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3 誓死追随永不背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接下来就是收拾渣女了,然后轮回丹炼成,男主脱胎换骨之后,男女主就离开光武大陆回金凤国了。

    ------题外话------

    “殇少主来了。”

    “什么?”

    “禀…禀禀宫主,殇殇少主来来了。”

    “何事如此慌张,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只待轮回丹炼制成功,只待他体内两魂彻底相融,他就会带着宓妃离开,这个地方他并不想再踏足第二次。

    他所在意之人,唯宓妃一人而已。

    有些事情他还是再表明一次他的立场比较好,至于赫连氏一族要如何选择,这并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

    “是。”

    “退下吧,等有事本世子会吩咐你们去做。”

    “是。”六人异口同时的开口,纷纷将右手举过头顶立下奉陌殇为主,誓死追随,永不背叛的誓血。

    一旦血誓立下,便再无反悔的余地。

    “那好,立下血誓吧!”这样的誓言在浩瀚大陆是没有的,可在极其讲究血脉的光武大陆却是存在的,尤其是像三大秘地这样的地方。

    “公冶润钰愿誓死追随我主,永不背叛。”

    “司马金愿誓死追随我主,永不背叛。”

    “我等愿誓死追随主子,永不背叛。”风花雪月四公子乃是一体的,他们也是最先表态的。

    不管他们的能力有多么的出众,若是不能忠心于他,那要来何用?

    “一旦你们认本世子为主,那便要誓死效忠,永不背叛,否则杀无赦。”

    司马金等人面不改色,静待陌殇下文。

    “你们既要奉本世子为主,那便听听本世子收下属的规矩。”

    不等陌殇开口,他们便直接单膝下跪,恭敬的向陌殇行了下属见主子的忠诚之礼。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公冶润钰司马金等人就跟在影北的身后出现在陌殇的面前。

    “是。”

    “好了,影南去执行,影北去将那六个人都叫过来。”陌殇斜躺在贵妃椅上,凤眸潋滟,流光溢彩,隐藏了眸底那丝丝锐利,丝丝锋芒。

    “是。”

    “从现在开始,涅城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第一时间向本世子禀报。”

    “是。”

    “柳絮殿那两位也给本世子盯紧了。”

    不然,要是关键时候缺了药引,那他岂不是白忙活了。

    那个女人现在还不能死,至少在轮回丹炼成之前,她还不能死。

    轻手轻脚的退出卧室,陌殇叫来影南影北询问了一下兰陵宫公冶语诗的情况,接着就吩咐他们再加派些人手将公冶语诗看紧,不得出半点错落。

    ……。

    “宝贝儿,乖乖睡。”

    陌殇送宓妃回房间,抱着将她放到床上,扯了锦被替她盖好,一小会儿之后宓妃就睡了过去,那眼下的青影,看在陌殇的眼里是极为的刺眼,亦极为让他心疼。

    “嗯。”

    “我守着你,等你睡着。”

    “也好,那晚一点熙然要叫醒我。”宓妃捏了捏眉心,人也确实很是疲累,从她带着陌殇回到清梅轩就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陌殇脱离了危险,她又一头扎进轮回丹的药方里,就是铁打的身体也会吃不消。

    “阿宓要不要回房间睡一觉?”

    “嗯。”

    “等过几天我们再出去转。”

    “清梅轩没什么好逛的,熙然要不要出去转转?”宓妃眨了眨眼,又撒着娇摇了摇陌殇的胳膊,这男人一般不生气,可一旦生起气来就会吓死个人。

    “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好更出色的男人么?”陌殇傲娇的扬了扬眉,难道露出这极其自恋的一面,“阿宓就死了另嫁他人的想法,阿宓是只能嫁给我的,要是哪个男人不开眼敢凑到阿宓身边,我就剁了他。”

    “那你可得好好活着,不然我就找个比你更好更出色的男人嫁了。”

    “阿宓就是上天派来解救我的,阿宓就是我的福星,遇到阿宓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活着是那么的美好。”他若此生没有遇到宓妃,只怕这世间早已没有陌殇的存在。

    到底上天待他们不薄,纵然轮回丹难以炼制成功,却也没有将他们给逼入绝境不是吗?

