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21 赐药,更进一步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说白日里咱们见的那人真是世子爷要咱们找的那位么?”

    对于要寻之人的身份,陌殇压根就没有隐瞒影南跟影北,他素来奉行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既信了影南影北两人,那么但凡他交待下去的事情就一点都没有藏着掖着。

    为了缩小他们找人的范围,陌殇异常直白的告诉他们,所寻之人便是他的心上人,亦是他们的世子妃,除了宓妃的相貌之外,甚至就连宓妃的一些不为外人所知晓的习惯,他都没有避讳,就盼他们能把人给找到。

    想到以宓妃的性子,她在进入涅城之后,为了方便行事肯定不会一直都女装打扮,并且就算是女装打扮只怕也不会露出她的本来面目,因此,关于变了装的宓妃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陌殇都是给影南影北详细上过一堂课的。

    其中陌殇再三提到的一个形象,就是宓妃男装的扮象,否则以宓妃那高端的易容手段,别说是从未跟宓妃有过接触的影南和影北,就算是陌殇单凭外貌上来看,都绝对认不出那是宓妃。

    “应该是的吧。”影北看了影南一眼,嘴角抽了抽,明显的底气不足。

    特么虽说他见过世子爷笔下的世子妃是什么模样,但他没见过真人好伐,并且世子爷都说了,以世子妃行事的小心和谨慎,她初到涅城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断然是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如此,可不就增加了他们寻人的难度。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世子妃,不过若非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一个女人扮成男人,居然让人找不到半点的破绽。”

    闻言,影南也收回望天的视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低声道:“可不,如果不是我们兄弟俩一直紧盯着她住的那个院落,那个房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她出来,要不在客栈外时我可不敢把世子爷的纸条往她手里送。”

    从他们兄弟将注意到清风小栈里住进了一位戴着蝴蝶面具的红衣姑娘的消息说给世子爷听过之后,陌殇心里就隐隐有了猜测,于是写了纸条让他们不动声色的送出去。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将那红衣姑娘当成是目标锁定了起来,为免暴露只能先观察,再伺机行事。

    正因为如此,在宓妃扮作男装出门的时候,他们才能率先锁定宓妃,丝毫都没有怀疑宓妃的身份。

    这一切只因在他们盯紧宓妃暂住的院落时,除了两个他们已经可以清楚辨别的男护卫之外,宓妃一直都是一袭红衣女装示人的,直到踏出院落时变成三个男人,影南影北方才瞬间领悟,为何自家世子爷要再三提醒他们了。

    好在宓妃男装扮相的模样,正好跟陌殇画出来,并圈起来的其中一个模样比较相似,否则影南影北就当真是要哭了。

    然,饶是如此影南影北也太佩服他们家世子爷了,这不但能猜到世子妃扮女子会是什么相貌出现,就连扮成男子会以何种相貌出现都心中有数,为了加深他们的印象,甚至都亲自画给他们看了一遍。

    只是可惜了世子爷上好的丹青,只待他们兄弟记下之后便扔进火盆里给烧了。

    “但愿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世子妃,这样世子爷也就能安心了。”

    “我只愿世子妃别成为世子爷的软肋包袱就好,要不世子爷下面的路可就更难走了。”

    影南挑眉笑看了影北一眼,突然拍了拍他的肩,沉声道:“我倒不觉得世子妃会成为世子爷的拖累,兴许世子妃来了还能成为世子爷的助力也说不准。”

    “哼,我倒不知你哪里来的自信。”

    “影北你个傻的,你也不用脑子好好想一想,撇开咱们家世子爷的眼光不谈,你就单单想想,能够就领着两个护卫就闯来涅城的人,她能是个简单的?”

    “……”影北张了张嘴,一时间他竟无言以对。

    “没有些真本事的人想要踏足‘绝望深渊’都不得其门而入,更何况还要穿过弥月城,再步入涅城,你以为这是单凭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就能做到的。”

    “是我想差了。”

    “世子爷早就说过,以世子妃的处事之风,在没有万全把握之前,她是不会让自己身陷险境的,换句话说如果今天咱们见的那人就是世子妃,那么她的出现肯定就能对世子爷有所帮助,即便帮不了什么也肯定不会拖累世子爷。”

    “嗯。”

    “世子爷说了,他给的信只有世子妃看得懂,我们明天抽时间再去一趟清风小栈确定一下。”

