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36 防御大阵,赤练情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某男傲娇的扬了扬好看的眉,看得宓妃嘴角直抽抽。

    “那是。”

    “敢情她是自作自受?”宓妃挑眉,不知怎的竟对这女人生出一丝同情来。

    宓妃无力的抚了抚额,目光古怪的盯着陌殇看,直把他看得全身发毛,弱弱的道:“那个我可没碰她,这还得多亏了她自己下的烈性春毒。”

    “那个我才取到三次血,阿宓还得从她身上取四次才够。”

    而宓妃也没有想到,居…居然要要那样取血?难怪陌殇难以启口,她就是听着都满头黑线了。

    话落,陌殇几乎都不敢看宓妃。

    这个男人跟她一样,都怕死麻烦了。

    “其他的容后再细说,先告诉我要怎么取血吧!”宓妃不傻,要是直接划破公冶语诗身体就能取血的话,陌殇也不会这么折腾的。

    “以她的血为引炼至而成的轮回丹,便能完美融合阴阳两魂。”

    宓妃安静的听着没有说话,既然赤练情蛊暂时无法威胁到陌殇,那她自然就先关心起公冶语诗的结果来。

    “她乃先天精纯之体,她的存在对于融合我体内的阴阳两魂也的确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与她行周公之礼却并非唯一的办法。”

    “嗯,我要做什么。”

    “不许胡思乱想,要不是为了取她身上的血,我才不乐意跟这该死的女人共处一室。”

    闻言,宓妃皱了皱眉,又道:“那她……”

    “中招了,但我发现得早,现在我将赤练情蛊封锁在左手臂上。”

    若非现在陌殇要紧,宓妃真恨不得弄死此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公冶语诗。

    “什么,那你中蛊了吗?”。

    顾不得相逢欣喜的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她,只听陌殇沉着声对她道:“阿宓,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但对我用烈性春毒,她还用了赤练情蛊。”

    眼见陌殇衣衫完整,只是面色略显苍白之外并无其他不妥,宓妃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穿过三道门,宓妃总算是走进了内殿,无视那遍地的狼藉,她的目光准确的落到陌殇的身上。

    “熙然。”

    陌乾轻轻的抚着赫连梓薇的肩,无声的安抚着她的情绪,心里却是纷乱至极。以她跟宓妃之间闹得这么僵的关系,怕是想要求得陌殇的原谅不容易啊!

    “好。”

    “咱们不插手熙然的事情,就让他自己选择好吗?”。

    “不,不要熙然恨我。”双眸含泪的赫连梓薇乞求的瞅着陌乾,心里充满了恐惧。

    “芸儿,咱们放手好吗?不然你真想儿子恨你一辈子吗?”。

    “没…没有。”

    明明他的妻子对公冶语诗也不是那么喜欢的好吗?为什么就会在这个时候力挺公冶语诗了呢?他怎么就不知道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何时那么好了?

    “芸儿,你是不是对那丫头有成见?”最终,陌乾还是将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而自知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闹都无法去将宓妃从殿内给拉出来的赫连梓薇,她也渐渐安静了下来,终让陌乾打消了带她离开兰陵宫的念头。

    “什么也别想了,咱们就在外面静待最后的结果吧。”有了赫连迎这一句,其他人全都默了。

    哪怕就算最后真将她给留了下来,紫晶宫的损失怕也是难以估量的。

    那丫头每走一步都是算计好的,准备充足的,撇开她那一身与他都几乎不相上下的修为,再加上她擅使毒又精通阵法,别说他要灭自己的威风,只怕他想留下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不是他想插手就能插得进去的。

    “哎…”半晌后,赫连迎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就像瞬间苍老了十余岁一样。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到底是熙然欠了她的,也合该由熙然去偿还于她。”

    “如果不是熙然爱上她,不是她爱上熙然,那么以她在浩瀚大陆贵为郡主的身份,她是父母兄长捧在手心上疼宠的宝贝,何至于吃那么多的苦头,还要受那么多的委屈。”不管最后宓妃的决定是什么,陌乾都觉得他没有立场去干涉去阻止,就像宓妃说的那样,这个世上兴许谁都有资格去为陌殇做决定,唯独他跟赫连梓薇没有资格。

    听了这番话,站在殿前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谁也无法否认陌乾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那丫头从来都没有什么错,她不过只是与熙然两情相悦,深爱着彼此罢了。她从浩瀚大陆而来,先是给了熙然生的希望,让得熙然为了她选择出海来到这里只为求得一线生机,而后又因为担心熙然的安危,她以一女子之躯毅然决然的出海寻熙然,这是何等的深情不换。”陌乾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沉重,这番话他既是说给赫连迎等人听,又何尝不是说给赫连梓薇听,“谁都知道浩瀚大陆是不适合修炼的,可想而知为了拥有今时今日的这番修为,她到底历经了些什么,又吃了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苦。”

    现在想来,到底还是陌乾想得远,看得远一些。

    陌乾跟宓妃的对话,他们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赫连迎此时不由回想起陌乾曾经对他说过的那番话,只可惜他当时压根没放在心上。

    “乾儿,你当真不插手那丫头跟殇儿之事,就算她要杀了殇儿?”

