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7 流言纷纷,收拾渣女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想干嘛?”

    嘴角一直微微上扬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宓妃,对于陌殇听到那一句句流言之后,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戾气跟煞气感觉是最明显的。

    这不,虽说陌殇一直都在强忍着想要将那些胡言乱语,嘴上不把门不积德的人给撕碎了,但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忍着,忍着,忍着,不能坏了宓妃的事,他答应过这事儿要交给她处理的。

    只是听着那一字一句,一言一语越来越过份,越来越没底限的,带着侮辱性攻击性的指责宓妃,谩骂宓妃,直将宓妃说成是个魅惑人心的妖女,狐狸精,陌殇觉得自己再不出手,继续忍不下去都要忍成忍者神龟了。

    咳咳…忍者神龟什么的,自然是陌殇从宓妃嘴里学习过来的。

    对于陌殇对她的维护,不忍她受半点委屈,宓妃心中自是受用,不过他们出这趟门可不是为了杀人的。

    “这些人舌头实在长太长,话也太多了,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又什么都敢说。”胸中只差一点就将全部喷涌而出的杀气在被宓妃抓住手的那一瞬消失殆尽,陌殇也知道自己冲动了。

    不说眼前这些人,就是整个‘绝望深渊’的人,不过都是公冶语诗手中摆弄的棋子,他要是真对这些人大开杀戒的话,指不定公冶语诗在幕后怎么畅快呢。

    一想到公冶语诗的身后还隐藏着一只神秘的黑手,陌殇真要当场杀了人,怕是他跟宓妃的行踪也就暴露了。

    “各种流言里面传得最厉害,攻击性最大的就是针对你,别说那骂你的脏话那么多都不带重复的,实在是一句比一句难以入耳,也不怪影南不敢把外面传的照说给我们听。”若当时在清梅轩内,影南将这些话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陌殇铁定会揍人,虽说他明知那些话不是影南说的,可难保他不会因此而迁怒。

    “他可没胆子说,要不难保你不揍他。”

    “咳咳…”心思被宓妃毫不客气的点破,换装过后面容清俊的陌殇不由面露尴尬之色,“知我心者,非阿宓也。”

    “不过就是些流言蜚语罢了,随他们去说,反正就算传到我的耳朵里也不会少一块肉。”但凡一个正常人,听到这些带着侮辱性质的话,心里都不可能会舒服,宓妃亦是如此,不过她却没有失去理智。

    动怒,明显不是上上之策,她会让故意放出这些流言,利用舆论来攻击她的人,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从他们将枪口对准她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准备好要承受惹怒她的后果。

    “我真想一个一个拧断他们的脖子,叫他们闲得一个个说八卦说得那么眉飞色舞。”要说这两天什么事情最热闹,最令人兴奋,无疑就是关于陌殇,宓妃跟公冶语诗之间的这段三角恋情了。

    在公冶语诗的故事版本里面,她跟陌殇可谓家世相当,两情相悦,而宓妃却在他们中间横插一脚,以至于让她受尽委屈,宓妃抢尽风头。

    如此这般,宓妃心如毒蝎的坏女人形象可谓是深入人心,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宓妃现在出现在涅城大街之上,就连三岁小儿都敢指着宓妃骂她不要脸,骂她狐狸精,妖女……

    “你要真出手了,杀人的是痛快了,可杀人之后呢?”眼下的局势完全就是呈一面倒的趋势,公冶语诗忍辱负重,受尽委屈却仍对陌殇痴心不改,处处维护于他,甚至不惜示弱退出,意欲要成全陌殇跟宓妃的形象,简直就收服了满满的人心,即便她不出面亦有人愿意站出来替她讨要公道。

    反观陌殇跟宓妃,前者成了个不负责任,没有担当,始乱终弃负心汉的形象,后者妥妥被贬进了尘埃泥泞之中,满身都是脏水污水,把一个心机深沉,满腹算计的坏女人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人心这一场对决上,陌殇跟宓妃完全就是惨败。

