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4 她一人之重,重于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好在赫连迎不知陌殇心中所想,不然他肯定憋不住胸口那口老血,非得喷出来才舒服。

    “好,不管需要什么样的药材,外祖父都会替你备齐的。”

    百草秘地得来的药材都是他家小女人的,那就是自家的东西,既然有人主动提出要送药材,本着不收白不收的道理,陌殇又不是傻的,自是不会拒绝。

    “一会儿我会吩咐影北送来药方中药材的清单,你看着准备吧。”

    别的他帮不上,可药材这种东西,紫晶宫的底蕴摆在那里,药房定是能够拿出不少的。

    若那姓温的丫头真能炼制出轮回丹,那她就是赫连氏一族的恩人,他自当竭尽一切所能助她一臂之力。

    看到陌殇点头,赫连迎心里提起的石头算是彻底落了地,他又道:“炼制轮回丹需要哪些药材,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

    “嗯。”

    “那个轮回丹真能融合你体内的阴阳两魂?”

    “还有何事?”

    “等等。”

    眼看目的达成,陌殇就一分一秒都不想留了,这不他拂了拂身上的衣服转身就要离开。

    “如此甚好。”

    “好好好,都依你,公冶氏一族跟那女人的事情我不插手,也不会让紫晶宫的任何人插手。”这任何人指的,可不就是紫晶宫内的那些个供奉长老么。

    还有那个小丫头,她的修为也让赫连迎吃惊,难道这就是这两小的能看对眼的原因么?

    这真是太打击人了。

    赫连迎简直就是泪流满面的看着陌殇了,此时的他更好奇,到底在陌殇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何他体内的两魂尚未相融,他的修为就比他还要高了?

    什么叫威胁,这才是赤果果的威胁好伐!

    “不想我毁了一切,那就一切都按我的意思行事,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们所在意的,是不是我想毁灭的。”

    在秘境被封锁之前,赫连迎还能看出陌殇的修炼等级,知道他的实力底限在哪里,就在刚才陌殇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就看不出陌殇的实力了,这是多么叫人吃惊的事情。

    他…他终于想起来,他到底忘了什么事情了。

    感受到从陌殇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赫连迎脑海里的某根弦就崩断了。

    轰――

    “可是现在的你,已经无法在武力上压制我了。”说着,陌殇就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将自己的气势完全展开。

    与此同时,他手上造的杀孽就太重太重,这于他本身不利。

    这小子的破坏能力太过强大,赫连迎是不得不防,就怕他一个冲动毁了紫晶宫,届时,不但‘绝望深渊’将不复存在,就连另外两大秘地也保不住。

    “你可以将这当成威胁。”

    “这是威胁吗?”

    赫连迎被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句噎了一下,他黑着脸道:“你要答应本宫主不能动摇紫晶宫的根基,不能迁怒‘绝望深渊’,否则就算你是本宫的嫡亲外孙,本宫主亦是不会对你留手的。”

    噗――

    “我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你想了也是白想。”

    “好,本宫主可以答应把公冶氏一族跟那个女人都交给你来处理,但本宫主也有一个条件。”

    能把赫连迎气得暴跳如雷,满心憋火却又不能发作出来,这样的本事也是头一份了。

    “我自是好的。”

    “好好好,你真是好。”

    “我不承认,你就不是。”

    感受到那森冷的杀意,赫连迎气得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怒道:“你个混小子难不成要弑父…不不不,是弑外祖父吗?”

    “神挡杀神,魔阻奢魔。”

    “哼,本宫主要是一定要护他们呢。”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算算他出来的时间,阿宓也该醒了,陌殇想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就越发的不耐烦起来,“不管你同意与否,今日我来并非与你商量,仅仅只是告知你一声罢了。”

    “公冶润钰也是公冶家的人,你若灭了公冶氏一族,那他还会甘心追随于你?”

