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0 以血为引,轮回丹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主屋内,影南影北按照宓妃的吩咐,足足提了十来桶热水放在净房里,只见那个浴桶内热气袅袅,阵阵药香更是令人神清气爽。

    一门心思全都扑在陌殇身上的宓妃,此时显然无法再分出一丝一毫的心神关注外面院子里那些人的想法跟做法,她只想尽快取出被陌殇暂时封锁在手臂上的赤练情蛊,以免蛊入心脏回天乏术。

    “司马金精通阵法,那不知你们七个人里面有谁是通晓医毒之术的?”以女子心头血喂养而成的赤练情蛊不是那么容易解的,解蛊的过程更是无比的繁复,容不得有丝毫的差错,因此,宓妃需要帮手。

    但他们之中如果实在没有人通晓医毒之术,那么宓妃也只能全程都自己动手,毕竟她现在身边无可用之人,更不可能相信外面那些人。

    越是这个时候宓妃也就越是输不起,否则她前面这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不说,还得将陌殇也给搭进去。

    “请世子妃恕罪,我们兄弟二人帮不上忙。”影南影北一听宓妃的话,立马就表情沉重的开了口。

    赤练情蛊这玩意儿,他们可是早就有过耳闻的,并且还曾经有幸亲眼目睹过一个身中赤练情蛊,并且最后还情毒发作死于非命的。

    两人根本就不敢去想,要是世子爷封不住已经进入他身体,暂时被困在手臂上的赤练情蛊,最后将要落得个怎样的结局。

    与此同时,影南影北也是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兰陵宫,去将那个不要脸的臭女人给碎尸万断。明知世子爷心中没她,非得不要脸往上凑也就罢了,居然还暗地里下这样的黑手死手,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常言道术业有专攻,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跟不擅长的,你们又何必妄自菲薄。”

    “虽然我们在这一点上帮不了世子妃的忙,但其他的事情我们还是能做的,还请世子妃不要跟我们客气。”

    “那是自然。”影南影北是宓妃接触最早的人,同时也是真正认可了她存在的人,因此,宓妃给予了他们兄弟很高的信任,自然也不会怀疑他们的忠心。

    “医毒之术,我也不懂。”此时的公冶润钰虽然没有质疑宓妃的每一个决定,也很顺从的执行了宓妃的每一个安排,但他还不曾完全的认可宓妃的存在,故而,他在宓妃的面前没有自称属下,当然他也不可能自称本少主,只能用‘我’了。

    “无妨。”宓妃是何等聪敏之人,公冶润钰的心思她多多少少都能猜到几分,也不管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短时间内宓妃是没有将他放在心上的,“那你们四个呢?”

    风花雪月四公子默默的对视一眼,其实通过兰陵宫阵法一事,他们已然认可了宓妃,毕竟他们都是强者,自然而然他们所追随之人也必须是强者才行。

    陌殇暂且就不说了,还不知道因着他们之前的举动,人家要不要他们这四个属下来着。反倒是强势出场,并且将公冶语诗瞬间秒成渣的宓妃,非常符合他们心目中未来女主子的形象,心里便偏向了宓妃。

    至于那什么命中注定,宿命之缘的女主子公冶语诗,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曾看好,无非也就是因着她那个特殊的体质对陌殇有大用,才让他们表面上认可的。

    这样的认可只会让他们这些做属下将公冶语诗放在陌殇女人的位置上,有着表面上的尊重,却不似真正得到他们承认的宓妃那样,有资格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尊敬,甚至是宓妃的话言权都可以与陌殇的话言权齐平。

    是真真正正可以不经陌殇,而肆意调动派遣他们的存在,这两者之间,是天与地的差别。

    “非得需要一个精通医术之人吗?”风老大站出来代表他们四个兄弟说话,没有直接回答宓妃的话,反倒向宓妃提了一个问。

    “你们应该知道他体内的阴阳两魂尚未相融,那就好比是埋在他体内的一个定时炸弹,一个搞不好就会触发到它,因此,我有此一问就是想要多一重的保障。”如果对象不是陌殇,兴许宓妃的神经就不会崩得这么紧,行事如此小心翼翼。