    即便在公冶语诗特意营造的整个事件中,她很有技巧的将陌殇摘出了一部分,使得绝大部分的矛头都直指向宓妃,却难免也有人往陌殇的身上泼脏水。

    “咱们不但引不出那幕后之人,更会提前打草惊蛇。”眼见陌殇是真的冷静了下来,没有要杀人的念头了,宓妃方才放开他的手,接着又自信满满的道:“不过今日之辱,早晚本姑娘会讨要回来的。”

    至于这些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别人传什么就传什么,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之人,早晚有一天会为自己的言语付出沉重的代价。

    需知祸从口出的道理,往后张嘴说话之前,能够保持理智,三思而后行。

    “阿宓怎么松开我的手了。”失了宓妃小手的温度,陌殇不满的皱了皱眉,他们牵着手一起走不好么。

    “你别忘了我是个男人。”黑着脸,宓妃羞恼的拍开陌殇的手,水润的眸子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们之前的举动,那颗提起的心这才落了地。

    混蛋男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然就对她动手动脚的,虽说是她先主动抓的他的手,但他也不能不分场就胡来啊。

    “男。男什么人?”陌殇抬眸望着宓妃,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啪――

    沉着脸咬着双唇,宓妃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陌殇的脑门,只见在她移开手之后,陌殇的额头顿时红了一大片,可见宓妃下手是一点没留情。

    “我现在可是男装打扮,你有兴趣成为别人眼中的断袖,我可没有。”虽说男男一起神马的也很有爱,却不代表套在宓妃自己身上她就很乐意。

    咳咳…虽然她真的不是一个男人,就算真跟男人抱在一起也不影响什么,可关键是她现在是个‘男人’,就绝对接受不了跟陌殇手牵手,又或是抱一抱这样的事情。

    “呃…”猛地被宓妃给点醒,陌殇这才意识到他家小女人现在是男装扮相,顺便牵手逛街神马的滴,还是暂时不要想了。

    他怕惹毛了宓妃,短时间之内会没有软玉温香在怀啊!

    虽说现在他还不能把宓妃给吃掉,但若能随时抱一抱她,亲一亲她,喝口汤也是好的。

    “唔,出来之前咱们应该问问涅城中哪个地方消息传播最广且往来的人最多。”捏了捏眉心,宓妃有些后悔的道。

    “这个阿宓问我不就好了。”看着宓妃蹙眉撇嘴的俏模样,实在很粉嫩可口有没有,陌殇强忍着亲近她的念头,立马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倒是不知你这个自打入紫晶宫开始就没出过紫晶宫的少主大人,真的了解涅城各处的分布么?”宓妃相信紫晶宫有对外专门的情报部门,但她却不相信陌殇已经能掌握那一部分势力了。

    “阿宓只要跟我走就好。”

    闻言,宓妃挑眉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陌殇,眼里分明就闪烁着不信的光芒,瞧得陌殇嘴角直抽抽,他便不得不解释道:“这是我第一次出紫晶宫没错,可阿宓觉得呆在紫晶宫内我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吗?”。

    他要真的什么都没做,那也收服不了影南影北,更不可能让他们死心踏地的为他做事。

    “撇开影南跟影北两个人,对外我也是有眼线的,不然我也不能带着你在大街上随意的走动,没得自己走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

    宓妃点头表示了解,以陌殇的性格,的确不是那种会坐以待毙之人,即便他被限制监视得厉害。

    只要他还能动,那么他就会想到办法让自己脱困。

    “嗯,那咱们去哪儿?”

    “跟我走。”

    话落,陌殇就要伸手去牵宓妃,简直就是从头到尾的忽略掉宓妃是男装打扮。

    “放手,我自己走。”

    “哎,我老忘怎么办?”就这么被宓妃嫌弃了,陌殇也感到很委屈,他那完全就是潜意识的动作有没有。

    “赶紧走,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

    “走这边。”

    有了陌殇领路,两人很快就到了涅城最为繁华的一个区域,一条宽敞整洁的井字形大街上,商铺林立,车水龙马,络绎不绝。

    站在街上,个子稍高一些的,撇开街道两边的各种商铺之外,一眼望过去,视线所及之处不禁全都是黑压压的人头,耳边响起的全是嘈杂的喧嚣之声,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听来极为刺耳。

