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35 激怒宓妃,陌殇求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得不说赫连迎被宓妃一番话给气得险些吐出一口老血来,他活到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遇上这么嚣张狂妄,乖邪张扬的小丫头。

    他倒是很想将宓妃这番豪言壮语当作一个笑话来听,但他不是个傻的,哪里就能分辨不出宓妃说出的这番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凌厉的目光对上宓妃那双无所畏惧的清丽双眸,赫连迎一点都不敢怀疑,宓妃说的话是假的。

    这小丫头片子,只怕真是嘴上怎么说的,心里便是怎么想的。

    今晚不管陌殇碰没碰公冶语诗,既然这个丫头来了,那么怕只怕就没那么好善后了。

    看她一出现在兰陵宫,第一个不是冲进寝殿去寻陌殇,而是当场就下了薇儿的脸面,冷嘲热讽的闹得薇儿里外都不是人,这样赫连迎对宓妃的举动感到相当的奇怪。

    总之,在赫连迎看来,宓妃若不是在算计什么,那么她便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想到宓妃那神秘的修为,赫连迎就不敢太过大意,再加上他也不认为宓妃是个没脑子的姑娘,她既然胆敢单枪匹马的闯入紫晶宫,又焉能没有给自己留有退路?

    种种迹象表明,宓妃是有备而来的,是以就算宓妃言语嚣张,差点儿没把赫连迎气得吐血,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赫连迎也不打算伤害宓妃。

    只是他的这种想法却代表不了宓妃的想法,哪怕此时此刻在赫连迎等人的眼里,陌殇跟公冶语诗已然生米煮成了熟饭,即便就是他们现在心生后悔,想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也来不及了,因而只能听之任之。

    毕竟,宓妃跟公冶语诗这两个女人,既然已经伤了宓妃,那么对于已经跟陌殇有了夫妻之实的公冶语诗,那他们就更不能辜负了。

    哪怕宓妃比公冶语诗优秀,撇开她是陌殇的心上人不说之外,她也更适合做陌殇的妻子,但天意弄人,宿命如此,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是无力回天了。

    故,不管赫连迎心中对宓妃有多少的愧疚,也不管他生出了多少想要弥补宓妃的心理,最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整个赫连氏一族都得站在公冶语诗一边。

    至于宓妃,他们就真的只能说‘对不起’了。

    继宓妃那张狂嚣张至极的霸道宣言之后,整个殿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哪怕就是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估计都响亮得出奇。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赫连迎一变再变的脸色,更没有人能够揣摩到他的内心活动,短短时间之内,他想了很多很多。

    其实不单单是他一个人思绪万千,长孙依凡,赫连嘉澍夫妻以及他们的儿子赫连子珩,还有陌乾跟赫连梓薇通通都在宓妃的那番宣言之下,脸色阵青阵白的好不热闹,同时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宓妃出现后说的第一句话,然后就是他们自己的各种想法穿梭其间,一时间搅得他们只觉自己的头都快要炸开了。

    “影北。”

    “干嘛?”扭头看了眼影南抓在自己袖口上的爪子,影南黑着脸瞪他,还不忘压低自己的声音吼他。

    早在赫连子珩安排之下混入兰陵宫的他们,很快便察觉到宫内空气中飘散的‘怪’味道,他们两人对视一眼,果断就将之前宓妃给他们的丹药吞了两粒。

    世子妃给他们的丹药一看就是好东西,要不是担心自己突发意外坏了两位主子的事,影南影北还真舍不得一下子就各自吞掉两颗。

    直到他们服下丹药,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躁动不安的情绪彻底平复之后,两人方才对视一眼,暗忖:好在世子妃有先见之明,否则他们就将还未出手便先给挂了。

    “你说宫主他们会对世子妃出手吗?”影南蹙了蹙眉,虽然小半个时辰之前,他们就得到过世子爷说的,不管殿内发生什么,都要他们按兵不动,静待指示的命令,可在见到这般张扬轰动出现在兰陵宫的世子妃之后,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在他的心里,真是想不佩服宓妃都不行,不愧是世子爷看中的世子妃,特么就连世子爷的爹娘都敢当面骂。

    这胆量,忒足了。

    “这个不好说。”闻言,影北只是给了一个相对保守的回答。

    “咳咳…”没好气的看了眼忽悠他的影北,影南低声道:“你别忘了我们的最终使命是什么?”

    “我没忘。”

    世子爷早有交待,假如今晚世子妃出现了的话,他们兄弟必将不惜一切代价护卫宓妃的周全。

    “现在就咱们两个人,眼看世子妃跟宫主他们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你就跟我说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怎么了?”他们兄弟的修为固然不错,可跟赫连迎近身的那些个侍卫比起来,他们还是要弱上一成的。

    为了确保宓妃的平安,由不得影南不小心,“咱们都不曾见世子妃出过手,在你看来世子妃跟宫主之间,谁强谁弱?”