    “有办法破阵吗?”。以那丫头的性子,此时冲进殿内她还不得杀了公冶语诗,长孙依凡只要一想到那样的画面,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父亲,那丫头布下的防御大阵真有她说的那般厉害?”端木欣欢看着笼罩在陌殇寝殿上空的透明光幕,杏眸里满是好奇之色。

    “父亲,咱们现在怎么办?”一切发生得太快,赫连嘉澍都有些没回过神来。

    “哎!”

    怕只怕殇少主早知会有这样的一日,并非单纯是因为宓妃的突然出现,方才将这‘结局’给改写的。

    只是最终他都没能改变分毫罢了,这自是怪不得旁人。

    今日种种,那一日在棋盘之上,陌殇便隐晦的提点过他,亦给过他机会去改变。

    在陌殇从秘境回到兰陵宫之前,他不但问过他的父母,同时也问过公冶语诗,结果他们的选择让他无比的失望,既然如此,事后将要承受怎样的苦果,也不是他能左右得了的。

    “宫主不用觉得对润钰心生愧疚,这其实就是润钰所要走的路。”公冶润钰笑着对赫连迎道,整个人平静得不可思议。

    一旦公冶润钰对陌殇心生反叛,那么他脚下踩着的杀位,就将是他的葬身之地。

    所谓一念生,一念死。

    她对公冶世家没有好感,尤其对公冶语诗那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但对于公冶润钰这个公冶世家的少主,她在给他一条生路的同时,也安排了一条死路相伴他左右。

    “润钰小子,你…”看着身处杀位之上的公冶润钰,赫连迎不得不承认宓妃是个杀伐果决的丫头片子。

    倒是影南影北的目光来来回回在司马金五人的身上扫来扫去,黑眸里闪烁过些什么,最后仍是归于平静。

    话落,风老大也不再开口了,乖乖的当起宓妃防御大阵中的守阵人,其他六人亦是如此。

    至于潜藏在风老大这句话后面没说出口的话,赫连迎等人是聪明人,稍微用脑子一想就懂了。

    “宫主应该也知道,如果殇少主不承认我们的存在,那我们就真的没必要存在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抱住殇少主的大腿啊!”

    “这…”

    “不瞒宫主,之前我们兄弟几个存着试探殇少主之心,想要看看殇少主究竟有无资格成为我们的主子,值不值得我们守护,但结果就是殇少主赢了,我们输了。”

    其实也不怪赫连迎大意,关键是宓妃早有准备不说,还动作利落,等他意识到想要阻止的时候,阵法已经成型,他只能干瞪眼了。

    眼前防御大阵成型的时候,赫连迎就知道麻烦了,也怪他大意了,竟然没有注意到宓妃的小动作。

    “既然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那那丫头一喊你们,你们怎么就全都跑出来了。”

    从影南影北那里是问不到什么了,赫连迎的目光就落到了司马金五人的身上,不过还不等他开口,作为代表的风老大就开口道:“宫主什么都别问我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呃…”听到赫连子珩的话,赫连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爷爷你别问了,他们是直接听命于殇表弟的,你这个宫主可管不到他们的头上。”

    “你们两个混小子为什么不说话。”

    至于世子妃么,看似很容易亲近又极好相处,但事实上世子妃比世子爷还要恐怖,所以,管不到他们头上的赫连迎自然而然就被舍弃了。

    那什么,世子爷很恐怖的,他们得罪不起。

    身处阵中的影南影北默默的看了一眼暴跳如雷的赫连迎,张了张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索性垂眸保持沉默算了。

    不知宓妃叫什么名字的赫连迎,也只能用‘那丫头’来称呼宓妃了。

    “影南影北,你们老实告诉本宫主,你们是不是之前就见过那丫头。”

    越想越不是滋味的赫连迎,一张英俊的老脸那是一阵青一阵白,又一阵红一阵紫的,各种颜色不停的变来变去,可见他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波涛汹涌。

    明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偏偏愣是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压得死死的,貌似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

    眼睁睁看着嚣张而去的宓妃,赫连迎等人真真是气得要吐血有没有?

