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53 幕后之人的身份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依照祖训,赫连氏一族就这么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家族虽说子嗣不丰,却个个都是好的,哪怕历代多数为单传,也不曾落下赫连氏一族的威名,直到我爷爷的那一辈才出了差错。”

    “我们赫连氏一族传承至今已经数千年,自第一代家主起就曾立下祖训,凡赫连氏一族之子孙,一生皆只能娶一妻,年四十之后若无子嗣者可纳一妾,其妾却不能越过正妻,否则可诛杀。”

    所有人都没有打断赫连迎的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按照你的说法,那幕后之人的确也能算是赫连氏一族的人,但他却是不被承认的那一种人。”

    一句话,陌殇再次成功点起赫连迎心中的火气,但他强忍着没发火,只是深吸几口气,开始讲述一个有些长,亦有些狗血的故事。

    “赫连宫主有话就快说吧,阿宓的时间除了陪我,还要研制轮回丹,实在功夫看你们唱戏。”

    这不,当一袭赤红如血长裙的宓妃跟着陌殇走进殿内时,几乎所有目光都投射在宓妃的身上,反观宓妃却犹如没有感受到一样,整个人自在得仿佛行走在自己家里。

    只那丫头太过神秘,他是想见她一面都难。

    因此,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宓妃无疑都是陌殇妻子最佳的人选。

    但这也并不排除,撇开用公冶语诗的精纯之体来治疗陌殇的身体外,宓妃还能用更多好的办法解救陌殇。

    且不说陌殇非宓妃不娶,单单就是以陌殇对宓妃的态度,赫连迎也是不得不接受这个外孙媳妇。

    当然,宓妃算得上是赫连迎的特邀嘉宾了。

    先是安排人去请了长孙依凡,接着就是一一通知赫连嘉澍夫妇,陌乾夫妇,再就是小一辈的赫连子珩跟陌殇。

    冰泉殿内,赫连迎既以决定将一切都说出来,那他便也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

    “好,阿宓说如何就如何。”

    “那咱就去听听?”

    “嗯,我原以为那老头会一直藏着不说的。”

    “熙然是说跟咱们在公冶世家地下发现的事情有关的事情?”

    “虽说我也不想阿宓去见他们,正好如了他们的愿,但在赫连宫主再派人来传话,说他想起一件旧事的时候,我觉是阿宓也可以过去听一听。”

    “嗯?”见她,宓妃想说她现在没那个空闲时间,不见成么?

    “他们想要见见阿宓,不过主动权在阿宓的手里。”

    眼见陌殇迫不急待的将青老赶走,宓妃也是一脸的无奈,“什么事这么急?”

    “你快去吧!”

    “那殇少主跟丫头就慢慢谈,老头子我再去研究研究白骨冰冥神草。”

    “嗯。”

    陌殇走进炼药房,目光一下就落到宓妃的身上,全然忽略了青老的存在,“阿宓,我有事要跟你说。”

    “殇少主。”

    “熙然,你来了。”

    “阿宓。”

    “那就好。”

    “这个我知道。”

    青老摆了摆手,语气幽幽的又道:“丫头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这也只是初步提炼了它,你还得想个办法提纯才行。”

    “我欠你一个人情。”

    “殇少主能好,就是整个紫晶宫之福。”他只希望陌殇不要对紫晶宫有太多的怨恨,更希望他不要抛舍整个‘绝望深渊’,青老能做到的也就这些了。

    宓妃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袖中的双手微颤得厉害,半晌后才道:“我真要好好谢谢你,熙然也该好好谢谢你。”

    “对,就是凝魂。”轮回丹的药方青老自认他插不上手,顶多就是偶尔在宓妃冒进的时候提醒她一下,但他却意外发现了一件好宝贝,就是这白骨冰冥神草,“轮回丹成丹之时需以先天精纯之体的血为药引,以达到最终融魂的作用,丫头你想想,若是在融魂成功之后再服下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凝魂精华,他恢复的几率会不会更高?”

    “凝魂。”

    “丫头该不会忘了这白骨冰冥神草的作有是什么?”