    面对心爱之人,就算宓妃心性再如何的沉稳,她也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保持冷静。

    是以,要是有精通医毒之术的人站出来辅助她,那她也能安心一些,空出来的功夫足以让她监控到陌殇体内的第一丝细微变化。

    哪怕陌殇告诉过她,他体内的阴阳两魂目前不会出现相融状态,留给她的时间至少还有半个月,但强行解除已经入体的赤练情蛊风险还是非常大的,因而,宓妃并不允许太过激进与冒险。

    “那个属下倒是通晓毒术,只是没有世子妃那么高的成就。”雪老三对上宓妃的目光很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一双手也不知所措的不知该往哪里放才好。

    他对毒术颇有研究是真,可他研制出来的毒也从来都不会用到自己的三个兄弟身上,要不毒功了得的他也不至于每次都被欺负得那么惨。

    “过度谦虚可就不太好了。”水润清冷的眸光从雪老三的身上掠过,宓妃红唇轻抿又道:“你只要按照我写的方子,我写好的步奏,一步一步的进行下去,结果肯定是错不了的。”

    “如此就好,请世子妃放心,属下保证完成任务。”谁说雪老三是个傻的,他本人可是很聪明的,打定主意是要抱住宓妃这条粗大腿了。

    世子妃乃世子爷心爱的女人,就凭世子爷看世子妃的那眼神儿,雪老三都敢打包票,在世子妃跟世子爷有争执的时候,绝逼是世子爷听世子妃的。

    所以,不管世子爷会不会认下他这个属下,只要他在世子妃面前露了脸,那么…嘿嘿,就算世子爷不要他,世子妃看在他也算立功的份上,肯定也不会抛弃他滴!

    如此,他的心愿哪有不成之理。

    风老大,花老二跟月老四满头黑线,万分无语的看了眼一直傻乐的雪老三,特么很想大吼一句:这货是谁,他们是真不认识,太丢脸了有木有?

    原本觉着这家伙还算聪明,可哪有聪明人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全都放在脸上的,那宓妃又不是瞎子,她还能看不出你丫的那点小心思?

    “噗…”这么紧张压抑的时刻,宓妃却仍是被雪老三给逼笑,心中腹议道:她之前还真没看出来,这雪老三竟然还是个活宝级的人物。

    虽说宓妃不曾见风花雪月四公子出过手,展现过他们的真实实力,但宓妃相信自己的感知,有这四个人在绝对是陌殇的一大助力。

    待陌殇脱险之后,她倒也不介意在陌殇的面前替他们说上几句好话,哪怕就是看在他们今天晚上出手相助的份上,宓妃也不会亏了他们。

    “世子妃,老三的毒术还是非常厉害的,有他替世子妃分担一些也能让世子妃多放一些心思在世子爷的身上,只是我们还缺少一个会医的,不知会不会影响到解赤练情蛊的全过程。”

    “眼下的确是缺过会医的,不妨说说你们的看法?”说几句话的功夫倒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只是一切还是要早作决断方才妥当。

    宓妃话落之后便坐到陌殇身边替他再诊了一次脉,继风老大说出自己心中疑问,花老二也勇于表达自己的看法,他道:“属下接下来说的话,兴许世子妃会觉得不中听,还望世子妃见谅。”

    “本世子妃可不是那般小气之人,你有话直说无妨。”

    “是。”花老二看人的眼光一向还都挺准,自然他也听得出来宓妃话里真假的成分,遂,他也不怕说完之后宓妃心中记恨,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他穿小鞋了,“今晚之事闹得很大,甭管赫连宫主将此事封锁得有多么的严密,或多或少都会有疯言疯语传到外面,这第一肯定于世子爷跟世子妃的名声不利,第二那个女人也将站到受害人的立场,带着弱者之姿来声讨世子妃,就算世子妃不将她放在眼里,可流言终究害人不是。”

