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6 流言纷纷,收拾渣女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看着表情纠结,欲言又止,好似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来说话的影南,陌殇只听他开了个头,便是知晓他没说出口的话,究竟是有多么的难以入耳了。

    流言?

    八卦?

    是非?

    指责?

    谩骂?

    ……

    这些陌殇经历得不少,自然不可能被吓到,又或是因为一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便大动肝火,生气或动怒,哪怕就是宓妃本人,也不会更不可能将那些流言放在心上。

    毕竟,当她还是星殒城众所周知的相府哑女,她身上所背负的流言,谩骂,甚至是种种不堪的污言秽语还少么?陌殇自认识她以来,倒也从未见她在意过,全然没有一点放在心上。

    好听的,不好听的,夸誉的,贬低的,羡慕的,嫉妒的…如此种种可谓是多不胜数。

    现如今涅城中流传的这些流论,除了能膈应膈应陌殇跟宓妃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效用,甚至还透过此事,让得陌殇察觉了一些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如若对方打着利用流言舆论来打击,又或是掣肘宓妃的念头,只怕他们是要失望了。

    宓妃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在意他人目光或是看法的人,因此,从头到尾她都不需要一个好的名声来衬托她,凸显她,可这也并不代表她要一直处于被动的挨打与受攻击状态,既然惹到了她,那么伸出这只手的人就别想再潇洒的脱身。

    “涅城内都在传些什么,说来本世子也听一听。”虽说陌殇心知即便就是宓妃亲耳听到外面的流言,她的脸上也不会表现出什么喜怒之色,更加不会在意那些流言,但作为一个男人,他是断然不能容忍他人往他心爱女人身上泼脏水的。

    想到之前他就提醒警告过赫连迎要他注意与提防这一方面,没曾想还是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这让陌殇的心里烧起了一把火,连带着周围的气温都随之升高,让人感觉犹如置身在熊熊大火之中一般。

    本以为已经将公冶语诗控制起来,同时还断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料想她本事再大也翻不出什么浪来,结果却是小看了她。

    意识到这个问题,陌殇俊美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怒意,性感的玫色薄唇却向上扬起,勾勒出一抹邪魅的浅笑,细看之下方才愕然发现他那双漆黑深邃的凤眸中,掠过一道凌厉的杀意。

    “为难紧张什么,不管从里嘴里说出什么来,本世子都恕你无罪。”看他是个多么好的,多么善解人意的主子,竟然连属下的退路都考虑好了,绝对不让他们为难。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反正小心翼翼观察过陌殇的神情之后,影南的脑海里就浮现着这么几个字,暴风雨来临的宁静……

    这几个字绝对就是此时此刻对他家世子爷最生动形象的描述。

    好歹他也是近身跟随过陌殇一段时间的人,对于陌殇的脾性或多或少还是摸到一点点的,知道他家世子爷其实往往越生气的时候就越平静,后果也是最严重的。

    反倒若是对于某件事他家世子爷表现出了怒意,那说明事情不大,世子爷压根没放在心上。

    尤其一件情况绝逼要小心,否则最后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每当他家世子爷笑得越温和,越张扬邪气的时候,得罪他的人最好就是洗净脖子,静待某世子上门收割就好。

    “唔,你家爷说得没错,正好本世子妃也想听听。”宓妃从里间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左右扭动她有些僵硬的脖子,对于影南口中提到的‘流言’事件,难得表现出了几分好奇之意。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宓妃白嫩如葱的小手摸了摸下巴,水润透亮的明眸里闪过一抹冷意,啧啧,她都还没有正式追究那天之事,不曾想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别人怎么说她,她虽然不甚在意,但她也绝对不喜欢有脏水泼在她的身上。

    “阿宓过来。”看到走出来的宓妃,陌殇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了温柔的浅笑,他向宓妃伸出手,柔声又道:“阿宓坐到我身边来。”

    澄澈如水的眸子淡淡的扫了笑得一脸温柔的他一眼,宓妃也没有拒绝他的要求,只是刚走过去就被他长臂一伸给搂进怀里,最后直接便被安置在他的大腿上坐下。

    宓妃羞恼的瞪着他,陌殇厚脸皮又讨好的朝她笑了笑,轻声道:“椅子太硬,阿宓还是坐我的腿舒服一些。”

