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51 终是醒悟,做出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凝香阁

    即便是距离陌殇对她说那些话的那一天,已经悄无声息的过去了足足两天,也不管陌乾在她的身边耐心的对她说了多少,赫连梓薇的脑海里,不断重复浮现的全都是陌殇对她的句句指责。

    每每想到陌殇那张面无表情,冰冷疏离的脸,赫连梓薇就觉似是有一只紧紧的将她的心脏给拽住,不想的时候不疼,一想起来就疼得生不如死。

    她一次次的反问自己,她当真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吗?

    “薇儿,薇儿…”

    就坐在赫连梓薇的身边,一连喊了赫连梓薇好几声的长孙依凡,看到她这魂不守舍,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就跟针扎似的。

    她是心疼自己的女儿没错,也责怪陌殇不该那么直白的指出赫连梓薇的错处也没错,但长孙依凡其实心中就跟明镜似的。

    她知道陌殇没错,也知道必须要狠狠撕开赫连梓薇包裹自己的那一层茧,将过往伤口里的浓血淤血通通都挤出来,她的伤口才会重新结痂,她才能获得新生。

    但她总是不忍,故而,连带着她对陌殇那个外孙也疾言厉色起来,说到底不过没转过那个弯罢了。

    “薇儿,这样的你叫娘如何能放心,这样的你叫乾儿他该如何面对你,这样的你又叫殇儿他如何谅解你。”一想到这些,长孙依凡就头疼得厉害,不免对赫连梓薇也生出一种怒其不争的心态来。

    是,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宓妃,她我行我素,轻狂张扬,随性恣意,清高孤傲,哪怕就是嚣张霸道都不会惹人生厌,她活得那般的洒脱,叫人想不羡慕都难。

    也正是源于宓妃的不将她放在眼里,又径直将赫连梓薇呛得无言以对,这才让得长孙依凡这个做母亲的对宓妃心生出几分成见。

    倘若她们不是在那样的场景下见面,长孙依凡对宓妃的评价肯定很高。

    至于之后她对宓妃的针对,说得难听一点,无非就是放不下面子,生怕自己矮了宓妃一头似的。

    “你难道真的不想要儿子,也不想要夫君了吗?”

    也不知是长孙依凡的哪一句话,终于让得赫连梓薇有了一丝丝的触动,她满是迷茫之色的双眸渐渐聚起了光彩,她猛地抓住长孙依凡的手,怯弱的道:“娘,娘你怎么来了?”

    “薇儿,娘今个儿就只问你一句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娘。”

    精光熠熠的双眸,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赫连梓薇,不给她逃避的机会,可是看到她闪躲的目光,长孙依凡就知道,之前她说的一切,她的这个女儿都是听进耳朵里去了的。

    正如陌殇所言,没有人可以叫醒一个一直都在装睡的人,就好像她这个母亲叫不醒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赫连梓薇一样。

    “你别想着逃避,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也就休要怪我不再认你这个女儿。”

    轰――

    惊愕的抬起头正对上长孙依凡没有半点开玩笑的眼神,赫连梓薇的心瑟缩了一下,放在桌下袖中的双手紧紧的屈握成拳,红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

    “你也别怪为娘心狠,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此刻,长孙依凡也是下了狠心,她不能再这么由着赫连梓薇继续这么下去。

    没得哪一天,她不但失去儿子,就连陌乾都要留不住。即便她一直都对陌乾有些小心思,总觉得他配不上她的女儿,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果换一个男人作为赫连梓薇的丈夫,他真的就能比陌乾做得更好?

    在这个问题上想过很多遍的长孙依凡不得不承认,遇上她这个女儿,怕是很多男人都没有那样的耐心,静静的,默默的爱她,陪伴她。

    “我…我我…”

    想她长孙依凡一辈子行事都是雷厉风行的,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女儿出来,越是看着她想开口又不开口的模样,她就气得胸口疼。

    “别我我我的,你该知道我是认真的。”

    赫连梓薇紧抿着红唇,她当然知道长孙依凡是认真的,可她也真的很矛盾,很纠结,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又或者说,该怎么做才是对她最有利的。

    “现在你已经伤了殇儿的心,将他推得远远的,他甚至都不会原谅你,而你此刻也伤了为娘我的心,要不是还有我这个做娘的在护着你,你以为你父亲还会疼你,你的哥哥嫂嫂还能疼你?”

    说到这些的时候,长孙依凡的眸光微闪,不过一直低着头的赫连梓薇却没有发现,“你是不是觉得就算我们所有人都厌弃了你,你还有乾儿陪着你,他会无言的包容你的一切,永远都不会厌弃你?”