    蝴蝶面具之下,宓妃的面部表情完全被遮挡起来,清澈的眸底掠过一道冷光,却是转瞬即逝,唯有那好看的双眉轻抬了抬,示意花老二接着往下说。

    “第三,世子爷身中赤练情蛊,虽然我们都知道,世子妃也能解,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属下认为还是应该让赫连宫主安排一个人进来。”

    不等宓妃开口,月老四也出声说道:“世子妃,属下也赞成二哥的提议,这样的话待世子爷情蛊解了之后,有赫连宫主派来的人作证,他们也就不能将脏水泼到世子妃的身上。”

    “世子妃莫不是担心……”

    “嗯,你们说的也不无道理,本世子妃也不否认,我对那些人的确不放心。”

    面对宓妃的直言不讳,不但风花雪月四公子沉默了,就连影南影北都沉默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真真是冒不得一丁点儿险的,稍有差错那可就得万劫不复了,也不怪宓妃这般小心谨慎。

    “且不说本世子妃跟他们之间的关系闹得僵不僵,单就凭在他们的放任跟粗心之下,让得陌殇身陷这样的险境,本世子妃对他们就没有一点儿信心。”

    公冶润钰纵使对公冶语诗已然死心,也一点都不想承认有那样一个妹妹,可只要想到这些事情的确就是他那个妹妹弄出来的,他就觉得无论他说什么都显得份外的苍白。

    “公冶少主倒是不用想那么多,本世子妃还不至于因公冶语诗那个女人迁怒于你,哪怕你们是嫡亲兄妹。”一码归一码,宓妃还没有冷血到将公冶语诗犯的错归结到公冶润钰的身上。

    冤有头,债有主,公冶语诗弄出来的这一切,宓妃会一样不落的全算在她的头上。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有一个人倒是可以相信,而且他的医术很高。”

    “谁?”

    “他在紫晶宫中的地位很高,一般我们都尊称他为青老。”

    在宓妃的注视之下,公冶润钰颇为尴尬的垂下头去,就在宓妃满心犹豫与挣扎间,陌殇突然握了握她的手,低声道:“阿宓,他说的没错,那个青老的确是可信之人,你若需要一个懂医之人做帮手,青老是个不错的人选。”

    “嗯。”

    “咳咳…那咱们让谁去请人?”

    “公冶少主不介意代本世子妃跑一趟吧!”

    “我会尽快带青老进来。”

    “去吧。”

    目送公冶润钰转身退出房间,宓妃也是紧了紧陌殇的冰冷的手,软声道:“熙然你怎么样?”

    “暂时无碍。”

    “嗯?”宓妃语气微扬,却带着几分危险。

    陌殇伸手点了点宓妃的额头,他其实更想轻捏一下她的鼻头,无奈她戴着面具很是影响他的发挥,“阿宓乖,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如此这般温柔如斯的陌殇,又如此这般柔情似水的宓妃,谁见过了。

    若非亲眼目睹,影南影北等人简直都无法想象这样温柔唯美的画面好吗?

    “润钰你出来了?”

    “殇儿他怎么样?”

    “那个女人她究竟要干什么?”

    “殇儿他当真中了赤练情蛊吗?”

    “那蛊真的有解?”

    “……”

    从主院中走出来的公冶润钰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出一句话,直接就被赫连迎等人一句接着一句砸向他的话给砸得晕头转向,头疼不已。

    “润钰,好孩子你快告诉伯母,我我的熙然他他真的中了赤练情蛊吗?那蛊真的能解吗?他会不会…会不会…”赫连梓薇在听过侄子赫连子珩的解释之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到底是被什么迷了眼,竟然会觉得就算陌殇不爱公冶语诗,他们在一起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会相亲相爱的?