    正因为如此,在宓妃从陌殇手里接过那张古朴的轮回丹药方,看到上面列出来的各种药材名称以及所需的年份,宓妃才激动得险些落泪。

    “熙然,你说那次我们机缘巧合之下去到百草秘地,是不是一种预示啊!”这要不是他们在百草秘地得到的那些数都数不过的各种药材,别说动手炼制轮回丹了,就是要找齐药方上面的那近千种药材都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更何况还有一些药材根本就是外面已经绝迹的,即便愿意付出天大的代价也寻不到。

    “阿宓能想通就好。”

    “是我想差了,我们的起点已经比别人高太多,至少最关键也最难求的药引咱们有了,药方上面近千种或普通或珍稀的药材,咱们有的少说也足够炼制个十次二十次轮回丹的,就算失败几次也影响不到什么。”

    提前给她,担心她钻牛角尖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无人炼制过轮回丹,谁也不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你只是关心则乱。”轮回丹的药方,陌殇已经交给了宓妃。

    “嗯,是我想太多了。”

    地若阻他,踏碎了又如何?

    天若阻他,逆了天又如何?

    “阿宓,你除了相信你自己,还要相信我,相信我那爱你的心,哪怕活下去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为了你我也不会放弃的。”一次次的他都熬过来了,又如何甘心在这个时候舍弃一切,将宓妃推开。

    “说得容易可是做起来好难。”拉耸着双肩,道理是那么回事,但接受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温柔的凝视宓妃澄澈却笼罩着无尽担忧的双眸,陌殇倾身在她眉间落下一个吻,无声的抚平她紧蹙的眉头,又紧了紧她的手才道:“任何事情只要努力过了,便永不后悔。”

    “什么?”

    他的小女人如他深爱她一般的深爱着他,所以在面对跟他有关的事情,尤其是以他生命为赌注的情况下,她是没办法做到如对待一个陌生人那般的。

    “阿宓,可还记得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陌殇并不想给宓妃压力,可他知道宓妃根本做不到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只因她要救的那个人是他。

    那样的一个如果,是宓妃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若如没有轮回丹,岂非就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陌殇去死吗?

    宓妃凝望着陌殇久久都没有言语,她抿着水润的红唇,说不清心里是种什么滋味,既感动于他对她的信任,却又担心她根本就炼制不出轮回丹。

    “我相信要是连阿宓都炼制不出轮回丹,那这世上定然再无第二人可以炼制。”

    即便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宓妃专门为他炼制的丹药也能抑制暂缓他一次次发病的时间,以减少他本身需要承受的痛苦。

    当初在金凤国的时候,她见他第一面,似乎就发现了他身体的秘密,反倒是那些所谓的高人,却无一人知晓他先天不足的根源在哪里。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

    宓妃跟着他的脚步,撇了撇小嘴没好气的道:“那你倒是相信我,要是我炼制不出轮回丹怎么办?”

    “有阿宓陪着我,我就有信心迎接一切的困难与挑战,更何况轮回丹是真实存在的,它的作用就是让阴魂与阳魂在同一具身体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嗯,我会视你的情况调整药液的浓度,希望能在阴阳两魂相融之时给予你一个最佳的体魄。”

    “阿宓研制出来的那些药液很有效果,要是隔天就让我泡着药浴修炼的话,不出十天那股力量必能为我所用。”对此,陌殇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只要他能自如的掌握那股力量,那么他想做的事情就无人阻止得了。

    “负担得了吗?”。

    陌殇牵着宓妃的手站起来,十指紧扣的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她解释道:“现在的情况已经比刚解封的时候好多了,那个时候若非身处秘境之内,只怕大半座紫晶宫顷刻之间也会被我的力量给毁掉。”

    “还是无法自如的运用解封的那股力量吗?”。

    “阿宓不要担心。”

    “嗯。”宓妃点头,微凉的手指顺势就搭上了陌殇的脉博,好半晌之后,她微蹙的双眉方才渐渐舒展开来。

    “很好,阿宓要不放心可以再替我诊一次脉。”