    “他们妄想不属于他们的,那就该死。”

    既然维持了那么多年的平衡注定要被打破,他怎么能不为自己谋些好处。

    公冶氏一族是他用来牵制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的,近些年来那两家是越发的不安份了,尤其他们两家的少主竟然敢擅自离开‘绝望深渊’就为取陌殇的性命,这是赫连迎无法容忍的。

    “对,只要你给本宫主一个理由,本宫主可以考虑不插手他们的生死。”

    “理由?”陌殇玩味儿的挑了挑眉,嘴角勾起的笑意越发的邪气逼人,周身凝聚的冷意几近实质化,空气骤然冰寒了几分。

    “那你给本宫主一个不插手的理由。”公冶语诗既然胆敢给陌殇下赤练情蛊,那她就该做好被处死的准备,赫连迎断然是留不得她的。

    “公冶氏一族以及那个女人的生死,从现在开始你都不许插手。”

    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是一点不相信陌殇会没事儿就来找他纯聊天的。

    捂着胸口喘了两口气,赫连迎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一定不能被陌殇给激怒了,“你要不是专门来气我的,那就说说你的来意。”

    “不能。”

    “混账,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这这这…这混小子,确定不是来气他的吗?

    赫连迎瞪着陌殇,陌殇却一点儿都不怕他,面对他威严又不失凌厉的目光,就跟没事儿人似的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都不看在眼里。

    “作为一宫之主,你若到现在还没弄清楚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那你也不过如此。”

    只是这些还不够,他还需要从陌殇这个当事人之一口中亲耳听到。

    “混小子,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他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再加上他手下人打听来的那些,最后结合从青老嘴里带出来的,赫连迎几乎已经可以还原整件事情的开始,经过与结果了。

    这段时间他就守着她,不再踏出凝香阁一步了,但愿她真能听他的开解吧!

    垂眸温柔的凝视着怀中的妻子,陌乾唯剩下满心的无奈,虽然陌殇说的那些话不中听,却是实实在在的道出了所有事实。

    “好,我带芸儿先离开,父亲跟熙然慢慢谈。”打横抱起被陌殇劈晕的赫连梓薇,陌乾对于陌殇的来意多少知道一些,索性他也不想掺合进这件事情里面,就随他去吧。

    三岁便知救母,为母挡刀,说明她是个孝顺且重情谊的,嗯,是个好孩子。

    不过他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对宓妃那个丫头,他又多了一点了解。

    “乾儿,你先带薇儿回凝香阁吧。”等了好半晌,终于找到机会开口的赫连迎成功打断了他们父子的对话,没得他都快成小透明了。

    闻言,陌乾满头黑线,嘴角直抽抽,什么叫做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咳咳…不是娘,是爹,这混小子也忒现实了些。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不再计较之前的事情,这就当是你们伤害阿宓,让她受委屈的利息。”

    “虽说拿着这块玉佩不一定就能让你娶到她,不过应该会容易一些。”

    不可否认他爹说得对啊,只要想到他家未来岳父大人的女儿控属性,以及他家那三个舅兄的妹控属性,陌殇就觉得他的娶妻之路还遥遥无期中……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嘴上说是那么不在意,可陌殇出手的动作却相当迅速。

    臭小子,还敢在他面前傲,那老狐狸的闺女是那么容易就能娶到的?

    “我要没记错的话,温相就宓妃丫头一个掌上明珠吧,以温家父子对她的宝贝程度,别怪为父要打击你的自信心,你想把她娶回家可不是一般两般的困难,这玉佩你真不要?”

    “后不后悔是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

    “你个傻小子不收可别后悔。”

    在这之前,陌殇仅知道他的母亲跟温夫人有些姐妹情存在,却是不知道他的父亲跟温老爹还有交情,至于陌乾递向他的玉佩,陌殇却是没有接。

    凤眸扫过陌乾拿出来的墨玉,陌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看到这样的他,陌乾摇了摇头,接着又道:“我跟温相是有几分交情在的,你的母亲跟她的母亲未出阁之前更是以姐妹相称的,你跟她能走到一起也是缘分,这块玉佩你要收好。”

    “咳咳…这真是令人吃惊。”垂眸低喃了一句,陌乾就从怀里掏出一块雕龙画凤的圆形墨玉,满是慈爱的对陌殇道:“都说女大十八变,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温家小丫头的时候她才不过三岁,但就是那么个小丫头,她竟然有胆识站出来替她的母亲挡刀,她,配得上你。”

    “如假包换。”想到温老爹跟温夫人的性情,陌殇也不认为他们夫妻能生出个性格向宓妃的女儿,但宓妃就是他们的女儿。

    若说宓妃的性子偏像了温夫人,陌乾就更觉不可思议了,那温夫人跟他妻子可是亲如姐妹的存在,在他印象中的温夫人性格温婉,整个人都温温柔柔的,实在也生不出那么彪悍的闺女啊!