    当青老发现她手里有白骨冰冥神草的时候就向她讨了两株,因着手里还有很多,宓妃倒也没问为什么。

    早在几百年前,白骨冰冥神草就已经在光武大陆绝迹,密妃之所以拿得出来,那是因为她得了百草秘地。

    话落,宓妃将琉璃瓶还给青老,水眸含笑的抚着下巴,嗓音轻柔的说道:“不知青老为何要提炼白骨冰冥神草精华出来?”

    “这玩意儿是白骨冰冥神草提炼出来的?”语气虽是疑问,但却带着十足的肯定,“白骨冰冥神草名字虽说叫草,实际上却坚硬如铁,就是一百度的高温都不能将之融化,更别谈以炼药的方式将其蕴含的草之精华给提炼出来,怪不得您老会兴奋成那个样子。”

    青老怒,他很想吼一句:我一点都不老,你别一口一句‘您老’好吗?

    “让我再仔细看看,您老别急。”

    “像什么,你说啊?”面对说话只说半截的宓妃,青老表示很受伤,很抓狂。

    “唔,这味道有点儿像……”

    青老嘴角狂抽,真恨不得随手操起什么就盖宓妃一脸,这小丫头还真敢说。

    敢情就是因为他不显老?

    他还年轻?

    噗――

    “您老还年轻得很,一点都不显老。”

    “你这小丫头之前怎不见你这般认真,简直太欺负老人家了。”

    想到能让青老欠下她的人情,宓妃可就得小心再小心了。

    有了赌注之后,宓妃也明显认真起来,虽然之前透过观察瓶内液体的外形,她心中有了几分猜测,但却并不能肯定。

    “成交。”

    “行,老头儿若是输了,也答应丫头你一件事情,或是一个要求。”咬了咬牙,青老做出承诺。

    这小丫头怎么就那么不可爱,难道就不能对他老人家睁只眼,闭只眼么?

    “那现在想想也行。”

    “是没想过会输。”

    “青老是没想过自己会输?”

    “这…”

    闻言,宓妃挑了挑眉,不甚在意的道:“那本世子妃要是猜出来了,你又应当如何?”

    “丫头,你要是猜不出来,可得答应老头儿一个条件,你同意不?”

    说着,青老便宝贝似的将琉璃瓶递向宓妃,看他紧张万分的模样,宓妃倒也没有故意吓他,很是小心的接过瓶子,然后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就透过瓶子观察里面随着她动作而缓缓流动的翠绿色液体。

    “呃…这个倒是可以。”

    “就算你要让本世子妃猜,也总得给我看上一眼,或是闻闻味道吧!”

    也正是为了这个东西,他简直把自己活脱脱弄成了一个脏老头儿,只怕放到涅城内,别人都要当他是乞丐。

    “丫头你来猜猜看,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为了提炼出瓶里的东西,青老可是已经足足两天没有闭上眼睛了,直到将其完美的提炼出来,他想的也不是赶紧睡上一觉,而是兴奋的想要跑到宓妃面前跟她一起分享受他的喜悦之情。

    不过一想到他研制提炼出来的东西,青老立马又满血复活了,他宝贝似的从袖口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琉璃瓶子,只见瓶内的液体宛如透亮的,水头极好的帝王绿翡翠一般,嗅其味更是透着清新诱人的淡淡幽香。

    面具下,宓妃有上淡淡的笑容被遮盖住了,倒是被提问的青老明显的愣了愣神,后知后觉的发现,特么他又一次被宓妃牵着鼻子走了有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炼药房,宓妃的目光先是扫过那摆满了一个架子又一个架子的各种药材,接着目光又落到药房正中央的巨大药炉上面,久久之后才启唇道:“青老之前是拿着什么要来见本世子妃?”

    “嗯。”

    “丫头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只要用了心,努了力就好,一切平常心等之即可。”

    “也不定会成功?”炼制轮回丹的工序之复杂,乃是宓妃生平所仅见,就算她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这心里还是不太有把握。

    听着宓妃这强盗似的狂霸之语,青老抹了把额上的细汗,僵着脸扯了扯嘴角,一本正经的道:“老头儿我可没想逃,炼制轮回丹这样的壮举,真要让我错过了,老头儿肯定要抱撼终身的。”

    “自是有的,你已经被本世子妃抓紧了壮丁,你难道还想再逃?”