    面对耍无赖的陌殇,宓妃无力抚额,倍感无语只能由着他。

    她要跟他在这个问题上争论,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没得她也要被陌殇拐歪楼,都不知自己出来是干嘛的。

    影南僵着高大的身体看了看一脸得意之色的世子爷,又看了看面带无奈之色的世子妃,真心有种他家世子爷脸皮真厚,心真黑的想法。

    明明就是世子爷想占世子妃的便宜吧,怎么弄得好像他多吃亏,世子妃捡了多大便宜似的,惹得世子妃总是不甘心的瞪他,再瞪他。

    椅子太硬,这借口也忒强大了。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想太多,甚至都已经脑补过头的影南,眉头皱得那叫一个紧,一张脸纠结得都快扭曲了,是一点也没发现他自己跟自己较着劲跑偏题,整个儿都不记得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直到陌殇随手摘下一粒紫黑葡萄丢到他的脑门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他才猛然自自己的世界惊醒,吃痛的捂着自己的脑门。

    呜呜…他错了,两个主子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能脑洞大开,胡思乱想的啊!

    “噗!”瞅着影南那既生动又形象的苦逼中透着几分呆滞蠢萌的表情,宓妃直接就笑喷了,她笑说道:“我怎么之前没发现,你这属下还挺可爱的。”

    闻言,陌殇嘴角一抽,看着影南那糊里糊涂,蠢萌蠢萌的样子,满眼都是深深的嫌弃。

    “阿宓,不许你看别的男人,也不许你夸别的男人,难道我不可爱吗?”。眨巴着灿若星辰,璀璨如流光般的潋滟勾人凤眸,陌殇径直在宓妃面前上演一出美男诱惑图。

    “卖萌可耻。”嘴上虽是嫌弃着,不过美色当面,本着不亲白不亲的原则,宓妃扭头捧着陌殇的脸,在他左脸跟右脸上都亲了一下。

    无辜躺枪的影南泪流满面的在心里不住腹议,两位主子能不当着他的面秀恩爱吗?

    呜呜…单身狗伤不起有没有?

    尤其是世子爷,英明神武的您为嘛什么醋都要吃,属下真没想要世子妃的夸赞啊?

    再想到某醋意深深的世子爷对某世子妃的强烈占有欲以及小心眼,影南苦逼的认清一个残酷的现实,未来一段时间内,不知多少小鞋足以让他穿个够了。

    “人家真的不可爱吗?”。哼,影南那个小子,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陌殇在心里咧着一口白牙的想着。

    他的宝贝儿怎么能夸别的男人呢?哪怕那个男人是他的属下,而且他家宝贝儿对他也没那意思,但他醋了,就是醋了。

    所以他的怒火,某侍卫就要悲催的受着。

    “咳咳…嗯,你可爱,比他更可爱。”宓妃抹去一脑门的黑线,有时候在这种事情上认真起来的陌殇是毫无道理可讲的,只能顺毛摸,要不就会没完没了。

    “嗯,我的宝贝儿也可爱。”抓住机会,陌殇果断的偷了几个香,心里暂时满足了,决定先不找影南的麻烦。

    “心里舒服了?”

    “嗯,舒服了。”

    “那是不是该说正事了?”宓妃黑着一张小脸,早知道她就不出来的,只是她又很好奇,那个女人在事情败露之前到底是如何计划的。

    以她现在阶下囚的处境,断然无法做什么,也就说明涅城爆发出来的那些流言,是在那天晚上之前就设计好的,她想得可真够远的。

    如此也说明一个问题,公冶语诗有资格做她温宓妃的对手。

    只是想到她利用的是流言,舆论这种手段,宓妃不由得就看向了陌殇,好看的双眉扬了扬,语气很严肃的道:“这事儿我要亲自处理,你不许插手。”

    宓妃可没有忘记,那次明月湖发生的流言事件,陌殇的手段是有多狠了。

    “阿宓真要自己动手?”

