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56 舆论之战轮回丹成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下章虐完渣女,然后就是丹成,再然就快了…

    ------题外话------

    “当然,公冶小姐也会出现,并且她将第一个出现。”说到这里赫连子珩的眸光闪了闪,想到很快就要揭开公冶语诗的假面,他怎么就越想越兴奋呢。

    “他们两人都在,那公冶小姐呢?”

    “本少城主在此向你们承诺,你们想要的解释会有,你们想要的真相也会有,但在这之前,你们应当保持冷静,保持理智,不要听风就是雨,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话锋一转,赫连子珩接着又道:“虽然殇少主跟温小姐现在没有出现,但本少城主向你们保证,你们将会亲眼看到他们出现在这里,相信由他们口中说出来的才是真正的事实。”

    赫连子珩身为涅城的少城主,他的名声也是异常响亮且充满正能量的,因此,继他站出来之后,底下众人更加的安静了。

    “你们就算不再相信我赫连氏一族,也应该要相信祭司大殿,相信神之祭台这个不容作假的神圣地方。”

    “所以你们都不要着急,更不要闹,神之祭台是不允许任何人在此放肆的,就算我们是赫连氏一族的人也不例外。”赫连嘉澍适时的一句补充正是恰到好处,让得刚掀起来的风浪又再次沉寂了下去。

    “大家都静一静,之前本宫主承诺的一切都是真的,没有半点作假的成份,同时,只要证实公冶语诗真如传言中的那般无辜,那么本宫主自当做主还她自由,温小姐亦会站出来当众向她道歉。”

    等到赫连氏一族的成员全都出现在神之祭台,而唯独流言中的三大主角没有出现之后,已经安抚住的场面再一次濒临爆发的边缘。

    看着赫连迎很轻松便镇住了场面,宓妃满意的点了点头,无声的跟陌殇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对长孙依凡几人冷声道:“你们也可以出场了。”

    “本宫主废话不多说,只等验证结果出来,该给的解释本宫主一个都不会少,该兑现的承诺,自然也不会落下一个,但是,该做出的惩罚,亦将不会心慈手软。”

    赫连迎默,只得咬牙转身大步走进神之祭台,随着他的身影出现在神之祭台的最高点,一直处于沸腾状态的涅城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赫连宫主。”宓妃正对上赫连迎怒火熊熊的双眼,笑眯眯的喊了他的名字,却是什么话也没说。

    “混蛋臭小子,老子是你外公,你外公你懂不懂啊,懂不懂。”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这混小子天生就跟他犯冲,简直让人恨得牙根直痒有没有。

    “你好好表现,可别把事情弄砸了。”幽幽的,赫连迎刚跨出去一步,陌殇略带威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差不多到时候了,赫连宫主可以出马了。”宓妃眯了眯水润的双眸,眼见神之祭台下场面已经快要失控,要是赫连迎再不出现,那可就要坏事了。

    “咳咳…那个现在时机到了吗?”。

    全然就没有想过,在他们痛快的笑过之后,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宓妃给的挪到了黑名单上,只等找准时机就一一回报给他们。

    原来,这能气死个人的小丫头片子,也有在陌殇手上吃瘪的时候,这可真是解气。

    果不其然,在宓妃话落之后,赫连迎等人就全都望着宓妃笑喷了。

    “噗哈哈…”

    “你们想笑就笑呗,不用憋着,本郡主不记你们的仇。”她是不会记仇,但她会想方设法的给他们穿小鞋,她的笑话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哼哼,早晚有一天她会翻身做主,不再是被压的那一个的。

    赤果果的威胁,听得宓妃额上黑线直冒,却又忍不住红了脸,心中暗骂:臭男人,臭不要脸的,就会变着法儿欺压她。

    陌殇的反应是直接黑了脸,若非宓妃脸上戴着面具,他的手一定会不客气的捏住她脸使劲揉捏以示惩罚,“我觉得宝贝儿你有点儿欠收拾,不如咱们先回去探讨探讨这个问题怎么样?”

    这里面虽然也有宓妃推波助澜的手笔,但宓妃还是没忍住就笑喷了,而且还一本正经的对陌殇道:“熙然,你喜当爹了,感觉怎么样?”