    往来拥挤的人群里,陌殇也顾不得宓妃会不会瞪他,会不会心中不痛快,为了不让宓妃被谁挤到,他便用自己的身体替宓妃在人群中筑起一道围墙。

    “呼,这里人实在太多了。”这条街上人多不说,还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显得尤为刺耳,简直就是高分贝的噪音。

    “小心一些。”说着,陌殇便小心的用自己的双臂替宓妃挡开了两次撞击,“咱们的目标地点就是前面那座茶楼,阿宓自己要小心一些别被撞到。”

    “嗯。”这个时候宓妃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任谁也不会注意到他们两个。

    不是宓妃要自夸,好在她跟陌殇此番出来都是换了装的,否则到了这里怕是会寸步难行。

    越是靠近那座茶楼,耳朵传来的各种议论之声,争论之声也越发的清晰,其中传得最多,最盛,最激烈,也最具有争议的,主角可不正好就是宓妃么。

    “阿宓,身上有带毒药吗?”。

    自踏出紫晶宫,走入涅城开始,有关于她的种种不堪流言就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传进了宓妃耳朵里,以至于这一路走来,她都习惯了。

    这要走到哪里没听到她的流言,宓妃好像还觉得少了点儿什么似的。

    “有,怎么了?”虽是被陌殇这一本正经,又咬牙切齿的模样吓得愣了一下,但宓妃还是很快就回了神。

    “有多少?”

    “并没有太多。”

    “给我。”

    “你要干嘛?”

    “小爷要毒死这些人。”

    “噗――”宓妃小脸一黑,嘴角一抽,毫无准备的就喷了。

    “毒药,阿宓快给我。”

    “随他们去说,你又何必那么生气。”伸手一拽,宓妃就直接拖着陌殇走进他说的那家名叫‘沧’的茶楼。

    这个地方明面上是茶楼,却是总共分为三大部分,乃是涅城内最为龙蛇混杂的地方。

    走进一楼大厅之后,宓妃这才见识到这个地方有多大,里面又有多么的热闹,其中更是形形色色,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

    “不知两位公子是来喝茶还是……”

    没等一脸热情笑容迎上来招呼他们的侍者把话说完,陌殇直接就打断他的话,冷声道:“上壶好茶,再来几碟你们这里的招牌点心,要是有新鲜的水果也上来一份。”

    来‘沧’的客人,不论男女都有可能不是单纯来喝茶的,男的有可能是来寻花问柳的,女的也有可能是来寻戏找小倌倌的。

    还有一种就是来赌的,只不过这里的赌场不太好近,更不是这里的侍者可以随意谈论的。

    因此,陌殇果断的没有让侍者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才不是来这里找女人的好么。

    “楼上还有雅室吗?”。

    “不好意思这位公子,因为你们来得比较晚,所以楼上的雅室已经没有了。”侍者原本看到两个年轻公子哥这个时候进来,不定就是来找花姑娘的,结果却只是来喝茶的,想到他一下子要少赚不少的银子,这心里就抽痛抽痛的。

    不过来者是客,他可没胆得罪。

    “无妨,我们兄弟二人就坐大厅也是一样的。”

    “可有环境稍微清幽一点的地方?”

    “呃…有的。”侍者摸了把额上的虚汗,心说:爷,您这不都看到咱们这里有多热闹,几乎都坐无虚席了好吗?您怎么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要是没有也没关系,你且带路吧。”

    “那两位公子请跟小的这边走。”侍者仍是面带笑容的将陌殇跟宓妃领到一张没有人坐的圆形桌旁,“两位公子请稍坐一小会儿,小的立马就送上茶水,点心跟水果。”

    “嗯。”

    待侍者如同水中鱼儿一般快速在人群中穿梭来穿梭去,陌殇才凑到宓妃的耳旁,低声道:“阿宓,二楼,三楼跟四楼,分别各有一道修为不弱的气息。”

    “嗯,四楼那一道最为厉害。”虽然那人修为很高深,他的气息几乎都没有外泄半分,但宓妃还是感应到了他,“你说他会不会就是那女人身后之人?”

