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15 心绪不宁,邪肆少年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哎哟,我说你这老头子能别再转悠来转悠去了么,我这头都快被你给转晕喽。”

    越是临近陌殇体内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相融的日期,他们这一家子人就愣是没有一个能坐得住的人,但饶是如此也解不了他们心中的焦急与狂躁啊!

    长孙依凡已经接连好几日没能睡个安稳觉了,每每刚要进入深度睡眠,立马就会被可怕的梦境所惊醒,让得她真是身心俱疲,即便是再精致的妆容都无法掩盖她憔悴的面容。

    且不说她这个外祖母都这般了,赫连梓薇的情况比起她还要更严重一些,许是因为一颗心都全系在陌殇身上的原故,难得她倒是没有再受不住刺激而昏睡。

    只是好不容易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给足了心理暗示,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她都已经安排妥当,再三检查过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她的宝贝外祖一定可以渡过此劫难,但是看到面前这个坐立都不安的丈夫,长孙依凡就不免又全线都崩溃了。

    “就算你再怎么转,哪怕就是把脚下这地给踩穿憔湍鼙Vね蛭抟皇Я恕!蹦训勒飧鍪焙虿桓檬撬依贤纷影参克拿矗醯幕挂窗哺饪烧媸墙兴制帜眨鼓盟氲惆旆ǘ济挥小

    “哎,你这老婆子以为我想转不成,我…我我这不是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么。”眼见自家夫人这都快要炸毛了,赫连迎无奈又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不甘情不愿的找了就近的一张椅子坐下。

    “越到这个时候你就应该越沉得住气,不然你还不得把薇儿给吓死。”她那闺女身子本来就弱,这么多年来就是殇儿那孩子支撑着她走到今日,一旦殇儿要是有个好歹,怕只怕就连女婿都不一定能留得住她的命。

    “是是是,夫人教训得是。”想到自家那苦命的闺女,赫连迎也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我这不是也只在夫人你的面前露出这担忧的一面么,换了在薇儿面前肯定不会这样的,敢情就你心疼闺女,我不心疼她?”

    “就你有理,我心疼我家闺女,可我也心疼我家殇儿,也不知他能不能顺利的渡过此劫。”纵然陌殇回归之后跟他们都不太亲近,可到底是血浓于水的血脉至亲,长孙依凡对陌殇的疼爱是不做一点儿假的,“老头子,你告诉我一句老实话,殇儿他……”

    赫连迎抬头看了眼望着他欲言又止的妻子,幽幽的长叹了一口气,语气也是十分不确定的道:“别说你心里没数,就是我这心里也没数。”

    “那这可如何是好?”闻言,长孙依凡直接就傻眼了,眸底隐隐流露出一股子绝望的气息。

    先天的天赐灵体可以说是千百年来都极少出现一个,就算有机缘出现了那么一个,也断然不可能阳魂之体与阴魂之体共存在同一具天赐灵体之内,据古往今来所有的典籍孤本中简短的记载,阴阳两魂共存一体的案例,自‘绝望深渊’存在以来仅有一例,然而,其最后的结局也没能逃脱那一个死字。

    不说两魂俱在将拥有怎样非凡的能力,单单就是两魂之中的一阴一阳,就足以令拥有其中一样的人傲然的站立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俯视这世间所有的生灵。

    毕竟不是每诞生一个先天天赐灵体之人就会随之诞生一个先天的精纯之体之人,故,公冶语诗的存在,亦可说成是陌殇活下去的一个机缘。

    虽说陌殇自幼并不养在紫晶宫,但因着赫连梓薇的回归,借着赫连梓薇这个母体,赫连迎他们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陌殇的存在,继而神石预言出世,在陌殇归来的期间,赫连迎翻遍族中所有古文典籍,总算是让‘精纯之体’四个字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从那时起,赫连迎就在调查有关‘精纯之体’这个体质的所有事情,慢慢的也研究出一套救治陌殇的办法。

    哪怕采用这个办法不能百分之百保证陌殇体内的阳魂与阴魂会彻底相融,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在陌殇跟公冶语诗有过夫妻之实之后,至少三十年之内陌殇是性命无忧的。

    倒也不怪赫连迎要算计到这样的地步,他也是琢磨着近三十年之后,陌殇也能培养着他自己的孩子长大了,届时兴许还有另外的机缘也说不定。

    然,这所有所有的前提在目前而言只有一个,那就是得保住陌殇的性命,否则后面所有的一切都不用再谈了。

    “听天由命吧,哪怕做最坏的打算,至少咱们也有七成的把握殇儿会平安无事的。”

    “在没有别的选择的前提下,也只能是如此了。”

    “别想那么多了,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就是那样了。”一旦两魂不能在陌殇体内相融,等待陌殇的路就只有一条,那就是爆体而亡。