    青老想,他或许真的应该接受宓妃的建议,待‘绝望深渊’安定之后,他是应该四处去走一走,看一看,对于他的医道修炼是有莫大好处的。

    “也是丫头说的这么个理,那有没有老头儿我帮得上忙的地方?”跟在这丫头身边青老接触到了很多以前不曾接触到的东西,有很多以前想不透的问题,现在却都找到了答案。

    “嗯,早一日将轮回丹炼制成功,熙然就能早一日恢复健康,更何况现在的‘绝望深渊’可不安全,不得不防。”

    “啊,丫头,你来炼药房难道是准备动手炼制轮回丹了?”

    “比如呢?”宓妃也不介意青老突然转换了话题,刚才她在书房里的时候,就隐隐听到他的兴奋之声,好像是试验成功了什么东西。

    “这个不太好说,要不咱们还是先做点别的吧。”

    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既然眼前摆着一件又一件的阻隔她回家的障碍,那么为了尽快回家的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飞一般的挪开它们。

    “哦,那青老以为什么模样才适合我?”宓妃没有任由负面情绪主导自己的习惯,比起被动她更喜欢主动出击。

    又焉知陌殇他哪里是不会喜欢上哪个女人,而是在他的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在他的眼里也就完全都不存在了。

    他甚至都认为,陌殇不喜欢公冶语诗是正常的,因为在青老看来,完美犹如神一般的陌殇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的。

    以前,不管是他初见陌殇,还是后面的几次接触,陌殇给他的感觉绝对不是像在宓妃面前的那样,在那之前对青老而言,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那个在他眼里非常高冷范的殇少主形象,在这几天里已经彻底幻灭了。

    “咳咳…丫头啊,你可总算是回神了,刚才那模样还真不适合你。”青老有心像个长辈安抚晚辈一样去拍拍宓妃的肩膀,但猛地就想到了醋坛子似的陌殇,于是一脸惊恐的果断收回了已经伸出去的。

    唔,她是个正常的人好么,会有七情六欲,偶有一点小情绪有什么不对的。

    这回沉浸的宓妃总算是有了反应,她扭头拧眉的看了青老一眼,黑着脸道:“你才不是人。”

    “原来丫头也是人啊!”

    青老眼里看到的宓妃一行都是清冷孤傲,轻狂恣意的,任何时候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突然从宓妃的身上感觉到忧伤落寂的情绪,他不禁都要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丫头…”

    “丫头,你站在门外发什么呆啊?”

    陌殇脱不了身,也就等于宓妃脱不了身,然后他们停留的时间就会越发往后延长,这让宓妃本就不好的心情,一时间越发的不好了。

    不管陌殇对赫连家的人感情深与不深,他们都是陌殇的亲人,而就他们从公冶世家秘密书房打探来的消息,已经牵扯其中的陌殇又岂是那么容易脱身的?

    然,一想到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某些破事儿,宓妃的脸色又有些不好看了,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只要陌殇彻底恢复了,他跟她才能尽早的离开,要不一切都是空谈。

    不过走到炼药房的时候,宓妃还是将自己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她很清楚眼下什么事情才是最紧要的。

    思绪渐深,原本研究出轮回丹,都已经可以进入试验准备的好心情,瞬间也低落起来,心里总有几分不是滋味。

    这要不是她坚持,以三个哥哥的性子,断然是不会同意她出海,要说温绍轩三人最不待见谁了,那人还真非陌殇莫属。

    岂料,此时距离宓妃的十五岁生辰都已多大过去近月余,爹娘只怕早就发现她不在江南,大哥他们怕是受了委屈,她一日不归怕也就一日得不到爹娘的原谅,想来宓妃只觉满心的自责。

    按照宓妃的原计划,她在找到陌殇之后应该早就起程返回浩瀚大陆,也早应该回到金凤国星殒城的,因为他们必须在她及笄之前赶回去,否则宓妃隐瞒的事情就瞒不住。

    等到回家之后,她一定要好好陪陪父母兄长,若非是她,只怕他们也不用操那么多的心,日子过得可以平静安宁一些。

    只要想到金凤国的那个家,想到家里的每一个人,不管前路再怎么艰险,宓妃都能一无反顾的不断向前,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要什么。

