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34 万般算计终成空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当宓妃初到涅城,打听到的全是陌殇跟公冶语诗有关的消息,各种各样的版本只有她想不到的,就没有她听不到的。

    虽然其中一部分流言不乏是真的,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不能否认是有人在暗中操控之后,有计划的流传出来的。

    那个玩出这一手‘好牌’的人,除了公冶语诗之外,宓妃当然不作第二人想。

    毕竟那些流言传遍整个‘绝望深渊’,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她,连带着紫晶宫的声望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表面上看似公冶语诗本人处于弱者且受害的位置,而实际上她完全占了最大的便宜,还将一切黑锅都推了出去。

    初到涅城的宓妃人生地不熟,但在云雾仙山的时候,她那便宜师傅就曾告诉过她,她最大的敌人不是赫连氏一族的谁谁谁,而是拥有先天精纯之体的公冶世家嫡小姐。

    的算计。

    面对一个背景强大,实力也雄厚的要强自己男人的女人,不怪宓妃一开始就对她没有好感,并且还抱有相当大程度的成见,以至于只要是跟公冶语诗扯上关系的任何事情,宓妃都将持怀疑态度,而后还要小心谨慎的去查证。

    事实证明,女人的的确确有着一种先天的,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本能,就好比宓妃还不曾见过公冶语诗,就已经将她列为了自己的头号敌人。

    即便公冶语诗在‘绝望深渊’美名在外,无论各个方面都完美无缺,没有半点的瑕疵,被誉为‘绝望深渊’第一美人,甚至就连另外两大秘地的姑娘都低了她一头。

    可见公冶语诗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的心机城府,野心谋略远非一般人可相提并论。

    如此这般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美人儿,也正是因为从收集回来的消息上看到她太过完美,以至于让宓妃一口咬定她其实就是个口是心非,极善于伪装,又很会演戏的面美心丑如蛇蝎的女人。

    有道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宓妃从来就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完美到如外界盛传公冶语诗的那般模样,因此,她就死咬着公冶语诗这个女人不放,果然让她查出不少有趣儿的东西。

    只是不知公冶世家那些自诩高贵,又自以为掌控着一切的人是否知晓公冶语诗的真正为人?怕只怕当谜底最终揭晓的那一刻,很多人都会惊掉下巴的吧!

    不管宓妃有多能理解赫连梓薇作为一个母亲的爱子之心,她都不能接受赫连梓薇用那样下作的手段将陌殇给推出去。

    她不知道在赫连梓薇的心里,陌殇到底算什么,竟可以让她为了弥补她对陌殇的亏欠,她对陌殇的愧疚,而用那样的方式去作践陌殇。

    宓妃从来都不觉得赫连氏一族的人傻,就算公冶语诗很会做人,很会演戏,以前他们不曾发现公冶语诗有问题,就只当她是个好的,可随着陌殇体内两魂相融时间越来越近,亲眼目睹公冶语诗的一些作为之后,他们竟然还能放任公冶语诗,打定主意要将陌殇跟公冶语诗送作堆,这就让得宓妃相当的愤怒了。

    难道他们就一点不担心,将那样一个心术不正,又野心勃勃的女人放到陌殇身边,对陌殇而言是多么大的伤害?

    难道在陌殇苦苦挣扎了前二十余年之后,再亲手毁掉陌殇的后半后,对他们而言就那么有成就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宓妃感到相当的愤怒,甚至于自初见赫连梓薇跟陌乾的时候,她对他们就没有丝毫的好感,隐隐还有几分难言的厌恶。

    在她看来,他们那对夫妻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以前不管不问陌殇也就罢了,现在自以为是命运的安排,让得陌殇回到了他们的身边,然后他们就觉得那么多年亏欠了陌殇,对陌殇有着满心的愧疚,于是说什么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后半生都要活在陌殇的怨恨中也要保住他的性命,其实这不过就是一个让他们能够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

    身处局中的陌殇兴许没有感受得这么深,也没有想得那么偏激,但作为局外人旁观者的宓妃,却从他们迎回陌殇的种种表现之中,就只看到了这些丑恶罢了。

    宓妃跟随东陵靖入住紫晶宫整整两天,并非她刻意要等待什么时机,她不过只是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赫连梓薇等人可以改变主意。

    只要他们取消那一场算计,不硬将陌殇跟公冶语诗送作堆,并且还在陌殇的寝殿内用上烈性春毒,让他提前行什么周公之礼,宓妃都还尚能保持几分平和,不至于那么的愤怒,更不会心生杀意。

    从流枫堂出来,刚刚靠近兰陵宫,宓妃就敏锐的察觉到了里面空气中飘散的浅淡香气,她的脸色也是‘刷’的一下变得相当难看。

    说到底,还真他娘的是她想太多。

    是以,当宓妃身姿轻盈飘逸的落到陌殇寝殿上空屋顶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隐藏自己的怒火,一点情面都不讲的直冲赫连梓薇开火了。

    “现在这殿内发生的一切,不正如你所期盼的那样进行下去了吗?那你还那般惺惺作态,令人作呕的向他人求证什么,难道只要他们给你一个否定的回答,你就能证明自己没有做错,就能减轻心里的罪恶感,真觉得你对陌殇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你就一点都不亏欠他了。”

    宓妃犹如连珠炮般式的冷嘲热讽,直说得赫连梓薇面色惨白,失魂落魄的不住后退,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回响着宓妃的一句又一句质问。

    “你…你你是谁?”