    不怪影南会有此一问,实在是之前宓妃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乃是刻意收敛过自己气息,以至于一点威压都没有释放出来的,但眼下宓妃显然是没有那样的顾忌,所以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竟然跟从赫连迎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不相上下。

    这,可是足足让躲在暗处准备随时支援宓妃的影北影南傻了好一会儿眼,好在有了陌殇那个主子在前,他们接受起宓妃这样的‘变态’来也容易许多。

    “如果一对一的话,宫主应该是留不住世子妃的。”换句话说,只要宓妃不被围攻,那么整个紫晶宫内她还真就是如入无人之境。

    “这点我也瞧出来了,可怕就怕宫主不跟世子妃单挑,而是几个高手围攻世子妃,那……”后面的话影南咽回了肚子里,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那个我想宫主应该不会主动向世子妃出手的,到底宫主他都大世子妃两辈了,他要对世子妃出手传出去还不笑死个人,至于会不会安排年轻一辈围攻世子妃,这就真的很难说了。”

    正如影北所言,赫连迎的辈份摆在那里,他是拉不下脸面欺负宓妃一个小辈的,也正因为如此,宓妃才将自己憋了好些天的火气一下子给喷发了出来,痛痛快快的骂了他们一场。

    哪怕她此举确是有些不妥,但她一点都不后悔。偌大的紫晶宫,能让她放在心上的人,无非就陌殇一个而已,其他人心里对她有怎样的想法,怎样的看法,她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少城主是打不过世子妃的。”

    “嗯。”

    “虽然我跟世子妃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凭直觉而言,世子妃绝对不是一个行事冲动之人,她既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了,甚至还扬言如果世子爷碰了公冶家那女人,那她就要将世子爷一块儿给杀了,那世子妃的手里想必还握有底气很足的王牌。”

    影南不知道的是,以前的宓妃还当真就冲动过一回,但那一次的教训也让她深深的铭记在了心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她是再也不会做了。

    那次动用禁术,若非有陌殇相护,她只怕是要沉睡相当长的时间,想想那后果就让宓妃恼怒不已。

    当然,她怒的是自己,责怪自己行事太冲动,只图一时痛快忽略了后果。

    “确是如此。”影北点了点头,接着又低声道:“宫主他们对世子妃全然不了解,就算安排族中年轻一辈的几个,十数个同时向世子妃出手,怕是都讨不到什么便宜,我们倒是暂时可以安安心。”

    “嗯,要是世子爷能提前出来那就好了。”

    “会的。”

    影北没有对影南说的是,他其实猜测宓妃精于用毒,有句话说得好,医毒不分家。世子妃能随随便便就拿出品质顶极的丹药,就证明她的医术非常高明,那么同理只怕世子妃的毒术也是不弱的。

    倘若宫主他们真将世子妃逼得太紧,那位跟世子爷一样不好惹的姑奶奶,只怕不会看在他们跟世子爷有血缘关系的份上,出手就留有余地的。

    且不说影南影北如何如何,另外几个隐身藏在暗处,准备向陌殇表示自己诚意的人,也是全都被宓妃给惊到了。

    这几个人自然就是司马金以及风花雪月四公子,另外还有一个本应该已经离开紫晶宫的人。

    那人赫然就是公冶润钰无疑。

    当他听到宓妃扬言不会放过公冶氏一族任何一个人的时候,明明应该不屑宓妃那般狂傲姿态的,却不知为何在不经意间对上宓妃那双清冷却无波的眸子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仿佛无论他如何拼命的挣扎,在宓妃的眼里都无法掀起任何的波澜,这让他感到无边无际的挫败。在宓妃的身上,他竟有种好像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压迫,逼着他不得不向宓妃低头以示自己的臣服之意。

    “看来认殇少主为主当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司马金看着那傲然站立在屋顶,居高临下有如俯视众生的宓妃,不知怎的就有种看到了陌殇的感觉。

    “不愧是殇少主,他的眼光挺好。”

    “这个女人,有资格当咱们的主母。”

    “嗯嗯,比起那什么公冶语诗,她才是那个能与殇少主并肩的女子。”

    “呵呵…看来殇少主曾说过的是对的。”

    “什么?”司马金的目光从宓妃身上收回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四公子之首的风老大。

    “咳咳…我是说,在我们都认为天意不可违的情况下,殇少主曾说过人定可胜天这样的话。”

    果不其然,风老大话音落下,另外五人都沉默了,尤其是公冶润钰。

    想当初他也是满心以为,陌殇跟公冶语诗的事情是板上定钉不可更改的事情,甚至觉得宓妃是没必要存在的,还将是要被抹杀的存在,结果呢?