    影北点了点头,道:“嗯,明天由我去吧,你得留守兰陵宫,还要注意整个紫晶宫的动态。一旦确定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关于世子爷的事情还得咱们亲口来说才妥当,世子爷写的信估计只有些简单的重要交待,万一真要是世子妃看了信,又不清楚情况冒然动了手,咱们就有负世子爷之托了。”

    “切记行事小心一些,这个时候咱们千万不能暴露,否则世子爷就要被完全孤立了。”

    “放心,这点事儿我耽误不了。”

    “这事关重大,我能不小心吗?”影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当他喜欢反复的不停的念叨?他这不是怕坏事么?天知道越是临近关键的时候,就越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对待,不然什么时候阴沟里翻船了都不知道。

    “咳咳…我会小心的,也是这些日你我明面上都一直留守在兰陵宫宫中,不然只怕我们早就被宫主派人看管起来了。”撇了撇嘴,影北心有戚戚的道。

    对此,影南心中亦是想要吐槽,可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宫主的做法,“宫主他们只是太想世子爷能活着了,行事难免就顾不上世子爷的感受了。”

    “可宫主他们不知道,倘若真要将公冶语诗硬塞给世子爷,世子爷还真宁可去死来得痛快呢。”

    啪――

    “什么死不死的,你小子给我收敛一点。”

    挨了影南一巴掌的影北扭头怒瞪他,冷声嚷嚷道:“我可没胡说,我只不过是复述了一遍世子爷的原话罢了。”

    “难道世子妃就当真比公冶语诗要好吗?以至于世子爷宁可去死也不乐意碰公冶语诗一次?”莫名的,影南拉耸着双肩感叹了一句。

    要说那公冶语诗,家世背景不错,足以与世子爷相配,容貌更是被誉为‘绝望深渊’第一美人儿,无人能出其右,身材高挑玲珑,前凸后翘的,很是火辣夺目,很有吸引男人的资本,至于品性么,影南默了默,有道是传言什么的不尽都是真实的,所以他不置可否。

    按理说,这么一个美人儿,世子爷的眼光得有多挑剔才能全然无视对方的存在啊!

    不过,当影南脑海里浮现出画像上宓妃的模样时,顿时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特么世子妃方方面面也不差,还有从世子妃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气场,无疑就是第二个世子爷啊。

    也不难怪世子爷瞧不上公冶语诗,在气质方面公冶语诗貌似的确没办法跟世子妃相提并论。

    “那压根不是好与不好的问题好吗?”

    “那是什么?”

    面对影南的虚心求教,影北难得呛红了脸,心说:去你丫的这个情商为负的家伙,爷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

    “世子爷爱世子妃,所以不管世子妃是什么样,哪怕就是貌丑若鬼,在世子爷的心里世子妃也是无人可以取代的,哪怕公冶语诗美若天仙,只要世子爷不爱她,那她在世子爷眼里就什么都不是。”

    “爱与不爱区别真那么大?”

    头顶黑线的扫过影南那瞪大双眼的傻样,影北简直就是不忍直视,黑眸里划过什么,便只听他语气幽幽,又似带着无尽哀伤懊悔的呢喃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什…什么?”

    “没什么。”影北摇了摇头,捏了捏自己的手心,故作无所谓的道:“虽然世子爷不在,可咱们也不能松懈,先四处巡查一番,若无事的话就各自回去休息,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虽明知这是影北在转移话题,可影南还是很上道的,见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也就顺从的点了点头,道:“那行,你走那边,我走这边,咱们……”

    不等影南的话说完,两人无声对视一眼,目光同时飘向了他们身后的陌殇居住的内殿,是他们太大意了,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殿内有人。

    宓妃从柳絮殿出来直接就避开守卫摸进了兰陵宫主殿,直奔陌殇气息最浓郁的地方,好巧不巧的她就将影南跟影北的对话全都听进了耳朵里。

    倒是不曾想,她家男人在这里收服的两个手下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是那个影北,貌似很有故事的样子。

    悠闲的躺在陌殇曾躺过的贵妃椅上,宓妃安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直到他们两人要离开,她才故意泄露了一丝自己的气息,让他们察觉到她的存在。

    “来者何人?”

    一句没有半点营养的,却带着肃杀之气的问话,听得宓妃直翻白眼。

    “自是前来赴约之人。”

    同样的宓妃也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让她自己听了都嘴角直抽抽的废话。

    “你是谁?”

