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19 隐藏的私心,打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父亲。”

    “嘉澍,你想说什么?”赫连迎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又放了回去,今个儿他都快喝了一肚子的茶水,这喝茶的动作俨然成了习惯性的。

    “回父亲的话,儿子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心里觉得有几分不安,感觉有些奇怪罢了。”不怪他要多心,而是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多几分的小心。

    陌殇不能有事,他若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在不久的将来整个赫连氏一族都会随之消失,不管是他的父亲赫连迎还是轮到他这一辈,又或是轮到他儿子赫连子珩那一辈,都不能成为赫连氏一族的罪人。

    保全陌殇就是在保全整个赫连氏一族,兴许将这样的重担全都压在陌殇的身上太过自私,然而,如若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选择,赫连嘉澍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为父这几日也是心绪不宁的,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赫连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偏又怎么都推测不出将要发生什么事。

    唯有每每回想起陌乾对他说的那番话,他总会出现一种心悸的感觉。

    “不瞒父亲,儿子也是有这样的感觉,每当觉着自己快要抓住什么的时候,偏偏又什么发现都没有,唯有提醒自己小心再小心。”

    “乾儿,你呢?”目光掠过双眉皱成一团的赫连嘉澍,赫连迎炯炯有神的目光又落到一直沉默不语的陌乾身上,他的这个女婿固然是从小地方来的,可他的才华与本事却是丝毫都不逊色于受过他精心培养的儿子赫连嘉澍。

    甚至赫连迎可以毫不避讳的说,如果赫连嘉澍跟陌乾的位置互换,自幼在紫晶宫长大的陌乾将会比赫连嘉澍出色许多,也更能挑起紫晶宫的重担。

    不是他要贬低自己的儿子,而是自他父亲那一代开始,赫连氏一族的人就在走下坡路,饶是赫连迎本人也没有资格跟家族中的其他先辈争一时之长短,尤其发展到孙子赫连子珩这一代时,如若再没有新鲜的血液来充实整个家族,往后的一代一代只会越来越差,直至整个赫连氏一族覆灭。

    虽然现如今家族仍有他在撑着,儿子跟孙子也还都不错,但这也仅仅只是相对而言,完全找不出相对出挑的地方,涅城内其他各个世家看不出来,没有发现问题的根源所在,可赫连迎能自欺欺人的坑骗自己吗?

    索性赫连子珩是个心胸开阔且心性宽和又绝对拎得清,知道量力而行的人,否则赫连迎还真怕嫡亲外孙陌殇的回归会让他走错路。

    “并非是为父要让殇儿承担那么多,肩负那么多,实在是他一个人的安危实在牵扯太多太多,他的一个不好,赫连氏一族覆灭了不要紧,关键是整个‘绝望深渊’中那么多的人命,全都将沉入大海。”

    “父亲你……”闻言,陌乾整个人都僵住了,也是听了这番话,他方才猛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赫连迎都要坚持他的己见。

    为何岳父大人明知殇儿有心上人,还要坚持让殇儿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甚至是在殇儿的面前明确表示过,如果他不听话,那么紫晶宫将派人诛杀他的心上人,原来真相竟是如此吗?

    怪不得明知爱情为何物,亦深知心爱的女人是不能被取代的岳父,非要用那样极端的方式逼迫殇儿,就连他都险些被骗。

    “哎,虽说追其根本为父有着这样的原因,也有着这样的责任,但是为父仍旧是自私的,甚至是不顾殇儿意愿的,他自出生便没有享受过紫晶宫片刻的尊贵与荣华,却终将要背上赫连氏一族的责任与使命,还要舍弃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不管为父有着怎样的理由,始终都是对不起他,亏欠着他的。”

    无论他有着怎样的苦衷,到最后仍要选择用陌殇去成全去付出,他又如何不自私了。

    是以,不惜一切代价,倾尽所有要保住陌殇的性命,除了那份家人的亲情之外,赫连迎是真的没脸说他没有私心,一切都是为了陌殇好。

    那样的话赫连迎说不出口,他也已然做好了被陌殇厌恶甚至是憎恨一辈子的准备。

    “乾儿想说为父怎么不把实话说给殇儿听?”

    “是,父亲若是坦白的说了,兴许殇儿就不会那么抗拒了。”

    “你也说了是兴许,可是为父赌不起啊!”

    赫连迎一句话,直接就将陌乾后面未出口的反驳给堵了回去,按照陌乾对陌殇的了解,怕只怕面对这样的事情,他的那个儿子只会风轻云淡的说一句。

    他人的生死,与他何干。

    是啊,就算整个‘绝望深渊’的人都死了,那又与他有何干系,他不是救世主,凭什么要牺牲自己来成全他人。

    “没有别的办法吗?”

