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16 心绪不宁,邪肆少年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面上不显分毫的他们,内心里却不禁同时冒出一句感叹:好一个绝色的少年,好一个邪肆的少年,若问有谁能站在他的身边不被比下去,只怕也唯有陌殇有那个资本了。

    只是当东陵靖领着宓妃跟南宫雪朗走向赫连迎一行人之时,赫连迎等人的目光,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落到了宓妃的脸上。

    赫连迎虽不曾到宫门口迎接东陵靖,倒是在冰泉殿的门口亲迎了东陵靖,也算是给足了东陵靖面子。

    很快,他们一行三人就在常祺的带领下到了冰泉殿,此时的赫连迎等人从飘渺秘境回到这里,已然都是重新沐浴梳洗过一番的。

    至于南宫雪朗从头到尾都几乎没有开口,就算常祺听到了,也说明不了什么。

    宓妃只是看了看他没有言语,但却是朗笑出声了,引得宫中婢女频频抬头偷看他,实是他那明艳妖娆,绝色倾城的容貌太引人犯罪了。

    “呵呵呵……”

    “这倒是人如其名,你个丫头整个儿就是邪气横生的,让人心里没底。”

    “嗯。”

    “凤邪?”

    “师伯一会儿叫我凤邪就好。”

    一瞧这丫头就不是个好惹的,东陵靖觉着他要是一个不小心将这丫头的身份给掀了,指不定这丫头得怎么对待他。

    “那就好。”东陵靖点了点头,想起什么的看向宓妃又道:“你现在男装打扮,一会儿老夫该叫你什么名字?”

    想到陌殇传给她的信,宓妃想要打探消息,可不就得住在紫晶宫最为妥当。

    “当然没有。”宓妃抿了抿唇,她还担心不能在这里住下呢。

    “你个丫头风向倒是变得快。”东陵靖看了眉眼含笑的宓妃一眼,觉着自己真是掉进她挖好的坑里了,摇头笑了笑又接着开口道:“此番老夫来此只怕得在紫晶宫小住两日,你没意见吧!”

    “东陵师伯有礼了。”

    “哈哈哈…好,就冲着你这句话,老夫倒是不妨让你学些本事去。”

    “晚辈若是口气小了,师傅他未必就瞧得上晚辈了。”想他呼延宇齐花了那么大功夫就只为收她为徒,让她继承云雾仙山,也不怪宓妃要时不时的挤兑他一番。

    “呵呵…你这丫头口气倒是不小。”

    “那得看东陵前辈能教些什么了。”

    既是如此在不违反东陵皇岛祖训的前提之下,他倒也乐意教宓妃一些东西。

    “好你个丫头片子,说说看你想学什么?”东陵靖到底还是相信呼延宇齐看人眼光的,他既收了这丫头为徒,并且只收了这丫头为徒,那这丫头身上就必有她的非凡之处。

    说到底宓妃还是个小心眼的,记着仇呢?

    这也是宓妃为何开口喊了他师傅,却也无法将他跟药丹放在同一位置对待的原因之一。

    好在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在他一系列的牵引之下,宓妃到底是犹如破茧而出的蝴蝶一般,彻底的摆脱了那些束缚。

    他虽明知宓妃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可他却不能再破坏规则,只能静静的等待宓妃自己出现在光武大陆,并且必须是要宓妃的心魔得解,他方才能够现身。

    当初呼延宇齐强行将宓妃在那个世界的灵魂带回这个世界,他就已经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以至于从那之后他一直都在云雾仙山养伤。

    若非是在宓妃的心底那个心魔一直存在,并且时不时的影响着宓妃,她的灵魂早就应该跟温宓妃的灵魂与身体毫无违和感的彻底相融,也不至于经历期间那么多的波折。

    只是呼延宇齐一直都认为他将一切都做得很好,算来算去都没有任何的纰漏,可他怎么都没有算到,他在那个世界对宓妃所做的一切,竟然会在宓妃的心底留下一个险些无法去除的心魔。

    从最初开始,21世纪的宓妃就是不该存在的,呼延宇齐所做的,无非就是让一切回归正轨,毕竟真正适合宓妃的躯体,就是相府嫡女温宓妃的身体。

    唯有回到这个世界,呼延宇齐才具备将那个世界里宓妃的三魂七魄引回温宓妃体内的本领,故,宓妃因何在执行刺杀任务的时候突然离奇魂穿异世,追其根本就是呼延宇齐操作的。

    正是因为不知道为何同一个三魂七魄会分别投身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出生,也正是因为宓妃的特殊,才让得呼延宇齐花了大力气去往21世纪,在那个地方培养训练了宓妃,却又最终借着宓妃之手回到这个世界。

    然,温宓妃在出世之前,她那完整的三魂七魄却是一分为二,这也就使得在这个异时空里有着一个温宓妃,在宓妃所存在过的21世纪也有一个温宓妃,她们两个人原本就是一体的。

    人有三魂七魄,若是缺了魂或是缺了魄,都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人,然,温宓妃出世却是拥有完整三魂七魄之人,并且如若没有在她年幼之时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也不会将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

    于是呼延宇齐离开了云雾仙山,去往了金凤国,一直都在寻找当初看到的那颗星究竟会落入星殒城的哪一家,直到温相府嫡女温宓妃出世,方才让得他最终确定自己心中所猜所想。

    他发现六年之后,正东方将有一星落入浩瀚大陆金凤国方向,而那颗星貌似就是他等待多年之人。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夜观天象……

