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48 流言纷纷,收拾渣女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最为厉害的那一道,也就是公冶语诗身后的那个人,他的身份很是有些神秘,修为也足够的高深,宓妃摸不准与他过招,谁会更胜一筹。

    ‘沧’里面楼上那几道气息,有两道是来自隐世家族的,有两道一道是太叔世家的,一道是南门世家的,至于公冶世家却是没有。

    宓妃点了点头,在陌殇领路去公冶世家的途中,她将自己用神识感知到的一切都告诉给他听。

    “嗯。”

    “是有什么发现吗?”。

    “不,咱们先去一趟公冶世家再说。”

    “咱们先离开。”

    “没事。”摆了摆手,宓妃平息了一下自己体内翻涌的血气,又道:“只是收回神识的遇到攻击,差点被反噬罢了,真的没事。”

    “阿宓你怎么样?”

    惊险万分的躲过面具男人必杀的一招,宓妃猛地吐出一口血,面色一白抓住陌殇的手低声道:“快走。”

    噗――

    面具男人的话尚未说完,他便察觉到自己似被一双眼睛给盯住了,敏锐的感知到方向后,那双泛着猩红的眸子掠过凶猛的杀意,果断就出了手。

    刷――

    “去救她的时候,告诉她……”

    “是。”

    “不过,不暴露是最好的,你们主子还不想太快结束这场游戏。”

    “明白。”

    “记住要不惜一切代价弄她出来,哪怕就是打草惊了蛇,明白吗?”。

    “是。”

    “动静别闹大了,行事小些一些。”

    “是,属下明白主子的意思了。”

    想到这些年他花费在公冶语诗身上的心血,面具男人哪里舍得就这样弃了她。

    “她还有存在的价值,想办法弄她出来。”只有让公冶语诗回到公冶世家,方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要不作为棋子的她可就废了。

    “主子,咱们是否要营救公冶语诗。”虽说公冶语诗只是主子的一枚棋子,但眼下那枚棋子还有些作用,因而他拿不准主子的心意。

    “说。”

    “主子。”等左三边的人回完话后,站在右边的一个黑衣人上前几步,对珠帘内的恭敬出声道。

    “是。”

    “嗯,但还要加快进度。”

    “回主子的话,按照主子的吩咐进行得很顺利。”

    这次的流言事件就是他在主导,从开始发展到现在,一面倒向公冶语诗的局面让他非常欣喜。

    “吩咐你们的其他事情办得如何?”半晌后,坐在珠帘内的面具男人嗓音嘶哑的开了口。

    珠帘外面分左右两边,一边各站了三个同样身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人,在他们的右脸上有着一个繁复的血红色图藤,看起来格外的阴森恐怖。

    四楼的一间高级雅室内,晶莹剔透的红色玛瑙珠帘后,盘膝坐着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男人,他的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着阴冷的寒气,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遮住了他的整张脸,无法判断他的年龄。

    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他们亲眼看到过宓妃一样,也好像他们亲眼看到过宓妃是怎么勾人的人一样。

    不知耍了什么狐媚手段,这才使得陌殇对公冶语诗始乱弃终的。

    更有甚者,纷纷指责宓妃除了一张脸能看之外,满身都是狐狸味,专门勾搭男人的,是个臭不要脸的妖精。

    与此同时,指责陌殇没有眼光的也大有人在,纷纷都说宓妃是个连给公冶语诗提鞋都不配的存在,怎的殇少主还瞧上了她,抛弃了公冶语诗。

    此刻,爆出宓妃是来自浩瀚大陆的乡巴佬一个,在座的男男女女就越发替公冶语诗抱不平,觉得公冶语诗应该强硬起来,没得还被一个乡巴佬给压下一头去。

    “嗯。”

    “小心一些,我替你打掩护。”知道阻止不了宓妃的陌殇没办法,只能满心担忧的看宓妃出手。

    “机会来了。”突然,宓妃眸光一亮,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兴奋,更是激动的扯了扯陌殇的袖口。

    “嗯。”

    “先别想那么多了,等回去之后,熙然再去提醒他们一声吧。”

    这倒并不是宓妃就确定了有关她的一切是从赫连梓薇口中传出来的,就怕赫连梓薇被人利用了而不自知。

    毕竟,赫连梓薇跟她的母亲,曾经也是闺中密友,没道理不知她的存在。

    知道温老爹有她这么个闺女不奇怪,而楚宣王知道了她的身份,也就等于楚宣王妃赫连梓薇也知道了。

    既然楚宣王陌乾已经知道她是出自相府的,那么她在陌乾面前就是透明的,毕竟楚宣王跟她的父亲温老爹是有私交的。

    除非什么陌殇并没有说出口,但宓妃只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了几分。

    “阿宓的身份到底是怎么泄露出来的,那几个人是不知道的,我父亲他分得清轻重,定然不会乱说,更何况他也没人可以说,除非……”

