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25 两魂相融将计就计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色迷蒙,明月高悬,静谧的月光下,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紫晶宫显得越发的神秘莫测,却又带着致命的诱惑。

    此时的绯姻宫内灯火通明,仿如白昼,只是整座宫殿都寂静无声,莫名给人一种深沉的压抑感。

    寝殿内,长孙依凡已经在婢女的伺候下卸了妆,沐浴之后也换好了睡袍,一头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丝丝雅致的韵味儿。

    除去护宫的守卫之外,里里外外伺候的宫人都已经被她打发下去休息了,唯有她自己还强打着精神静静的等候着夫君赫连迎。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窗边软榻上坐了多长时间,方才听到殿门被推开的声音,显然这个时候除了赫连迎,长孙依凡压根不会觉得还有第二个人有这般大的胆子,竟敢不通报就擅闯她的寝殿。

    “我不是差人来告诉你不用等我,自个儿早些上床休息的吗?”满身疲惫的赫连迎刚推开殿门走进来,就见妻子长孙依凡朝他迎了过来。

    “净房已经备好了热水,就算你想训我也先去泡个热水澡松快松快,等到那个时候你才更有力气。”虽说赫连迎的语气算不上好,可那话里隐藏的关心与疼惜,长孙依凡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他们原本就是一对少年夫妻,再没有谁能比他们彼此更了解彼此的,近些年来到底是上了年纪,她这身体也是时不时就爆发一点小毛病。

    那些个小毛病虽说不至于好严重,可要一犯起病来,她也要受不少的罪过,尤其对于那些汤药,长孙依凡是只要一想就止不住的犯恶心。

    是以,医者交待她不能操劳,三餐要定时,并且早睡早起,每天都要有适量的活动,长此以往的下去,就对她的身体很有好处。

    于是在这一方面赫连迎就非常的注重了,简直就是一个异常严厉的监管官,让得长孙依凡只能乖乖听话,真真是老脸都要红得不要不要的。

    “你这老婆子不识好人心,你以为我想训你来着,说你还得浪费口水。”赫连迎嘴上不饶人,可也安心的享受着长孙依凡的伺候,然后也异常乖觉的转身走进净房泡澡,闻着浴汤里的草药气息,他疲惫的眼里染上几分温柔的笑意。

    有个时时刻刻想着他,念着他的妻子,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也年纪一大把了,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也别再像年轻时候那样熬夜,没得也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看到时候谁搭理你。”

    “哎,你以为我不想早点回来休息,就非得呆在书房处理那些事务?”赫连迎看着一边心疼他,一边又忍不住抱怨的妻子,语气里满是复杂与沉重,“这些事不是你该操心的,你就好好养着身子,别跟薇儿似的三天两头让我担心着急。”

    光武大陆所占地域奇特,远不是浩瀚大陆所能相提并论的,这里的人也因为自幼修炼的原因,寿命相较于浩瀚大陆的人要长上许多。

    但是,这个地方虽说强者为尊,出身的不足完全可以凭借后天的修为来弥补,只待武力值强横到一定的程度,亦能挤身这个世界的顶端。

    可这个地方的等级分明看似比较平等,实则人亦分三六九等,贵族与平民之间的差距仍是非常的巨大,就如同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毫不客气的说,除非有天大的机缘,否则普通人的修炼功法如何能与庞大的势力,又或是超级世家豪门摆在相同程度。

    且不说超然物外,隐于光武大陆的三大秘地如何如何,没有一点传承跟底蕴的家族或是势力压根就不曾听闻这三大秘地之名,更不可能触摸到这三大秘地;

    单单就是光武大陆排名前十的十大势力,知晓三大秘地存在的势力也不过一手之数,更遑论那些普通人,就算是二三流势力随便拿出来的修炼功法,都能狠狠的碾压那些普通人一遍。

    故,光武大陆的人因占着地域的先天优势,他们的体质首先就比浩瀚大陆的人要好上很多,因此,自然而然他们的寿命就相对要长一些。

    可这也不是指所有的人,只是其中很大一部分而已,在这一部分人里又有一些人凭借着相对逆天的修炼功法,随着修为的日益提升,虽说可以延年益寿,却也并非绝对。

    只是相对那些没有修为过的人,他们无论是体态还是容貌都会相对显得年轻,给人一种岁月不曾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的错觉。

