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13 闭关前准备,前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那一日陌殇从赫连迎的口中得知有飘渺秘境这一处地方之后,他的心中就升腾而起一股异常强烈的期待。

    是的,就是期待。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内心深处一直渴求着的东西,就即将没有隐藏的展现在自己面前一样。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只能凭借感觉去意会的一个念头,就是那么清楚直白的让他知道走进那个地方,他就能得到自己一直所期盼的东西。

    甭管是为了转移他的外祖父母,还是他的亲生父母,又或是他的舅父舅母对他的注意力,还是为了混淆各方人马对紫晶宫,对他的关注,陌殇能够强忍着心中的恶心让公冶语诗在他的面前足足晃荡了整四天半,于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底线。

    并且随着这个半天时间陌殇对公冶语诗的了解,那个女人可不单单只是他初次对她的评价那般,说她虚伪做作,那都是抬高她了。

    隐藏在她那张良善面孔之下的心,已然丑陋到陌殇都找不到形容词去描绘了。

    陌殇既已借着公冶语诗达到了他的目的,那么他也就没有必要再耐着性子让她随侍左右,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静看公冶语诗面上不显,心下却对他各种算计。

    兰陵宫内,陌殇与公冶润钰的那一局棋,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陌殇早在提出要让公冶语诗进宫之时就设计好的,他一早便知道公冶语诗不是个心思清明简单的女人,否则那日在凝香阁见他态度那般分明,早就应该知趣的离开而不是仍抱着为他好的理由这个理由留下来。

    说到最后,她兴许也当真看上了他这个,毕竟对于自己的相貌,陌殇自生来便有绝对的信心。

    饶是在这片神奇海域下,世世代代生活着的人,他们似乎特别受上天的厚待,无论是外貌还是天赋,皆不同于这片海域之外的人。

    直白的说,在这片海域之内,无论男女那就找不出一个生得丑的来,哪怕最低的标准也能配得上清秀二字。

    公冶语诗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陌殇,除了自信满满的觉得,以她的相貌普天之下大概也唯有陌殇能配得上,再有就是她对陌殇手中能够掌控的权利的向往了。

    要知道赫连氏一族素来子嗣不丰,在赫连迎往上几代,赫连氏一族都是一代单传的,好不容易到了赫连迎这一代,他跟妻子长孙依凡育有一子一女,而那自幼就身体孱弱的女儿赫连梓薇,她所出的儿子陌殇,更是难得的拥有赫连氏一族近百分之九十九的纯净血脉之人。

    这般浓郁纯净的血脉,比起赫连迎的嫡亲孙子赫连子珩都还要高于近十个百分点。

    故而,陌殇是赫连迎的外孙那又如何,他依旧是最有资格接掌紫晶宫之人,哪怕是赫连子珩都要往后退居一步。

    悬浮于天空之上的紫晶宫,若能成为这座宫殿之主,那将拥有何等的荣光,放眼这世间芸芸众生,他们都将在她的面前俯首称臣,如此这般,公冶语诗焉能舍弃得了?

    她虽在涅城内美名在外,家势背景亦一样不差,可人的贪念一起,那就是无穷无尽,怎么也无法再收得回来。

    她若有了一定的钱,那她必然会想要得到更多的钱,她若有了一定的权,那她就势力需要得到更大的权才能满足她内心里对于权利的渴望,她若有了势,那她定当认定这世间众生都要俯身在她的脚下,仰望于她才是王道。

    拥有这样本质的公冶语诗,除非陌殇是眼瞎了,他才能将她看进眼里。

    “进来回话。”

    “是,世子爷。”

    “如何了,本世子吩咐你们打探的事情可有眉目了?”许是出于恋人之间的心灵感应,陌殇总有一种宓妃已经身处涅城的感觉。

    若非是他担心打草惊蛇,让得家里那几位察觉到,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出宫亲自去寻一趟的。

    当初他刚在紫晶宫醒来,那段时间他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直到这两天那种宓妃就在他身边的感觉越发的强烈,并且不容忽视。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按照世子爷的指示,在城里城外都仔细寻找了一遍,但都没有发现符合世子爷提出条件的人。”

    影南影北原是赫连迎安排到陌殇身边的,一来有护卫陌殇之意,二来又何尝没有‘监视’陌殇之意,反正一句话就是要掌控陌殇的一举一动的意思。

    然,陌殇是什么人,他能容忍自己的身边有眼线的存在?最后的结果是影南影北被他留下了,但影南影北也成为了陌殇人。

    除了陌殇的命令,影南影北不会再执行任何的命令。

    闻言,陌殇抬起清冷潋滟的凤眸看了影南一眼,冷声道:“无论男妇,可有行事作风相对特例独行,特别一些的人?”

