的就喜欢捉弄夫人一下。

    “夫人身子骨弱,大夫可是交待要好生养着的,原本夫人的身子都调养得差不多了,可最近这段时间操心的事情多,耗损了不少的心神,这才又得好生调养一段时间。”

    揉了揉眉心,赫连梓薇浅浅的笑了笑,柔声叹道:“可不,我这身子也真是太不争气。”

    在以前她不知道陌殇是先天的天赐灵体之时,赫连梓薇就无数次的厌弃过她这具病弱的身体,那时她嫁进楚宣王府,一连近四年都没有身孕,方才让得婆母那样的逼她,那样的逼陌乾,否则哪个名家世族会是庶子比嫡子还要年长整四岁的。

    尤其是后来她虽然怀上了陌殇,可陌殇一生下来就先天体弱,更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可知那时候的她是有多么的绝望。

    那时她真恨老天,为什么不但没有给予她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还让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也落得个先天体弱的结局。

    她自问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为何上天就愣是待她不公?

    即便是现在完全弄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赫连梓薇仍是暗自恨着她的这具身体,她总是想着如果她健康一些,是不是她的熙然就能好过一些。

    “夫人怎的又钻牛角尖了。”

    “你这个丫头。”

    “大夫早就说过夫人的身体已无大碍,只需静心调养一番就会大好,可是再三交待夫人要放宽心的,怎的夫人就喜欢想七想八的呢。”

    不待赫连梓薇反驳,碧桃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且不说姑爷知道了会担心夫人,就是殇少主知道了也得心疼夫人不可,夫人可不能让姑爷跟殇少主操心。”

    “熙然他只怕还怨着我这个母亲。”说到儿子,赫连梓薇就有着满心的失落。

    她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虽然陌殇对她很恭敬,也喊她母亲,但她还是从他的态度里面感觉到了他对她的疏离。

    “殇少主这才刚回来,他还没有明白夫人您对他的苦心了,等时日长了殇少主他自然会明白夫人的苦心。”碧桃是赫连梓薇的贴身大丫鬟,她也是见过公冶语诗,觉着公冶小姐还挺好的,只是她不明白怎么殇少主就那么的不待见公冶小姐。

    当然,在她眼里无论外貌还是家势都挺相配的陌殇跟公冶语诗,明明应该是很好的一对儿,至于少主为何不喜欢公冶家的小姐就不在她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那孩子性子可倔得很,认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若非在她心里陌殇的性命重过一切,赫连梓薇才不会去做那等让自家儿子心生厌恶的事情。

    只是在保住儿子的性命,跟选择一个儿子喜欢的女人这件事情上,显然赫连梓薇觉着保住陌殇的性命更重要。

    哪怕以后陌殇恨她怨她一辈子,只要陌殇能好好的活着,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觉得值,不会觉得后悔。

    “那那夫人何不成全了少主?”

    “哎,你是不会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的。”

    碧桃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自然是不明白做母亲的心思的,所以也很干脆的转移了话题,只道:“夫人且放宽心,一切都会好起来,就算夫人不替自己着想,也得替殇少主着想不是,只有夫人好好的,长长久久的,难道还怪不能挽回殇少主的心么。”

    “你个丫头这张嘴就是巧。”

    “能讨夫人欢心自然是巧的。”

    “前些日子熙然他不理我这个母亲,我这心里就不得劲儿,那是一点儿精神都提不起来,自打他不再折腾自个儿,也乐意喊我一声母亲之后,我啊其实也想明白了。”

    母子之间哪儿能有隔夜仇,强迫陌殇娶公冶语诗已是对他不住,赫连梓薇也没指望陌殇能给她一个好脸,也只能盼着两人成亲之后,她再好好缓和跟陌殇之间的母子关系。

    她相信只要她诚心,总有一天儿子会被她给感动的。

    至于陌殇跟他那个心上人,赫连梓薇只能对那姑娘说声抱歉,她若跟她的儿子还有那样一段缘分,她也是乐见其成的,一定也会护着她不让她受委屈。

    “夫人能这么想就对了。”

    “睡了一觉起来肚子也饿了,你且吩咐人送些吃食进来。”

    眼见自家夫人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碧桃心下好笑面上却是不显,状似无意的说道:“姑爷守着夫人睡着后,就交待在外好好伺候着,然后姑父就去找大老爷去了。”

    “碧桃你这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竟然都敢打趣起本夫人来了。”