    “她真是温相那只老狐狸的闺女?”不怪陌乾要有此一问,没有离开金凤国之前,他跟温老爹也算是至交好友,以他那般性子实在是很难想象,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狂傲邪肆女儿的。

    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早知道就该生个丫头的。

    这小子,就不能可爱一点吗?

    陌乾:“……”

    “就算你要插手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他亏欠这个孩子太多,有温家那个小丫头陪在他的身边,给予他一切他们做父母不能给予的一切,其实他该好好的谢谢宓妃。

    “你跟温家丫头的事情,我不会插手。”他年轻过,他亦爱过,所以陌殇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子,他这个做父亲的是既安慰又高兴。

    “嗯。”

    但千万别以为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爱陌殇,他其实很爱,只是并不善于表达。

    “熙然放心吧,我会看好你母亲的。”陌乾原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哪怕他所面对的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是没什么话说。

    只是,那什么他貌似忽略了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

    他真怕会控制不住自己,冲动的出手教训这混小子,让他知道知道不能顶撞长辈。

    “哼!”冷冷的哼了一声,赫连迎背过身去不再开口说话。

    至于除宓妃以外的人或事,是生是死,是存在还是消失,那又与他何干。

    “她若想要,就算我把天下捧到她的面前又有何妨,她若不想要,天下于我又有何干。”从来他所在意的就唯宓妃一人而已,只要宓妃想要的,他就算负尽天下人,都会将之捧到她的面前。

    气死他了,真是气死他了,他怎么会有个这么没出息,没追求的外孙子。

    “你个没出息的混小子。”她一人之重,重于天下,赫连迎差点儿没气得吐出一口血来,这个混账小子是让那丫头骑在他头上的意思吗?啊?

    “她一人之重,重于天下。”

    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赫连氏一族近千年来最为优秀的继承人,竟然还是一个痴情种。

    紫晶宫交到他的手上,必定再次重现赫连氏一族的风华与荣耀。

    “那丫头对你就那么重要。”赫连迎炯炯有神锋利如刀的目光,犹如实质的冰箭般落到陌殇的脸上,这个孩子刚被迎回紫晶宫,初见他的第一眼,赫连迎就知道他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去他娘见鬼的成全他跟公冶语诗,当时若非他正在极力压制封锁钻入他体内的赤练情蛊,他必然都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陌殇无论如何都忘不了,他的好母亲对宓妃说,如果她真的爱他,那就成全他跟公冶语诗。

    与其说这是他的一场另类的宣誓,倒不如说这是他对赫连迎等人的一种严厉警告。

    “没有人可以动她,谁动谁就得死。”陌殇丝毫都不介意当着他们的面,清楚明白的表达出他对宓妃的在意。

    那个丫头在他的心里,竟然重要到这般地步吗?

    这话不仅让赫连迎当场脸色大变,微张着嘴倒抽一口凉气,就连陌乾亦是如此。

    嘶――

    “就凭她对阿宓说的那些话,如果她不是我的母亲,那她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站在赫连迎的立场来说,他不禁霸道的认为,天下无不事的父母,更何况赫连梓薇的情况是可以理解的,陌殇怎么就不能多体谅她一些?