    “那老头子真没用。”陌殇冷哼一声,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从宓妃踏进‘绝望深渊’,她就有意隐藏自己,一时男装一时女装的出现,潜伏在人群里的她,压根不会太惹人注意,谁又能把她的底细摸得这么清楚。

    可以说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她是从浩瀚大陆而来,又是从金凤国走出来的。

    在魑魅林跟陌殇分开之后,宓妃直接被呼延宇齐带去云雾仙山,而陌殇则被带回‘绝望深渊’紫晶宫,紧接着有关于她的痕迹更是被呼延宇齐一手抹去。

    关于宓妃的各种资料,在光武大陆的时候,陌殇是有意隐藏的,因此,就算有人详查,顶多也只能查到宓妃姓什么,叫什么,绝对翻不出她是从哪里来的,又有怎样的身份。

    “紫晶宫内怕是有地位不低的奸细。”这话不带半点疑问,而是非常的肯定。

    反观陌殇跟宓妃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查到这么多,而且还是属实的消息。

    浩瀚大陆,金凤国,这两个关键字眼一出,大厅内众人都哗然一片,各种议论声更多了。

    “我说的你们也别不相信,那跟咱们公冶女神抢殇少主的小贱人,不过就是从浩瀚大陆上来的一乡巴佬,据说还是从什么金凤国那种小地方出来的,哪里有资格跟公冶女神相提并论。”

    好在他们的消息并不闭塞,否则还真不知道有浩瀚大陆那么一个地方。

    听说那浩瀚大陆上连修炼都不行,于他们而言那地方就是个乡下地方,打死也不乐意去。

    浩瀚大陆跟光武大陆比起来差远了,尤其像他们这种生活在三大秘地的人,就连光武大陆都是看不上眼的,又更何况是那浩瀚大陆。

    “听是听说过,但就是没谁去过。”

    “呵呵…大家伙听说过浩瀚大陆吧!”

    有了一个人开头,后面就有无数个人接过话头,从大家七嘴八舌的高谈阔论中,陌殇跟宓妃安静的听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心里想的事情却越发的多了。

    “那她是什么出身,你且说来大家伙听听。”

    “你们知道的那都是什么时候的旧消息了,那温小贱人可不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出身。”

    接着就是轰堂大笑声,而后大家又高声起哄,场面越发的热闹。

    “哎,要说这投胎其实也是个技术活,大家说对不对啊,哈哈…”突然冒出来的一道清亮女声,话一出口就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只听她接着又道:“那不要脸的小贱人就是占着出身好,这才逼得公冶小姐不得不委屈一再退让的,哪里知道她抢人都抢人家洞房里去了。”

    “对对对,我听说啊,就是因为那个温什么的小狐狸精出身比公冶小姐高,所以她才抢了殇少主的。”

    “可不,公冶世家再好,那在隐世家族的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不对啊,之前不是说她是出自高级隐世家族的小姐么?要不她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跟公冶小姐抢男人,虽说那殇少主并不是谁说想抢就能抢的。”

    “那插足殇少主跟公冶小姐感表的狐狸精,根本就不是咱们‘绝望深渊’的人。”

    “嗯,我没意见。”两人谈话暂告一个段落,宓妃也在寻找时机放出自己的神识。

    “等我抓到那背后之人,这些人非受些教训不可。”死罪虽不至于,但活罪必然是少不了的。

    之前还没有下毒想法的她,现在都忍不住有了,这些人当着她这个当事人的面说得这么群情激动,义愤填膺的真的好吗?

    “咳咳…咱们继续往下听。”抹了抹额上的不存在的汗,宓妃抽着嘴角道。

    “真想一包毒粉洒出去,落个耳根子清静。”陌殇咬着牙,因强忍着满心的愤怒,手背上的青筋那是直冒。

    一个个的不分老少,说起流言是非来,那是一个比一个起劲。

    世人都说长舌妇,长舌妇,怎么她见到的全都是长舌男?

    满头黑线万分无语的宓妃无力抚额,她的目光在整个大厅转了一遍,最后瞅着陌殇道:“男人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宓妃:“……”

    “这样好,来来来,两位你们轮流来说,谁要说得更多更好,咱们也来点儿掌声。”

    “说,快说…”

    众人闻言,目光又齐刷刷的投射到那年轻公子哥的身上,起哄的吼道:“不妨你们一人轮流说一件那位温小三的事情,有多少件就说多少轮,看看你们到底谁知道得更多。”

    “你那算什么新消息,小爷我可是早就听说了。”正当之前那人站在大厅中央圆台上说得正兴起的时候,台下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哥,醉熏熏的站起来嚎了一嗓子。

    正如宓妃所言,由她出手,他来打掩护,一旦发现不对劲,陌殇也能及时出手,以免脱不了身。

    “好,我不插手。”

    陌殇无语的瞪大双眼,只可惜宓妃压根不搭理他,“别把我们两个都暴露了,要是我被发现,你还有机会出手,咱们也不至于反被他人神识锁定。”

    他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许插手。”

    在陌殇的感知里,之前楼上那几道气息,唯有一道对楼下议论之事没有投入半点关注,所以很值得他重点关注不是?