    他家小女人的化妆技术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相提并论的,她若化妆成男子,陌殇还真不认为有些能识破她的身份,若她没有丝毫隐藏就来了涅城,想必以她的性子,那是想藏都藏不了的。

    “这个…”影南张了张嘴,又默了默,他们知道陌殇在暗中找人,至于在找谁,其实他们兄弟俩儿心中也有数,可主子没有开口说明,他们也就全当自己不知。

    反正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哪怕主子从未开口说过什么,但影南影北心里明白,即便就是死,他们的这个主子也是不会娶公冶语诗为妻的。

    既以深知自家主子性情的他们,纵然有心想要劝主子一两句,可仔细一想倒也不敢对自家主子说那样的事了,不然主子铁定不会再要他们。

    “是有为难之处?”

    “回世子爷,属下跟影南是分开打探消息的。”按世子爷所说,相对比较特别的人,影南没有遇到,他倒是意外的碰见过一个。

    只是不知,那位姑娘是不是就是世子爷要找之人。

    如若当真是她,倒也不枉世子爷一直都在默默的坚持着,且不管那位姑娘独自前往涅城结局会如何,单凭她来了,那她就不愧是世子爷看上的姑娘。

    “所以呢?”

    “咳咳,影南没有遇到,那是因为他查探的地方都是涅城极富盛名之地,而属下去打探的那些地方要隐秘低调一些。”

    “嗯。”

    “属下曾意外在清风小栈发现一位面带紫金色蝴蝶面具的姑娘,就是不知她是否就是世子爷要找之人。”

    闻言,陌殇心下一颤,隐没在袖中的双手都微微有些发抖,但他极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

    “本世子会修书一封,影北你务必将信亲手交到她的手中。”此刻的陌殇已然就确定戴着蝴蝶面具的人就是宓妃,他既要借影北之手给宓妃递一封信,自然也想到他的信有可能会被拦截,但他还真不怕有人来截他的信,毕竟他跟宓妃之间的有些联络方式,绝对不是谁都看得懂的。

    “属下会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世子爷的指令。”

    “嗯。”虽然陌殇很担心宓妃,但陌殇心里也是有数的,前段时间宓妃没来,那就说明那时的她跟他一样,根本没有能力去寻,去找。

    然,宓妃在这个时候来了,那就证明至少他的阿宓来此是有自保能力的,如此他的心也算稍安了。

    但与此同时,陌殇又不禁摇头苦笑,到底他还是慢了他家小女人一步,竟然又让他家女人先来找他了,说来还真是挺丢脸的。

    “他们这两天又在算计什么?”

    紫晶宫内发生的事情别看陌殇什么都没有过问,但那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回…回世子爷的话,宫主夫人跟大小姐似是似是在跟公冶小姐她们家商量婚事。”

    这事儿知晓得门清的人其实不多,饶是如此为了避免这事儿传到陌殇的耳朵里,她也是再三对宫内之人下过禁口令的。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到底还是让影南跟影北查到些蛛丝马迹。

    “哦?”陌殇挑了挑好看的双眉,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觉得意外,如果他的外祖母跟母亲没有那样做,反倒是会让他觉得奇怪。

    虽说陌殇将自己的一部分心思透露给了他的父亲陌乾知晓,但陌殇也不敢确定他的父亲是否会按照他所计划的那一条道走下去。

    毕竟他还尚未为人父,还不懂得也无法体会他的父亲跟母亲对他的那种感情,因而,不管他的父亲母亲对他做了什么,陌殇虽并不会怨恨他们,但他却实难接受他们的那种做法。

    兴许只有等到某天他也为人父之后,他才有可能体会那种感情。

    “公冶家主跟他的夫人进宫并不曾有什么隐瞒,只是对外说的是与宫主议事,实际上是宫主跟宫主夫人,大小姐跟姑爷他们要与公冶家主他们商量世子爷跟公冶小姐的婚事应当何时举行。”影北顿了顿,又看了看陌殇的表情,颇有几分后怕的咽了咽口水,接着又道:“且不说以世子爷目前的身体状况来分析,不宜高调的宣扬两家的即将结亲的消息,单就是世子爷不乐意迎娶公冶小姐这一点,宫主他们也断然不可能将这件事情早早的宣扬出去。”

    说得不好听的,万一这婚事宣扬了出去却没有成,那紫晶宫赫连氏一族岂不沦为了整个‘绝望深渊’的大笑话?

    这是绝对不能出现的意外,遂,哪怕就是两家在商议婚事,也定是要将世子爷给瞒得死死的。

    “属下以为,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宫主他们打的主意肯定是想让世子爷跟公冶小姐生米都煮成熟饭之后,再将婚事张扬出去。”

    影北顶着一脑门的黑线看了看犹不自知自己说了什么的影南,真心为他的智商捉急了。

    那么明显摆在那里的事情,世子爷他能不知道么?没看见世子爷的脸色,黑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吗?