    “…是。”

    虽然赫连梓薇的声音极轻,极低,就犹如她的呢喃呓语,但一直关注着她表现的长孙依凡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由心中对她越发的失望。

    “是,你竟还好意思答是。”

    “夫君他不会不要我的。”对,就是这样,赫连梓薇不相信陌乾会不要她。

    “对,你说的都对,作为你的丈夫,乾儿他的确不会不要你,但他还会爱你吗?他对你的感情还是爱吗?真要等到那个时候,你对他而言不过就只是责任而已,你岂能奢望再得到他的爱。”

    不得不说长孙依凡也是个狠的,她几乎完全找准了赫连梓薇的死穴,她的话就仿如锋利的尖刀,深深的刺透她的血肉,直达她的心脏。

    如果说赫连梓薇的心里谁最重要,那无疑一个是她的丈夫陌乾,一个就是她的儿子陌殇,这两个人就等于是她的命,失去谁都不行。

    “你以为就你爱殇儿,就你是他的母亲?你别忘了乾儿他也爱殇儿,他更是殇儿的父亲,就是因为你,乾儿他都不能好好的跟殇儿亲近,你是在阻隔他们父子相聚,你觉得乾儿一点都不会怪罪你?你觉得殇儿不会怪罪你?”

    眼见赫连梓薇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大,终于不再一副无波无澜的模样,开始要反驳她的话,长孙依凡就狠着心再添一把火。

    她倒要看看,她这个女儿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别说什么乾儿最爱的人是你,你是他的妻子,他爱你没错,可殇儿是他的儿子,到了他这个年纪,还有什么能比儿子更重要?”话锋一转,长孙依凡再道:“当年乾儿为了找你,抛下年幼的殇儿,没能陪伴他成长,原本心中就满是内疚的乾儿,你真觉得在乾儿的心里,你比殇儿更重要?”

    果不出长孙依凡所言,赫连梓薇被她这一系列连珠炮似的问题,问得毫无招架之能。

    同时,那一句句问话,就如一道道惊雷在她的心头炸响,终是将她给炸醒了。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别再说了,呜呜…”

    “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

    “呜呜呜…”

    滚烫的眼泪夺眶而出,赫连梓薇慌乱的不住往后退,只希望可以离长孙依凡远一点再远一点,她无助的蹲在地上,双手掩面痛哭失声。

    尽情宣泄着心中郁积情绪的她,不禁想起陌乾一次次背过她的疲惫身影,他为了不刺激到她,在她面前总是一副温和纵容她的模样。

    唯有他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满脸的疲惫,满心的落寂。

    那些都是因为她,是因为她啊!

    长孙依凡没有去拉赫连梓薇起来,她就放任她哭,只等她哭完,一切就都会好的。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凝香阁的哭声渐小,赫连梓薇也总算是抹掉眼泪自己站了起来,她沙哑着嗓子道:“娘,女儿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了?”

    “真的,娘,我会改的,真的。”

    “好,娘相信你。”

    “我会好好反省自己,再也不钻牛角尖,也会诚心的求得熙然的原谅。”

    “哎,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到底是我们对不住那孩子。”要是当赫连梓薇向她询问是不是真要用那样的法子将殇儿跟公冶语诗绑在一起的时候,她没有支持她而是反对她的决定,结局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后悔也没有手。

    “娘,熙然的眼光很好。”至少比她好,要不是她眼瞎看上什么公冶语诗,又怎么会闹到现在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涅城内关于宓妃的种种流言,就算没有人拿到赫连梓薇的耳边说,她也是或多或少知道一些的。

    “温小姐的母亲跟女儿曾是最为要好的手帕交,她教导出来的孩子是个正气的。”

    此时回想起那晚她对宓妃说过的那些话,赫连梓薇只觉整个人臊得慌。

    “既然你已经醒悟过来,那娘便跟你说说现在的局势,你也不是个笨的,若能想到什么法子说出来咱们大家一起参考一下也是好的。”

    “娘。”

    长孙依凡拍了拍赫连梓薇的手,不由感叹她若早些狠下心,只怕也能早些解了赫连梓薇的心结。

    不过看到她现在的状态,长孙依凡也满意了,于是就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细细的向赫连梓薇说了一遍,当然也包括早先他们在冰泉殿对公冶语诗的那些猜测。

    听完之后,赫连梓薇久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一张脸也是煞白煞白的,直叹道:“娘,我果然是个眼瞎的。”

    “不光是你,我们都被骗了。”

    “娘,我想去见她一面。”那个她,指的当然不是宓妃,而是公冶语诗。

    “你这孩子…”

    “娘,你别想歪了,我去见她可不是去问她为什么的,而是娘不觉得,如若我在她面前上演一出戏,这难道就不是一道突破口吗?”