    然而,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即便容颜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年龄是摆在那里的,长孙依凡修为再高深,有些伤害造成了也无药可医,只能在日常生活中慢慢的保养。

    “我自个儿的身体我知道,等这段时间之后,我会好好养着的。”不是长孙依凡爱操心,而是事关陌殇,她怎么可能没心没肺的睡得安稳。

    说实在的,自打她跟赫连梓薇在公冶语诗的面前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她点头同意了跟陌殇先行夫妻之礼,再补办婚礼的事情之后,她就再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夜里入睡之后,她也总是做梦,梦到陌殇看着她什么也不说,就只是用他那双潋滟的凤眸定定的望着她,那目光冰冷而凉薄,直看得她寒从心底起。

    一次做那样的梦是巧合,两次三次做同样的梦,长孙依凡都不好意思对自己说那是巧合,可看到赫连迎每天都那么疲惫,她又怎么能再把自己做的那古怪的梦说给他听。

    有时候,她一个人独处,都不免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问自己,她是不是做错了。

    是不是她压根就不应该强迫殇儿接受一个他根本就不爱的女子?

    “想什么那么出神?我叫你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如果这个时候赫连迎都还没有发现长孙依凡有事情瞒着他,那他这个丈夫也做得太失败了。

    “没…没没什么。”摇了摇头,那样的念头也只是在长孙依凡的心里划过几次而已,她虽心下不安,却也不会临时改变什么。

    更何况不管在那之后会遇到怎样的情况,跟陌殇能够保命比起来,她当然会选择后者。

    “你个老婆子真是要翻天了。”

    “赶紧出来吧,水都凉了。”

    赫连迎没有动,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长孙依凡,那架势大有一种你不说我不起来的意思,瞧得长孙依凡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你这老东西还要不要脸了。”

    真是,一把年纪了还不知羞。

    “那你说是不说。”

    “我真是没什么好说的,就只是心里有些不安罢了,难免就会想得多一些。”

    “当真如此?”

    “当真,别说你那心里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指不定也是跟我一样心里不踏实才在书房里瞎折腾的,说什么处理事务都是幌子。”

    说话间,长孙依凡是一点都不客气的拉着赫连迎起身,然后又伺候着他换上睡袍,夫妻俩这才出了净房。

    “老头子,秘境突然被封锁,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飘渺秘境不同于其他地方,长孙依凡嫁入赫连氏不是一年两年,身为紫晶宫的宫主夫人,她知道的远比她的儿子赫连嘉澍知道的还要多。

    “还能怎么想。”赫连迎吹胡子瞪眼睛也没用,他语带不确定的道:“如果明天时候到了秘境依然封锁,那我便肯定是殇儿做手脚了。”

    从他带陌殇走进飘渺秘境的第一天开始,他就隐隐察觉到陌殇很适合呆在飘渺秘境里,他简直就好像是专门因飘渺秘境而生的。

    不,或许更确切的说,应该是飘渺秘境是为陌殇而存在的。

    之前赫连迎还觉得是他想太多,可当秘境在陌殇独自身处其中之时突然封锁,让得赫连迎是不得不想那么多,更是不得不那么去想。

    “殇儿做的手脚,这这怎么可能?”

    “起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可仔细回想殇儿在秘境中的一些举止跟表现,我倒觉得可能性很大。”

    长孙依凡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震惊的心情,半晌后才低声道:“真要如老头子你心中所想,殇儿怕是会一直呆在秘境里来回避跟语诗丫头扯上关系,他对语诗的厌恶完全都是不加掩饰的,亏得我们还一直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情之一字,难说啊难说。”

    “只要殇儿心里没有语诗丫头,不管我们觉得她多好那都不算,我们怕是将那本就不与我们亲近的孩子,一把推得更远了。”

    听到这里赫连迎也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有道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我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恋人,咱们的儿子跟女儿一个娶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妻,一个嫁了自己心仪的男人为妻,子珩将来也会寻一个心爱的女子结为夫妻,偏偏我们却对殇儿用了强,甚至不惜逼迫他,可想而知他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老头子你不会在这个时候改变主意了吧!”