    一开始呼延宇齐就只是为了寻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然后收为徒弟,再将其当成是云雾仙山的承继人来培养,只可惜他的眼光太过挑剔,整整挑选了二十余年都没有遇到一个让他满意的。

    至于云雾仙山的呼延宇齐,他的存在之于宓妃其实就是他所说过的宿命,是天意如此,也是命中注定。

    因此,对宓妃而言药丹绝对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他在宓妃心目中的地位,不是谁都可以取代的。

    但随着她在药王谷一天天的生活,所感受到的满满都是药丹对她的关心,疼爱与纵容,他明知那时的她冷漠而凉薄,浑身是刺一点都不容易亲近,可他却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骄傲甚至是尊严,一点一点让得她接受他,认可他,最终走进宓妃的心里。

    她的前世今生,真真正正得到她全然认可的师傅,说到底也只有药王谷的谷主药丹而已,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宓妃是打心眼里也没有将他认作是自己的师傅,只是顺应时势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罢了。

    “东陵前辈说笑了,那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晚辈可没有逼着您同意。”宓妃眨了眨眼,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对此她是一点儿都没有放在心上。

    “师傅,您这是迁怒。”好半晌之后,就在宓妃以为南宫雪朗会继续保持沉默的时候,某王幽幽的吐出这么一句,差点儿没气得东陵靖从步辇上跳下去。

    这么一想,万分无聊的东陵靖竟然又生出几分八卦的心思,等晚些时候他定要从南宫雪朗的嘴里,问出关于这丫头的所有事情。

    “你个死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儿。”被宓妃打击也就罢了,偏偏还让东陵靖正好对上南宫雪朗那同情的目光,那还是他徒弟么,莫不也是曾经被这丫头片子狠狠的坑过?

    自知他家师傅要耍嘴皮子肯定不是宓妃的对手,南宫雪朗也只能对他家师傅投去相当同情的一眼了。

    即便是她吃了亏,也绝对会翻倍的讨回去,哪怕那个亏仅仅就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唯有南宫雪朗一直保持沉默,从他之前跟宓妃的接触过的那段时间就足以说明,他面前这个女人那是绝对半点亏都不会吃的。

    “咳咳,你这是坑上老夫的意思么?”闻言,东陵靖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宓妃的脸,这个样子的宓妃真真是跟那老家伙太像,一样一样的让他抓狂有没有?

    宓妃倒是不介意喊东陵靖一声师伯的,毕竟这只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的事情,但她素来又是一个不喜欢吃亏的主儿,遂,怎么着宓妃都要为自己讨到一点福利不是。

    据她那便宜师傅呼延宇齐所说,东陵皇岛是个极富神奇色彩的地方,而东陵一族在幻术与阵法之上的造诣,远远不是常人所能及的,若能学其精髓,那必将受益终身。

    “可据晚辈所知,您跟晚辈的师傅却并非同出一门,晚辈若是喊您一声师伯,您是准备在武学之上指点晚辈一二吗?”。

    “这…这有何不妥的?”按照江湖规矩,这么喊是没有问题的,东陵靖不明所以的看向宓妃。

    “东陵前辈确定我应该唤您为师伯吗?”。

    “老夫跟你师傅乃是生死之交,你是他的徒弟,那老夫怎么都当得起你一声伯伯,或是一声师伯吧!”偏这丫头嘴巴紧得很,但凡东陵靖想要从她嘴里探听的,她乐意说的他都能问得出来,可她要不乐意说的,任凭他怎么折腾,这丫头就是能守口如瓶,简直气煞他也。

    “咳咳…”接收到宓妃警告的眼神,东陵靖被呛得直咳嗽,他目光幽怨的瞅了宓妃一眼,只见这丫头眸清如水,一望到底,却又不知为何在她那清澈的眸底似是迷漫着浓浓的雾霭,周身都泛起一丝丝乖邪之气。

    虽说那在前面领路的常祺距离他们还算挺远的,但那常祺既然能成为赫连迎身边的第一侍卫长,那么他的修为定然是不差的,宓妃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现在的她一身男装打扮,这个臭老头儿竟然喊她宓妃丫头,简直就是给她找麻烦。

    东陵靖刚一开口,宓妃便侧过头给了他一对大白眼,清冷的嗓音带起一股慑人的寒意,“东陵前辈是不是叫错了?”

    在常祺的带领下,宓妃一行三人一路朝着冰泉殿方向而去,因着从宫门口到冰泉殿的路途遥远,故而他们都是乘坐步辇代步的。

    “宓妃丫头……”

    即便是赫连迎到东陵皇岛作客,作为主人家的东陵靖亦是不会亲自相迎的,这样的规矩已然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秘而不宣的秘密。

    常祺作为赫连迎身边的第一侍卫长,很多时候他出面或是他出声都代表着赫连迎,也不是谁来紫晶宫都能劳得他出面相迎的,是以赫连迎派常祺到宫门之外迎接东陵靖倒也不算失礼。

    不曾想东陵靖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来了,完完全全一点儿排场都没有,让得赫连迎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人家就已经亲上门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原本赫连迎是计划着提醒守宫之人,倘若有姓东陵之人上门,必要以贵客之礼请进宫的,但无奈各种事情堆积繁多,以至于他就给忙得忘了。

    早在数日之前,赫连迎便是知道东陵靖将会来紫晶宫拜访于他,只是他不知晓具体的日期罢了。

    东陵皇岛之主东陵靖论身份,那是完全可以跟紫晶宫之主赫连迎平起平坐的,若论辈份的话,算起来他们可以以平辈之礼相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16心绪不宁,邪肆少年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