    “薇儿的意思是……”

    “娘,你觉得女儿在公冶语诗的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你想…”

    “对,女儿想做的就是如娘心中所想的那样。公冶语诗现在不清楚殇儿的状况,但女儿可以告诉她,并且她也一定不清楚宓妃的情况,只要女儿能取信于她,就不怕从她嘴里套不到有用的消息。”

    她在公冶语诗的身上栽了那么大跟头,赫连梓薇怎么着也要讨要些回来。

    “最为重要的一点,母亲不觉得被困兰陵宫,继而失去一切与外界联系的公冶语诗,她迫切的想要逃出去,难道送上门去的我,不是她最好的选择吗?”

    “这样也太冒险了。”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风险的,这是目前我能为殇儿做的唯一的事情情。”

    “薇儿想清楚了?”

    “是的,娘,我想清楚了。”她不能总是被护着的那一个,她也想凭借自己的力量,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薇儿随娘去冰泉殿跟你父亲兄长他们商议一下再说。”

    “嗯。”

    ……

    柳絮殿

    之前因为陌殇并没有将公冶家主夫妇看在眼里,因此,压根也没有安排人密切监视柳絮殿的动静,倒是兰陵宫被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困了起来。

    然,陌殇没有做的事情,赫连迎却是多了个心眼的,非但安排了端木欣欢接手柳絮殿的一切,同时暗中也加派了一支六人暗卫小队,隐身在暗处监管。

    当时兴许不乏有赫连迎觉得兰陵宫插不上的成分,但更多的应是出于他的直觉。

    到底他坐上紫晶宫宫主之位很长时间了,说得不好听一点,他就是吃的盐都比陌殇吃的米要多,就算公冶家主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防着一些总是好的。

    也亏得柳絮殿是有端木欣欢跟赫连迎暗中加派的暗卫双重保险,否则当真就要出大事件了。

    “该死的老匹夫,你的防备心怎么就那么重。”正殿内吃喝不愁却没有半点自由可言,这样的日子对公冶家主而言就无异于是在坐牢。

    他心中恼怒,却是一句也不能说出口的。

    “等老子离开紫晶宫,绝对不会轻饶了你。”

    “混蛋,混蛋…”

    “该死的,这憋屈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

    心中一遍又一遍不停咒念着的公冶家主脸色是越发的阴沉可怖,周身的气压也越来越低,那种压抑的氛围直吓得公冶夫人腿肚子打颤。

    在没有见识过公冶家主阴森狠戾那一面之前,又被软禁在这里哪里都去不了的时候,公冶夫人是可劲的折腾,可劲的闹,甚至她还骂公冶家主没本事,要不也不会被困柳絮殿,不但见不到他们的女儿,就连公冶世家也回不去。

    结果是明摆着的……

    自被软禁之后,心里就一直压着一把邪火的公冶家主爆发了,他将房门关起来,狠狠的修理了公冶夫人一顿,完全没有一点公冶夫人熟悉的模样。

    那一刻,公冶夫人不禁反问自己,她到底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她真的了解她的男人吗?

    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公冶家主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那么的阴沉,那么的狠戾,那么的恐怖,有那么一瞬,当他泛着凶光的双眼看着她的时候,公冶夫人觉得他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透过公冶家主的眼,清楚看到他眼中的那个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里溢满惊恐之色的自己,公冶夫人险些被自己给吓疯。

    太可怕了,她只觉得这个跟她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怎么就能可怕到那种地步。

    于是公冶夫人带着满身的伤痕沉默了,她不敢在公冶家主面前大声说话,更不敢质疑他的任何一句话,面对他的时候都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得越低越好,生怕他会注意到她一样。

    恍如惊弓之鸟的她,脸色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差,不过短短几天就仿佛苍老了十岁不止,倒是一直琢磨他自己事情的公冶家主,一点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不过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罢了,还不值得他花心思去应对。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他多年的伪装只怕是要卸下来的,那么作为他保护色存在的公冶夫人,貌似也失去了最后的一点作作。

    那么,她的生与死,还与他有何干系。

    “怎么办?”