    “我只是觉得亏欠殇儿太多。”现在都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得发了,他改变主意有什么用。

    公冶氏一族虽说是他们家族的附庸家族,但既然他们已经给了人家承诺,又如何能临时变卦,那样他们都成什么人了。

    “现在后悔也晚了,前前后后所有的准备都做足了,就等明天殇儿出来,语诗丫头就算再大度,在这件事情上她也肯定是不会妥协的。”

    “嗯,你说的我心中有数,一切都照计划进行。”

    “好。”

    “老头子,你之前不是有安排人去打探殇儿的心上人吗?怎么样,可有消息传回来?”对于自家外孙心心念念喜欢着的女子,长孙依凡还是保持着高度好奇的。

    她也想要亲眼看一看,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竟能得殇儿那般倾心。

    “倒是有些消息传回来,只是对于她的下落,却如石沉大海,半点线索都没有。”

    “这不应该啊?”

    “怎么说?”

    “虽然殇儿一直都没有松口,不过就凭润钰带回来的那些消息,咱们也可以非常肯定一件事情,那个殇儿喜欢的姑娘,不过只是出自金凤国那样一个小地方,她为寻殇儿出海到光武大陆,就算有鬼域殿作为她的靠山,可她也绝无本事在咱们的地盘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说一个从那样的小地方走出来的女子,有那样的魄力出海寻她的外孙陌殇,纵然没有见过面,长孙依凡对她的印象都极好。

    只是天意弄人,她与殇儿怕是有缘无份。

    “那老婆子你的意思是……”

    “她的背后肯定有人,否则不会将她存在过的痕迹抹得那般干净。”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就如你所言,她在这里除了殇儿无依无靠的,谁会帮她,她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去帮她的?”

    “这也正是我所疑惑的地方。”

    “我之前抱着找到那个女子,一方面是想看看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是否真能配得上殇儿,或许在殇儿跟公冶家那丫头成婚之后,让她做一个侧夫人;另一方面既然殇儿那么重视于她,那么无疑用她是最能威胁殇儿听话的筹码,只是现在这两个想法我都不能有了,否则只怕殇儿当真会跟我们反目成仇的。”

    “幸好你没那么做。”以一个女子来威胁陌殇达到自己的目的,长孙依凡最是不屑如此,“殇儿那孩子逼不得,要不只会适得其反。”

    “嗯,所以明天我们还要做第二手第三手准备。”

    “老头子你是说……。”

    “就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别把一切都压在公冶家那丫头身上,咱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明白了。”

    “嗯。”

    “对了,流枫堂那边如何?”那个叫凤邪的少年,莫名的长孙依凡对他也有些忌惮。

    这还是继陌殇之后,她又一个完全看不懂的人,心里难免就有所防备。

    “我跟东陵兄打过招呼,他表示理解,同时也会约束他的徒弟跟那位凤公子,今天子珩一天都呆在流枫堂,而那位凤公子也哪里都没去。”

    “那他还算守信。”

    “到底是呼延兄的弟子,他自是不差的,否则如何入得了呼延宇齐的眼。”

    “老头子说得也对。”

    “听子珩说,那凤小子棋艺精湛,不单他不是他的对手,就连东陵兄师徒俩在他的手里都没有讨到便宜。尤其今晚子珩原本约他去看星辰,但他好似正在突破的瓶颈,所以就拒绝了。”

    那么优秀的少年,赫连迎是真的很想收归自己门下啊,只可惜被呼延宇齐捷足先登了。

    “他真有那么乖觉?”

    “我安排在暗处的人也回了话,他的确是如他所说的那般,在咱们要求的时间内没有踏出流枫堂,即便有也是在子珩的陪同之下。”

    “今晚他当真就在房中修炼?”