    “若有,为父也不至于这般极端。”赫连迎摇了摇头,半晌才幽幽的道:“赫连氏一族太需要新鲜的血液了,且唯有他才是那个早早便被先祖预言会出现的契机,而偏偏殇儿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孩子。”

    先天的天赐灵体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现的,赫连迎自在他的父亲手中接过紫晶宫那一刻,便听闻过族中先祖遗言,说是在他的孙辈之中将会出现一个天赐灵体的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赫连氏一族新的契机。

    也是自有此遗言的那一代开始,赫连氏一族就在收集各种有关天赐灵体的史料记载,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也不会找到需要用到先天精纯之体来融合天赐灵体内共存阴阳两魂的方法。

    当初送走体弱多病几乎无法存活的幼女赫连梓薇,赫连迎固然有想过某一天能迎回这个女儿,但在他回到紫晶宫后的第三年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得赫连迎渐渐对迎回这个女儿不抱什么希望了。

    直到他的长子赫连嘉澍迎娶端木欣欢过门,于次年生下他的嫡长孙赫连子珩,再到他看过赫连子珩的身体,确定他不仅不是先天的天赐灵体,就连后天的天赐灵体都不能修成之后,赫连迎方才回过味来,终有一天他的女儿会回来,还将引来她的孩子。

    只是赫连梓薇刚回来的时候犹如活死人一般,整个人几乎完全没有意识,为了保命一直都在沉睡,好不容易等到陌乾寻来,他亦因为伤重导致昏迷沉睡,使得满心期待的赫连迎一直无法确定他到底是有一个嫡亲的外孙,还是有一个嫡亲的外孙女,又或者他能更好命的有两个。

    天知道赫连氏一族子嗣艰难,任凭赫连嘉澍跟端木欣欢的身体再好,命中仍然仅有一子,这让得赫连迎不得不盼着他的女儿赫连梓薇能多有一个孩子,无论男女都好,那都将是他们赫连氏一族的王子跟公主。

    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赫连梓薇也不过育有一子而已。

    先祖遗言说过,那个先天天赐灵体的孩子就出现在他的孙子辈,既然不是他的长孙赫连子珩,也就说明那个孩子是他的外孙了。

    待陌乾醒来,赫连迎知道他确有一个外孙名唤陌殇,且那个孩子先天体弱,甚至被高僧断言活不过二十二。

    听闻这些情况的那一刻,赫连迎就生出想要亲自到金凤国带走陌殇的念头,然而,天道不可违,留给他的路仅有一条,静待陌殇自己寻来,否则一切都将无法改变。

    “子珩出生那一天,为父曾暗暗祈祷,盼着他就是那个孩子,只可惜天意弄人呐。”

    时至今日,忆起当日抱着刚出生赫连子珩在怀的感觉,赫连迎都忍不住满心的遗憾。

    如若赫连子珩是天赐灵体,那么即便身处楚宣王府,尚未出生就在娘胎中身中奇毒的陌殇,都不可能流传出活不过二十二的断言。

    毕竟,虽说当时赫连梓薇在楚宣王府的处境很是艰难,但在她怀孕之后,陌乾将她保护得很好,那些想要对她还有她腹中孩子下手的人都没有找到机会,无一不是被气了个半死。

    又岂料她们虽未曾对陌殇下到手,结果刚出娘胎的陌殇就先天体弱,并且被断言活不过二十二,还曾让她们高兴得三天三夜都睡不着觉了。

    也是在陌殇之后成长的日子里,他因着年纪小方才再三中招,但好在不久之后他的生命里出现了个燕如风,让得他再没有中过招。

    “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局面,为父早就不奢望还能有个圆满的结局了,纵然今后要带着愧疚过一辈子,也是为父应该为自己的这份自私付出的代价。”

    “殇儿自小就不是一个眼里揉得了沙子的孩子,如果有可能的话,待殇儿自秘境出来,父亲不妨还是跟他摊开了来说清楚吧。”

    璃城楚宣王陌氏一族,自存在以来就为守护金凤国而存在,历代楚宣王都是战场上的王者,倘若因着这样一份私心可以保全整个‘绝望深渊’所有人的性命,甭说赫连迎会这样选择,就是陌乾也会这样做。

    倘若委屈他的儿子一个人,可以换得那么多人生的希望,他自当是要顾全大局的。

    处在这样的立场,也不怪赫连迎这般纠结矛盾了。

    这就正如赫连迎刚才所言,甭说什么大局不大局,苦衷不苦衷的,事实上他们就是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了陌殇的身上,逼着他去背负,半点不曾考虑他的感受。

    说什么是为了他好,其实他们又有什么立场和什么理由去求得他的原谅。

    “知子莫若父,即便殇儿之前已经表示了妥协,但我知道父亲你也应该知道,只怕事情真要如我们安排的那样成了,他会做出什么事咱们谁也料想不到。”

    最怕的就是陌殇亲手毁灭了整个‘绝望深渊’,如此还不如什么都不做,至少这个地方还能留存些许年。

    “呵呵…”看着陌乾凝重的脸色,赫连迎抚着胡子苦笑出声,道:“你真以为为父心中一点数都没有?”