    “阿宓不是打算用神识去探探那几道气息的深浅么,现在可不正是个好机会。”周围人的注意力现在都集中一起,嚷嚷着要听宓妃的背景,看她究竟有何资本跟公冶语诗抢男人。

    “这是当然。”

    “不管他是谁,敢把主意打到我们的身上,那他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只怕幕后那人也是算到有她这样一个异数吧,否则这么大的一个局,为谁而设呢?

    “嗯。”宓妃眸光如水的望着陌殇,轻点了点头,也是明白了陌殇的另一个意思。

    如若从一开始陌殇就没有想过要活下去,那么也不会有后来这些事。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没有爱上你,那么我就不可能出海,也不可能来到这里的。”是因为宓妃,陌殇才迫切的想要活着。

    也唯有当她心魔消除之时,她的师傅呼延宇齐才能现身,否则宓妃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到底因何穿越至此。

    之后虽说她的灵魂与原主的灵魂相融了,与之身体的契合度也达到了完美,但终究心魔未结,宓妃始终都没能走得更远。

    只不过她的灵魂刚回归的时候,因心魔的存在,她的灵魂与原主身体的灵魂其实并没有达到完美的相融,以至于她的修为迟迟都无法突破。

    她的魂穿异世,不过只是分开的灵魂重新归位罢了。

    呼延宇齐告诉过她,21世纪的那个她,其实就是相府千金温宓妃,她与她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只是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而已。

    难不成那个幕后之人,竟然早就算到她的师傅呼延宇齐会跑到她的前世去收她为徒,传她武艺教她阵法,最后再让她的灵魂回归浩瀚大陆,金凤国相府嫡出千金的身体?

    “这有可能吗?”。宓妃黛眉轻挑,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说法。

    “早在这之前我心里就隐隐有种预感,那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也让人只觉异常的压抑,对方针对我的这个局,只怕是从我出生就开始在一步步谋划,完善的。”

    “还跟我有关?”宓妃撇了撇嘴,她是无辜的。

    “有极大可能是冲着你我来的。”短暂的沉默之后,陌殇给出自己心中的答案。

    不可否认的是,那只黑手已经借由公冶语诗之手,正面向紫晶宫宣战了。

    看他刚才说话的表情,显然在公冶语诗的这件事情背后,其实还藏着一只黑手,而这只黑手不知是冲着陌殇的还是冲着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

    “依你的意思,那对方是冲着你来的还是直接冲着紫晶宫的?”往往她一个眼神,陌殇就能明白宓妃所要表达的意思,同理,只需要陌殇的一个眼神,宓妃就能将他的心思猜到七八分。

    有那样的耐心布下这样一个局,不说花费的精神与心力,单单就是这二十余年的时间,都不禁令人闻之胆寒,心生惧意。

    是谁?

    “这个阴谋开始谋划的时间,只怕比我回到紫晶宫的时间更早,只是暂时还猜不透对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如果这个阴谋是从他找到光武大陆才开始的,那么这还不算可怕,可如果这个阴谋是从一开始就算准他跟宓妃的相遇,再到他出海踏上光武大陆的土地,接着被迎回紫晶宫之前就已经谋划好的,那么这就太过可怕了。

    无形之中好像有一张看不见的巨网,一步一步将陌殇和她笼罩住,而后再一点一点蚕食掉他们,最终达到他的完美目的。

    “有么?”宓妃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脸上的笑意越是明媚,她的眸光也就越发的深邃。

    “咱们就好像置身在一个天大的阴谋里面。”说到‘阴谋’两个字,陌殇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算计他的人,他必百倍还之。

    “什么感觉?”

    毕竟,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宓妃的八卦更重要,更有趣,更让人好奇呢。

    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陌殇就近跟宓妃说话,倒也不需要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更无须担心别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阿宓有没有一种感觉?”四周高喊议论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直吵得人耳朵疼。

    但愿,不要让她太失望才好。

    宓妃表示她真的很好奇,也很迫切的想要知道,躲在幕后操控这一切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那么,她的身份,她的背景资料是怎么传出来的?

    即便就是幽冥城,鬼域殿里那几个陌殇的近身侍卫,对于她的事情也知之甚少。

    在与陌殇相逢之前,因陌殇要寻她之故,大陆上流传着的也不过只是她的画像而已,甚至在找到她之后,那些画像都被陌殇下令收了回去,唯有极为少量的画像流落于外,但她是谁,她有着怎样的背景,却是什么都不曾外泄的。

    从她来到光武大陆开始,关于她的身份背景就犹如一个谜,除了她本人之外,也唯有陌殇是知情人。

    宓妃换了个姿势翘起双腿坐在椅子上,屈起素白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却又极有节奏的轻敲在椅子扶手上,发出‘笃笃笃’的清脆声响,透亮幽深的双眸危险的微微眯起,嘴角的笑意越发的邪气魅惑,看似风轻云淡雁过无痕,却给人一种深入到灵魂里的惊颤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48流言纷纷,收拾渣女4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