    “这是自然,我回来之前,暗卫才刚来禀报过,你若真不放心还可以去看看,这次那小子的突破阵仗还不小,站在院墙外都能瞧得清楚。”

    长孙依凡不自在的抿了抿唇,道:“我这也是小心过头了,心里老惦记他损语诗丫头那事儿,总觉得他对语诗丫头的敌意有些有些……”

    该怎么形容,她还真无法清楚的表达出自己内心里的那种感觉。

    “安心吧,子珩已经说了,明天他们三个小的行程都安排好了,如果凤小子突破成功他们就出宫游玩一天,要是凤小子没能突破成功,兴许他一整天都要呆在房里修炼,你我皆为修炼之人,就该明白每一次的突破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懂了。”

    “夜深了,咱们休息吧。”

    “嗯。”

    长孙依凡吹来了灯,放下床帘爬上床躺到赫连迎的身边,听着他的心跳声渐渐就睡了过去,到底她是上了年纪精力有限,这一放松下来很快就睡着了。

    今夜就好似一个不眠之夜,除了绯姻宫里这对夫妻谈到这个时辰才睡,另一面的凝香阁内,赫连梓薇也是缠着陌乾询问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倒是难得陌乾还能耐着性子一一为她解惑。

    当然,他们所谈论的主角,正是宓妃所扮的凤邪无疑。

    兰陵宫

    影南影北因为已经见过宓妃一次,又眼见宓妃穿梭于紫晶宫内如入无人之境,便知她的修为异常的高深,怪不得她能成为站在世子爷身边的那个女人。

    他们从宓妃身上感受到的气势与气场,那是完全不曾在公冶语诗身上感受过的,而且之前没有比较还分不出优劣,有了宓妃这个参照物之后,影南影北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世子爷瞧不上公冶语诗了。

    毕竟在有了那么出色的一个女人之后,后面出现的女人如果不能比之更出众,那就只有啥子才会舍弃前一个,看重后一个了。

    “参见世子妃。”

    “以后见到我不用行这么大的礼,这话你们世子爷应该早对你们说过。”

    “是。”

    宓妃打定主意要夜探飘渺秘境,她得抓紧时间把来这里的安排都说一遍,“这个包袱里面装的东西是给你们世子爷的,待他回来亲手交予他便好。”

    “是。”

    “另外,这两只白玉瓶里的东西是给你们的,功效和作用上面都写了,你们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吧。”

    “是。”影南影北知道宓妃是有事要安排给他们去做,因此,两人默契的全部选择服从,并没有询问宓妃为什么,甚至就连宓妃交给他们的东西,他们都没有第一时间就打开去看。

    “我的身份暂时不宜暴露,所以明天陌殇出来的时候你们就要注意了,而且赫连宫主他们的计划也将在明天进行,你们便听从陌殇的指示就好。”

    “是。”两人应声之后又觉不妥,遂抬头看向宓妃,恭敬又疑惑的问道:“世子妃,难道咱们就要任由事情朝着宫主他们设想的方向发展吗?”

    “唔,目前只有这样。”

    “可是……”

    “在正常情况之下,以你们世子爷的性子是断然不会碰那个女人的,所以他们兴许会采用一些比较特别的办法,但敌人尚未出招,本世子妃也只能暂时将计就计,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从宓妃嘴里冒出来的‘比较特别的办法’,影南影北脑海里就有谱了,顿时真心觉得他们世子爷有些惨。

    只是这样的事情被世子妃说出来,他们怎么感觉那么诡异呢?

    “你们可知,到时他们的计划是在兰陵宫进行还是在柳絮殿进行?”

    “世子爷从未踏足过柳絮殿,所以应该是在兰陵宫世子爷的这间寝殿。”

    宓妃玩味儿的捏了捏下巴,忽尔抿唇轻笑,声音却是极冷的道:“唔,兴许本世子妃应该提前在这间房里做点儿什么。”

    “……”影南影北张了张嘴,他们能说什么么?

    “好了,为免你们也跟着落难,本世子妃给你们的瓶子可要收好了,至于他们的特殊方法,本世子妃也想见识见识。”

    “是,属下等谨记世子妃吩咐。”

    “行了,你们下去休息吧,明日若是有事你们也不必主动寻我,我会主动联系你们的。”

    “是。”

    因着有昨晚宓妃呆在世子爷房中的例子,影南影北也没有多想,只以为世子妃是想呆在有世子爷气息的地方。

    孰不知,他们前脚刚离开不久,宓妃也随之离开,原本还打算让他们陪她一起去秘境的宓妃,只是临时改变了主意,按照两人提供的线索,独自一人前往了禁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25两魂相融将计就计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