    先是陌殇超出他的意料之外,接着就是光明正大,张扬至极出现在这里的宓妃,以残酷的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但愿我的选择是对的。”幽幽的,公冶润钰轻叹了一口气,该说的该做的,他都做过了,已然无愧于他公冶世家少主的这个身份。

    只是今晚事后,公冶氏一族的结局,却已不是他所能左右得了的。

    ……

    “沉默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皎洁的月光下,站在屋顶的宓妃,那一袭如血似火般的赤红长裙,涌动的丝丝流光犹如妖冶的鲜血在缓缓流动,带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

    同时,宓妃身上的杀气也全都外放而出,显然这个时候的她是在逼着赫连迎等人做选择了。

    “两条路,二选一真有那么难吗?”

    之前所说的话倒是一点也不掺假的,纵然宓妃毫无保留的相信陌殇,在没有亲眼见到他的面,又听他亲口向她解释一切之前,不管她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会动摇她对陌殇的信任。

    可如果陌殇当真背叛了她,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甚至是欺瞒了她,那么她所说过的一切都将变为现实。

    到那时,她非但要取公冶语诗的命,就连对陌殇她也是不会有丝毫手软的。

    “你这又是何苦?”赫连迎看着宓妃,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让人头疼的丫头相处。

    事已至此,她就不能退一步么?

    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是,没了殇儿不还有别人么,虽然他家殇儿是最好的那一个。

    咳咳…意识到自己想太远,赫连迎不由挂了一脑门的黑线。

    “以殇儿的性子,事已至此他不会对语诗丫头始乱终弃的,他会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你又何必让他为难。”继赫连迎之后,长孙依凡也是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劝说着宓妃。

    自家男人的意思她懂,正因为懂长孙依凡才想打消宓妃的一切想法,他们是真的不想跟宓妃动手,否则这事儿要闹大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熙然已经有语诗了,你放手吧。”赫连梓薇咬了咬牙,仍是固执已见的对宓妃道。

    “楚宣王难道不准备对本郡主说点儿什么?”对于这三个人说的话,宓妃仅是掏了掏耳朵,不甚在意的挑眉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陌乾。

    “就算是我求你,求你成全熙然跟语诗。”突然,赫连梓薇向前走了几步,第一次直视宓妃看向她的目光。

    “成全?你让本郡主成全他们?”

    “是,我求你成全他们。”

    “哈哈哈…”宓妃仰头大笑,笑够了她才垂眸看向赫连梓薇,而后冷声道:“他们是两情相悦吗?你需要像个受害者一样要求本郡主成全他们?”

    冰冷的话一字一字说出口之后,宓妃也没指望赫连梓薇回答,她又道:“但凡不是你们用这样下作不堪的手段算计他,但凡他的心里有那个女人半分影子,本郡主就是成全他们又如何。”

    无情的话,如同魔咒一般砸向赫连梓薇,逼得她不住后退,脸色也越发的惨白骇人。

    “什么叫做只有那个女人的身体才能救他性命,你们将他当成什么,没有灵智只会有下半身思考的畜生吗?嗯!”

    那个‘嗯’字带着无尽的威压,实力不强的人竟是直接被震得吐血。

    “你们别一个个打着爱他的旗帜去侮辱他,这让本郡主不但觉得你们恶心肮脏,还下作无耻。”赫连梓薇的几句话真是要将宓妃给气疯了,她再也没有顾忌的疯狂的发泄着胸中的怒火。

    “我来不是请求你们什么,而是告知你们,他,我要带走。”顿了顿,宓妃冷血无情的道:“兴许你紫晶宫的人的确很多,每一个的修为也都不错,但本郡主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撇开本郡主自身的修为不谈,其实本郡主更善于使毒施蛊,所以你们最后别逼本郡主真的大开杀戒,届时不但整个紫晶宫血流成河不说,就连整座涅城都搭进去的话,也别都怪在本郡主的身上。”

    无论如何陌殇她是一定要带走的,至于面前这些人要如何选择,宓妃半点都没放在心上。

    以她的修为,对付三四个跟赫连迎修为差不多的高手,不说完胜至于溜走不成问题,因此,从一开始深入紫晶宫,宓妃就没有想过完全以实力取胜,那样难度太大。

    不过谁叫她精于用毒,所以也别怪她要用毒取胜,反正不管怎么说,用毒也是她自身实力的一部分不是吗?

    “阿宓,我需要你的帮助。”

    突然,陌殇的入密传音让得宓妃猛地一愣,而后她也就顾不得赫连迎等人怎么想了,飞身从屋顶下来就直奔殿内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35激怒宓妃,陌殇求助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