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17 惊!可怕的女人直觉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冰泉殿内雕廊画柱,富丽堂皇,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彰显出此地主人的几分喜好,几分随性,从里到外所有的摆设虽说奢华至极,但却贵在精巧不庸俗,处处都散发着悠然的雅致。

    每当身处一个新的环境时,宓妃会习惯性的观察这个环境,因此,仅仅只是那无意间短暂的轻鸿一瞥,她的心里就有了底。

    光武大陆之上,最为神秘莫测,也几乎没有什么人知晓的三大秘地,宓妃就已经见识了两处。

    虽说呆在云雾仙山的时候,她多半时间都是在废寝忘食的练功再练功,恨不得将一分钟硬掰成两分钟来用,但是为了不完全的受制于她那个师傅呼延宇齐,她就不得不藏点儿小心思。

    故,宓妃偷偷节省出来的时间,全都让她用来熟悉整个云雾仙山了。

    许是见识过云雾仙山的神秘与特别之后,再看到紫晶宫的时候,甭管这地方如何的优美,身处其中仿如置身于仙境,宓妃都不会再表现出惊讶或是目露什么异色了。

    待以后若有机会,她倒是挺想去东陵皇岛瞧上一瞧的,毕竟听她那便宜师傅所言,那地方可是拥有许许多多奇珍异宝的。

    如此,她就更要找机会去那里走上一遭了。

    跟随赫连迎一边说话一边走进冰泉殿正殿落座,东陵靖总是忍不住分出三分心神来关注宓妃,自打接到呼延宇齐的传信,特么他就一直在琢磨那老家伙的徒弟为何要进紫晶宫这事儿。

    偏偏他想方设法的也没能从宓妃嘴里套出点儿有用的情报,简直太让他抓狂了,最苦逼的是他还不能直言自己的小心思,否则这叫他老人家颜面何存。

    这初一见面东陵靖就发现不但是赫连迎夫妇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宓妃的身上,就连站在他左右的三男两女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宓妃身上,那一双双眼睛里溢出来的赞叹之色他是不会看错的,至于更深层次的带有复杂之色的情绪他便看不懂了。

    只是面对这一个个都尚算大人物的打量,最让东陵靖无语的是宓妃那丫头竟然全给无视了,仿佛压根就没有人在打量她。

    单就她的这份淡定沉稳的心性,东陵靖就是想不夸赞都不行。

    如果东陵靖知道,宓妃非但在赫连迎等人打量她的时候无视了他们的存在,甚至还在那个时候走神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时候去东陵皇岛淘些宝贝,估计他会直接呕出三口老血来。

    一行人在正殿落座,赫连迎夫妇居于主位,东陵靖三人则是被安排在贵宾席,至于赫连嘉澍等几人就坐在了长孙依凡的下首。

    宫婢们鱼贯而入,送上新鲜的瓜果点心,袅袅的茶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唔,赫连兄这里的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我可是至今都有整十五年未曾品尝到了,今个儿可算是好好解了我的一番茶瘾。”东陵靖喝了一口香茗,脸上的笑意更盛,整个人看起来亲和力爆棚,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极容易亲近之人。

    宓妃与东陵靖之间隔着一个南宫雪朗,毕竟宓妃此番来紫晶宫是为打探消息,以及弄清楚陌殇在什么地方,是否行动受阻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出风头。

    是以在冰泉殿外的时候,她明知赫连迎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停留了许久,但她却装作浑然不觉,将自个儿的气息彻底收敛殆尽,让人无法探清她的虚实。

    与此同时宓妃也趁着他们打量她的同时,速度飞快的将赫连迎,长孙依凡等人都打量了一遍,目光尤其是在赫连梓薇跟陌乾的身上多停留了两秒。

    抵达光武大陆与陌殇相聚之后,他们两人就曾私下讨论过陌殇母亲楚宣王妃的真实身份,毕竟在确定楚宣王是土生土长的金凤国人,并且毫无疑问他是出自楚宣王府的这一点之后,他们能够设想的人就只有楚宣王妃了。

    因而,此时看到赫连梓薇,宓妃不难猜出她的身份,想来她的确不是韩老国公所出,只是不知这其中究竟都牵扯了些什么。

    至于楚宣王陌乾,就凭他那张跟陌殇足有五分相似的面孔,宓妃要是不知他的身份,那她就是眼瞎了。说起来陌殇的相貌完全是继承了陌乾跟赫连梓薇的所有优点,让得他完美到挑不出一丁半点儿的瑕疵。

    “哈哈…东陵贤弟想要喝这茶那还不容易,等你离开的时候多带些回去便是。”

    “这可是赫连兄说的,到时可别喊肉痛,这次我可得多带些回东陵去。”

    “为兄岂是小气之人,这‘金顶玉雪’就是分一半给你,为兄都不会心疼。”

    “那敢情好,我便却之不恭了。”

    此番东陵靖前来紫晶宫是要留宿的,他刚来的头一天赫连迎也没想跟他谈什么正事,更何况有些事情也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