    影南影北都是聪明人,在察觉到宓妃气息的那一瞬间,无数个念头自他们脑海里划过,却也猛然意识到殿内那人只怕是故意让他们察觉到她存在的,因此,他们也没有大声嚷嚷,而是没有声张的进入殿内还算客气的询问出声。

    “你们以为呢?”

    内殿之中,没有点灯,唯有那颗置于床顶的鸡蛋大小的夜明珠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倒是让得整个房间很是亮堂却又不会太引人注意。

    只见贵妃椅上身着夜行衣的宓妃悠闲惬意的斜躺在上面,无形中自有一股强大的气场,那浑然天成的威压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举止优雅,气质清贵,看似慵懒无害,实则给人一种致命的压迫感。

    “你你是世子妃?”影北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发出来的声音都打着颤,显然还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紫晶宫是什么地方,遥遥悬浮在半空之上,还真不是想来就能来得了的地方,这白天他们才传了信,晚上就在自家世子爷的寝宫内见到了传说中的世子妃,咳咳…这会不会太刺激了一点。

    “你要真是世子妃,那那你怎么进来的?”当‘世子妃’三个字自影北的嘴里冒出来,影南那微张的嘴,特么都塞得下一个鸡蛋了。

    “当然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时间紧迫宓妃没心思给他们绕弯子,她伸手直接扯下蒙在脸上的黑色面巾,道:“你们既是陌殇认可之人,那么我的这张脸应该可以证实我的身份。”

    夜明珠的光辉之下,影南影北看到摘下面巾后宓妃的那张脸,猛地倒抽一口凉气。

    初见画像上宓妃之时,他们就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这见到真人之后,那种感觉更甚,尤其在看画像的时候,他们无法从宓妃的身上感受到什么,而此时此刻感受到从宓妃身上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他们不禁都有一种想要屈膝跪拜她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是他们在被世子爷收服之时所感受到的,果然不愧是世子爷看中的女人,的确是有狠狠碾压公冶语诗一把的资本。

    “单凭你的脸,我们还不能完全肯定你的身份。”

    “嗯?”听了这话宓妃倒也没有生气,暗忖他们兄弟还真够谨慎,旋即只是挑了挑眉,又从脖子上摘下一块玉佩拿在手里,“这张脸你们有所怀疑,那么这块玉佩可能证实我的身份。”

    仔细看过宓妃拿在手里的玉佩之后,影南影北心中再无疑惑,很是干脆的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属下影南(影北)见过世子妃。”

    之前他们还在讨论世子妃会不会成为世子爷的拖累,可在感受过宓妃释放出来的威压之后,他们才觉得信世子爷得永生啊!

    虽然他们看不出世子妃修为的深浅,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比他们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如此,世子爷想做的事情至少也有六七成把握了。

    “起来回话。”

    “是。”

    “我要知道陌殇从赤霞焚天谷回到紫晶宫后所有的事情,听清楚了是所有的事情,不管大事小事都给我说一遍,不得有所遗漏。”

    “是。”

    眼见世子妃都没有绕弯子,什么都是开门见山的直说,影南影北也没有客气,尽量将语言简洁化,将陌殇回归紫晶宫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叙述了一遍,期间都不带喘气儿的。

    “照你们这么说,飘渺秘境现在完全被封死,谁也进不去了?”

    “回世子妃,确是如此。”

    “那陌殇会不会有危险?”

    “宫主亲自去看过,说是不会有危险,当世子爷体内的阴阳两魂必须要融合的时候,秘境自然就会打开。”

    “而且世子爷似乎早就知道秘境会被封锁,在交待我们寻找世子妃之后,世子爷是主动长时间留在秘境之中,打算借着秘境之力突破的。”在影南说完之后,影北又补充一些被说漏掉的。

    “嗯,他的心中有成算就好。”宓妃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一些他们关于紫晶宫的事情,得到的回答还算满意,暂时她也没什么可问的了,“明天开始你们就留守在兰陵宫,不要再有所动作,不然赫连老头儿怕是要看管你们了。”

    听到宓妃对宫主的称呼,影南影北齐齐抽了抽嘴角,想来这位主儿是记恨上了。

    “我出来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不然提前暴露了身份怕是要徒增变数。”

    “那世子妃现在是要出宫吗?”