    “身体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他的情蛊解了,却又一直都在修炼,以保证他的身体随时都处于最佳的状态。因为谁也说不准,他体内的阴阳两魂到底何时会爆发大战,只能尽量让自己时刻处于最佳的状态,以应对任何的突发状况。

    从昨晚宓妃出现,到他们在殿内相见,再到宓妃带着身中赤练情蛊的他回到清梅轩,陌殇非但没来得及向宓妃诉说他对她的相思之情,他们之间更是连几句亲密一些的话都没有说过。

    “嗯,我很荣幸。”没有经历过分离,他就不会知道他是那么的珍惜每一次相处时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愿错过她的每一个细小表情。

    “我的。”她温宓妃认定的男人,岂是什么人都能抢得走的,谁敢抢她就敢要谁的命。

    “养谁的男人?”

    “呃,养…养当然是养男人。”哎,真丢脸,怎么就怕了呢?

    “养什么,嗯?”

    那个‘猪’字在陌殇咬牙切齿的瞪视中,宓妃到底是没胆吐露出来,天知道她要真说出口了,某个臭男人会不会当场就灭了她。

    “唔,当然是养…”

    还养得白白胖胖,他有哪里跟那种动物挂得上钩的地方吗?

    陌殇点了点她的俏鼻,满脸黑线的道:“你当是在养什么?”

    “嗯,我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宓妃双眸含笑的望着他,一本正经的保证道。

    似乎只要看到她,所有的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只要看到她,无论多么糟糕的心情,瞬间都会变得飞扬起来。

    “那阿宓可要负责喂饱我。”任由她软乎乎的小手在他脸上摸来摸去,陌殇环抱着她的腰,凤眸里满是温柔宠溺的浅笑,心里从未有过的平静,踏实,幸福。

    “当然算话。”宓妃撇了撇嘴,没好气的瞪他再瞪他,小手却又忍不住爬到他的脸上作乱,软软糯糯的喃喃道:“他们都没有给你吃饭吗?怎么瘦了那么多,下巴越来越尖了。”

    随后宓妃让他泡的药浴非常有效,让得他在飘渺秘境内得到的好处更近一步的发挥出作用,整体修为更上一层楼,尤其是刚解开而他还不能随心所欲操控的封印之力,经过在药浴中调息的几个时辰,都已渐渐融入他的身体,慢慢渗透进他的血肉筋骨之中。

    “说话算话?”赤练情蛊解了之后,他的身体就一度处于极虚弱的状态,体内阴阳两魂虽然相对安静,却也是互不相让的,谁都想把另一个给吞噬掉,让他不得不花费很多精力去镇压它们。

    “下不为例。”

    “你是我的。”似怕宓妃不相信,陌殇在她唇上落下一个深吻,霸道的宣誓。

    一听这话,一看宓妃患得患失的表情,陌殇顿时心如刀割,大力的狠狠将宓妃拥入怀中,他道:“是真的,哪怕我有事不想告诉阿宓,也绝对不会撒谎来欺骗阿宓的,更何况我想活着,我想陪阿宓一生一世,生生世世,谁也别想从我的身边抢走你。”

    “那你老实告诉我,轮回丹对你真的有效吗?你会不会是骗我的?”

    要是陌殇态度强势,宓妃肯定就不吃那一套,可面对温柔如水,细声细气又满眼期待的陌殇,宓妃是一点抗拒能力都没有的。

    “陪我到外面走走,我想跟阿宓说说话,先别想轮回丹的事情好么?”

    屈指轻轻在宓妃的脑门上一弹,陌殇又爱又怜,又恼又恨的盯紧她,嗓音轻柔宠溺的道:“傻丫头,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看着你这样,可知我有多心疼,多自责。”

    “哼!”眼见陌殇语气有缓和的趋势,宓妃小脑袋一扬越发傲娇了。

    “生气了?”