    因着紫晶宫现任的宫主是赫连迎,而赫连迎并没有将自己的儿子赫连嘉澍立为少主,故而宫内的奴才婢女都称他为大老爷,称他的夫人为大夫人。

    原本她们也应该称赫连梓薇为大小姐的,但赫连梓薇觉得自己是嫁出去的姑娘,而且她的夫君陌乾为了她更是十余年不曾回到自己的故土去了,因而她让伺候他们夫妻的奴才婢女都称她为夫人,但陌乾心疼自家媳妇儿,于是下人对他的称呼就变成了姑爷。

    于是乎,这里里外外的称呼就成一怪圈儿了。

    陌殇回归之后,赫连迎就宣布了他为紫晶宫下一任宫主继承人的身份,遂,宫内之人都尊称他为殇少主。

    而宫主赫连迎的儿子赫连嘉澍掌管涅城,他已是涅城的城主,他的儿子赫连子珩就被尊称为少城主,倒也跟陌殇之间没什么冲突。

    也是因着赫连迎夫妇对自家孩子很是纵容,要不那些称呼什么的也不至于乱成这样,好在他们夫妻没那么多计较,觉着只要他们自己开心就成,别的也就撒手不管。

    “嘻嘻…夫人最是好了,才不会舍得罚奴婢呢。”

    “那你家姑爷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通常情况之下陌乾都是陪在她身边的,若非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要不以陌乾的性子还真不会找上她大哥。

    “姑爷说了,只要夫人醒了就赶紧给他递消息过去,所以在奴婢进来之前就已经派人去通知姑爷了,只怕这个时候姑爷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很快,赫连梓薇要的吃食也送了进来,她是真的肚子饿了倒也没客气,一边询问着碧桃事情,一边仪态优雅的享用着美食。

    “柳絮殿那边怎么样?”

    “公冶小姐是个性情好的,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前几日她天天都过来给夫人请安,今日倒是没来。”宫里可都传遍了,殇少主每天都要抽出一整上午的时间让公冶小姐随侍左右,都说这是在培养感情呢。

    “今日她没过来?”

    “是的夫人,公冶小姐今个儿午后没有过后。”之前公冶语诗都是赶在赫连梓薇午睡前过来请安的,但今个儿是真没来。

    也正是因为她自进宫后就今个儿没来,碧桃才记得那么清楚,莫不当真是被殇少主给气大发了?

    “行了,都撤下去吧。”

    “是,夫人。”

    不一会儿赫连梓薇就又让两个丫鬟进来替自己梳妆打扮了一番,然后对碧桃道:“走,陪我去母亲那里坐坐。”

    想到之前父亲说过的话,以及母亲言谈间流露出的讯息,赫连梓薇觉得还是必须得她亲自去过问一番才行。

    如若真有事,她也好早做准备。

    “是,夫人。”

    这边赫连梓薇刚刚带着碧桃走出凝香阁,身着一袭墨色锦袍的陌乾就朝她们迎面走来,看到自家夫人陌乾就停下脚步,柔声道:“芸儿这是要去哪里?”

    丫鬟碧桃向他行礼,他只是抬了一下手,碧桃就会意的退到一边,静静的候着。

    “夫君去见大哥了?”

    “嗯,去找大哥聊了聊天,下了几盘棋。”

    “我正要去母亲那里,夫君要一起过去吗?”赫连梓薇一直都被陌乾保护得很好,她这样的性子其实还真不适合在楚宣王府那样的地方做主母,没得一个不留神就被别人给算计了去。

    “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母亲谈?”

    “是有一些事情。”

    “那为夫便不过去了。”

    “也好,等我跟母亲说好,一会儿咱们就去柳絮殿看看语诗丫头,夫君你说可好?”

    “嗯,正好公冶家那小子也进宫了,一会儿咱们去见见也好。”

    “是润钰那小子。”

    “嗯。”

    “那一会儿之后咱们柳絮殿外见。”

    “好,等见过公冶家那丫头,咱们正好可以去兰陵宫看看熙然。”

    “我听夫君的,正好熙然那个时候也从飘渺秘境里出来了,不然咱们还见不到人。”

    “碧桃,照顾好夫人。”

    “是,姑爷。”

    ……。

    柳絮殿

    “佳琳,你确定我大哥是今个儿进宫吗?”

    “回小姐的话,奴婢确定。”她要这点儿事情都不能确定,她还能在公冶语诗的跟前混么?

    “那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他的身影。”公冶语诗显然已经快要被陌殇对她的冷暴力给逼疯了,那种一点儿都无法揣摩到对方心思的失控感,简直就叫她抓狂。

    虽然一早她就做了许多的准备,早先安排佳琳出宫也是她送出去的一部分安排,但更多的却需要她的好大哥公冶润钰的帮忙。

    “小姐莫要着急,要不奴婢到殿外去看看?”