    “她到底是你的母亲,你对她就不能宽容一些。”没有哪对父母是不爱自己孩子的,这些年赫连梓薇有多么的思念陌殇,他跟妻子是最能体会的。

    不过为了不让赫连梓薇觉得可以肆意挥霍她跟他之间的母子之情,这一次陌殇选择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到底这是跟他血脉相连的他的母亲,陌殇就算心里再怎么的不舒服,却也实在做不到无视她的存在。

    “谁也没有能力叫醒一个一直装睡的人,如果她永远都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那么她就永远也不会得到我的原谅。”

    然,与此同时又何尝不正如陌殇所说的那样,她是因为心虚,因为愧疚,因为自责,更因为她不敢面对,只知一味的逃避,甚至连带着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跟着她一起受累,她只活在她自己那个自欺欺人的世界里。

    如若赫连梓薇不是他的女儿,赫连迎也断然不会给她一个好脸色瞧,虽说兰陵宫里赫连梓薇弄出来的那些‘特殊’的东西,跟公冶语诗的手段比起来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但无法否认赫连梓薇的做法是真的伤了陌殇的心,哪怕在她看来她的出发点是为了陌殇好。

    孰不知赫连迎的一个松口放手,就让这件事情发展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任何一个男人只怕都无法接受一个女人那么极端的做法。

    然而,不管是赫连梓薇也好,还是长孙依凡也罢,她们母女并不同意他这样做,而是坚持要用她们的办法。

    从他决定将陌殇跟公冶语诗绑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赫连迎打算采用的方法就是强制性的,他要用强大的武力让陌殇不得不屈服,哪怕就是被迫的接受公冶语诗。

    赫连梓薇是他的女儿,即便这个女儿跟他相处的时间不多,可赫连迎到底也是了解自己这个女儿的,他就算心中恼怒也无法否认陌殇说的都是事实。

    “你…”赫连迎颤着手指着陌殇,对上那双幽深如海的黑眸,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以为他会再次退让,还要再拿那所谓的亲情来捆绑他,左右他吗?

    呵呵…跟他比声音大吗?

    “为了我?”面对赫连迎的质问与指责,陌殇只是挑了挑眉冷嘲出声,道:“你怎么不说她会这样是因为心虚,是因为愧疚,是因为不敢面对,就将自己的心困住,缩在自己的壳里自欺欺人。”

    “混小子,她是你的母亲,她会这样都是为了你。”

    哪怕就是他的血亲之人,只要他们伤害了宓妃,那么又怎能奢求他的原谅。

    他可以容忍她们伤害他,对他不公,但他绝对不能容忍她们伤害宓妃,伤害他的宝贝。

    他的那位外祖母,他的母亲,说实话陌殇对他们真的很失望,很失望。

    昨天夜里他就算一直都呆在殿内没有出来,可那不代表他对殿外发生的一切就全然不知。

    “熙然你…”伸手抱住被自己儿子一掌劈晕的妻子,陌乾的心情那是说不出的复杂。

    啪――

    “啊,快放开我,放开…走开,别碰我…”陌乾因为怕弄伤赫连梓薇,更怕再刺激到她,所以出手有所顾忌,而失控的赫连梓薇却是没有,所以她对陌乾是又踢又打,又抓又咬,很快就将陌乾弄得狼狈不堪,束发的白玉冠都被抓了下来。

    “熙然,熙然,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别过来,别过来,你走开走开啊…”

    “嗯。”

    “乾儿,赶紧带着薇儿离开,为父安排人请青老到凝香阁去。”

    陌殇没想到他的一个下意识的反应跟动作,竟然把赫连梓薇刺激成这样,一时间他都不知道是该继续留下还是转身离开。

    “啊…熙然,熙然,呜呜…娘亲错了,错了,你别不理娘亲,别恨娘亲,不不…不要不要,怎么办怎么办,我的熙然恨我了,恨我了…”

    “芸儿你冷静一点。”一边是妻子,一边是儿子,夹在中间的陌乾最是难受,这样的场面让他不知所措,更多的却是满心的疲惫。

    “不。不要,不要恨我…熙然不要恨娘亲,不要…”

    “我没有瞎想,他真的恨我,真的恨我。”突然,赫连梓薇发狂的推开陌乾,双手失控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住的大吼大叫,声音更是凄厉至极,“他恨我,他真的恨我,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可是他恨我,恨我啊…”

