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31 万般算计终成空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竟然还在奢望那么许多!

    是她太贪心了吗?

    今夜事若成,只怕此生她的儿子都没有幸福可言了。

    目送公冶语诗走进陌殇的寝殿,赫连梓薇紧紧抓住长孙依凡的手臂,神情恍惚的道:“娘,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对的错的,无论什么苦头女儿都要往自己肚子里咽了,只愿熙然能好好的,只愿他能得到幸福。”

    公冶语诗红着脸垂下头去,纤长的眼睫颤了颤,那欲语还羞的模样别提多勾人了,半晌后方才软声道:“…是,语诗定不会让伯母失望的。”

    “呵呵…好了,伯母不逗你了,语诗赶紧进去吧,明个儿伯母可是希望听到你改口的。”

    “伯母。”娇媚的嗓音柔柔的,糯糯的,真真是要酥进人骨头里去,任凭哪个男人听了都不免会怜惜上三分。

    之前见她还不曾觉得,此时在月夜下,倒真是不愧她‘绝望深渊’第一美人儿的称号。

    倒是赫连梓薇上前牵了她的手,柔声道:“语诗今晚真漂亮。”

    看着明艳动人,妩媚妖娆的公冶语诗,又见她面色含羞带怯的俏模样,长孙依凡想说什么最后都咽了回去,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能说什么。

    “宫主夫人,伯母。”

    另一边,原本就呆在隔壁偏殿内的公冶语诗也最终没能再坐得住,她一出来就正遇上长孙依凡母女。

    殿外,长孙依凡跟赫连梓薇母女在暖阁内实在等得心急,没忍住就亲自过来准备看看情况,结果询问在外伺候的宫人之后,才确定陌殇进入寝殿后再也没有出来,心下不由得稍安了几分。

    寝殿内静悄悄的,唯有那飘散在空气中无处不在的香气无孔不入,也唯有那红烛时不时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阿宓。”握了握拳,陌殇不再多想,以极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心神完全沉入识海,整个人就如一尊完美到无比挑剔的雕像般立在那里。

    但,一会儿之后他要对公冶语诗做的事情,偏偏又有些让人误会,陌殇还真就怕宓妃误会他,届时他可就真要欲哭无泪了。

    纵然,从始至终公冶语诗在陌殇的眼里都不过只是一颗棋子,但他还是不想因为这颗棋子让他跟宓妃之间产生隔阂。

    “阿宓,这个法子是我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小女人你可一定要相信我才好。”

    眼下,既然有了不碰公冶语诗,都能让他有两三分活下去的机会,陌殇当然毫不犹豫的要赌一把。

    因此,面对死陌殇多的是无奈。

    可若他活着的前提是必须碰公冶语诗那个女人,就如陌殇之前心中所想,哪怕他再怎么想要活下去,也是断然无法忍受那个女人的。

    虽说他不惧生死,但这并不代表陌殇不想活着,因为只有活着他才能拥有宓妃,陪伴宓妃,才能光明正大的将宓妃纳入他的羽翼之下。

    记忆不再残缺的陌殇也知晓了一些就连赫连迎等人都不知晓的隐秘,这也使得他那颗提起的心,暂时安稳的落了地,不再觉得那么难以忍受。

    只等那一刻的到来,然后天翻地覆,地覆天翻。

    也正是源于这一点,导致陌殇体内的阴阳两魂没有提前爆发,直到现在都还相安无事,这就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若非如此,夜里突然被封锁起来的秘境之门,也不会随之打开,陌殇纵然破解了封印也是出不来的。

    何曾想,那顽固的封印竟然真的被他给冲破了,也是随着封印的消失,陌殇那些残缺的记忆就渐渐回了笼,一点一点在他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封印被破除,既在陌殇的意料之中,却又超出了陌殇的意料之外,他虽有心要破除封印,却也知道那封印不是好破的,而他成功的几率也不过十之二三罢了。

