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20 监视,夜探兰陵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是夜,明月星稀,清风徐徐。

    赫连迎对东陵靖是非常友好的,晚上的接风宴操办得极其盛大,给足了三位贵宾颜面。

    好在赫连迎脑子尚且还没残,从头到尾都没有让公冶语诗出席,否则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乱子,他不过是在合理范围内稍稍询问了那么一句下午在流枫堂发生的事情,结果就真真正正见识到了宓妃的毒舌。

    那小子于云淡风轻的谈笑之间,却轻邪乖张的一字一句将公冶语诗不带一个脏字的贬进了尘埃里,那是说得一文不值,比起风月场所的那什么都不如。

    好半晌将宓妃的话理解透了,特么她所表达的意思其实就一个,说的就是风月场所里的那什么至少光明正大的表明自己是做什么的又要什么的,而公冶语诗明明做着那什么的工作却要挂贞洁烈妇的牌子,其人品就连那什么都比不上。

    影响,赫连迎也没有打算拿出来说,可他临时想到赫连子珩说宓妃跟公冶语诗彼此之间有敌意,于是他便来了一个小意试探。

    怎么也没料到宓妃不仅整个人邪气得很,还异常的狂傲,愣是半点面子都没给他留,一开口就直接弄了他个没脸,堵得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哪怕开口之后他就后悔了,可也着实来不及挽回什么了,可赫连迎还是从宓妃的身上,清楚直接的感受到了她对公冶语诗的不待见,不,或许压根就不能理解为她不待见公冶语诗,而是她非常的厌恶公冶语诗。

    虽说赫连迎有些懊恼自己不该哪壶不提开哪壶,但他好歹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甭管因为什么,千万别让那两个人碰到一起,否则会发生什么,完全就是无法预料的。

    有了这样的意识之后,赫连迎倒也不怕在老朋友面前露出自己的短处,他将陌殇的情况大致说明了一下,东陵靖直接表示理解,再说他们将要做的事情并不急于一时,因此,东陵靖也没让赫连迎自己把话说出口,而是抢在他的前面说等他外孙的事情办好之后,他们再谈别的,也算给了赫连迎一个顺水人情。

    东陵靖开口给出了承诺,赫连迎对他自是相信的,有东陵靖的约束在,他也不怕南宫雪朗闹出乱子,只是对于自云雾仙山而来的宓妃,赫连迎表示他真看不透不说,在宓妃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之前,他更是什么都不能说,心里难免就有几分不安。

    似是看出他的顾虑,东陵靖倒是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只要没有人主动挑衅于她,她是不会主动闹事的,并且在这两天紧要的时间里,他会帮忙看住宓妃。

    虽说东陵靖也是头一次跟宓妃接触,隐隐也感觉到宓妃正在做着某件事情,但他相信宓妃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这站在别人的地盘上,没道理会让主人家难做的。

    “说来让人见笑,可我也着实不敢拿殇儿的性命来赌,等两日过后,我再亲自向东陵兄赔罪。”不是赫连迎不相信他的亲孙子,而是在他看来宓妃的修为着实比赫连子珩要高出许多,难免他家孙子会被甩开。

    可东陵靖就不一样了,有他看着赫连迎也不怕宓妃翻出大浪来,总归在他的地盘上,无论宓妃有多轻狂,断然也坏不到他的事。

    “凤邪小子虽说脾气古怪,为人张扬邪肆了些,但他的品性肯定是好的,否则以呼延老家伙的个性断然不可能收他为徒,此番他的来意无非就是逛一逛紫晶宫罢了,等一会儿我回去将你这两日不便待客说一下,他定会理解的。”赫连氏一族的子嗣比起他东陵氏一族更难得,这好不容易寻回来一个外孙却是那样的身体状况,以东陵靖的立场来说,自然而然不觉得赫连迎这样谨慎的态度有问题。

    反正也不过就两日时间,他等得起。

    “等殇儿平安脱险,我当亲自领着他看遍紫晶宫的风光以尽地主之谊。”

    “如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别客气直接说。”

    “东陵兄放心,真要用到东陵兄的时候,我是当真不会客气的。”

    “哈哈…那敢情好。”

    接风宴后,待宓妃跟南宫雪朗一起离开回流枫堂,之前收到赫连迎眼神的东陵靖并未跟随两人一起回去,而是留了下来。

    眼下,赫连迎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跟东陵靖说了,这才亲自送东陵靖回了流枫堂。

    踏进流枫堂的院子,又抬头看了看这夜色,再想到宓妃那性子的东陵靖突然心里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没有第一时间就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去了宓妃所住的清梅轩。