    “呵呵…本郡主是谁,你们不是心中都已然有数了吗?”。

    清冷的月光下,居高临下站在屋顶之上的宓妃,一袭红衣似火,灼灼耀目,只见那赤红的长裙在月光下仿佛涌动着流光,闪烁着点点星芒,尤其是那从胸口蔓延至整个裙身的五彩七尾凤凰,更是栩栩如生,振翅欲飞一般。

    黛眉开娇横远岫,精致的蝴蝶面具下,只露出了她的眉,那双如水般晶莹剔透的双眸,清澈无尘又幽深如海,仿佛能看透人心,袒露出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三千青丝高挽成飞仙髻,却只在乌黑的发间戴上一只血玉凤凰衔珠步摇,火红的血玉珠子正好垂在她的额间,越发彰显出她冷艳高贵,睥睨天下的上位者气势。

    “怎么?看到本郡主主动送上门来很意外?还是满心以为这样的地方不是本郡主这小小一个人物该来的?”此时此刻的宓妃已经做足了要跟赫连梓薇等人撕破脸的准备,她也就压根不乐意收敛自己的气息。

    她一边放出自己的一部分神识锁定殿内的陌殇,一边极其张扬轻狂的与赫连迎等人‘谈心’。

    “你们不是早有打算要用本郡主来作为威胁陌殇的筹码吗?你们不是也一直都有安排人四处打探搜寻本郡主的下落吗?怎么,今日本郡主自己送上门来,你们这一个两个三个倒是觉得意外了?”

    虽然宓妃很担心殿内陌殇的情况,但她仍是选择相信陌殇,不愿坏了他的事。

    就算宓妃不完全相信陌殇,可她对自己研制的那些丹药还是很有信心的,如果陌殇在没有中春毒的情况之下,都碰了公冶语诗的话,那她就算冲进去把他拉了出来那又有何用?

    所以,甭管此时此刻宓妃的内心正在经受怎样的煎熬,她都还保持着几分理智,没有第一时间就冲到殿内去。

    相信陌殇,便是宓妃近乎偏执的坚持。

    “你你…”赫连梓薇看着一袭红衣,气质清冷如冰霜般的宓妃,张了张嘴都不知该说什么。

    面对陌殇的心上人,又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能说什么?

    这个时候她只觉得难堪,异常的难堪,就好像他们这一群人身上仅有的那一块遮羞布都被扯开了。

    “对不起。”半晌之后,赫连梓薇抬起头,仰望着俯视她的宓妃,颇有些不是滋味的开口向她道歉。

    “赫连大小姐对不起的人可不是本郡主。”看到这样的赫连梓薇,宓妃丝毫都没有掩饰她对她的厌恶之情,“至于本郡主心中的不快,自然会自己出手讨要回来。”

    那个抢她男人的女人,休想她会放过她,就算不弄死她,她也不能让她好好的活着。

    “咳咳…”因着宓妃的突然出现,直接就打了赫连迎等人一个措手不及,面对强势的且不好相处的宓妃,以赫连迎为首的男人们倒是不好开口,毕竟宓妃说他们的那些都是事实,由不得他们反驳。

    故,也就只有让长孙依凡为代表开口来说话了,“姑娘,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我们对不起你,让殇儿他辜负了你,但现在…呃,你看现在事已至此,不如姑娘就大方的放手吧!”

    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宓妃一句一句质问得连头都抬不起来,长孙依凡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想大声呵斥宓妃,却又觉得自己压根没有立场。

    莫名的,在宓妃那双清澈冰冷的双眸注视之下,如果他们生出那样的心思,简直就有些…哎,说到底强行将陌殇跟公冶语诗凑成堆的做法,他们真的做的很不地道。

    “事已至此,眼下也是无力回天。”说话间,端木欣欢的目光落到陌殇的寝殿内,那眼里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相信宓妃是懂的,“既然姑娘来了我们紫晶宫,也是我们对姑娘有愧在先,姑娘若是有什么所求的,我们一定尽量满足姑娘。”

    “哦?”闻言,宓妃挑了挑眉,语气微微上扬,周身的杀气猛地凝为实质,化作一道道利刃直冲端木欣欢而去。

    “欢儿快躲开。”

    “啊――”

    若非赫连嘉澍反应极快,抱着端木欣欢惊险的躲了过去,又有赫连迎出手挡了宓妃的攻击,不然端木欣欢非死即伤。

    “呵呵…在你们眼里陌殇值个什么价呢?既然你们准备给予本郡主赔偿,那不知你们给陌殇估了一个什么价?”