    埋藏在陌殇体内深处的那个封印,就犹如被击碎的玻璃片似的,一点一点的被蚕食成渣,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秘境内陌殇在宓妃离开后,再次沉浸到修炼之中,许是他心中的执念当真太过强大,以至于超越了一切常规,竟然真的就让陌殇捅破了一层窗户纸。

    “阿宓等我,很快我就会去找你的。”陌殇将盒子里剩下的东西都再次收好,然后又放回了衣柜里,而他自己则是走到窗边的软榻上盘膝而坐,开始运功调息。

    如果他们仍要坚持己见,那么就休怪他冷血无情了。

    如果他们就此收手,他们既往不咎,当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毕竟,跟璃城楚宣王府的那些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来说,陌殇显然更在乎赫连氏一族的人,也正是源于这种在乎他还想给他们一次机会。

    说到底,哪怕就是到了这个时候,陌殇仍是希望他们可以收手。

    反正他家小女人研制的丹药素来都是没有副作用的,他也根本不怕自己吃多了,就怕时间来不及,他无法看到这场‘戏’,他们究竟要怎么唱下去。

    有道是有备无患,既然他正缺少的东西,他家小女人都替他准备好了,他当然就要好好受着,尤其是抑制他体内阴阳两魂的丹药,陌殇更是没客气的吞了数十颗进肚子里。

    空气中飘散着的淡到几乎闻不出来的味道是什么,陌殇不是个傻的,他焉能有不知之理?

    偌大的兰陵宫,从他踏进来开始,里里外外看似没什么变化,其实暗藏的种种陷阱又岂逃过他的眼睛了。

    更何况一旁还有那个女人在虎视眈眈,当真是由不得陌殇不防。

    不说在他体内阴阳两魂真正发生冲突,他渐渐失去对身体控制权之后,外祖父外祖母会强制性的对他做什么,就是他的母亲也不会坐以待毙。

    唔,那味道貌似还不错。

    “不过就算不为别的,单就为了小丫头你的心意,为夫也是会守身如玉的。”陌殇想到接下来他要应付的种种局面,倒也一点都没有矫情,直接从那些瓶子里面倒出几粒丹药吞进了肚子里。

    那丫头该打。

    他是那么好算计的?

    “臭丫头,你就对为夫那么没信心?”看了看那些瓶子外面写着的丹药的功效,陌殇亦是忍不住嘴角直抽,额上黑线直冒。

    若问这世上除了陌殇最了解他体内的状况之外,还有谁最清楚他的情况,也人定是宓妃无疑。

    没有亲自为陌殇诊脉,宓妃自是无法知道陌殇现如今体内两魂的状况,于是她只能根据陌殇原有的体质来推算预演,虽不至于帮上陌殇多大的忙,但也绝对不会让他的情况更加恶化。

    同时宓妃还因为不放心陌殇的状况,替他准备了好些顶级丹药,其中最多的一种就是抑制陌殇体内阴阳两魂爆发的紫色丹药。

    信里,宓妃有简短的提到她无意间发现他衣柜里面放置的寒冰丝布料,知晓它价值的宓妃便生出用这布料替他做一套衣服的心思,于是经过宓妃用药引特殊处理过的这套寒冰丝衣服可不是普通的衣服,绝对是陌殇身上极难突破的一道防御屏障。

    打开的盒子里,最上面是一封信,待陌殇看过之后,方才一一打量盒子里剩下的瓶瓶罐罐,那每一样都是宓妃对他满满的关爱。

    他习惯以宓妃的生辰作为密码,而宓妃亦是习惯以他的生辰作为密码,因此,陌殇看到那盒子上的数字时,脑海里几乎是不作他想的就输入了他的生辰。

    “呼――”盒子顺利打开之后,陌殇轻吐出一口浊气,暗忖:他家小女人的习惯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这个盒子设计精巧,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就算借助蛮力打开了,里面的东西也会因此而被毁掉,遂,宓妃将盒子就这么放在陌殇寝殿的衣柜里,她真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会落入他人之手。