    “暂时不能确定,不过咱们可以想办法先证实一下。”

    “说得也对。”

    这个时候他们不宜打草惊蛇,不过‘沧’这里消息流通最为迅速,躲在幕后帮公冶语诗之人,还真有很大可能就潜伏在这里。

    毕竟,只有一直藏在这里,他才能随时随地掌控最新的情报,接着做好下一步的准备。

    “对方是高手,咱们小心一些。”陌殇放在桌下的手突然抓住宓妃的手,清俊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浅笑。

    只是那笑一闪而逝,就仿佛那只是一抹幻觉,根本没有真实存在过。

    “我知道,你也是,注意将自己的气息隐藏得好一些。”

    “嗯。”

    很快,侍者就端上一壶顶级的热茶,伴着那袅袅的热气,沁人心脾的茶香流泻出来,让得宓妃都不禁出声赞道:“好茶。”

    “这位公子喜欢就好。”麻利说话的同时,侍者从旁边的几个人手里端下六碟精致的小点心,和一个汇集了各种水果的大果盘,一瞧就挺让人有食欲的。

    “拿着吧,赏你的。”陌殇掏出一绽白银扔到侍者的怀里,冷声道:“这里不用你招呼,退下吧。”

    “好勒,两位公子要是还有别的什么吩咐,只管叫小的一声就成。”客人打赏什么的在‘沧’并不奇怪,只是陌殇出手这么大方,倒是有点儿超出侍者的预料,不然他也不会短暂的失态。

    “我真想把这些全都毒哑。”忽略不掉耳朵里传来的各种各样对宓妃的指责与谩骂,陌殇的脸色不免就越发难看,忍得极其辛苦。

    “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等时候到了的时候,阿宓不许拦着我。”

    “我也没想拦你。”

    一边听周围的人说话,一边悠闲的品茶吃点心,就好像那些人口中那个万恶不赦的坏女人说的并不是她一样,宓妃那惬意的姿态看得陌殇是满头的黑线。

    难道是他的定力变差了吗?

    怎么他家小女人越听那些话就越发的淡定呢?

    “熙然。”

    “嗯。”

    “替我打掩护,我用神识去探一探那几道气息的深浅。”

    “不行,让我来。”

    “你不行。”

    “阿宓你说什么?”他不行,他哪里不行了,他不介意立刻马上用实际行动告诉宓妃,他到底行还是不行。

    “呃…”

    感觉到陌殇落在她身上目光的危险性,宓妃无辜的眨了眨眼,她说错什么了?

    不过很快宓妃就发现她的话里有很深的歧义,不由得小脸瞬间爆红,黑着脸羞恼的道:“你,你给我正经一点。”

    “为夫很正经的。”

    若非场合不对,宓妃真想喷他一脸,然后一把拍飞他,直接送他一个字。

    滚――

    有多远滚多远――

    “阿宓让我来。”

    “在你体内两魂相融之前,你不能跟人动手,万一有意外真是后悔都来不及,所以我不同意。”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自己会小心,但我绝对不同意你来动手。”

    “好。”

    在宓妃面前,每当他们有争论的时候,貌似陌殇永远都是让步的那一个。

    可还没等宓妃放出自己的神识,大厅里突然传出一道极其兴奋的声音,惹得其他众人都大声的嚷嚷出声,甚至于就连楼上那几道气息都锁定了那人。

    “新消息,新消息…”

    “你们想不想知道那个抢了公冶小姐男人的温小贱人是个什么背景啊?”

    “哦,又有新消息出来了。”

    “快说快说,咱们也赶紧听听新鲜不是?”

    “瞧瞧究竟是个什么背景的女人,竟然胆敢在紫晶宫跟公冶世家的头上动土。”

    “想听可以,大家都静一静,细细听我道来。”

    “……”

    靠窗的角落里,借着两个大盆栽的遮挡,陌殇跟宓妃的位置算是相当的隐蔽,也很容易被人所忽视。

    此时,听到连宓妃背景都流传了出来,陌殇跟宓妃不由得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了。

    “啧啧啧,这挺有意思啊,本小姐倒想听听,他们口中传的本小姐会是个什么背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7流言纷纷,收拾渣女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