    “虽说我不太喜欢麻烦,不过麻烦既然已经找上门,我总不能退缩不是。”

    “那行,我不插手,不过要是阿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不能跟我客气。”

    “哼,要是我有人手在这里的话,我保证那女人现在什么心思都生不出来。”

    陌殇揉了揉宓妃的发顶,对她很是心疼,“等处理完这件事,咱们就回家好不好?”

    回家,多么温暖的两个字。

    在陌殇心里的家就是有宓妃的地方,但还有一个地方是他心里所认同的家。

    那里便是梨花小筑,那里有他跟宓妃相处的美好的记忆,是他心里极温暖的记忆。

    “好,我们回家。”

    离开的这几个月时间,宓妃不是不想家,而是她将那份浓厚的思念死死的压在心底,她怕自己会不顾一切的回去,回到那个很温暖的,有爹娘兄长的地方。

    “我们一定会回去的。”他还要补给宓妃一个及笄礼,他还要上相府向她提亲,他还要昭告天下的娶她为妻,他还要生生世世,永远都跟她在一起。

    他,还有什么事情要跟她在一起,所以,无论前路怎样的艰难,他都不会放弃的。

    心存希望,就会看到希望。

    “嗯。”

    紧紧握着宓妃的手,陌殇也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矛盾,他对影南冷声道:“要么就将你打听来的,一五一十的全说出来,要么你就滚出去,大不了本世子亲自出宫一趟。”

    影南心下一沉,他站得僵硬的身体也跟着一颤,苦着一张脸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影南负责监视公冶氏一族动静的同时,他也时刻留意着太叔跟南门两大世家,要知道这两家跟公冶世家乃是死对头,利用他们两家牵制公冶世家最好不过,毕竟,现在的陌殇手上可用之人并不充裕,难免会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紫晶宫内也不平静,赫连迎压根就没有时间去搭理公冶世家,别说他没时间去管,在出了公冶语诗那么个‘人物’之后,他就是有时间也绝对不乐意看到公冶氏一族的人。

    所以,即便公冶世家被太叔南门两大世家联手压迫打击,想要求到紫晶宫也没有路可走的,只能他们自己硬抗硬撑。

    按照影南的计划,眼见他都要成功了,太叔南门两大世家也放开顾忌要对公冶世家出手了,没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他的布局。

    现在不说是涅城,就是整个‘绝望深渊’都在传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各种各样的版本,特么一个个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先是指出世子爷陌殇因是千余年都极少有的先天天赐灵体,体内有阴阳两魂共存,故而,陌殇就先天体弱乃是早夭之命格。

    后又搬出神石预言,说是有办法可使得陌殇体内两魂相融,待两魂相融之后,陌殇便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他将带领整个‘绝望深渊’再攀新的高度,成就非凡。

    毕竟‘绝望深渊’之中,几乎人人都是修炼之人,他们自是知晓何谓天赐灵体,又何谓先天天赐灵体,无论拥有哪一个体质,那人都必将是惊才绝艳之辈。

    紧接着就引出了公冶语诗乃先天精纯之体,说是只要陌殇与她结合,就能让陌殇体内的阴阳两魂彻底相融,从而陌殇就能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

    陌殇回归紫晶宫后,纵然没有出过紫晶宫,但外界都知他俊美如仙,容颜绝世。

    而公冶语诗原本就有‘绝望深渊’第一美人儿之称,无论各个方面都表现得完美无缺,既是神石所出的预言,那么在那些什么都不知情的人眼中,陌殇跟公冶语诗就是天生的一对,各个方面都很相配,且还是天定的姻缘。

    再接着就爆出了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人,提出要让公冶语语跟陌殇先行夫妻之礼的要求,只说婚事之后再办。

    此言一出,便引得众说纷纷,十个人就有十种脑补,百个人就有百种脑补,更何况偌大的涅城内又岂会只有这么一点人。

    因着公冶语诗的特意营造,脏水全都泼到紫晶宫,而她就完全是个弱者,甚至还有代表她的言论,说的全是她跟陌殇两情相悦,不能举行婚礼什么的,只是因为有人从中横加阻拦。

    至于那个人是谁,没人透露,却足以引发众人深思,甚至是为后面引出宓妃铺路了。

    如紫晶宫赫连氏这样的贵族中的贵族,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提出先有夫妻之实再行举办婚礼的要求,其实是极有损颜面跟家族声望名誉的,因此,在流言爆发出去之后,非但宓妃被推到风口浪尖,受人唾骂,就连整个紫晶宫赫连氏一族都声名受损,头顶笼罩着层层乌云。