    虽说赫连氏一族的确是有一种秘法,可以在男子与女子行房之后就窥视那女子有无身孕,但陌殇压根没碰公冶语诗好不好,哪里陌殇就要做爹了。

    噗――

    “殇少主出来,出来……”

    “公冶小姐都怀孕了,让陌殇负责,他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

    “他都已经是做爹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没有担当,这是一个男人所为吗?”。

    “让陌殇站出来,让他像一个男人一样的站出来,让他出来说说清楚,他凭什么对公冶小姐始乱终弃,睡了不负责这是几个意思啊?”

    “叫他出来说话,别躲着藏着,没得灭了赫连氏一族的威风。”

    “让陌殇出来,他不配为紫晶宫少主。”

    宓妃瞅着陌殇,没甚在意的撇了撇嘴,目光再次落到对神之祭台下,已经不再满足只呼喊让她滚出去口号的众人,他们的目标竟再次对准了陌殇。

    那什么,世子妃什么的,不认真的时候就很可怕了,真要认真起来,那可不是死人那么简单了。

    要是有熟知宓妃行事之风的人在场,那他们肯定会齐齐后退数步以测安全,同时也不会忘记要在心里替被宓妃盯上的人默默点上几排蜡。

    闻言,陌殇一脸黑线的摸了摸宓妃的头,软声道:“阿宓玩得开心就好,其实不用太过认真的。”

    “没有人可以在招惹我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既然他们那么喜欢挑战极限,我要不认认真真的成全他们一次,你说,我是不是太残忍了。”

    陌殇温柔浅笑,邪魅的凤眸满是宠溺的看着抱着他胳膊的小女人,柔声又道:“若直接杀了他们,的确是太便宜他们了,本世子要他们生不如死。”

    只是他家这小女人的怒火,就不知道有几人能够承受得起了。

    能让他家小女人真正的动怒,不得不说对方也挺有本事的。

    “嗯,阿宓说得对。”

    “总得将咱们身上的脏水污水都洗干净了,才能正大光明的杀人不是?”蝴蝶面具之下,宓妃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媚璀璨,以至于那笑意都延伸到了她那双澄澈明净的水眸之中,暖如朝阳般的笑容,此时看起来格外的危险而致命。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欣喜,宓妃紧接着出口的一句话,直接就让他们恨不得自己煽自己一嘴巴子。

    倘若此时陌殇大开杀戒,那么事情就大条了,结果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自己越是不能乱,否则很容易就会被众人牵着鼻子走,因此,赫连迎就算要站出去,他也需要一个好的契机。

    感受到从陌殇身上泛起毁天灭地杀气的赫连迎等人,原本在看到宓妃拽住陌殇,并且还告诉陌殇她不生气,让他也别生气的时候,他们都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就算他们该死,现在也不是杀他们的最佳时机,熙然何不再等等看。”

    “我都没生气,熙然气什么。”宓妃紧紧拽住陌殇的手臂,她真怀疑要不是她拉着他,他能冲出去将那些人全都给杀了。

    迁怒神马的最没道理可言,他要防患于未然。

    跟青老有相同反应的人还有赫连子珩,他原是距离宓妃相对比较近的,当明显感觉到周围温度在急剧下降的时候,他就聪明的一步步挪开了。

    咳咳…实在是陌殇身上毫不加掩饰的杀气,以及遍布周身的慑人寒意,简直达到周围数米距离都不能有活物出现的地步,青老表示他老人家心里怕怕的好伐!

    至于原本跟在陌殇身边的青老,则是在底下那些人一句句轻狂张扬声讨宓妃,让宓妃滚出‘绝望深渊’,甚至是各种污言秽语辱骂宓妃的时候,悄无声息的远离了陌殇的身边,就怕某人怒火冲天之际,殃及了他这个路人。

    紫晶宫内通向神之祭台的入口处,以赫连迎为首,依次站着长孙依凡,赫连嘉澍夫妇,陌乾夫妇,以及赫连子珩跟陌殇和宓妃两个人。

    越往下,男人们跟女人们之间的讨论话题越来越没下限,也越来越荤素不忌,直听得一些个未出阁的姑娘小姐们面红耳赤,却又忍不住垂下头,伸直了耳朵想要听得更多。

    “……”

    “你们男人可不就是贪恋美色的,那温小贱人貌美如花可不正如了你们所愿,现在嚷嚷着让她滚,巴不得一巴掌就将她给拍飞了出去,等一下真要见到她本人,没得被她勾一勾,你们这些臭男人就连魂儿都没有了。”

    “啊哈哈哈…有道理,说得有道理,我们可是听说了那温小三儿模样生得极好,就是比起公冶小姐都不逊色,要不殇少主能看得上?”