    尚未相融的阴阳两魂就好比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埋在陌殇的身体里,宓妃是怎么也忽视不了这个问题的存在,她要杜绝这样致命的威胁,否则还何谈回家。

    “嗯。”

    “请世子妃放心,属下一定把话带到。”

    所以,在她动手炼制的时候,若青老能在一旁监督且指导她,那么她必定能少出错,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将轮回丹给炼成了。

    那是在药丹跟呼延宇齐两位师傅身上没有学到的,因此,宓妃才能那么快研究出轮回丹药方中哪一种药材该用多少,又该用什么年份的,继而整理出一份全新的轮回丹药方,青老的功劳不能抹灭。

    宓妃素来知道学海无涯的道理,更何况面对青老这样一位医者,宓妃对他是很敬重的,也从他的身上学到不少的东西。

    若他能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对于他所修炼的医之大道,将会有飞一般的突破。

    “要是青老一会儿再找过来,你让他也到炼药房找我。”青老的医术无疑是顶尖的,但一直困在‘绝望深渊’的他,其实也缺少了一些实际的历练,有些地方太过死板守成。

    “是,属下记下了。”

    再加上赫连迎也让长孙依凡送了很多的药材过来,因此,炼制轮回丹的时候,就算宓妃失败个四五次,也是影响不到大局的。

    可以说,宓妃什么都有可能会缺,但她独独就是不缺药材。

    好在轮回丹需要用到的药材虽说数量庞大,其中不乏有已经绝迹,再难寻求得到的仙草灵根,却架不住宓妃收揽了百草秘地所有的药材。

    “等会儿世子爷若是问起本世子妃,你便告诉他我在炼药房。”确定轮回丹药方的成份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动手炼制轮回丹,不然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事成。

    平时的他哪里有这么蠢笨了,还不是刚才神经崩得太紧,对象又是宓妃,难免就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埋了。

    “是,属下谨记世子妃教诲。”影北心里苦,可他有苦说不出。

    “唔,你得好好记着,以后心里想什么可别写在脸上了,不然你家爷肯定不能留你在身边。”

    听着宓妃那畅快的笑声,影北捂着受伤的小心灵,苦着一张脸真的快要哭了。

    “哈哈哈…没想到影北还挺可爱的,哈哈……”

    还处在迷惑状态下的影北,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顿时,他都恨不得立马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呃…世子妃会读心术不成?要不怎么知道属下心里的想法?”

    清梅轩的书房是她跟陌殇除了卧房之外,平时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而陌殇那家伙洁癖超级严重,也不怪影北要拦着青老。

    看着几乎是在绞尽脑汁想一个解释的影北,宓妃很不厚道的大笑出声,半晌后她才道:“唔,你做得没错,那老头儿把自己搞得那么脏,的确应该好好洗洗,不然我还真会一脚将他给踹出去。”

    “属下不该对青老他……”其实影北真正想说的是,世子妃您有洁癖啊,虽然说您那洁癖在世子爷的洁癖面前就不值得一提,但属下要真敢把那般模样的青老放进去,不说世子妃您得罚属下,就是世子爷回来,属下也免不了一顿罚好伐!

    “哦,你何错之有?”

    “属下知错了。”

    “你真觉得本世子妃会踹青老一脚吗?”研究了那么久的轮回丹药方,总算是有了成绩跟效果的宓妃,难得浑身紧崩的神经都放松了,也有了兴致跟影北开玩笑,顺便逗一逗他。

    那表情,那语气,真真那叫一个献媚啊!

    猛地听到宓妃带着几分玩味的愉悦嗓音自身后响起,影北吓得险些失态的跳起来,他僵着身子,苦着一张脸扭头看向宓妃,颤声道:“世子妃,您怎么出来了?”

    “唔,没曾想影北还挺了解本世子妃的啊!”

    目前青老再如一阵旋风,‘呼’的一下就刮走了,守在门口的影北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还真担心青老会坚持要进去。

    呃…脑补的画面太过凶残,青老果断决定先遁走收拾干净自己再来。

    这个…青老僵着一张脸,如秋风中的落叶般抖了抖,又想到宓妃那个性子,指不定会嫌他脏,然后就真的踹他老人家一脚?