    “出宫?”宓妃挑眉,摇了摇道:“今个儿你们宫主不是邀请了贵客吗?本世子妃就是其中一个,如若有事你们就想办法传信到流枫堂清梅轩。”

    “咳咳…世世子妃就是那那位凤公子?”世子爷闭关的日子,他们兄弟虽说忙得脚不沾地,但宫里的事情还是都有所耳闻的。

    敢情今个儿下午将公冶语诗贬得一文不值的主儿,就是世子妃么?

    果然那什么,情敌见面没有火花都是忽悠人的。

    “怎么不行?”

    “没没有不行。”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本世子妃真想一把掐断那个女人的脖子。”叫她知道知道,有些人不是她可以惦记的,打她男人的主意,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影南影北咽了咽口水,被那突然实质化的杀气逼得倒退数步,脸色刹时惨白。

    “看你们的修为应该足足有两年不曾突破了吧。”

    “呃…”

    话说世子妃,不带您这么快转移话题的好伐,他们都快跟不上节奏。

    “丛谀忝侵矣谀伴涞姆萆希馄孔永锏牧搅5ひ┠忝且蝗艘涣#厝ブ缶途】旆陆胄蘖蹲刺∶魅瘴缡敝巴黄疲菜阍谀伴涑隼粗案硪坏阏搅Α!卞靛档们崴桑词翘糜澳嫌氨币汇兑汇兜模椒⒕醯谜飧鍪雷渝苌衩赜忻挥小

    下意识的接过宓妃抛过来的瓶子,还没说话就听宓妃又道:“这丹药你们可以放心服用,绝对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毕竟你们也应该知道云雾仙山是以什么传家的。”

    “多谢世子妃赐药。”

    “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服药练功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离开。”这间寝殿有陌殇的味道,宓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他,心中自是想得厉害。

    哪怕只是在这里闻一闻属于他的味道,于宓妃而言也是甜的,幸福的。

    “是。”

    影北一见宓妃落寂下来的神情便知她是在思念世子爷,很有眼力劲儿的拖着影南离开了,反正以世子妃来时的那番功夫,他也不担心宓妃会暴露行踪什么的。

    ……

    翌日,清风送爽,艳阳高照。

    公冶语诗虽说按捺住了暂时不找宓妃的麻烦,但她也绝对不是个有气量的人,按照昨晚临睡前的打算,早上起床用过早膳,又梳妆打扮一番之后就直奔凝香阁而去。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要牢牢抓住赫连梓薇的心,让她跟陌殇的事情再无变数。

    即便这个时候什么都已经安排好,眼看所有事情都成定局,可一想到陌殇那个让她完全看不透的男人,在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公冶语诗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夫君。”

    “芸儿有话何必吞吞吐吐的,在为夫面前有什么不好说的?”

    赫连梓薇看了陌乾一眼,半晌后才柔声道:“夫君有没有觉得那位凤公子,他他有些……”

    看到宓妃的感觉有些莫名,可赫连梓薇又实在难以形容她的那种感觉。

    “有些什么?”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

    “那位凤公子太过神秘,为夫也是看不透。”

    “夫君也看不透他?”

    “嗯。”

    “那夫君你说,熙然的事儿会不会还有变数。”为了让陌殇平安健康的活下去,赫连梓薇都快要魔怔了。

    “不会的。”

    “可我心里还是很不安,不如夫君一会儿陪我到流枫堂坐坐。”

    “也好。”陌乾点了点头,他也想跟宓妃近距离的接触一下,来更近一层的判断她。

    话暂告一个段落,夫妻两人静默的用着早膳,各自心里都在琢磨着事情。

    “夫人,姑父,公冶小姐过来请安。”

    赫连梓薇柳眉轻蹙,捏了捏眉心道:“请她进来吧!”

    “要是不想见,便让她回去就是。”

    “这个时候出不得一点儿差错,我还是见见她,听听她要说什么。”

    以前不觉得公冶语诗有什么不好,许是将她当成儿媳妇来对待之后,赫连梓薇真心觉得公冶语诗并不像她以前看到的,接触的那样,心下就生出几分不喜来。

    “语诗给伯父伯母请安,伯父伯母大安。”

    “语诗丫头起来吧。”

    “是,伯母。”

    “你们慢慢谈,我到外面走走。”陌乾说完,起身大步离开。

    “语诗别理你伯父,他是最没耐性听我们女人说话的,你坐到伯母身边来。”

    陌乾离开的时候,公冶语诗眼里闪过一抹难堪,不过她掩饰得极好,听了赫连梓薇的话,她温柔的笑了笑,一脸乖巧的坐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21赐药,更进一步了解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