    此话一出,短暂的沉默过后爆发了更为惊天动地的轰笑之声。

    “哼,要我说啊你们还是别指着让那温小贱人去勾栏院了,她要真去了那里,保管你们的饭碗都得丢。”

    “哈哈哈…”一阵轰堂大笑之后,几个衣着不算特别华丽,但长得极有特别的女人异口同声的道:“积点口德,姐妹儿们怎么没见你积点口德呢,你可说得比咱们都起劲儿啊!”

    “哎哟,你们说话可得积点口德啊!”

    “那样的女人天生就该呆在一个地方,只有在那个地方,她才能天天抢不同的男人,换不同的男人,你们说说还有其他更适合她去的地方不?”

    “这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让她小贱蹄子抢别人的男人,她是缺了男人就活不了吧,哈哈……”

    “你个没脸没皮的小**,专门勾搭人的臭狐狸精,除了媚惑男人就没点儿别的本事,你那么离不开男人怎么不去勾栏院里呆着。”

    “臭不要脸的下贱小蹄子,你个乡下地方来的乡巴佬,天生的**荡妇,你个下贱不知羞的小贱人,你是有多饥渴才会上赶着去抢别人的男人……”

    “交出温小贱人,让温小三儿滚出去……”

    “紫晶宫交出温小三儿,赫连氏一族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否则我们绝不罢休。”

    “温小贱人滚出‘绝望深渊’,滚出去。”

    “交出温宓妃,将温宓妃交出来。”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公冶语诗潜移默化的学会了什么,这也为她后来跟苏天择接触打下了基础。

    那什么太叔世家家主,南门世家家主,别看他们一直将公冶世家打压得死死的,隐隐有一脚将其踩在脚下的趋势,但他们那点儿本事,比起她的父亲来压根就不够看。

    当苏天择在利用她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是在利用苏天择来成全她自己。从很早的时候起,公冶语诗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便知道,她的父亲其实并不像外面所传的那样,她的父亲其实藏得比所有人都深,他也比所有人都聪明睿智,无论是心计还是城府都远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千万别以为她事事听从苏天择的吩咐,哪怕被困被折磨也在静静忍耐,无声的等待苏天择的救援,就是对苏天择有着绝对的忠心。

    同时,这也是公冶语诗试探苏天择的一步棋。

    至于利用那些维护她的人,将宓妃赶出‘绝望深渊’的做法,对公冶语诗要找宓妃寻仇而言,的确是费事了一些,但这样却更为安全。

    她要让宓妃知道,在这里毫无根基的她,是怎么都无法跟她较量,跟她叫板的。

    而她,已然准备好要在这一次跟宓妃来一场正面的首次交锋。

    但,眼下输的是谁,那可不好说了。

    公冶语诗已经知道今天她要面对的是什么,若无昨晚那件让她彻底放下心防的事情发生,兴许今日她真会觉得自己死定了。

    对于苏天择而言,只要能达成所愿的办法,不管下作不下作,那就是好办法。

    与陌殇博弈固然让苏天择觉得有趣,觉得痛快,但对于一个自幼便被教导成,做事不用讲究原则,只问最终结果的人,你指望他不会跟你玩阴的吗?

    随着苗湘莲计划的深入,陌殇这个名字渐渐出现在苏天择的视线里,紧接着陌殇便被苏天择列入他的对手之列,并且还是排在第一位最强的那一个对手。

    苗湘莲谋划二十余年,目的就是要除掉陌殇,好扶她自己的儿子上位,在她的眼里陌殇就是阻挠苏天择更上一层楼的绊脚石,必须要除掉。

    这样,既便于公冶语诗自己向宓妃出手,又便于苏天择对宓妃出手。

    而是如公冶语诗所要求的那般,毫不掩饰的将激化的矛头对准宓妃,誓要将宓妃打压下去,最好是在她不出面的情况下就将宓妃赶出‘绝望深渊’。

    发展到后面,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是叫赫连氏一族的人出来给个解释,又或是煽动其他人持续且高调的起哄,将事情闹大。

    掩在人群中的他们,不再掩饰自己疯狂的表情,也不再收敛出口的话语,怎么痛快就怎么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这样一声声的高喊中流逝,眼见神之祭台虽然已经开启,却迟迟没有赫连氏一族的人出现,人群中起哄闹事之人便越发的大胆,张扬且轻狂。

    “……”

    “你们这样的领导者,我们不要,我们也不屑要。”

    “今日要是你们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赫连氏一族的人就滚下台去。”

    “滚下去,滚下去…”

    “如若作为我们信仰而存在的赫连氏一族就是这样的处事态度,那么我们也将奋起反抗将你们推下台去,紫晶宫之主有能者居之,你们既然无能那又何必还要继续霸占着紫晶宫这主的位置。”

    “我们要一个说法,你们赫连氏一族欠我们一个解释,快出来说清楚…”

    “赶紧出来,快出来…”

    “紫晶宫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赫连氏一族的人快出来,别以为你们躲着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而事实,当真如此吗?