    公冶语诗那是要将她的儿子变成一个只听她话的傀儡,从此眼里心里只有她,没有思想的怪物,光是这么想想,赫连梓薇都恨不能掐死自己,再掐死公冶语诗。

    都怪她,全都怪她啊……

    “宫主,我是奉殇少主之命来请青老的。”没有时间回答任何问题的公冶润钰很拎得清轻重,时间不等人,一切还是等殇少主解了赤练情蛊再说。

    一旦陌殇体内的赤练情蛊取不出来,那公冶世家才是真正要完蛋,身为公冶世家的少主他知道什么才是以大局为重。

    “请青老,莫非是殇儿他……”

    “现在时间紧迫,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宫主还是让青老随我走一趟吧。”为免赫连迎等人做出什么难以收场之事,公冶润钰不得不补充一句,沉声道:“那位姑娘确能解赤练情蛊,但她需要两个帮手,会毒的乃是自己人,可暂时找不到一个会医之人。”

    所以,这才有了公冶润钰出来请青老这个会医的,赫连迎等人一听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那位姑娘根本信不过宫主你们所有人,若非殇少主开口,只怕那位姑娘宁可自己一个人多做两个人的工作,也不会让我来请人。”

    赫连迎听了公冶润钰这等同于补刀的话,一张虽说上了年纪却依旧英俊不凡的脸黑了又黑,最后憋着一口气道:“青老,有劳你了。”

    “老夫倒是乐意走上这一趟,毕竟赤练情蛊可不是谁都有办法解的,老夫这便去学习学习。”

    “还望青老多照看殇儿一二。”

    “嗯。”

    自己请人的目的达到,公冶润钰便对青老语带恭敬的道:“还请青老跟紧我的脚步,不然是进不到主院里的。”

    “好的。”

    “哎,那丫头的戒心可真不是一般的重。”罢罢罢,有青老在里面,赫连迎也算是放进去一双眼睛了,心下多少安慰了一些。

    “子珩,刚才润钰走的每一步你可记下了。”突然,长孙依凡的一句话犹如一颗投入平静湖面的小石子,瞬间就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奶奶问这个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进主院去看着,奶奶对那姓温的丫头是一点都不放心。”说什么她不放心他们,他们才更不放心她好吗?

    论关系,她一个外人,怎么比得上他们这些跟陌殇有血缘关系的人。

    赫连子珩无语的看了眼自家今晚很是有些无理取闹的祖母,毫不避讳的道:“奶奶是觉得那位温小姐傻吗?”

    “混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既然能安排公冶少主出来接人,那她又岂会料想不到咱们这些人里面,有人能够记住公冶少主走过的步伐?奶奶别看咱们眼前这阵法什么变化都没有,只要谁往里面走上几步,必定会有去无回的。”

    事情都这样了,他这奶奶怎么还能这么作,难道就非得彻底撕破脸皮才痛快?

    在他那个表弟的眼里,只要对象是宓妃,就算他们跟他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液又如何,他照样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大概也只有他的奶奶才会觉得,在陌殇的心里不管宓妃如何重要,也比不过他们这些血脉亲人吧!

    “这…”

    “够了,你这老婆子就不能安份一会儿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长孙依凡被赫连迎给落了面子,顿觉脸上挂不住,心里又憋着火,一时之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似有什么在体内疯狂的叫嚣着要寻求发泄之路。

    ……。

    青老跟在公冶润钰的身后还未踏上主院前的台阶,他那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散出来的浓郁药香,顿时只觉心旷神怡,整个人的精神都清明起来。

    经他短暂的辨别,便是发现那药香里面至少也是混合了不下百种珍贵药材而成,心下更是激动难言,体内的血液不禁都沸腾了起来。

    “雪公子…”

    “世子妃喊属下雪老三就好。”呜呜…他是实在担不起宓妃称他一声雪公子啊,哪怕这就是他的名字,但为免被某人给惦记,他觉得还是让宓妃喊他雪老三比较好。

    “呃…那也行。”不过一个称呼罢了,宓妃还不至于在这上面过多计较,“这一张是毒方,这一张是如何配制毒物的步奏,至于要用到的各种毒物,本世子妃会完全提供的,你看看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接过那毒方一看,雪老三的双眸猛地一亮,看着宓妃的目光就活像看到什么稀世珍宝似的,要不是陌殇的冷眼落到他的身上,指不定他会疯狂的扑到宓妃身边求宓妃拿出更多毒方的。

    “回世子妃的话,属下保证不出一丝差错的完成任务。”