    阿拉伯数字,这个时代的人还不认识,但陌殇却是由宓妃手把手教过的,因此,当他将三个小型圆盘上的数字对应着拨弄成他的生辰时,随着‘咔’的一声,盒子便应声而开。

    转身再次走到衣柜旁,拿起之前放在衣服下面的圆形盒子,看到那盒子需要密码才能解开,陌殇嘴角便勾起一抹邪肆的浅笑。

    抬头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又放出神识锁定整个兰陵宫的动态,陌殇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充裕,也就赶紧收起了他的某些小心思。

    “阿宓,你可知我此时最想的是什么?”陌殇对镜的自言自语,自然没有人回应他,而他也没有想过有人能给予他回应,暗磁的嗓音只淡淡的道:“真想穿着这套衣服的我,让你能够在第一时间就看到。”

    果然这世间最了解他的人,非宓妃莫属了,她为他所做的每一套衣服,总能在最大程度上将他的某一份气质,或是某一点性情无限的放大,以最傲然之姿展现在世人的眼中,其中唯以这件紫金色的锦袍为最。

    陌殇伸手捏了捏眉心,看着那铜镜中的自己,一时不免都有些看得痴了。

    动作利落换好衣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陌殇,也是无语的揉了揉鼻子,突然就发现鼻子好痒,然后就忍不住打喷嚏了。

    “阿嚏――”

    熙然,熙然……

    你个混蛋要真被那女人给缠上了,本姑娘铁定把你踢得远远的。

    臭熙然,你可千万别叫我失望啊?

    “唔,兴许大概也有可能是熙然在念着我。”抿了抿唇,宓妃无聊的想着,“也不知我这个时间点跑到兰陵宫去是否能正好赶上好戏开场?”

    尤其是在那‘惦记’两个字上,宓妃可谓是咬字极重。

    刚离开流枫堂准备往兰陵宫而去的宓妃突然连连打了两个喷嚏,她颇为无语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喃道:“该死的,谁在惦记本姑娘。”

    阿嚏――

    “阿宓的心意,为夫焉能辜负了。”陌殇果断将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拿出来,然后走到屏风后面换上。

    是以,当陌殇看到包袱里紫金色的锦袍时,他眼里的笑意就多了几分,这表示他的小女人果然知道这布料的价值,并且还用这布料替他做了一身衣服。

    别人驾驭不了紫金两色,他的小女人可不是一般人,穿上铁定好看。

    赫连梓薇知道那布料的价值,无非也就是想裁下足够替陌殇做两套衣服的布料,剩下的就还放回库房去,哪里知道陌殇直接开口就要了整匹,而她显然更不知道,当陌殇第一眼看到那匹布时,心里想的就是将这布料做成衣服,穿在宓妃的身上该有多好看。

    有关于这一点,外界素来只有传闻,并不曾有人亲眼见识过,尤其是需要用到哪一味药引,更是一个不解之谜。

    只是,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还需要一味药引融入布料之中,否则做成的衣服可是达不到刀枪不入百毒不侵效果的,顶多也就有个冬暖夏凉的作用,哪怕就是在身处极地冰原之中,只要穿着寒冰丝做的衣服那也绝对感觉不到半点的寒意。

    若这布料只是好看那也就罢了,关键在于由这寒冰丝织成的布料若做成衣服穿在身上,那就等于穿了一件隐形的防护衣在身上,不但刀枪不入不说,它还百毒不侵,有着让人异想不到的绝对防御能力。

    洁白无暇的寒冰丝原是没有颜色的,第一个将寒冰丝织成布,并染上颜色的那位绣娘,她觉得这世间最为尊贵的两种颜色一为紫,一为金,她认为其他的颜色无论多么的绚丽都不及这两种颜色,于是在历经了一次次的实验之后,她终于将紫色与金色两种颜色完美的晕染在了同一匹布上,并且在紫金两色的映衬之下,那寒冰丝变得美轮美奂,绚丽多姿至极。

    这要传出去,还不知道多少人要呕得吐血呢。

    只是任谁都想象不到,那么稀有且珍贵的布料,赫连迎竟然想都没想就拿出来给陌殇做衣服,甚至还允许他将布料随意的给扔在衣柜里压箱底?

