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1 两魂终融,她的条件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然而,三派之战是打不起来的,轮回丹药效被激发之后,处于阴极的陌殇很快就找到压制阴魂之体的办法,而陌殇也聪明的让灵气去牵制阳魂之体,经过一番努力,总算是让他的体内情况暂时平缓了下来。

    它们彼此谁也不谁让,谁也不服谁,让得陌殇痛苦不堪。

    此时,陌殇的体内有一个巨大的战场,阴魂之体为一派,阳魂之体为一派,后入陌殇体内的灵气为一派,原本只是两派之争,眼下却变成了三派之争。

    笛声如音符般牵引着丝丝狂暴的灵气,以一种温和之姿涌入陌殇的身体,待他体内灵气达到饱和之后,宓妃再以笛声将阵法内的其他灵气加固在紫色光幕之上,厉声开口道:“趁阳魂之体与你体内灵气相抗之时,压制并融合阴魂之体,快。”

    “从现在开始,放弃一切抵抗,将身体完全放松,意识沉入识海,就当你自己是个死人,不管身体遭受到什么都不要有反应。”

    “是。”

    简单处理好自己手上的伤口,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宓妃惨白着一张脸,冷声对影南吩咐道:“去把你们主子收藏的那根紫竹笛拿来。”

    待他刚入阵中,便被强大的吸力拖进了阴极,灵气疯狂的涌入他的身体,不出一盏茶的功夫,陌殇的脸上便赫然可见痛苦之色。

    陌殇性感的薄唇动了动,深深的看了宓妃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吞下轮回丹就闪身入了阵中。

    混蛋,这要对象不是你,姑奶奶至于损失那么多的血,这又要好长时间才能养得回来了。

    只简单披着一件紫色睡袍的陌殇看着眼前的已经大成的阵法,凤眸里不知涌动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也极是复杂,“还愣着做什么啊,你想我的心血全都白费吗?”。

    “熙然快服下轮回丹入阵。”赋灵完成,阴阳轮回大阵大成之际,宓妃便被推出阵外,她能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就得靠陌殇自己了。

    光幕之下,呈圆形的地面亦是一分为二,形成一个巨大的阴阳八卦阵,一阴一阳两极中,阴最为璀璨耀眼,也似有一道莫名却强大的力量在吸着什么。

    赋灵完成的那一瞬间,偌大的后花园整个儿被笼罩进一个明紫色的透明半圆光幕之中,肉眼可见在那光幕之上缓缓涌动着丝丝流光,尤其是他们修炼者赖以生存的灵气,竟是不要钱似的往光幕中涌去,看得东陵靖跟赫连迎等人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如若想要硬攻,那便是你越攻击这个阵法,它的反弹就越大,并且这个阵法的防御也会越发的厉害。

    一般的阵法都只有一个阵眼,可这个阵法却足足有十二个阵眼,若想破阵的话,至少得同时需要十二个精通阵法之人同时破阵,一个负责一个阵法,不然非得破不了阵,还会受到阵法的自主攻击。

    要是赫连子珩此时在场,他一定会惊愕的瞪大双眼,要知道在他离开之前,他可真没看出来宓妃领着他摆的是个什么阵,反正就是一点不像阵法的阵法,完全不知道成型之后的阴阳轮回大阵会是这般模样。

    “万灵归位,封。”

    只可惜,他没能看清楚,也只能选择事后再询问宓妃。

    东陵靖睁大双眼,努力的想要看清宓妃的步伐,但她的步伐实在太快,看似没有任何的逻辑,每一步与每一步却又息息相关,如若他能看得清楚宓妃的运动轨迹的话,应当知晓那又是一个精妙的阵法。

    她的身影如鬼魅般在阴阳轮回大阵中穿梭,速度之快根本无人可以捕捉到她的轨迹,大概也只有距离宓妃最近的东陵靖才看清楚了一些。

    说话间,只见一道雪光划过,殷红的鲜血便自宓妃的掌间喷溅而出。

    “以吾之血,赋天下万灵,起!”