    “嗯。”

    “您老便是青老。”

    “老夫正是。”

    “虽然本世子妃对你很不信任,不过本世子妃倒也相信赫连氏一族那几个当家人不会想陌殇死,既然如此,作为他那一方的代表,你是否要先替陌殇诊一次脉。”

    青老对上宓妃漆黑深邃却冰冷噬骨的目光,后背不禁生出一股寒意,他毫不掩饰的道:“确定一下也好,万一有人向你泼脏水,至少老夫也能站在姑娘你这边澄清一二。”

    “嗯。”

    陌殇对青老不算陌生,从他回到紫晶宫身受重伤,又被赫连迎封住修为的那段日子,一直都是青老在为他调养身体,对于这位老人他还是很信任的。

    “青老,请吧。”

    “殇少主得罪了。”青老微凉的手指搭在陌殇的脉搏之上,不出片刻他的脸色就猛地一变,几乎是黑着脸道:“这赤练情蛊好生霸道。”

    若非陌殇毅力惊人,又赶在赤练情蛊刚侵入身体之时就将其封住,否则也没现在什么事儿了。

    “这只赤练情蛊说是所有赤练情蛊中的霸王都不为过,要不也不会那么麻烦。”

    “姑娘要解此情蛊,不知需要老夫做些什么?”

    宓妃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拿出两张药方,以及一张写着制药方法的纸递给青老,冷声道:“您老按照这上面所写将药炼制出来就行,至于其他的本世子妃会负责。”

    一目十行的看完药方上所列的各种珍贵药材,青老整个人都倒抽一口凉气,他颤着声道:“这这药方上的药材配配得齐吗?”

    “药材无需您老担心,您只要告诉我能不能炼制得出药来就成。”

    “只要药材齐全,我保证在你需要的时候,绝对不会缺了你要的药。”

    “按照之前本世子妃的安排,你们都各自行动起来。”

    “是。”

    影南影北因为是近身伺候陌殇的人,他们便被宓妃留了下来,再有就是雪老三跟青老,他们一个要负责制毒,一个要负责制药,因此,绝对不能离开宓妃的视线。

    其余的四个则按照宓妃的要求退到屋外,静候她的其他指示。

    “影南影北,搬一张软榻到浴桶边上。”

    “是。”

    趁着雪老三跟青老扶陌殇到软榻上的功夫,宓妃袖手一挥,净房内就多出了两堆东西,一堆是制毒要用的毒物,一堆则是制药要用的药材。

    好在当初在魑魅林里,宓妃跟陌殇到百草秘地走了一趟,否则宓妃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想到之后要炼制的轮回丹,因有了从百草秘地带回来的东西,宓妃的心里就有了底,至少她不会因为缺少药材而费心费神。

    “这些…”不单青老被吓了一大跳,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就是雪老三也大张着嘴,表情滑稽又不失可爱,其中有些毒花毒草真的太让他稀罕了。

    “让你们配制的东西,待赤练情蛊脱离陌殇的身体就必须要用到,你们最好抓紧时间,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是。”两人闻言皆心神一震,差点儿忘了该做什么事了。

    “熙然,你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阿宓动手吧。”

    “好在你穿的是这套衣服,要不情况比现在更糟糕。”宓妃看着陌殇身上这套紫金色的由寒蝉丝布料做成衣裳,当时她也是看这布料世间少有,才生出替陌殇做一套的心思,除此之外,在缝制的过程中,为了确保陌殇不中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她还用了不少好东西在这件衣服里面。

    “嗯。”

    “在解开手臂上的封锁之前,我先将衣服上的药力融进你的身体里。”

    “好。”

    见陌殇点头之后,宓妃直接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自己的手臂,殷红的鲜血滴落在陌殇的胸口,“阿宓你……”

    “用不了多少血的,你别动。”任由鲜血不断的滴落在陌殇穿着的紫金色衣服上,仔细看那血竟然全被陌殇胸口的龙头给完全吸收掉,衣服之上不见半点血迹。

    两盏茶的功夫之后,宓妃果断收回手,简单替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被宓妃用血浇灌过的衣服,一点一点彻底变成血红色,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足足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那血色伴着药香才完全消散,而药力也借由衣服作为媒介融入了陌殇的体内。

    “阿宓这是怎么回事?”