    “等晚上我让你嫂子给你安排个接风宴。”话落,赫连迎的目光就落到南宫雪朗跟宓妃的身上,嗓音低沉而浑厚,听在耳中极有力度,“这两位少侠都是东陵贤弟的弟子?那贤弟你可是好福气,为兄门下可都没有这么出挑的孩子。”

    东陵氏一族的小辈,赫连迎都是见过的,面前这两位明显极其面生,他要真将这两人归于东陵氏小辈一堆,怕是就要惹出笑话了。

    “赫连兄你看我这记性,我来介绍一下。”说着东陵靖就站起了身,先是指着就近的南宫雪朗说道:“这小子名唤南宫雪朗,乃是我的关门弟子。”

    得了东陵靖的指示,南宫雪朗便面向赫连迎行了一礼,声音清润富有层次,仿如钢琴之声,“晚辈南宫雪朗见过赫连前辈。”

    “南宫贤侄无需多礼。”

    只见赫连迎的目光掠过南宫雪朗落于宓妃的脸上,这张明艳妖娆,妩媚倾城却又不失乖张邪肆,傲然清贵的脸,别说女子瞧了得走不动路,就是同为相貌出众的男子瞧了亦会有片刻的失神,真真让人对他好奇得紧。

    “哈哈…看到这么好的苗子,赫连兄是不是也动心了,有想法了?”

    虽说只是短暂的跟宓妃有过接触,东陵靖却不得不承认,趟若这丫头不是已经拜入呼延宇齐那老家伙的门下,他是定然会抢她作弟子的。

    也无怪乎赫连迎会对她动心思,要知道徒弟出众,师傅面上也会很有光啊!

    活到他们这个岁数,自己的成就已经不值得拿出来炫耀,反倒是执着于培养他们各自的弟子,然后看着弟子出挑,那才有意思。

    “如此说来这少年不是东陵贤弟的弟子,那为兄可……”

    故意等到赫连迎把话说了一半,东陵靖一张脸笑得颇有几分欠抽的道:“凤邪小子得喊我一声师伯,赫连兄想要收他为徒,怕是得问问那个老家伙应是不应了。”

    “凤邪?”赫连迎闻言先是一怔,接着锐利的目光再次在宓妃的身上溜了一圈,这倒是人如其名,配得上他。

    自打进殿开始,她虽一路默默无语,但她骨子里那份轻狂乖邪之气却是无处不在,偏又不令人生厌。

    “凤邪竟是呼延兄的弟子。”论年龄的话,呼延宇齐比赫连迎跟东陵靖都要年长上三十余岁,故,他们两人就是称呼延宇齐一声前辈也是当得的。

    只因撇开年龄不谈,他们这三个分别执掌三大秘地的人其实是同辈之人,因而,在称呼上也没有太过较真,东陵靖与呼延宇齐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平日相处都是以兄弟相称,赫连迎虽与呼延宇齐没甚交情,但他却跟东陵靖的交情极为不错。

    由此一来,在称呼呼延宇齐一事之上,赫连迎就随了东陵靖,直接称呼延宇齐一声兄长。

    要是赫连迎称呼延宇齐为前辈,那他岂不是生生比东陵靖矮了一辈,他才不要如此,倒也管不了呼延宇齐乐不乐意了。

    反正以呼延宇齐那般的性子,也是压根不会跳出来因着一个称呼找他麻烦的。

    “是啊是啊,那老家伙为了收个徒弟,苦苦寻觅了几十年,最后总算是让他找到了一个。”说着,东陵靖就看了看宓妃,却只见宓妃仍是面上含笑,整个人清贵出尘,淡雅悠闲得紧。

    “想当年呼延兄对外宣称要收弟子,结果上门的那些孩子愣是没有一个能让他瞧得上眼的,倒是不曾想几十年之后,呼延兄竟收了凤邪小兄弟为徒,这缘分二字倒是奇妙得紧。”

    宓妃抿唇一笑,水眸清澈无尘,空灵清绝,她迎视着赫连迎的目光,嗓音清冷而淡漠疏离,“晚辈凤邪见过赫连前辈,我与师傅之间的这份师徒情缘,还当真是应了赫连前辈所言,可不就是缘分。”

    特么的孽缘。

    对于呼延宇齐,宓妃对他可算得上是又爱又恨了。

    “呼延那老家伙觉着凤邪将他的本事都学得差不多了,这便打发了这小子自己出来游历,没曾想今个儿我在涅城中遇到了他,于是问他想不想逛一逛紫晶宫。”

    “还望赫连前辈莫要见笑,晚辈着实是在云雾仙山呆得有些烦闷了,对于师傅口中曾提起过的紫晶宫跟东陵皇岛都很是好奇,这般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你个小子还想去东陵皇岛一游不成?”

    “小子是有这样的想法,师伯该不会不同意带小子去长长见识吧!”