    望着自家父亲挑起的眉头,赫连嘉澍接过话头道:“妹夫,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殇儿把我们都杀了,赫连氏一族从此自‘绝望深渊’消失,这些原就是注定的,我们也无非就是在做最后的准备罢了。”

    自幼时父亲将妹妹送走,很多关于赫连氏一族的事情父亲就没有隐瞒过他,尤其是寻回陌殇,并且陌殇极其反对跟公冶语诗在一起之后,赫连嘉澍就已经想到这些了。

    “你跟薇儿是殇儿的亲生父母,甭管他心中有多怨,有多恨,顶多就是不认你们,断然不会对你们出手,而子珩一直未曾参与我们商议的那些事情,并且那小子时不时还背着我们给殇儿方便,以殇儿的性子必不会迁怒于他。”似是觉得陌乾的脸色变得还不够难看,赫连嘉澍接着又道:“如此赫连氏一族就有血脉留存了,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之前他还在担心东陵靖的出现会影响到两天后即将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明白这一点,赫连嘉澍倒是连最后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了。

    然,听完这番话的陌乾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又或者他该怒骂这对父子俩的天真,黑着脸冷着声,他怒道:“难道父亲跟大哥就没有想过殇儿压根不会动你们,只会完全迁怒在那些你们想护住的人身上,毕竟那孩子素来就知道怎么利用别人的弱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们越是在意的他就越有兴趣去毁掉。”

    “这…”

    “怎么,父亲完全没想到这一点。”陌乾只觉自己要被气笑了,他抽着嘴角又道:“殇儿真要跟公冶家那个丫头有夫妻之实后,两魂彻底相融,只怕以父亲的修为都不再是他的对手吧,届时谁还能阻止他一面倒的虐杀。”

    “咳咳…那个殇儿他当真会牵连无辜?”赫连嘉澍一直觉得,陌殇就算恨也是恨他们这些逼他的人,不会牵连其他人,不曾想陌乾直接泼了他一盆冷水。

    “这个我无法回答你们,我离开的时候,他尚且年幼。”

    父子俩看着陌乾,一时间齐齐无语。

    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后果,为了避免真出现陌乾所说的那种后果,赫连迎只得抿唇道:“行了,待殇儿从秘境出来,我会找他仔细谈一次,不再隐瞒任何事。”

    “父亲能这么想就好了。”要说陌乾心里也没底,他还真怕陌殇不顾一切大开杀戒。

    “父亲,东陵前辈这个时候来紫晶宫,时间上会不会太凑巧了一点。”

    想通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清不楚的赫连嘉澍表示不能接受。

    “东陵家主要来是早就说好的,时间也不过刚好提前三天左右罢了。”到底他是跟东陵靖有深交的,并且‘绝望深渊’跟东陵皇岛互不干扰,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若非事出有因,东陵靖是断然不会来的。

    “嗯。”

    “不用担心那么多,说不定要紧关头咱们还需要他的帮忙才行,他跟为父私交甚至好,人品更是没话说,他亦不会做出有损紫晶宫的事情。”

    “是,儿子受教了。”

    “乾儿,你在想什么?”

    “只是想不明白,东陵前辈的关门弟子怎会是来自浩瀚大陆的。”并非陌乾看不起那个地方出来的人,毕竟他也是从那里来的,只因他知道这两片大陆之间到底隔着怎样的鸿沟,这才百思不得其解。

    “那南宫雪朗是早些年东陵家主到浩瀚大陆游历认识并收为弟子的,说起来也是那南宫雪朗应了东陵家主命中的一个劫,方才得了这份师徒之缘。”

    “原来如此。”

    “殇儿刚回来的时候,东陵家主还曾来信告诉为父,他那个关门弟子机缘不错,竟是阴差阳错的寻到他,还顺利的跟随他前往了东陵皇岛,期间没有任何的不适,这足以说明这缘不浅。”