    “自是这衣服的奇特之处所在,等我以后再向你解释,只可惜这一套却是没用了。”

    “嗯。”

    “影南,替他脱掉衣服。”

    “是。”

    待陌殇**着上半身之后,宓妃拿出青灵神针扎在他周身十数个穴位之后才道:“熙然,现在解开对赤练情蛊的封锁,刚开始它的反弹会很大,你且忍着一些。”

    “还有什么前是我不曾受过的吗?”

    果不其然,赤练情蛊已算是非常有灵智的小东西,之前它进入陌殇体内的时候被陌殇压制着,甭管它闹腾得多厉害却始终挣扎不开,这让得它变得非常的暴戾。

    好不容易封锁解除,它自是要让陌殇尝尝它的厉害,因而它不顾一切,甚至有些不惜代价的朝着陌殇心脏的位置狂奔而去。

    只有它占据了那个位置,它才能成为霸主,掌控陌殇的一切。

    好在作为施蛊之人的公冶语诗因为消耗过大,至今仍在兰陵宫陌殇寝殿昏睡着,否则有她操控的赤练情蛊才是真正的不好对付。

    “要是很疼的话,熙然就叫出来吧。”

    “阿宓动手吧,我还能忍得住。”

    “好。”长痛不如短痛,这个时候就算陌殇再痛苦,宓妃也是不会收手的。

    她冷眼看着原本只在陌殇手肘位置的赤练情蛊,就解封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蹿到陌殇的肩膀之上,周身的杀意便不可抑制的流泄而出。

    “等把你出来,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宓妃出手如电,那一根青灵神针精准的扎在陌殇的身体上,终使得赤练情蛊的速度稍减。

    陌殇解封之前渗透进他体内的强大药力,以飞一般的速度融于陌殇的血液之中,再加上外面青灵神针的作用,使得赤练清蛊遭受两面夹击,整体实力大减。

    接紧着宓妃拿出一只短而小的竹笛放在嘴边,按照三长两短的节奏,吹奏出一个一个晦涩难懂,又极其难听刺耳的音符。

    两方较量,宓妃跟那只赤练情蛊都在比谁更有耐性,看谁先低头先服输,足足僵持近一刻钟的功夫,那只停留在陌殇左胸的赤练情蛊才彻底安静下来,犹如一颗小石子般凸在那里很是惹眼。

    “世子妃,赤练情蛊这是陷入深度睡眠了,那咱们要如何取出它?”

    “雪老三,我要的毒配制好了吗?”

    “已经好了。”

    “拿过来吧。”

    “呃,是。”

    宓妃面不改色的看着那一碗黑漆漆的毒液,这碗里的东西只要沾上一滴,甭管你修为再如何的精深,也得当场就毙命。

    “咦,这是一只蛊王?”

    “嗯,想要将赤练情蛊引出来,还就得靠它。”

    只见原本沉睡中的蛊王在闻到雪老三捧在手上碗里的毒液时,瞬间就清醒过来,然后整个身子就扑进了毒碗里,如同享受美味般的将那些毒液全给吞了。

    “这这…这蛊王可真毒?”雪老三抽着嘴角,第一次看到这么贪吃的蛊王。

    “小东西,吃饱可得干活了。”

    若非赤练情蛊与一般的蛊虫不一样,宓妃也用不着先将赤练情蛊弄睡着,才会她手中的蛊王出手。

    蛊王动了动身子,顺着宓妃目光看去的方向飞到陌殇的胸口那一点凸起上面,它只是安静的呆在那里,并没有张嘴咬陌殇,由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对于赤练情蛊而言乃大补之物。

    是以,即便身处沉睡中的赤练情蛊,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自主的飞离了陌殇的身体。

    “该死的小东西,看你还往哪里逃。”一把捏住那从陌殇身体里飞射出来的黑色小东西,宓妃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0以血为引,轮回丹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