    不但男人们喊得群情激动,就连女人都个个喊得红光满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公冶语诗人缘有多好?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杀死她三个字,便成为了一句口号。

    “我们绝不承认那个小贱人的存在,她必须从‘绝望深渊’滚出去,否则就杀死她,杀死她……”

    “对对对,赫连氏一族的纯正血脉不容混淆,殇少主绝对不能娶姓温的小贱人。”

    “有道理,不管殇少主跟公冶小姐在不在一起,咱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姓温的那个小贱人赶出咱们‘绝望深渊’,就凭她一个外来的乡巴佬,难不成咱们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欺负我们自己人么。”

    “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咱们且不说殇少主跟公冶小姐是不是一对,在面对外来者的前提之下,咱们也应该先共同抵御外敌对不对?”

    话音一落,旋即就有一大波人轰笑着齐声应道,那场面真是说不出的壮观。

    “对――”

    “咱们这些人虽说身份地位不高,但绝对不会碰了哪个女人不认账,你们说对不对啊?”

    “哈哈…说得好,那样吃了又不认账的男人,可不就是丢我们男人的脸么。”

    “像陌殇那样始乱终弃,不负责任的男人,他不配为紫晶宫下一代的继承人,更不配为一个男人,他简直丢尽了我们所有男人的脸。”

    其中,更是有一个公冶语诗的绝对拥护者,他穿着一袭白衣,面容清秀俊雅倒不失为一个翩翩佳公子,只是他一开口便不难听出他言语之间的不甘与丝丝醋意,尤其是他的眼神像极了是丈夫当场抓到出轨妻子一样的,看起来让人禁不住后背蹿起一股寒意。

    青褐色长袍男人的几句话,似是引发了在场绝大部分男人的共鸣,一个个禁不住你一言,我一语的高谈阔了起来。

    公冶语诗好歹也是有着‘绝望深渊’第一美人儿之称美名的,将她当做梦中情人的男人那是多如过江之鲫,想跟她有一场**的男人,那也是数都数不过来。

    之前喊声最高,说得也最起劲的身穿青褐色长袍的男人一口一个老子,越说那是越发的兴奋,“要是老子能跟公冶小姐睡上一觉,老子以后铁定不再四处留情,到处花心了,保证不对她始乱终弃,让美人儿落泪还受尽委屈。”

    “老子虽然长得不如那殇少主,天赋也不如那殇少主,但老子好就好在敢做敢当啊,比如老子要是占了哪个小姑娘小娘子的便宜,又睡了哪个小姑娘小娘子,老子是绝对不会不承认的。”

    只要她能牢牢将陌殇掌控在手心里,那么不管宓妃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她都不能拿她怎么样。

    尤其昨晚陌殇真如赫连梓薇所说那般,出现在兰陵宫,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亲自确认了一番,赤练情蛊是否仍在陌殇体内,让得公冶语诗提起的心总算彻底的落回了肚子里,应对起宓妃来她也更有底气了。

    兰陵宫中的公冶语诗在联络好自己埋在紫晶宫的暗桩,让其充当她对外的眼睛之后,又得赫连梓薇相助,她的行动力大大提升。

    那一部分接到公冶语诗传递的信息,自然而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抹黑紫晶宫,抹黑赫连氏一族,再慢慢的将众人攻击的矛头对准宓妃。

    针对宓妃的一切不实流言都是在公冶语诗的操控,诛神教尊主苏天择的辅助下紧锣密鼓进行的,那些传播流言的人里面,撇开一部分自以为自己聪明,已经洞察一切,知晓事情真相的喜欢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人以外,剩下的大半部分无一例外都是公冶语诗事先安排好的托儿。

    “还说什么赫连氏一族历代子孙都是痴情种,专情汉,老子瞧着怎么一点都不像。”常言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然人一多了,也就什么人都有了。

    “依我之见,赫连宫主当众说那样的话,不过也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他压根就没把我们这些人当一回事,也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成是他的子民。”

    “怎么回事,不是说今天会给咱们大众一个解释的吗?怎么到现在都没人出现?”