    “师叔回来不去睡觉,难不成是来找我下棋的?”开门后,宓妃笑嘻嘻的问道。

    “呃…”

    “那师叔要进来小坐一会儿吗?”。仿佛没有看出东陵靖的尴尬,宓妃整个人倒是显得惬意至极,神情间满是愉悦,好像心情极好的样子。

    “咳咳…小坐,你小子莫不还想偷溜出门不成?”别说赫连迎在宓妃的身上感觉到了不安,就连他都有那种感觉了,毕竟他可是真的知道宓妃来紫晶宫的目的不单纯的。

    “出什么门?”宓妃挑了挑眉,转身走到贵妃椅上躺着,然后白玉似的小手指了指房间的另一边,道:“婢女们正在给我准备香汤沐浴,如果师叔你再晚一会儿过来敲门怕是就见不到我了。”

    顺着宓妃手指的方向一瞧,东陵靖真是搴炝艘徽爬狭常孛茨切╂九刹痪驮诟靛急溉人藕蛩逶∶矗板靛就纺憷鲜蹈嫠呶遥憷醋暇Ч鍪裁矗还苣阋鍪裁醋艿萌檬κ逦倚睦镉懈龅装桑

     “不瞒师叔,我来紫晶宫的确有事要做,否则这个地方我是一辈子都不会踏足的,但我可以保证不会动紫晶宫的人也不会坏紫晶宫的事,只要解了我心中的疑惑,我便会自动离开的。”

    “能告诉师叔什么事吗?”。

    “不能。”面对东陵靖,宓妃直接就拒绝了,“进宫前也不见师叔问我这些,莫不是赫连宫主对师叔说了些什么?”

    那老家伙感知倒是挺灵敏的,不过宓妃表示对他很不爽,如果他不是陌殇的亲外公,特么就凭他那见鬼的提议,她都恨不能揍他一顿来解气。

    “咳咳…”

    “师叔不用为难,就算师叔不说,其实我也能感应得到。”

    “倒也不是为难,只是这两日紫晶宫内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进行,事关人命,所以师叔希望不管你这丫头想做什么,都等这短短两日过去再进行。”

    想到宓妃的聪明,东陵靖直接开门见山的跟她说,不兴来那套官方曲折婉转的。

    闻言,宓妃危险的眯起双眸,水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心里恨恨的想着,留给她的时间原就只有这两日了,让她不再这两日有所动作,等到这两日之后她还动作个毛线,到时黄花菜都凉了。

    心里的想法自是不能说的,宓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冷声道:“那我便卖师叔一个面子,最近这两日我都呆在流枫堂。”

    “放心吧,谁要是敢欺负你,师叔定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这世上能欺负我的人,只怕还未出生。”她不欺负别人就算了,别人来欺负她,还想不想要命了。

    “说得也是。”

    “师叔既然已经吃下定心丸,那么不妨就告诉赫连宫主我的意思,也让他别找人盯着我,不然我要一个忍不住废了了他的人就不好了。”

    “这个师叔会跟他说的。”

    “不过两日而已,对我而言倒是很快的,白天就让南宫跟那位赫连少主陪着我行了,至于晚上戌时末(晚九点),沐浴梳洗过后我就要打座两个时辰,到入睡通常都是丑时初,所以期间甭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打扰我。”

    不甚在意的将自己的作息时间说了一下,宓妃倒也不怕在她说的时间段,赫连迎因为不放心派人来监视她,她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唯有这一切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行,她的安全才能得到最大的保障。

    “行,师叔记下了,等两天过后一切就好了。”

    “凤公子,热水已经备好了。”

    “那我便不留师叔了。”

    “嗯。”

    因着实在担心宓妃会做出超出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东陵靖的整个神精都是崩着的,非但如此他还将自家徒弟南宫雪朗也拖下了水,打定主意在这两天时间里一定盯牢了宓妃。

    小半个时辰之后,伺候宓妃的婢女都轻手轻脚的退到房外,屋里也熄了灯,整个清梅轩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唯有零星的几个灯笼还在亮着。

    不管是赫连迎安排在暗处盯着宓妃的影卫也好,还是东陵靖跟南宫雪朗也罢,他们在宓妃房里灯熄了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仍感应到宓妃的气息还在房里,至此那颗提起的心方才落了地。