    “哼!”她是为了谁才这么废寝忘食啊,混蛋男人竟然还敢吼她。

    “不听话的小东西,装无辜,扮萌是没用的。”

    “呃…”宓妃无辜的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那卖萌的俏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相传,那遗留下来的最后一只赤练情蛊也已经被手掉了,遂,完全没往这一方面想的陌殇,就这么栽了个大跟头,也怎么都没想到公冶语诗竟然拥有一只赤练情蛊,而且还是以她的鲜血从幼蛊喂养到成蛊的,其威力也就更大了。

    之后虽然也曾出现过赤练情蛊,但都发现及时,也未闹出什么不可收拾之事。

    赤练情蛊第一次出现在‘绝望深渊’已经是七八百年的事情,从那之后赤练情蛊就被列为红色等级禁品,当时出现赤练情蛊的家族以及一些有牵扯的家族,最终全被灭族。

    虽说陌殇到紫晶宫的时间不长,他也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一切,但他却翻阅过紫晶宫收藏的诸多典籍,因此,对于‘绝望深渊’这个地方有很深的了解,哪怕就是那记载着赤练情蛊的偏门类孤本,他都没有放过,囫囵的看过很多,也记下了很多。

    唯有这赤练情蛊,不但异常霸道不说,想要彻底解蛊单有蛊王是不行的,还必须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法,甚至是用到一些天价都难求的稀世药材。

    情蛊这类的玩意儿,不单单只有光武大陆这边才有,就是浩瀚大陆也很常见,尤其是在南北疆跟苗疆出现得最多也最常见,但那种情蛊易解,只要有蛊王或是找到用蛊之人就行。

    千防万防,千算万算,陌殇都没有想到,公冶语诗竟然会向他下赤练情蛊,要不他也不会毫无防范的中招。

    “来好一会儿了,只是阿宓研究药方太过专注认真。”修长的手指轻轻揉了揉宓妃的发顶,暗磁低哑的男声越发的邪魅勾人,“阿宓可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

    长臂一伸,陌殇将宓妃抱进怀里,他低首将下巴轻搁在宓妃的肩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宓妃的耳畔,让她轻颤了颤,绝美的小脸霎时就红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嗯。”

    “熙然。”

    时间分分秒秒悄然流逝,宓妃却仍不知疲倦的看过一张又一张的药方,那双清丽迷人的水眸里,不禁都要全变成药材的名字在其中流动。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宓妃的目光再次落到书案上那些药方上面,只轻轻向影南摆了摆手。

    影南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虽说世子爷拿出了轮回丹的丹方,可世子妃毕竟没有炼制过,为了保证炼制轮回丹的成功率,世子妃才会将一切精力都用在研究那一叠叠的各种药方上面,“请世子妃放心,属下定当打点好一切。”

    “她们就交给你来安排,没有别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属下知道了。”

    “影南,先给她们安排住处,然后就让她们接手小厨房的一切,尽快准备吃的吧。”

    “是。”

    “呆在本世子妃的地盘,笨没关系,只要忠心就好,谁若背叛那就唯有死路一条。”

    面对这样强大的一个对手,她们纵使有心替宫主打探些消息,却也架不住宓妃来了这样一手。既然如此,待走出清梅轩之日,将在清梅轩内发生的一切都全然忘记,于她们而言是最好不过的。

    好在三个厨娘也是聪明人,她们略一思考就知道宓妃话里的含义,很是乖顺的就把药丸给吞了。

    影南眸光闪了闪,继续保持沉默,任何对世子爷有危害的因素,通通都要杜绝,既然世子妃有这样好的办法,那他这做属下的当然要全力支持。

    “至于你们手里的东西倒也不是什么毒药,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失去一段对你们而言并不怎么重要的记忆罢了。”

    “是。”

    “呆在这里不论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当作没看到没听到,更要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谨记祸从口出。”

    三个厨娘猛地抬头正对上宓妃看向她们的冰冷双眸,那无形中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竟让她们双腿发颤,不由自主想要朝她屈膝下跪。

    “本世子妃不管你们被安排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又带着什么任务,你们只要牢牢记住一句话就好。”

    若能活着,没人会想死,她们也不例外。

    但是,她们万万想不到宓妃并没有为难她们,倒是直接简单粗暴的给了她们一粒药丸,谁又知道里面有毒没毒,一时间她们都面露犹豫之色。

    虽说来之前宫主就交待过她们,到了清梅轩之后,不管里面做主之人要她们做什么,她们都不能反抗,否则后果不是她们承担得起的。

    紫晶宫内哪怕就是打扫庭院的粗使婢女,也无一例外都是拥有粗浅修为的,三个厨娘看着掌心里的黑色药丸,一个个脸色都有些崩不住。

    这个时候宓妃是不允许自己的身边出现任何一个不可掌控因素的,哪怕赫连迎安排厨娘过来,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算计。