    这,便是神之祭台的神奇之处。

    一旦神之祭台开启,也就等同于在所有人的眼前放置了一块隐形的小形光幕,他们可以透过光幕看到神之祭台上发生一切的实时画面,听到神之祭台上发出的所有声音,就如他们自己也身处神之祭台上一样。

    任何一个出现在神之祭台的人,任何一件发生在神之祭台上的事情,都会同声同步的出现在一块光幕里面,并且没有丝毫误差,也绝对做不了假,否则便会被神之祭台给抛飞出去。

    神之祭台虽说也悬浮在半空中,就位于紫晶宫的东南位的核心之上,它不出现则已,一经出现它便犹如一个巨大的且透明的水晶球一般,赫然呈现在世人的眼中。

    紫晶宫在世人眼中就是一座美丽宏伟且神秘莫测的华丽紫色宫殿,它悬浮在涅城的上空,如同一朵摇曳生姿的浮云般若隐若现。

    然后,宓妃所受到的一切不公正待遇,通通都是宓妃自己活该。

    只因赫连氏一族的子孙,老早就被贴上了专情,痴情与忠诚的各种正面标签,以至于在众人都认定公冶语诗才是跟陌殇一对的时候,突然插足进来的宓妃,那妥妥就是一个插足别人感情的小三。

    如同赫连氏一族历代子孙皆因情爱而结合在一起的,实际上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若非如此,公冶语诗打着爱的旗帜以流言舆论来攻击宓妃,就不可能引发那么大的关注,也不可能短短时间之内便聚集她的一大片死忠,让得宓妃被推上风口浪尖,受所有人唾骂跟侮辱。

    故而,在‘绝望深渊’哪怕就是一些老牌世家的传承,娶妻也不过就是为了下一代,夫妻两人真正有感情的,其实少之又少。

    他们结合在一起,与爱情没有半点关系,只与彼此的利益有关。

    当然,双修者除外,为了将他们的修为不断提高再提高,无论男修还是女修都会在成年之后,立即找到另外一半结成夫妻。

    没有的话,也完全影响不到什么。

    有的话,就当作生活中的调味料即可。

    毕竟,在修炼者的世界里,强大的实力高过一切,而爱情不过只是一种附属品罢了。

    要让这些人相信陌殇深爱宓妃,已经到了可以为她抛弃一切,不惜与天下人为敌的地步,实在是太难,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他们从来就只相信利益,哪怕就是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结合,最先跃进他们脑海里的,也是如何能从对方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最大的利益。

    爱情这种东西,这世间不是没有,却并非每个人都能遇到,每个人都能拥有,真正懂爱情的人,从来就不是很多,而不相信爱情的人,在众修炼者之中却是占着绝大多数的比例。

    一切的一切,就只为证明殇少主爱她,可以爱到不惜一切,哪怕就是要与天下人为敌?

    她到底又是哪来的自信,可以让殇少主无条件的维护她,甚至于不惜与天下人为敌,再以赫连氏一族数千年的名誉声望为赌注,就只为讨她欢心?

    她若真如流言所传的那般,那她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底气,才敢做出那样的承诺?

    而整个流言事件中除开公冶语诗这一主角之外的另一位主角温宓妃,她请赫连迎代表发言做出的种种承诺,岂非也是在自己打脸?

    如果真的就是那样,那么赫连迎选择在神之祭台那样的地方,准备要还原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与结果,岂不就是在自打嘴巴?

    在赫连迎首次有了回应之后,之前一面倒向公冶语诗的言论出现了偏差,很多人在冷静下来,细细思考之后猛然发现,事实的真相当真就如同他们心中所想,脑中所绘的那样么?