    只是孰不知,早在屋里灯熄的那一刻,宓妃其实就换了夜行衣,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流枫堂。

    她敢这么大胆的溜走,也是吃定了没人敢直房间查探她在是不在,至于那属于她的气息,经过赤霞焚天谷一战,留下属于她的本命气息已经不是难事,不怕骗不到人。

    再加上宓妃身份特殊,只要赫连迎没有想过要跟云雾仙山撕破脸,那么他就不可能明摆着下她的面子,在没有目睹她离开房间的情况下,擅闯清梅轩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白日里看完陌殇给她那简短的信,宓妃就开始在心里琢磨,然后开始制定行动计划,为求万无一失,她是再三推敲过计划可行性的。

    因此,从流枫堂出来,迎着徐徐清风,宓妃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放开自己的神识捕捉到属于陌殇的气息之后,她便直奔兰陵宫方向而去。

    那赫连迎也是个行事小心谨慎的,他给他们安排的住处距离陌殇住的地方,那可真不是一般的远,可在那样的形势之下,竟然也让她跟公冶语诗来了个短暂的正面交锋,不得不说这真特么是一段孽缘。

    越是接近兰陵宫,明处的守卫与暗处的影卫就越发的密集,宓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朝着兰陵宫靠近。

    以她对陌殇的了解,哪怕就是身处这样的环境,陌殇的身边肯定也有只听从他命令的人,否则她断然不可能收到他的传信。

    只要她能深入到兰陵宫陌殇的寝殿,那么也就说明她暂时安全了,不用担心外面的人。

    陌殇给予宓妃的信息量极少,其中他提到最多的就是向宓妃表明,他是坚决不会要公冶语诗的,就怕她会因此而误会他。

    反倒是关于他身边更详细的一些情况,信里只有知言片语,让得宓妃有些抓狂。

    可就在宓妃打定主意进兰陵宫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的宫殿里感应到了公冶语诗的气息,于是立马改了路线,决定先探一探柳絮殿。

    “小姐,夜深了,奴婢伺候您早些歇息吧。”

    “小姐,您要是睡得晚了,明天眼圈可就不好看了。”

    面对两个丫鬟的一言一语,始终坐在铜镜前的公冶语诗都没多大反应,只是那张漂亮的脸表情实在很是狰狞可怖,完全没有一丝美感可言,尤其是从铜镜里看到她的模样,真真比女鬼还吓人。

    “小姐可是还在恼着白天那个人?依奴婢之言,小姐又何必跟那人一般见识,等到小姐跟殇少主有了夫妻之实成了亲,再来对付他也不迟。”

    “佳琦说得对,小姐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养好身子,然后跟殇少主在一起,其他的事情放一放又有何妨,届时殇少主好了,自有赫连宫主为小姐做主的。”

    “小姐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犯糊涂,一个不小心出了乱子小姐岂不要后悔死。”佳琳看着公冶语诗,到底是贴身伺候的丫鬟,她家小姐的心里深爱着殇少主,就绝对不会允许有人破坏她跟殇少主之间好事的。

    “如果小姐心里真觉得委屈,不如明个儿就去宫主夫人跟陌夫人那里给那人上上药眼?”

    “够了。”

    “奴婢该死,请小姐责罚。”

    公冶语诗深吸一口气,暗暗压下心中的不快,两个丫鬟说得不错,她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差错,否则她就真要后悔一辈子了。

    “伺候本小姐睡吧,明个儿一早就去凝香阁坐坐,伯母她肯定会给本小姐做主的。”出于女人天生的第六感,纵然宓妃出现在她面前时是男儿身,但公冶语诗就是有一种遇到宿敌的感觉。

    她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错,那个男人就是她的敌人,她不得不防。

    冥冥之中她就是能感觉得到,那人就是她得到陌殇最大的阻碍。

    “是,小姐。”

    等到出了柳絮殿,宓妃才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女人,最好你别落在姑奶奶手里,否则姑奶奶定叫你生不如死,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个时候宓妃越发要弄清楚这中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了,那女人是想对她男人霸王硬上弓么?

    脑海里冒出这样的想法,宓妃直接就黑了一张俏脸,再三深呼吸之后,化作一道黑影飘进了兰陵宫内殿。

    “来者何人?”

    “自是前来赴约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20监视,夜探兰陵宫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