    那是任谁也阻止不了的最坏结果,这样的准备虽是不好,可他们也必须做到心中有数。

    “薇儿受不得刺激,咱们得瞒着她一些,但乾儿不一样,你可将这些都跟他说过了。”到底陌乾才是陌殇的亲生父亲,他们这做外祖父外祖母的也不能把所有事情都给决定了。

    “昨个儿我已经找乾儿谈过一次。”

    “老头子看你这表情,是不是乾儿说过些别的?”虽说她那女婿是来自金凤国那样的小地方,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这话不假,单就冲着陌乾对赫连梓薇的那份心意,长孙依凡也是将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来疼爱的。

    那孩子平时守在赫连梓薇身边的时间最多,哪怕他也很想自己的家,却是从不曾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来过,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她那闺女。

    “他对我,是不是真的不能尊重殇儿自己的选择。”

    “什么?”

    “我说你这老婆子一惊一乍的要做啥,一把年纪了还咋咋呼呼的。”

    “他说尊重殇儿的选择,是是…是要眼睁睁看着殇儿因两魂不能相融而自爆而亡吗?”虎毒尚不食子,长孙依凡实在很难相信,陌乾竟舍得让他的亲生儿子去死?

    明明不是还有一条活路留给殇儿的不是吗?难道真的就要因为殇儿不喜欢,所以他那个做父亲的就决定遵从儿子的心意?

    一想到这些,长孙依凡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她巴巴的望着赫连迎,颤着声道:“老头子你是怎么回他的?”

    “咳咳…我自是骂了他一顿,骂他怎么能放任自己的亲子去死。”

    “那乾儿有何反应?”

    “他只说殇儿那孩子逼不得,否则闹到最后别说紫晶宫,就是整个‘绝望深渊’都将承受不住他的怒火而随之覆灭。”

    初闻陌乾那一番话,赫连迎自是气了个半死,怒火熊熊的就将陌乾给骂个狗血喷头,还径直就将他给赶走了。

    冷静下来之后,赫连迎回想陌殇的点点滴滴,却难免底气不足的觉得毁灭整个紫晶宫那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就是那小子做得出来的事情。

    “老头子你觉得可能吗?”

    “不知道,但冷静下来之后,我也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这……”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如若付出那样的代价之后,陌殇能好好的活着,也算赫连氏一族的血脉有所留存了。

    倘若陌殇知晓了赫连迎此时心中的想法,他大概只会觉得万分无语吧!

    毕竟,他真的不是一个好人啊!

    “老头子你放心吧,公冶家族那边我已经说好了,就是公冶丫头那里她也满心会百分之百配合的,绝对不会有什么二心。”

    “你就那般肯定?”

    “呵呵…这有什么不好肯定了,那丫头心心念念的就是咱们家殇儿,情之一字难说啊,可偏偏咱们家殇儿愣是对她没有半点好感,也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成为一对怨偶。”如若当真如此,那可真算是违背赫连氏一族的祖训了。

    “殇儿要实在跟公冶家那丫头培养不出半点感情,那老夫我就亲自去将殇儿那心上人抓回来,大不了就让她也进赫连氏一族的门,跟公冶家那丫不分大小同为正妻就好。”

    阿嚏!

    紫晶宫外,正准备跟随东陵靖进入紫晶宫的宓妃,突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突觉后背一阵寒凉,到底是哪个小人在算计于她。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长孙依凡话音刚落,殿外未经通报就直接闯进来一个人,不等她训斥出声,便只听赫连子珩的声音焦急的传进她的耳朵里,“祖父祖母,不好了,飘渺秘境出事了。”

    “子珩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刷’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跳而起的祖父,赫连子珩直接抓住赫连迎的手,嗓音略沙哑的道:“祖父祖母跟着孙儿去看看就知道了,这事儿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

    随着陌殇体内两魂相融的关键时期越发临近,紫晶宫内都蒙上了一层紧张的氛围,撇开陌殇那个主角之外,其余所有事情都已经做足了准备,只待那一天,那一刻的到来。

    说来可能是母子连心,心有所感的原故,越是临近那个日子,赫连梓薇就越是梦到一些跟陌殇有关的种种画面。

    梦境之中那些画面清晰异常,可只等赫连梓薇清醒过来,梦里那些画面就变得非常的模糊,从中她什么也看不清楚,正因为看不清楚,那种无法触碰到的恐惧才是真的恐惧,于是赫连梓薇就再也坐不住,她非得亲眼看一看陌殇方才能安心。

    于是就有了赫连梓薇担心陌殇拉着陌乾去见陌殇的事情,半路正好遇到从涅城回来的赫连嘉澍一家三口,听闻赫连梓薇那一番模糊不清的梦境之后,最终决定亲自去飘渺秘境之外见一见陌殇。