    身处阵中的宓妃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里,待一切准备就绪,她的双眸‘刷’的一下睁开,隐隐可见眸底似有一抹红光掠过。

    “阴阳轮回大阵成型,将完全弥补阴气与阳气的不极不正,就连这一步都算到了,那丫头可真不是个简单的。”

    这个时候东陵靖期盼的当然是宓妃能够赋灵成功,否则她自己就要非死即伤了。

    “比起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短暂的痛个三五年好像也不算事儿,但谁叫陌殇小子福气好,竟是遇上这么傻,又这么大胆的丫头。”

    东陵靖一边抚着自己长长的胡子,一边自顾自的分析,而他自以为挺小的声音,却被赫连迎等人听了个清清楚楚,与此同时,他们也渐渐明白宓妃是在做什么了。

    “陌殇小子体内阴阳两魂共存,即便轮回丹可以使其两魂相融,少则三年多则五年之内,虽不至于再度爆发危及他的性命,但两魂相争残留在他体内的余威,仍然可以叫他吃足了苦头,甚至影响其修炼根基。”

    不行,他一定要去云雾仙山跟呼延老头儿谈谈,怎么着也得将宓妃让给他做徒弟,不然他实在不甘,整颗心都在痛了。

    她要是他的徒弟那该多好,他东陵皇岛的那些各种上古阵法,岂不都后继有人了?

    宓妃越是出色,东陵靖心中就越是不忿,为毛他没遇到这么好的苗子?

    “这可是阴阳轮回大阵啊,而且还是正要被赋灵的阴阳轮回大阵,就算是老头子我也不过三年前才参破此阵,却也远还没达到可以为此阵赋灵的地步,宓妃丫头你得是有多变态才能这样。”

    问了半天得不到答案,赫连迎等人心中越发没底,直到他们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东陵靖才自言自语的开口道:“这么好的苗子,这么好的天赋,怎么就成了那老东西的徒弟,老子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好在他的理智尚存,要不在这个时候打断了宓妃,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然而,面对南宫雪朗和赫连迎等人的询问,东陵靖却来不及理会,他的目光紧锁在宓妃的身上,最后不惜飞身到距离宓妃最近的地方观看她的每一个动作。

    “东陵家主,什么叫做她在为阵法赋灵?这是什么意思?”

    “师傅,什么是赋灵?”

    不,不对,宓妃丫头为阵法赋灵的方式,好像跟他们家族不一样。

    为阵法赋灵,这可以说是他们东陵氏一族的不传之秘了,宓妃丫头她怎么懂这样的方法?

    “这这是…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她竟然在为此阵法赋灵?”刚带着南宫雪朗走进清梅轩,东陵靖便感觉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息波动,加快脚步走进后花园,看到赫连迎等人都围在一起在说着什么的时候,他冲上去只看了一眼,便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那就是给这个阵法赋灵,让灵气成为一种媒介,使得阴阳之气相互融合,相互贯通。

    阴阳轮回大阵的确算是成了,可要启动整个阵法还有最关键的一步。

    此时,独留宓妃一人身处阴阳轮回大阵之中,只见她略显单薄的身体傲然立在夜风之中,衣袂随风而舞,一双清丽无双的眸子紧闭着,似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在她的周身涌动。

    赫连子珩也知道时间耽误不得,一听宓妃的话,他是转身就往房间跑,生怕慢了似的。

    “好,我马上就去。”

    为了让陌殇能够更好的吸引轮回丹的药力,宓妃跟青老商量之后,决定在陌殇融合两魂之前再泡一次药浴,好在有青老在房间里守着陌殇,否则宓妃还真不放心这个时候,自己跑到外面来布阵。

    “算是。”宓妃给了赫连子珩肯定的回答,接着又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叫熙然出来吧。”

    “算是?”