    旁的家族势力别说拥有一匹由寒冰丝制成的布匹了,就是能拥有一块手帕,那都宝贝得不要不要的,紫晶宫固然只有不过三匹之数,但这已经很是惹人眼红了。

    寒冰丝至少需要三百年左右才能形成一次,而寒蝉每次吐丝的数量都是有限的,想要得到由寒冰丝织成的布匹,甚至是做成衣服穿在身上,那又岂是‘奢侈’二字可以形容的。

    寒蝉生长于极地冰原之上,它们速度奇快无比,其血液具有解百毒的功效,然,它们的数量虽说算不得少,但能够存活上百年的寒蝉数量却极为稀少,这也是寒冰丝难得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它是由成长百年以上的寒蝉,在其肚腹之中孕育寒冰丝百年,再经由百年时光慢慢吐丝结茧,最终再温养百年而形成的寒冰丝,经过极其复杂的纺织手艺与印染技艺,方才得以出世一匹紫金布。

    偌大的紫晶宫也不过唯有三匹那样的紫金色布匹罢了,撇开那布料是真真的好之外,还在于这种布料的可遇而不可求。

    单独的紫色与金色就让人非常难以驾驭了,以紫金两色渲染而成的布料,虽尊贵霸气却几乎无人胆敢将其做成衣服穿在身上。

    紫色历来就被誉为尊贵的象征,而金色亦是如此,紫色与金色都是非常挑人的颜色,极少有人能够穿出紫色与金色的优雅与尊贵。

    回宫那么长时间,难得有一样让陌殇喜欢的东西,赫连梓薇哪里还会询问陌殇为什么,只要他高兴就好,于是那匹布就这么放置在了陌殇的衣柜里成了压箱底。

    其中最为珍贵的就要数那匹纯紫金色的布料了,当时赫连梓薇是要裁了它来给陌殇做新衣,不知怎的陌殇就开口将整匹布都要了去,还让长孙依凡等人都怔了怔神。

    一天天下来,陌殇的衣柜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精致锦袍华服,所用的布料更是世间罕见,每一匹不但价值连城,更是有价无市。

    回到紫晶宫,他的身份极其尊贵,无论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任谁也不敢给他半点委屈受。他的母亲纵然身体不好却也仍是亲手为他缝制了两身衣裳,若非她的身体情况不允许,只怕她也不会松口让宫中绣娘代劳为他绣制衣服。

    虽然那些东西在宓妃看来,不过就是一些身外之物,没了她还可以重新再做,但对于陌殇而言,那些东西于他的意义不一样,他又如何能舍得。

    发生魑魅林之事,他于昏迷之中被带回紫晶宫后,虽然无法穿上宓妃亲手做的衣服,更没办法触摸到宓妃送他的那些东西,但陌殇很庆幸当初没有带走那些东西,否则只怕是再也无法找回来。

    只是在前往魑魅林的时候,因着宓妃的一句话,陌殇才最终没有将那些东西带在身边。毕竟,宓妃亲手为他做的东西再如何的珍贵,又岂能珍贵得过宓妃本人去,有了宓妃的保证,可想而知陌殇会选择什么。

    哪怕是在到达光武大陆,回到幽冥城鬼域殿的途中历经种种艰难险阻,陌殇对什么都可以轻易舍弃,却唯独那只装着宓妃‘心意’的箱子,他是宁可拼着受害,或是丧命也要守护的。

    他离开金凤国出海之前,宓妃曾经亲手替他做过好几件衣服,甚至还包括了所有他需要用到的佩饰,那些东西除了可以让他睹物思人以外,便是他放在心尖之上最珍贵的宝贝了。

    陌殇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从衣服上划过,俊美的脸上泛起温柔的笑意,就仿佛亲眼看到了宓妃一针一线为他缝制这件衣服时的情景,一颗心顿时涨得满满的。

    打开包袱之后,首先映入陌殇眼帘的就是一套紫金色的华服,以及放在衣服下面的一个精致的紫檀木圆形盒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31万般算计终成空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