    对于东陵靖替她圆谎找借口打消赫连迎的怀疑,宓妃还是相当领情的。

    “我看你小子就是看上我的宝贝了。”

    “唔,师伯是说就是吧,三大秘地小子今个儿也算是见识了两处,剩下最后那一处,要是师伯不乐意亲自带小子去的,小子偷着去也是行的。”

    “噗――”

    许是宓妃的表情太生动,东陵靖又被宓妃给堵得说不出话来,赫连迎是直接就喷笑出声了。

    想他那么多年极少在嘴巴上占到东陵靖的便宜,此番见他被一个少年堵成这样,难得心情就飞扬了。

    “既然凤邪贤侄是冲着一游紫晶宫来的,我可得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那小子便不跟前辈客气了,多有叨扰之处也只能让前辈多担待了。”

    “虽说贤侄在这个辈份上是跟嘉澍是一个辈的,但嘉澍年长贤侄太多,让他领着你四处游览也不妥当,不如就让我的孙儿子珩做贤侄的导游可好。”

    “有劳前辈费心,如此安排甚好。”

    “南宫贤侄若有兴趣的话,不如一会儿就跟子珩一起四处看看?”

    “有劳前辈费心,晚辈刚才也正想开口提这事儿。”南宫雪朗知道他的师傅是有事才来紫晶宫走这一趟的,他也没兴趣留下听他们谈话,还不如亲近宓妃来得妥当。

    他可没忘记当初他是被宓妃给丢下的,这次好不容易遇上,他心里还有好些疑问等着宓妃给他解答。

    “你们年轻人聚在一起比较有话聊。”事情发展成这般模样,虽然最近几天紫晶宫都不适合待客,可眼下赫连迎也不能把上门的客人赶走不是。

    只要他加派人手多留意一些,想必也出不了什么差错,更何况赫连迎相信东陵靖,他的弟子必不会出问题,而呼延宇齐的弟子,那叫凤邪的小子,他又着实看不透他,心下隐隐总有几分不安。

    罢了罢了,大不了他就让子珩紧跟着他,想他也不会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毕竟这里是紫晶宫不是云雾仙山,不是他能放肆的地方。

    “子珩,你是主人可要好生招待南宫贤侄与凤贤侄。”

    “请祖父放心,孙儿定当好生招待……”赫连子珩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特么他是真心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南宫雪朗跟宓妃啊!

    这两个人明明年纪比他父亲都要小上好大一圈,就是比他也小很多好么,偏偏辈份死压他一轮,难道要他叫他们叔叔吗?

    这个…他可真叫不出口。

    “我们年纪相仿,不若相互之间直接称呼名字就好。”

    冲着解了他围的宓妃温和一笑,赫连子珩总觉得在宓妃的身上貌似有他熟悉的气息,只是他又非常确定,如果他曾见过容貌如此出众的少年,断然没有忘记的可能。

    心下这份疑惑,他也只能暗藏在心底。

    “这,也罢。”赫连迎看了他的儿子赫连嘉澍一眼,想到他跟凤邪那少年同一辈,这着实有些搞笑,便也顺着宓妃的话,让子珩跟他们直呼姓名,倒也能免了不少的尴尬,“晚上的时候,东陵贤弟跟南宫贤侄还有凤贤侄都住流枫堂,子珩你带他们过去休息的时候,也将咱们这里有名的景点说一说,看看他们喜欢去哪里再做安排。”

    “是,祖父。”

    等到宓妃跟南宫雪朗随着赫连子珩离开冰泉殿,赫连迎将自己的女儿女婿介绍给东陵靖认识之后,长孙依凡便带着儿媳端木欣欢和女儿赫连梓薇离开去筹备晚上的接风宴。

    至于赫连嘉澍跟陌乾都被留了下来,在赫连迎的眼里他们都是可以直接参与议事的,尤其是他的女婿陌乾,在很多事情上面都有其独特的见谅。

    此番他要与东陵靖相商的事情,兴许陌乾会有不同的看法。

    临出来之前,赫连子珩得了祖父赫连迎的暗示,又想到赫连迎将宓妃他们的住处安排到了流枫堂,那地方景致环境是好,但与陌殇居住的兰陵宫却是一个在东,一个在南,距离还不是一般的远。

    领会了赫连迎的意思,赫连子珩也就从善如流的领着宓妃跟南宫雪朗避开兰陵宫行走,打着主意要将他们跟陌殇完全隔离开来。

    只是有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该来的总是要来,该遇上的也躲避不了。

    谁又能料想到,宓妃踏进紫晶宫的第一天,竟然就跟公冶语诗正面碰上了呢?

    面对这个她家男人的绯闻‘未婚妻’,甚至是‘妻子’,宓妃饶是再沉稳淡定,也不免心生怒火,怎么看公冶语诗都不顺眼了。

    有道是情敌见面份外眼红,眼前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

    “你是谁,弄脏本小姐的衣裙难道不该道歉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17惊!可怕的女人直觉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