    是谁拿他们当了枪使,又是谁的用心那么险恶,利用流言舆论来打这一仗。

    事情一步步演变成这样,他们也想知道在这件事情之中,到底谁是谁非?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众人激愤的情绪才会沉寂下来,耐着性子静待结果出现的那一刻。

    神之祭台可不是普通的地方,亦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在神之祭台举行的,即便就是身为紫晶宫之主的赫连氏一族,他们也不能任意开放神之祭台,那将会被视为对祭祀大殿历代大祭司不敬,是要受到惩罚的。

    每年祭祀活动结束之后,神之祭台也会随之封闭,若无特殊情况神之祭台就要等到来年九月才会再次开放,因此,当赫连迎代表紫晶宫首次对流言事件做出回应,并且宣布将在神之祭台当众举行验证仪式的那一刻,所有关注公冶语诗与陌殇宓妃流言事件的人,所有不关注公冶语诗与陌殇宓妃流言事件的人,一时间全都沸腾了。

    若能活得更为长久,谁会乐意早死呢?

    长寿,是这世间之人最无法抗拒的。

    灵气充足,修炼者的修为就会不断提高,随之他们的寿命也会因修为的提升而不断的延长,那样他们就能活得更为长久。

    天地间的灵气不但是光武大陆修炼者最为渴求的东西,更是‘绝望深渊’中修炼者最渴求的东西。

    ‘绝望深渊’的神之祭台就是祭司大殿对外唯一的一个门户,每年九月中旬都会举行非常盛大的祭祀活动,以向上天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且让天地间的灵气洒满整个‘绝望深渊’。

    若是早知道事情会闹成今天这样,又或是发展到不可收拾这样的地步,赫连迎只怕不会对陌殇留下那一手,他会直接动用最后那一次权利,让大祭司给他指明一条路,一条可以两全的路。

    哪里能想到飘渺秘境的突然封闭,以及发生在陌殇身上的一系列事情,完全打乱了他的步伐跟节奏,以至于让他防不胜防,最终一败涂地。

    为何在陌殇跟公冶语诗一事上,赫连迎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大祭司,这倒并非是赫连迎没有想,而是他太过自信,满心以为陌殇拒绝不了他,也没有那个能力能拗得过他去。

    保留那一次的召唤权利,赫连迎原是想着,如若陌殇死活都不愿接受紫晶宫少主这个身份,那么他就要请大祭司出来,以求达到他的最终目的。

    那一次权利并非赫连迎不愿使用,而是他虽然对外宣布了陌殇将会是紫晶宫的下一代继承人,他就是紫晶宫这一代的少主,但是陌殇是什么性子,他自己没有应承赫连迎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甘心顺从于赫连迎?

    赫连迎自打从其父赫连城手中接管紫晶宫,成为新一代的紫晶宫宫主以来,他的五次召唤大祭司的权利,时至今日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次。

    而只有正统嫡出的赫连氏一族子孙的新鲜血液,方才能够施展召唤之阵,以联系到祭司大殿中的大祭司,让其打开祭司大殿的大门。

    因此,‘绝望深渊’中亦有这样一条传言,说是其他的家族,其他的姓氏,无论你的能力有多么的强大,势力又有多么的广阔,唯有赫连氏一族才能统治紫晶宫,管理整个‘绝望深渊’,只因唯赫连氏一族方才是正统。

    历代紫晶宫的宫主,一生也只有五次可以召见祭司大殿大祭司的机会,也只有在行使召唤之权的时候,祭司大殿的入口才会出现。

    相传,祭司大殿就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之中,不过却无人能证实传言的真假。

    哪怕就是远在弥月城,或是‘绝望深渊’的任何一个边远角落,只要你抬起头往上看,就能看到紫晶宫那座既耀眼迷离又尊贵优雅的紫色宫殿。

    历代祭司都居住在祭司大殿,而祭司大殿却并不似紫晶宫就悬浮在涅城的上空,如同蔚蓝天空之上的太阳跟白云一样,让世人只要抬头便能瞧得见。

    三大秘地历代祭司都是非常神秘的,不管是他们的年龄还是他的容颜,对外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谜,不禁让人对他们幻想颇多,也莫名且虔诚的敬重颇多。

    所谓祭司在三大秘地世人的心目中,如果说三大秘地的三大当家人属于是三大秘地世人的信仰,那么祭司就等同于他们心中神明一般的存在。

    除去无人踏足过的缝隙‘清岗之地’,三大秘地皆有属于自己的神圣的祭台,就如同存在于三大秘地中最为神秘莫测的,可以观古今,知未来的祭司一样。

    随着传出的流言越演越烈,事件越闹越大,几乎引发‘绝望深渊’最大一次的动荡开始,这件事情就不可能轻拿轻放,大而化小,小而化之。

    可以说,这是‘绝望深渊’历史之上,最令人期待的万众瞩目的历史性的一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56舆论之战轮回丹成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