    不愿意吞的,立马就会被送走。

    吞了的,自然可以留下。

    很快,影南就领进来三个四十岁左右的厨娘,宓妃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们一遍,接着又问了她们几个问题,直接就让她们各自吞服了一粒黑色的药丸。

    “谢世子妃。”

    “让你们饿了这么长时间是我的疏忽,等我见过那三个厨娘,就让她们先给你们做一顿好吃的。”

    “世子妃,属下等都不会做饭。”而世子妃是会做饭,但他们哪有那个胆子让世子妃做饭给他们吃啊,没得饭没吃到就被世子爷给秒了。

    也是她的疏忽,自己因为担心陌殇而忘了肚子饿这回事,却把他们也全都拖下了水,全然忘了他们是人不是神,一日三餐还是要按时吃才有精神和力气替她办事的。

    “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虽说明知影南为什么喜形于色了,但这并不影响宓妃拿他逗乐。

    咳咳…这并非是他夸大其词,而是他们八个大男人谁都不会做饭,没有宓妃的命令他们也不能擅自离开清梅轩到外面找吃的,于是不管他们肚子有多饿都只能忍着,可这一天两天能忍,再多几天他们就真的要被饿死了好伐!

    听了宓妃这话,影南是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原本紧崩的神经立马就放松了,他被推出来的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宓妃能留下那三个厨娘,要不他们八个人肯定会被饿死的。

    呼――

    “是,世子妃。”

    呃…宓妃甩掉一脑门的黑线,觉得这事真糗,真丢脸,难道见到陌殇之后,她的智商已经退化到令人捉急的地步了吗?

    竟愣是忘了她自己也需要吃饭,影南影北等人也需要吃饭这件事情。

    倒是她忽略了这个问题,清梅轩是有小厨房在的,她的要求里面也有让赫连迎每隔两天就送一次新鲜的瓜果蔬菜和米油粮面过来,这还是她打着亲自下厨替陌殇做一些滋补身体的药膳才准备的。

    手上动作微顿,宓妃将那几张研究过半的药方用镇纸给压着,抬起头先是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又揉了揉眉心才冷声道:“将那三个厨娘带来见我,你们也总得吃饭才行,有厨娘在至少你们不会饿肚子。”

    “是是的,因为没有世子妃的指示,所以属下等人不敢放她们进来。”

    “厨娘?”

    哪怕就是跟宫主他们没有直接关系的人,世子妃那态度也是明晃晃的不待见。

    要不是他猜拳输了,他也不会被其他七个推出来,他们明知道世子妃是有多厌恶那些人了,尤其是宫主等人,世子妃那是更不想见啊!

    “宫主他虽然撤走了所有人,但他又命人送来三个厨娘,属下将人给挡在外面了。”呜呜…为什么他那么倒霉,八个人一起猜拳,他竟然输了,输了。

    世子妃就真一点不担心宫主那么做是暂时的权宜之计?没得还在别的地方挖了坑,就等世子妃自己往下跳呢?

    就…就这样就没了?

    影南抬头看了宓妃一眼,只见宓妃仍是埋首在那一堆看不懂,字如鬼画符一样的药方中,他突然就觉得牙好疼,心好酸。

    “嗯。”

    “回世子妃的话,宫主已经按照世子妃的要求,全都离开了,同时不但撤走了留守清梅轩的人,就连留守流枫堂的人都走了。”

    要不怎么连头都没抬,就把他的心思给看穿了,这样好没安全感滴说?

    纠结又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口的影南抹了把额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心说:世子妃,难不成您头顶上也长眼睛了吗?

    书案后,正埋首研究各种药方的宓妃听到声音皱了皱眉,只清冷的出声道:“欲言又止的做什么,有话直接说。”

    “世子妃。”

    清梅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3誓死追随永不背叛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