    他怎么脏成这样了?

    果不其然,青老顺着影北的目光先打量了一遍自己,看到他就好像从泥地里滚了不知多少圈回来的样子,真是脸都丢光了。

    “呃…”

    正当青老听了这话蹙眉的时候,影北还不忘补刀的道:“还有青老,不是小子要说您,而是您现在这副形象,真要闯进去见世子妃,您确定自己不会被一脚给踹出来吗?”

    “青老别激动,您咋咋呼呼的喊世子妃丫头,咳咳…您又不说喊什么,您觉得世子妃她能理你吗?”

    至少,十五岁这个年纪,在宓妃的认知里的确是非常小的,还未成年呢。

    从心理上来说,宓妃觉得自己不小了,可从生理上来说,宓妃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那什么其实她还真的挺小的。

    只是青老住进清梅轩后,宓妃没有用真面目见他,还是那戴着面具的模样,不过青老性格不拘小节,行事大气又不失儒雅风趣,宓妃对他的印象不错,也就随他高兴的让他叫她丫头,小丫头。

    因此,自有一日宓妃出门忘了戴面具,被司马金看个正着之后,索性宓妃在清梅轩内行走的时候就不戴面具了,反正这些人也不会把她的任何消息往外传。

    轮回丹的重要性赫连迎也是知晓的,为了确保宓妃在宫中的绝对安全,也为了保证不出意外,整个紫晶宫在靠近流枫堂的一路上,真可谓是三步一岗,五步一防,巡逻的守卫是以往的数倍不止。

    为此,不但陌殇安排了人将流枫堂严防死守了起来,就连宓妃自己也没少花心思,保管擅闯进这里的人有来无回,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且不说宓妃对自己住的地方,尤其是现在她还在研究轮回丹的地方,绝对是不允许有半点差错存在,任何危险也都要掐灭在萌牙状态。

    自宓妃对赫连迎提出要求之后,非但清梅轩完全成了她的,就连流枫堂也附带成了她的,只要宓妃不点头不开口,这个地方那是比赫连迎住的寝宫都要防卫严密,当真就是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当然,更不可能飞得出去。

    “老夫不是,难道你小子是。”说着,青老又要推开影北往里闯,他找小丫头还有急事来着,没功夫跟影北瞎折腾好么。

    好在是青老在清梅轩辨识度极高,要不就是这么个比乞丐差不离的老伙计,谁知道他是谁啊?

    “咳咳,您是青老?”不怪影北眼瞎,他其实也是认出了青老的,但实在对青老这形象有些无力吐槽。

    “咦,影北小子你挡着老夫干嘛?”兴奋劲还没有过去的青老怒瞪影北,一边小心翼翼的保管好右手里拿着的一个玻璃瓶子,一边伸出左手去将影北往旁边拨去。

    呼啦啦的从院外飞似的溜进来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已经看不出衣服是什么颜色的老头儿,只见他一边跑一边喊,右手高高举起不知拿着什么,左手也是挥舞得厉害,唯独脸上那肆意又兴奋到无法用语言去形容的笑容,让人不知不觉便被他所感染,嘴角下意识的微微上扬。

    “丫头,丫头,丫头…”

    好在现在赫连迎是不知道原本站在他那边的青老,明显已经把心偏向了宓妃,不然搞不好会呕得吐血的。

    在青老决定开口的那一刻,显然是已经将宓妃当成是他的晚辈来对待,这对待宓妃的认同度,简直有种分分钟秒杀宫主赫连迎的意思。

    这样的宓妃,越发让青老觉得她是一个好孩子,便有意无意的说些紫晶宫的事情给她听,当然,从青老口中说出去的紫晶宫内事情,可远不是表面上众人皆知的那些。

    只要是不犯到她的禁忌,她还是很好说话的,而且面对他提出的一个个问题,也是极认真负责的向他解答,半点不耐烦都没有。

    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之后,青老对宓妃再没了顾忌,行事起来也更亲近了些,倒也渐渐发现宓妃并不是看起来的那样难以相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53幕后之人的身份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