    到了那里之后,赫连子珩方才发现,他竟然被阻隔在外,愣是无法再踏入一步,明明之前他也是跟在祖父赫连迎的身边,与陌殇一起在秘境中修炼的。

    不但是赫连子珩进不去,就连他的父亲赫连嘉澍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反弹了回来,若非事先早有准备,只怕还会落得个重伤的下场。

    听完赫连子珩的话,赫连迎哪里还呆得住,运起功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长孙依凡心中亦是放心不下,紧随其后追了过去。

    “芸儿,你别担心,咱们的熙然不会有事的,你别自己吓自己。”陌乾无法弄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只能尽可能的安抚自己的妻子。

    不知怎的,看到眼前这一幕,陌乾没有想到别的,他的脑海里就只是不断回想起那一天,在凝香阁陌殇对他说的那一番话了。

    他的这个儿子自小就聪慧睿智无比,怕只怕岳父岳母他们以为隐瞒得极好的事情,已然传进熙然的耳朵里了,如此他要还能坐以待毙,陌乾都宁可相信自己要改姓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要说出那样一番话来,怕是谁也不会信他,没准儿还得把妻子再给刺激昏了。

    这夹在妻子跟儿子之间的滋味,特么着实不好受。

    “我没有自己吓自己,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亲眼看看熙然才放心。”

    “可你这样激动于身体不利,不要没等看到熙然,你自己就先昏过去了。”

    “我会冷静的,我会冷静的……”赫连梓薇不住的深呼吸,再深呼吸,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眼见妻子慢慢的安静下来,陌乾提起的心稍稍落了地,然后看向舅兄赫连嘉澍道:“大哥,不知在何种情况之下秘境会出现被封锁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咱们只能等父亲来了之后才知晓了。”

    “夫君,你没事儿吧!”

    “不要担心,为夫没事。”

    “没事就好。”端木欣欢站在赫连嘉澍的身侧,见其气息沉稳确是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转头又对赫连梓薇道:“小姑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殇儿吉人自有天相,他定会平安无事的。”

    “嗯,谢谢大嫂。”

    很快,赫连迎就来了秘境入口,赫连梓薇一看到他立马就朝他扑了过去,“爹,秘境怎么进不去了,熙然他还在里面,他会不会有事啊?”

    “芸儿你先别急,总得让岳父先看看情况才能回答你不是。”陌乾将妻子拉开,漆黑的墨瞳看向赫连迎,其中溢满的对陌殇的关心,大概也只有男人与男人才懂。

    “薇儿先别急,让为父看看再说。”

    “好…好好。”

    仔仔细细将秘境入口查探了一番,赫连迎也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妥,但只要想跨进秘境之内便会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攻击,就仿佛整个飘渺秘境都被一道无形的光圈给笼罩起来了似的。

    也可以换一种说法,飘渺秘境虽然为赫连氏一族所有,赫连氏一族的嫡系一脉可以使用它,但其实飘渺秘境却是无主之物。

    现如今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赫连迎心中犯起丝丝疑云,莫不飘渺秘境现在成了有主之物,所以才会在未曾主人同意之前,将任何一个擅闯之人弹飞出去?

    “怎么样了,爹你跟薇儿说实话,薇儿受得住的。”赫连梓薇抹了把眼泪,嗓音嘶哑的道。

    “哎,你这丫头哭什么,殇儿那孩子虽说身处秘境之中,但他并无性命之忧。”

    如若当真如他所想的那般,真要让得飘渺秘境认了他为主,那才是天大的机缘好吗?

    简直可遇不可求,还是那小子有福气。

    “飘渺秘境是不留死物的,如果殇儿不在了,直接就会被扔出来,但现在秘境竟然没有将他扔出来,也就是说这极有可能是殇儿的一大机缘。”

    “岳父何出此言?”

    “殇儿不是极为反感跟公冶丫头行夫妻之礼么,既然现如今他小子被困秘境之中,只要他有本事将秘境收为己用,兴许会有别的选择也说不定。”抚着胡子,赫连迎脸上露出爽朗的笑意。

    “父亲的意思是我们之所以被秘境挡在外面,指不定是因为之前无主的秘境现在有主了?”

    “嗯,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不过飘渺秘境可不是一般的地方,想要让它奉殇儿为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咱们且再等两日再说吧!”

    还有两日之期,赫连迎也想看看,究竟人定能不能胜天。

    “启禀宫主,宫外有一老者上门拜见,只说道出他的名字,宫主便知故人来访。”

    “他叫什么名字?”

    “回宫主的话,他说他叫东陵靖。”

    闻言,赫连迎面色一怔,立马吩咐道:“赶紧以贵宾之礼请东陵家主到冰泉殿,不得有丝毫怠慢。”

    “谨遵宫主之命。”

    “好了,现在殇儿无事,你们也别都守在这里,以免打扰到他,现在全都随本宫主去冰泉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15心绪不宁,邪肆少年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