    “芸儿你想多了,熙然是我们的儿子,他怎么会恨你呢,你别瞎想。”

    “不…不不,熙然他他恨我,他恨我…”

    也许他当真就是一个冰冷无情的冷血之人,不然为何看到他落泪的母亲,他除了短暂的尴尬与不自在之后,竟然生不出一丁点儿旁的心思。

    “芸儿,熙然他只是长大了,不喜欢别人触碰他,不是因为你。”

    陌乾轻唤了一声,只是被他接住抱在怀里的赫连梓薇,仍是呆呆的望着陌殇一动不动,滚烫的泪水在她的脸上无声如雨滑落,她甚至都哭不出声音。

    “芸儿…”

    面对伤心落泪,很是激动热情朝他扑过来的赫连梓薇,陌殇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躲开了,若非跟在赫连梓薇身后走进来的陌乾反应迅速,只怕赫连梓薇是要重重的摔在地上。

    “熙然,娘错了,娘真的错了,呜呜…”

    她好怕,好怕眼前看到的陌殇是假的,似乎只有将他抱在怀里,她才能感觉到真实。

    “熙然真的是你。”看到陌殇的那一刻,赫连梓薇早就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只是泪流满面的就朝陌殇扑了过去。

    “熙然。”

    反倒是在凝香阁呆不住,满心想着陌殇怎么样了的赫连梓薇找到冰泉殿,不等侍卫通报就冲进大殿找赫连迎要询问情况的她,看到陌殇那熟悉的身影,哭着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哎,要是早知道还有别的法子可以救那小子,又何至于走到这一步。”正低垂着头自言自语的赫连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陌殇已经走了进来。

    青老的话赫连迎其实是相信的,他也不需要去怀疑什么,毕竟他相信青老的人品,压根不屑于去玩弄那些手段,事实是什么他说的就会是什么。

    这一个个问题,唯有见到陌殇才有答案,至于想从宓妃的嘴里问出什么,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见陌殇,他又怎么知道陌殇好不好,到底有没有受到赤练情蛊的影响,又如何知道那所谓的轮回丹,到底是不是真的能救他的性命?

    不见陌殇,他如何知道宓妃是何身份,那丫头又到底是不是云雾仙山的?

    不见陌殇,他如何能知道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那个公冶语诗到底怎么样了?

    说是他没底气面对陌殇想要躲,又焉知他是压根就不会躲的。

    “混小子,混小子…哎,也不知道那混小子想要干什么啊?”某侍卫离开之后,赫连迎跌坐在上首的椅子上,嘴里不断的低声嘀咕出声。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请殇少主进来。”某侍卫眼见某宫主大人越来越暴躁,立马转身就果断的溜了。

    打着这样的主意,赫连迎也不打算偷溜了,那实在是太过丢脸,哪有长辈避着晚辈的。

    “咳咳…既然是那混小子来了,那就让他赶紧滚…呃,赶紧进来。”好歹他也是那混小子的外祖父,他总归不会对他动手的,顶多就毒舌的说话刺激刺激他。

    呜呜…可小小的他实在没那个胆啊!

    虽然他很想补充一句,说,宫主大人您真没有听错,小的说的确就是殇少主来了。

    某通报的侍卫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宫主大人在听到殇少主来了之后,那张脸上的表情就如一个调色板似的变来变去,也不知他走来走去在嘀咕些什么,真真是看得他一脸的黑线捞下来都可以下面条了,僵着身子抽着嘴角道:“回宫主的话,是殇少主来了。”

    怎么办,他老人家这心里还真怕怕的,那什么他要不要去躲一躲?

    赫连迎还有一个憋在心里没有说的话是,难道这个时候那小子不是正恨得他们要死要死的么,主动找上门确定不是来算账的?

    一向都是他主动找他,那小子都不一定会出来,什么他竟然会主动来找他这个外祖父,确定今天的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吗?

    陌殇那个小子来了,这怎么可能?

    冰泉殿内,赫连迎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没忍住又问了一遍,沉声道:“你再说一遍,谁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4她一人之重,重于天下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