    话落,公冶润钰就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被宓妃安放在了杀位之上,转身向殿内走去时,宓妃不忘善意的提醒道:“你们可千万别认为本郡主是在跟你们闹着玩,不怕死的尽管闯阵试试,虽然这防御大阵因为时间短所以很简陋,不过一旦染了血,那么此阵便会沦为一个绝杀之阵,非夺人性命不可。”

    “那本郡主便如你所愿。”宓妃淡淡扫过在她面前低下骄傲的头颅,俯身以示恭敬的公冶润钰,蓝鲛筋丝自腕间飞出,强势的缠上他的腰直接就将他给提了起来,“此防御大阵固然是以防御为首,但为免有不开眼的人擅闯,所以你便替本郡主驻守杀位吧!”

    自黑暗中走出来,公冶润钰抬头对上宓妃平静无波却不乏森冷杀气的双眼,深吸一口气才缓声道:“属下既已认殇少主为主,那便将始终忠于殇少主,听从殇少主的一切安排。”

    “不知公冶少主最后的决定是什么?”当四公子跟司马金先后占据北斗七星排位其他五位,宓妃锐利且冰冷的视线就落到了最后那个还没有现身的公冶润钰身上。

    四公子跟司马金归位之后,宓妃布下的防御大阵只差一点便能成型。

    “嗯。”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如她所言归位吧!”

    “真是让人想不服都难。”继风老大之后,雪老三接口就道。

    “咳咳…是啊。”风老大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而后又道:“那么短的时间,她随手就布了一个防御大阵,并且还将咱们都算计了进去。”

    司马金的目光先是扫过宓妃那张笃定的脸,接着又看了看风花雪月四公子,低声道:“咱们自以为藏得很好,却不曾想人家老早就发现了。”

    “虽然本郡主暂时不知你们叫什么,但既然你们藏在暗处观望了这么长时间,观其气息倒也不似跟赫连宫主他们是一路的,如此,你们确定还要继续躲下去?”

    身着同色黑衣的两人,直接飞身出来就占据了北斗七星排位的头两位。

    按照世子爷的指示,他们兄弟两人就是要听从世子妃调遣的,既然如此那他们也没什么好扭捏的。

    刷刷!

    影南影北默默的对视一眼,心说:敢情世子妃还真说的就是他们两人啊!

    呃…

    “影南影北,你们还不归位更待何时?”

    那什么,难道他们其实早就暴露在世子妃的眼里了?

    那什么,这话是不是对他们说的?

    突然,宓妃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不但让站在明面上的赫连迎等人懵了,就连藏在暗处的风花雪月司马金五人,以及影南影北都傻眼了。

    “北斗七星在天上是怎么排的位你们都知道的吧!”

    一番对话下来,看似花了不少的时间,实则刚过去也不过两三分钟,宓妃云淡风轻的扫了眼陌乾犹如便秘般难看的脸色,对于赫连迎等人看着她,恨不能用睁神将她杀死,她是一点都不在意。

    笑过之后,宓妃水眸轻眯,带着几分深意的道:“他会不会死,就看他干不干净了。”

    “哈哈哈…”

    陌乾咬牙切齿的看着笑得邪气张扬的宓妃,没好气的怒道:“随你的便。”

    当着人亲爹的面,你这样说要杀人儿子真的好吗?

    听了陌乾的话,宓妃黛眉轻挑,冷声道:“就算我要杀了他,你也不插手?”

    “你跟熙然的事情,我不会插手,也不会让芸儿插手的。”

    抬头对上陌乾不容拒绝的漆黑双眸,赫连梓薇对视半晌终败下阵来,她垂下眸子紧咬双唇不再开口说话,紧紧捏着陌乾袖口的手因用力太大,不禁都泛了白。

    “芸儿,这次就听我的行吗?”。

    “不。这不可以。”

    “芸儿,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已经帮熙然做过一次决定了,别再替他做其他决定了。”手掌放在赫连梓薇的背上,陌乾暗中输入真气为她调养身体,真怕她再患旧病。

    “不…我不同意,不不能让她进去。”赫连梓薇虚弱的扯着陌乾的袖口,她的眼里满是恳求,“夫君,不能让她闯进去,熙然跟语诗已经是一对了,她这这样闯进像什么。”

    这样的想法钻进她脑海里,并反复出现的时候,赫连梓薇整个人都要疯魔了。

    还是说从头到尾,这个女人就一点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全然无视了她的存在?

    她竟然当真半点都不顾忌她是陌殇母亲的这个事实吗?