    一直将自己入在弱者位置,为了心爱男人而甘受委屈和不公平待遇的公冶语诗,自然而然收获了无法的同情与支持,再顺利引出宓妃之后,宓妃便如公冶语诗所预料跟设计的那样,成为了人人唾弃谩骂的无耻小三。

    说什么陌殇跟公冶语诗在那一夜都两情相悦的洞房花烛了,偏宓妃是个不要脸的竟然不知廉耻杀上门去,愣是坏了人家的好事。

    于是乎,宓妃就沦为涅城中,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甚至是黄口小儿都不耻的对象,甚至还有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扬言要赫连氏一族的人将宓妃交出去,他们‘绝望深渊’容不得那样的女子。

    “我是小三?”从头到尾将整件事情的发展听了一遍,宓妃万分无语又觉委屈的伸手指着自己问道。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被人指名道姓骂小三的一天?

    都怪陌殇这个招桃花的混蛋,她完全就是无辜躺枪的。

    “世子妃怎么会是小三,都是那可恶恶心的女人胡说的。”抹了把额上越来越多的汗,影南看着不怒反笑的宓妃道。

    虽然世子爷说过恕他无罪,但他还是没敢把外面那些说宓妃的不堪言论重复说一遍出来,想他这个局外人听了都生气,更何况是两位主子这当事人。

    世子爷都还好,那些人没说太过份的话,唯独世子妃真的很悲催啊,那些说她的话实在不堪入耳,光是听一听都觉得脏耳朵。

    “继续留意外面的动静,有什么新的情况立刻来报。”

    “是。”

    “阿宓,之前答应你的话我要收回。”虽说影南没有直接说出那些话是什么,但陌殇也看出来了一些,想必那些话难听到影南都说不出口吧!

    公冶语诗那个女人死定了,还有那些人云亦云,不知所谓的人,他都不打算放过。

    “喂,说好我来处理的,你不许插手。”她前世今生两辈子,还是被一回被骂小三,想想宓妃就来气。

    她是看起来好欺负?

    还是这两天她的沉默,让人越发的肆意起来?

    “阿宓,你就不能试着依靠依靠我。”女人太强太独立也不好,这让身为男人的他很没有成就感好不好。

    “我…”

    “不许拒绝我,但我保证不插手你怎么收拾那个女人,至于其他的你不能阻止我。”这般欺辱他的女人,是当他是死人吗?

    “好吧。”

    “阿宓,咱们兴许可以做点什么,就算不能对幕后那人造成伤害,至少也能膈应一下他。”

    宓妃点了点头,按照陌殇跟她说的那些,以及她自己收集来公冶氏一族的情报,就算公冶语诗在公冶世家很受宠,但在公冶润钰那个少主对她有所防备之后,她的手是伸不了太长的。

    可是这一次的局很大,看似只是冲着陌殇又或是她来的,其实真正的目的只怕是紫晶宫赫连氏一族,也可以说是冲着‘绝望深渊’这一大秘地而来。

    “那咱们就出去转转?”

    “也好,影南他们打听回来的消息虽说不会有差错,却不如咱们亲自走一趟。”

    “换衣服。”

    “嗯。”

    换好装,宓妃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俊朗的公子哥,陌殇却是换了一张相对普通的脸,这有利于他们收集和打探消息,不然会引起怀疑。

    两人并肩走在涅城中,耳中不断传来周围人对宓妃的种种议论,那无一例外都是不耻,辱骂,果然身临其境才更有体会。

    若不亲自走这一趟,她都不知道骂人还能骂得那么精彩纷呈的。

    那一字字,一句句,何止是不堪入耳那么简单,也怪不得影南不敢说,也说不出口。

    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差点的,只怕听了那些人的话,会直接找根绳子就上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6流言纷纷,收拾渣女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