    他真是快被影南给蠢哭了。

    “这样的话,他们就不怕世子爷不认认账了……”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影南真心恨不得地上立马出现一道缝,他好赶紧的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见人。

    陌殇看着那抖得像是秋风中落叶一般的影南,万分无语的嘴角微抽,冷声道:“你们倒是将他们的心思摸得透透的,只是本世子不要的东西,真以为用那样的手段就能达成所愿。”

    闻言,影南影北默了,他们哪儿敢那方面去想啊!

    “虽说世子爷不怕他们的算计,但常言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也应当早做准备才是。”

    “嗯。”陌殇点了点头,他可是个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他是断然不会允许自己身上出现污点,并且还惹得宓妃伤心难过的,“既然他们自认为自己做得很好,一点儿都没有让本世子察觉到,那么本世子也不好破坏他们的美梦。”

    那明明清润温和的话语,不知怎的影南影北就是从中听出了凌厉的杀意与煞气,不由得就默默对视一眼,而后在心里齐齐为即将要与他家世子爷为敌的人点上了一根蜡,但愿他们的结局不要太凄惨才好。

    “在接到本世子新的指令之前,切莫打草惊蛇,就全然当作什么都不知晓。”想来他们瞒着他定下婚事的日子,应当就是他们齐聚兰陵宫的那一天。

    公冶润钰那个人,陌殇其实还是很好看的,此事就当是他对他最后的一个考验,但愿公冶润钰能交上一份让陌殇满意的答卷。

    “是。”

    “一会儿之后本世子就会进入飘渺秘境闭关,除了刚才本世子交待给你们要办好的事情之外,这本册子里面详细的写下了本世子闭关之后需要你们去做好的事情,待看过之后牢牢记在脑海里,立马就将这本册子给烧掉。”

    “谨遵世子爷之命。”

    “如还有疑问,你们现在可以提出来。”他既要闭关,那么闭关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他又需要防备些什么,陌殇老早心里就有了盘算,倒也不担心会无法掌控全局。

    两人听了陌殇的话,接过那本册子后就快速的看了起来,不但要看还要牢牢的记在脑海里,同时也要再三细品其中的深意,以便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赶紧提问。

    一刻钟之后,影南影北将册子里的东西都记了下来,然后又向陌殇提出他们心中不明白的地方,陌殇也耐着性子给予了他们解释。

    直到他们完全能明白他的心思之后,方才语气清冷低沉的道:“如若她找上门来,你们就告诉她两个字即可。”

    “是,请世子爷放心,属下等一定不会坏了世子爷的大事。”

    “告诉她,等我。”

    “是。”

    随后,影南影北一边制造着他们在陌殇身边当差的假像,一边去暗暗执行陌殇的那些吩咐,而陌殇先是直接去见了他的外祖父赫连迎,也不知他都跟赫连迎说了些什么,总之等他出来之后便直奔飘渺秘境而去。

    翌日,当公冶语诗满心欢喜的准备再次去与陌殇相会之时,方才发现水榭内半个人影都没有。

    慢半拍的才回想起来,好似之前的确有人到柳絮殿告诉她,以后不用她再随侍陌殇的左右。

    她压根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哪曾想现实就反过来给了她一巴掌。

    “小姐别恼。”

    “恼什么恼,本小姐哪里心了。”公冶语诗觉得她对陌殇已经够迁就了,可那个男人的心就是石头做的,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打动他半分。

    “小姐别生气,您跟殇少主的婚期都已经定下,还怕那殇少主跑了不成。”

    “是啊小姐,省得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也是,本小姐现在不跟他计较,等以后再慢慢的计较也不迟。”

    两天之后,赫连迎就会解开他之前下在陌殇体内的封印,紧接着陌殇体内的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就会彻底的爆发,届时便轮到她出场。

    只要她跟陌殇有了夫妻之实,那么她这个少主夫人就是逃不了的,也正是因为这个,长孙依凡她们都将她的父母请进宫了,故而,公冶语诗也没有想那么多。

    心中所求得以这般快速的实现,她还有什么可恼可怨可气的,她就不相信陌殇在拥有她之后,还能对那个女人心心念念。

    “行啦,你们随本小姐回去,这两天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否则谁要坏了本小姐的事,就休怪本小姐不讲情面。”

    “是,小姐。”

    ……。

    “怎么样,本小姐吩咐你们的事情可都办妥了。”清风小栈后面的一处幽静小院内,仍是一袭赤色长裙的宓妃悠然的坐在秋千上,手里把玩着垂落在胸前的一缕黑发。

    “回小姐的话,都办妥了。”

    “何时能去往紫晶宫?”

    “小姐现在就可以准备一下了,顶多一个时辰之后,东陵世家的家主将会亲自过来一趟,届时小姐随他入紫晶宫便好。”

    宓妃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倒是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了几分期待。

    只是不知那些被她所‘期待’的人,在见过她之后,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13闭关前准备,前往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