    “咳咳…”赫连梓薇靠在陌乾的怀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始终无法相信宓妃竟然真的会对她出手。

    “我会看着芸儿的。”四目相对,最后却是陌乾率先败下阵来,总觉得透过宓妃那双明明身处无边黑暗中,却偏生澄澈清明的眼睛,阴暗的那个自己就会无所遁形。

    宓妃毫不畏惧的迎上陌乾凌厉的目光,虽不曾给予他正面回答,却也表明了自己宁折不弯的态度。

    “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这一刻,陌乾想要一个答案。

    要知道宓妃可是说过,如果陌殇碰了公冶语诗,她不但要公冶语诗的性命,就连陌殇她也是不会放过的。

    坦坦荡荡的八字回应,让得陌乾猛然心神一震,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宓妃,沉声又道:“你既明知在熙然清醒状态之下,他是不可能碰公冶家小姐的,但现在的事实却是,熙然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已经碰了公冶家的小姐,那你之前所言……”

    “他若不离,我便不弃。”

    尤其是自己妻子赫连梓薇对待宓妃的态度,其实让陌乾非常的困惑,以至于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他,险些没能护住她,而让她受了伤。

    现在看到宓妃本人,便越发确定了他当时心中所想,只是让陌乾没有想到的是,今晚太多事情都超出了掌控,并且朝着未知的方向在发展。

    要说经过在凝香阁的那一次谈话,陌乾其实很看好自家儿子的眼光,觉得能让他上心并放在心尖之上对待的女子,必定不是普通的女子。

    “在你心里,熙然难道就是个随意能舍弃的?”陌乾满是威严的双目直视宓妃,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大有一种要将宓妃给看透的意思。

    “他若拎不清,本郡主还要他干什么。”

    “呃…”陌乾直接就被宓妃噎得说不出话来,心说这丫头不太可爱啊,“你就不怕熙然因这事儿跟你心生隔阂,芸儿不管怎么说都是熙然的母亲。”

    “她又不是本郡主的什么人,本郡主对她当然下得去手。”

    “你个丫头也真下得去手。”半晌,陌乾硬挤出这么一句,语气委屈表情幽怨,看得宓妃汗毛都险些倒竖起来。

    他这妻子怕是将这丫头得罪得不轻,陌乾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这个丫头性子淡漠凉薄却又爱憎分明,绝对是个言出必践瑕疵必报的,偏她还小心眼又爱记仇,真真不是个好招惹的。

    若非因着陌殇之故,只怕此时的赫连梓薇已经是一具冰冷的死尸。

    那一瞬,成功化去宓妃一半掌风,又将赫连梓薇搂进怀里的陌乾,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宓妃对自己妻子的杀意。

    似是在她的眼底,有着一个黑色漩涡,但凡多看一眼就连灵魂都将被吞噬殆尽。那一丝丝黑暗的气息悄然自她的身体里流泄出来,不但使得星光璀璨的夜空犹如笼罩了一层黑色迷雾,就连四周的温度都随之下降。

    “楚宣王也最好能看住自己的女人一点,要不下一次本郡主很难保证,那风刃会不会直接抹过她的脖子。”此时的宓妃眸若点漆,那是一种纯黑到极至,偏生璀璨耀眼到刺目的暗黑之色,神秘莫测,妖冶而冰冷。

    宓妃嘴里说出去的话固然不好听,但她到底还是看在陌殇的面子上,没有真正意义上对赫连梓薇动手,即便她挥出的掌风落到了赫连梓薇的身上,却也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不可能导致她吐血。

    “你陌殇母亲的身份,是威胁不到本郡主的,下次再想这么做的时候,最好想清楚你有几条命拿出来瞎折腾。”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于等赫连迎等人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想要出手阻拦那道掌风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到那掌风打到赫连梓薇的身上。

    随意挥出的掌风迎面袭向赫连梓薇,压根就不会武的赫连梓薇直接吓傻了眼,她呆呆的看着就连反应都忘了。

    “噗――”

    “赫连大小姐可知上一个出言呵斥阻止本郡主的人去了哪里?”宓妃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到令人胆寒的冷笑,哪怕冲她而来的是陌殇的亲生母亲赫连梓薇,她出手也没有半点的手软。

    然而,赫连梓薇却是第一个发觉宓妃意图,并失控上前意欲阻止宓妃的。

    不知从何时起,寝殿内原本暧昧缠绵,低吟婉转的让人想入非非,脸红心跳的声音消失了,什么动静也没有了,直到宓妃突然从屋顶飞身而下,并且什么都没有多说就转身要往里闯,方才引起赫连迎等人的注意。

    “你不能闯进去,我不许你进去。”

    也是时间太过紧急,否则以宓妃力求完美的个性,此防御阵法压根不可能如此简陋。

    暂且不说此防御大阵的威力如何,单单就凭这个防御大阵是以宓妃自己心头血为阵眼的,任凭谁要不顾一切的往里闯,下场都不会太美好。

    虽说接到陌殇紧急传音的宓妃很担心他在殿内的情况,但为了给自己也给陌殇多争取一点时间,在看似冲动直奔殿内而去的同一时间,宓妃当着所有人的面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心机,她借助陌殇寝殿前花园里的各种花卉,以及遍布花园四周的树木跟花坛,临时摆了一个防御大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36防御大阵,赤练情蛊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