    若浅,早该在东陵靖离开梦萝国的时候就散了。

    陌乾听着点了点头,漆黑深邃的眸光冷幽幽的,嘴角勾起冷声道:“云雾仙山那位绝色少年,真真是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邪气,看似平易近人温和无害,实则太过危险,芒锋尽显。”

    “嗯,那少年的修为便是为父也看不透。”说到这个赫连迎不免感到丝丝挫败。

    然,只要一想到那少年是云雾仙山呼延宇齐唯一的一个弟子,赫连迎就释然了。

    能让那个老家伙看中,并收为徒弟的,撇开天赋不说,其他方面定然也是极其出挑的,否则他才不相信那个老家伙会收下这么个徒弟。

    要知道当初自他传出要收弟子的消息,多少天赋异禀的好苗子想要拜在他的门下,结果愣是没有一个他瞧得上眼的不说,还一个个都被他挑剔了一遍,说的那些话那叫一个毒舌。

    好在那些孩子心性还算好,否则难免会在心里留下阴影,继而发展成心魔,终其一身都不会有什么成就。

    “竟然连父亲都看不透他的修为?”

    “确是看不透,当为父的神识刚落到他的身上,他便察觉到了,真是个感知力惊人的小家伙。”看到他的第一眼,除了惊叹他的容貌之外,不得不说赫连迎也是生出了想要收他为徒的心思。

    哪里知道人家竟然早就有了师傅,并且还是那么牛掰的师傅。

    “咦,祖父,爹,姑父,你们是在谈论那个凤邪么?”赫连子珩想着凤邪跟公冶语诗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就走回了冰泉殿,正好听到他们后面的几句话,一时来了兴趣连通报都没有就自己跑了进去。

    “子珩回来了,可把他们都安顿好了。”

    “好顿好了,祖父放心就是。”话落,赫连子珩实在忍不住就将他离开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眨着星星眼看着眼前这三位,道:“你们快给我分析分析,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公冶语诗对凤邪有敌意啊,那个凤邪貌似也对公冶语诗有敌意,可看他们那样以前又绝对是不认识的,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们之间有着对彼此深深的敌意。”

    偏他苦思冥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脑袋都快要痛死了。

    赫连迎父子三人对视一眼,半晌皆是无语,按照赫连子珩所言,他们也的确想不出那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怎么就初次见面就有敌意了?

    “你们是不知道,那公冶语诗都快凤邪给贬进尘埃里了,偏那公冶语诗愣是一句反攻的话都说不出来,那表情真叫一个难看。”

    公冶语诗美则美矣,却不是赫连子珩喜欢的那一款,而且凭他的感觉,那就更不是陌殇会喜欢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凤邪的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淡淡的,浅浅的,等我想要深入感应一下的时候又没了,这真是叫人抓狂。”

    “子珩也有那种感觉?”

    “咦,难道姑父你也有。”赫连子珩瞪大双眼,就连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

    他还以为就他一个人有那样的感觉呢,敢情还有一个是他家姑父。

    “虽然隔着一些距离,但他之前就坐在姑父的对面,所以感觉到了一些他的气息。”等陌乾以为自己快要抓住那一丝感觉的时候,那感觉又消逝了,同样是让他抓狂不已。

    “两天后的事情不能出差错,子珩,由你负责盯紧那个凤邪,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知道了,祖父。”

    “好了,都散了吧。”

    “是。”

    ……。

    走进流枫堂之后,宓妃选择北面的清梅轩住下,南宫雪朗则是选了南面的竹居住下,至于主院就留给了东陵靖,随后就各自进了房间休息。

    为了不引起怀疑,宓妃在走进清梅轩之后就吩咐在外伺候的下人准备热水她要沐浴,同时也吩咐她们准备一些膳食,待用过之后她要小睡一会儿。

    等忙完这些就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将人赶出清梅轩躺到床上假装睡觉,宓妃才有充分的时间拿出临进宫前在清风小栈收到的那张纸条来看。

    提着心打开之后,看到里面的内容是只有她跟陌殇才能看得懂的汉字拼音,宓妃才能确定传信给她的人真的是陌殇,而他也当真是被困住,无法亲自去寻她。

    汉字拼音是宓妃在那处山谷里教会陌殇的,在特殊时期用来传递只有他们自己能看懂的东西,即便是泄露出去也不要紧,只要他们不是跟宓妃一样是穿过来的,就绝对是看不懂的。

    看完纸条,清楚陌殇的处境,也知晓陌殇现在身处飘渺秘境在做最后一搏之后,宓妃方才静下心来想着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到底是在别人的地盘,宓妃不想提前暴露,也只能静待接风宴之后,她再趁着夜色伺机将紫晶宫的各个地方都摸一遍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19隐藏的私心,打探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