    听到宓妃再次冷声开口,赫连迎几乎都忘了要质问宓妃为何出手那般狠辣。

    “别这么看着本郡主,好像本郡主欠你们好多似的。”面对他们的瞪视,宓妃毫不在意的释放出自己的威压,完全没将赫连迎对她施展的威压放在眼里。

    看到宓妃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赫连迎等人全都有种惊呆的感觉。

    这丫头看着年纪小小,可她的修为之高深,就连赫连迎都不敢小觑。

    如此看来她这般如入无人之境的出现在紫晶宫也并非毫无道理可言,只是这小丫头也太过气人,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

    也不知陌殇那混小子到底喜欢她哪一点,真是太不可爱了。

    “陌殇是本郡主的男人,从来就只有本郡主不要的,还没有人胆敢从本郡主手里抢人的,那个公冶语诗胆子挺大,不过她既犯了本郡主的忌讳,还就得拿她的命来偿还。”

    一听这话,赫连迎都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他看着宓妃道:“咳咳…你这小丫头口气倒是不小,那你可知即便我紫晶宫不插手此事,以你一己之力又如何能与整个公冶世家为敌。”

    “若非之前没有筹码,你们觉得本郡主会等到现在才来涅城。”宓妃嗤笑一声,接着不甚在意的道:“公冶语诗既然胆敢染指本郡主的男人,那么本郡主也丝毫不介意让整个公冶世家都为此而陪葬。”

    原本躲在暗处准备伺机帮助陌殇脱身的赫连子珩,在听到殿内发出暧昧低吟之声之后,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斗大的两个字。

    完了!

    只要一想到陌殇可能会做出的事情,赫连子珩就有种死定了的感觉,傻傻的呆怔在那里好长时间都没能缓过神来,直到听到宓妃说要灭了整个公冶世家,他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然后,他‘呼啦’一下就冲了出来,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宓妃,下意识的道:“原来你就是殇表弟的心上人啊,这性子还真是跟殇表弟一样一样的,你们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今晚之事还望赫连少城主莫要插手。”宓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对于影南影北提过的陌殇的这个表哥,她对他是没有成见的。

    毕竟,算起来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没有逼迫陌殇做任何事情的人了。

    “那什么我我没想插手。”赫连子珩摸了摸鼻子,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局面,他就是想插手也插不上了啊!

    “姑娘,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既然殇儿跟语诗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么语诗就将是我们赫连家媳妇儿,你来晚一步。”

    长孙依凡拉住想要说话的赫连梓薇,狠了狠心将自己的态度给表明了。

    “敢情这错的还是本郡主了,你这话表达的意思是,如果本郡主早来一步,将事情给阻止了,你们便就此收手?”宓妃突然就被逗乐了,她目光幽幽的看着长孙依凡,同样很不客气的冷声道:“就算你们把天上说出一朵花来,公冶语诗那个女人也一定要死,并且陌殇若真碰了那个女人,他既违背对我的承诺,那么他也是要死的。”

    嘶――

    宓妃最后半句话不断回响在长孙依凡等人的耳中,他们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宓妃,觉得自己是出现幻听了吧!

    他们都听到了什么,她竟然连殇儿也要杀?

    不怪他们听了要倒抽一口凉气,实在是宓妃说这话时太过认真,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让他们心里很是没底。

    “你们以为让他碰了那个女人他就能活了,在他追求本郡主的时候,本郡主就说过,他最好能保证自己这一生都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否则本郡主是会亲手了结他的。”

    “你…”

    “赫连大小姐,千万别在本郡主面前说男人生来就该有三妻四妾的那一套,如果他做不到就不该招惹本郡主的,既然他给出了承诺,又违背承诺的话,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全是不死不休。”

    “你既爱他,难道不该成全他吗?”。赫连梓薇看着宓妃,实是被宓妃吓得够呛。

    “本郡主若是成全了他,那谁来成全本郡主。”神识感受到殿内陌殇情绪的波动,宓妃也没心思跟他们东拉西扯了,只沉声道:“要么今晚你们联手杀了本郡主,要么就是本郡主大开杀戒,看在你们跟陌殇有血缘关系的份上,本郡主可以不动你们,但公冶氏一族一个都别想活着,他们必须成为本郡主杀鸡儆猴的那一只鸡,不然谁都来打本郡主男人的主意,那岂不是很麻烦。”

    什么是狂妄?

    什么是嚣张?

    什么是狂霸?

    这就是。

    宓妃此言一出,整个兰陵宫都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静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34万般算计终成空5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