    公冶家主拧着眉,左手下意识的不断转动右手拇指上的青玉板指,心中仍是犹豫不决。

    倘若只有端木欣欢安排的人看守柳絮殿,而没有赫连迎后面加派的暗卫,公冶家主老早就递了消息出去,如今也不至于这般被动。

    也怪他太过自信,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被软禁的时候他什么也没做,满心以为事情很快就能得到解决,没曾想会被困这么几天。

    一直以来他对外的形象就是个扶不上墙的,遇事慌张又没主见,根本不是一个有谋略有成算之人。可若一旦他表现得稍有一点不一样,那么他的多年隐忍便全都白费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可若他什么都不做,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他这心里也越发的没底,这种滋味又令他抓狂。

    思前想后,公冶家主终是打定主意展现出他的另外一面,不让人小瞧的一面,这样就算暴露了,也比翻出他在紫晶宫埋下的暗桩要好。

    一旦他的暗桩浮出水面,后面的事情怕就要超出他的掌控,引发出越来越多的事情。

    “该死的,你是个死的吗?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给本家主滚过来。”琢磨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之后,公冶家主的心安定了,也就有时间找公冶夫人的不自在了。

    “是是是,不知家主要妾身做做什么?”

    “本家主肚子饿了。”

    “是,妾身明白该怎么做了。”

    点头哈腰的公冶夫人一点不见前几天的盛气凌人,她只盼着能离公冶家主远一点,再远一点,不要再打她,她真怕自己会被打死。

    很快,公冶夫人就慌乱的跑到柳絮殿宫门口,对负责守卫的人说他们肚子饿了,要吃东西。

    等到送饭的人提着饭盒走进柳絮殿后,公冶家主如愿的将他的话传达给了守卫,再由守卫传达给赫连迎听。

    他就不相信,听了他的那几句话,赫连迎还能坐得住,还能不主动来柳絮殿见他。

    ……

    冰泉殿

    当陌殇跟宓妃从宫外回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赫连迎等人整整等了陌殇一夜,要是再没陌殇的消息,他们肯定全都坐不住了。

    回宫之后,陌殇先是送宓妃回清梅轩休息,而他也只是换了件衣服就转身离开,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便亲自出现在冰泉殿。

    “殇儿你来了。”

    “嗯。”

    别人来冰泉殿那是需要层层通报才能进来,陌殇却是因为有了赫连迎早前的交待,所以他是一路畅通无阻就直接进来的。

    “那丫头没跟你一起过来?”看到陌殇身影的时候,赫连迎还满心期待可以在他的身边看到另外一道倩影来着,结果空期待一场。

    转念想到宓妃那性子,赫连迎又觉得貌似她不出现才是正常的。

    真要出现在这里,只怕他们个个都很尴尬窘迫。

    “你们不想见她,她正好也不想见你们。”似是没瞧见赫连迎眼中的那丝期待,陌殇云淡风轻的道。

    “咳咳…你个混小子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闻言,陌殇冷哼一声,不掩其怒火的道:“你答应过本世子什么,结果又是怎么样的,嗯?”

    这个…赫连迎自知理亏,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陌殇却并未打算放过他,“这件事情本世子先不跟你计较,不过你也别躲过去就是了。”

    吼吼,此时此刻赫连迎很想冲陌殇大吼一句:有他这么憋屈的外祖父么,有么,有么?

    “那个既然殇儿说先不计较这个,那正好有件事情我们想跟你商量一下。”

    “说。”

    面对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的外孙子,赫连迎表示他很忧伤,稍稍感叹了一下,他便没有任何隐瞒的将昨个儿长孙依凡和赫连梓薇来对他说的话,转述了一遍给陌殇听。

    他个人觉得,赫连梓薇的计划还是相当可以的,只要他们看死公冶语诗,就算赫连梓薇计划失败,她也绝对逃不了。

    “你母亲她是真的反省过了,也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现在她只想弥补自己的过失,你应该给她一个机会。”

    对于赫连梓薇提出的计划,陌殇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那张没有什么表情,更是喜怒难辨的俊脸,莫名让旁边的人都心肝跟着颤了颤。

    “好好查一查公冶家主,他可不像你们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一语出,不说赫连迎的神色如何,就是赫连嘉澍几人都是僵着身子一愣。

    可见,公冶家主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

    “另外,赫连宫主不妨好好查一查紫晶宫内的所有高低层,这个时候养着内奸可是挺致命的。”

    忽地,赫连迎看着陌殇那不似作假的表情,心下狠狠一颤,半晌后才嗓音嘶哑的道:“你确定吗?”

    “自是确定。”不然他吃饱撑的才来说这番话,陌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别说还挺接地气的。

    “我知道了。”

    “还有,赫连宫主真的确定在你那一辈,就只有你一个子嗣吗?”这话陌殇问得直接,想到他跟宓妃在那湖泊下面发现的东西,陌殇不禁都对赫连氏一族的祖训产生了怀疑。

    啪――

    赫连迎起身太过迅猛,以至于将御案上的东西全都撞到了地上,他双目凌厉的看着陌殇,不容许他有丝毫的闪躲,而后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51终是醒悟,做出选择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