    一听佳琦这话,公冶语诗连忙点头道:“对对对,你且到外面去看看,也好让本小姐这颗不安的心定一定。”

    自打上次见面发生了不愉快之后,公冶语诗就知道她那个大哥心里对她有意见,而且她的伪装在公冶润钰的面前就好像是赤果果露在外面的,一时间让得她有些琢磨不定他的态度。

    也正因为如此,公冶语诗才不敢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公冶家族上面,她得为自己再留一条后路。

    孰不知,纵她千算万算,也绝对没有算到陌殇会那样的不按常理出牌。

    “小姐放心,奴婢这就去。”

    佳琦转身小跑离开后,佳琳就上前语带讨好的道:“不如奴婢再替小姐打理一下妆容?”

    “也好,反正闲着本小姐就会忍不住想七想八。”

    “小姐天生丽质,奴婢再稍稍替小姐略施薄粉,就不怕……”

    不等佳琳把话说完,佳琦就跑了回来,急吼吼的道:“小小姐。”

    “怎么回事,毛毛躁躁的要做什么?”

    “请小姐恕罪,奴婢奴婢是太太吃惊了才会这样。”

    闻言,公冶语诗让佳琳退后一些,她坐在凳子上转身看向佳琦,沉声道:“说清楚。”

    “小姐,少主他本来穿过一个花园就要到咱们柳絮殿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殇少主从另外一边走过来,然后就把少主给请到兰陵宫去了。”

    当时那情景,她在一旁看着险些都要吓傻了,不过两个容貌出众的美男子站在一起,别说还真挺养眼的。

    “你说什么?”公冶语诗瞪大了双眼,咽了咽口水重复的说道:“你是说我大哥被殇少主请到兰陵宫去了。”

    “回小姐,确是如此。”

    “那…那本小姐该怎么办?”

    小心翼翼的瞅了眼公冶语诗难看的脸色,佳琦低声说道:“小姐,奴婢以为以殇少主的本事,肯定知道奴婢当时就在花园的这一头。”

    “所以呢?”

    “小姐何不就以此为理由,直接去兰陵宫见少主,同时还能跟殇少主多亲近亲近。”

    果不其然,佳琦话音刚落,公冶语诗就眸光一亮,若有所思的抚着下巴,道:“这个主意倒是可行。”

    且说那一边,公冶润钰此番前来紫晶宫,一来是他自己有些想法,二来则是因为公冶语诗,同时也免不了还有他父母的意思。

    既然他来了紫晶宫,说是看望他的嫡亲妹妹公冶语诗,顺便给她送些家里的东西,但他也不好进宫就直奔柳絮殿而去,必须很有礼数的先去给赫连迎夫妇请安,然后才能去看望公冶语诗。

    这一来二去的,也就耽误到了这个时候,好在他不用去向紫晶宫内所有的主子请安,不然还真够折腾的。

    毕竟,偌大的紫晶宫,除了赫连子珩跟陌殇是与他同辈,不需要他去请安的之外,其余的四位可都是他的长辈,真要失礼了可不好。

    只是公冶润钰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意外的与陌殇碰了个正着。

    在他心里的确是存着见一见,会一会陌殇的心思,只是陌殇身份特殊,又岂是他说见就能见的,故而,那样的想法公冶润钰也只能放在心里。

    不曾想,意外的碰面就那么突如其来的来了,打得他还真有些措手不及。

    “还请公冶少主稍坐片刻,少主刚练功回来正一身汗,需要沐浴之后才能过来。”

    “无妨,我等一下便是。”

    “那便请公冶少主品一会儿茶,再尝一尝点心。”

    “嗯。”

    影南做好陌殇交待的事情之后,便退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了。

    坐在内殿的公冶润钰也没有闲着,他打量着殿里殿外的各种摆设,从中也能品味出陌殇的几分品性。

    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在陌殇的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气息,他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陌殇。

    然而,他却清楚的记得,在赤霞焚天谷带走陌殇的那一次,绝对是他第一次见到陌殇,于是越发闹不明白他对他的那种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沐浴后的陌殇站在内殿没有第一时间走出去,他静静的打量了一会儿公冶润钰,对于这个男人他还真是算不得陌生,毕竟在此之前,他对他就有过一面之缘了。

    虽然那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只有宓妃,但身处暗处的他却将公冶润钰看得更透。

    想到这个男人是那个女人的嫡亲哥哥,陌殇的眸光就幽深了不少,或许他能从他的嘴里探听到些什么。

    “不知公冶少主可否陪本世子手谈一局。”

    “既然殇少主有些雅兴,润钰自当奉陪。”

    “影北。”

    “是,少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09正式碰面手谈一局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