    “算是完成了吧!”宓妃抬头看了眼天色,脸色略显苍白,为了布好这个阵,她可谓是耗损了不少的心力,整个人都疲惫得很。

    跟在宓妃后面,听从宓妃的吩咐,一步步将整个阴阳轮回大阵摆成,赫连子珩不禁都有那个自信,可以拿着这阵法去向东陵靖辈挑衅了。

    要说他懂的东西也很多,不过像是云雾仙山的医术,还有东陵皇岛的阵法,这些任是他怎么努力的学,特么还都差点天份。

    “那个表弟妹,这阵法算完成了吗?”。赫连子珩还真是佩服宓妃佩服得不行,如此繁复的阵法,他都不知道宓妃是怎么想出来的。

    因而,为了弥补这些不足,就需要一个可以聚集阴气,亦可以聚集阳气的阵法来加以辅助,力求将准备做到最充足,以确保陌殇没有后顾之忧。

    融合阴魂之体需要极阴之气,融合阳魂之体却需要正阳之气,可就算是月圆之夜的子时,阴气虽最盛却并非是极阴之气,而太阳初升之时,阳气虽足却也并非是正阳之气。

    其目的就是要将整个后花园都纳入她的阵法之中,以便于她摆出阴阳轮回大阵。

    偌大的清梅轩后花园,早在她动手开始炼制轮回丹的时候,宓妃就画好了图纸,要求赫连迎按照她画的样子将后园给改造了。

    直到将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也确定没有任何的遗漏之后,赫连迎这才领着赫连嘉澍跟陌乾回到清梅轩,而赫连子珩则被宓妃抓了壮丁,跟随宓妃一起在布阵。

    为免今天晚上有人闯入紫晶宫,赫连迎等人的防备不可谓不足,简直就是将紫晶宫围成了铁桶一样,保管谁来谁就得留下。

    今夜子时,陌殇将要服下轮回丹,一举融合体内阴阳两魂,这乃是紫晶宫内最大且最要紧的事情,任何与此事有冲突的事情都必须押后。

    “嗯,我我听大嫂的。”

    “我也是做娘的,小姑子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是不能给殇儿还有温小姐压力,要不他们一个心态不平稳,那可就是咱们害了他们对不?”

    “是是是,大嫂说得对,都是我太紧张。”

    “温小姐将轮回丹炼制出来已是不易,可她愣是为了给殇儿最好的,不惜又接着试验了好几次,最终炼制出那一颗最好的,就连青老看了也连连点头说好,小姑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大嫂,我没有不相信他们两个孩子,就是这心里慌得厉害。”

    能用这样的办法让陌殇体内两魂相融,比起那用公冶语诗的先天精纯之体,简直不要好太多,也不至于让人一提起就满心的尴尬。

    也别说什么陌殇不是她儿子,她不忧心什么的,反正端木欣欢对宓妃那是相当的有信心。

    “小姑子应该对殇儿有信心,也要对温小姐有信心,她比咱们任何人都不希望殇儿出事的。”若非如此,宓妃又何至于为了成功炼制出轮回丹,而废寝忘食,不眠不休的折腾那么好几天?

    “我的熙然会好的吧!”

    “不会有问题,一定会成功的吧!”

    “娘,怎么办,我我好紧张。”赫连梓薇紧紧抓住长孙依凡的手,那手劲儿之大就连长孙依凡都忍不住吃痛,想到她此刻这同样不平静的心情,还真是不知该如何出声安抚她才好。

    ……

    情之一事,到底还是要看缘分。

    对待感情宓妃不算太迟钝,可在这方面她还是太单纯了些,若非当初陌殇直接对她坦言相告,只怕她也接受不了陌殇。

    好在此时宓妃是不知道东陵靖心中盘算的,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毕竟,她是压根不知道南宫雪朗对她还有那样的心思。

    走在前面的东陵靖只当自己没听到,心中不免对陌殇有了几分意见,都怪那臭小子抢走了宓妃丫头,作为长辈的他是不是也该好好为难一下那小子?

    “谢谢师傅。”

    至于他对宓妃的那尚未来得及表明的感情,南宫雪朗并不打算让宓妃知道,他只要知道宓妃过得好就好。

    领了自家师傅的好意,南宫雪朗快步跟上东陵靖的脚步,等到陌殇彻底好后,亦是他离开之时。

    “傻小子,真是个傻小子。”东陵靖在心里嘟囔了几句,却也没有把话说出口。

    “雪朗听师傅的。”

    还有就是怕有外人闯入,只怕届时不管是陌殇还是宓妃都有危险,他虽然不能去清梅轩守着,呆在外面守着也是一样。

    说到底这混小子一直坐在院墙上,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清梅轩,心里还不是担心陌殇两魂相融之时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宓妃又是不是应付得过来。

    “为师准备去清梅轩助赫连老儿一臂之力,你要不要也跟着去护护法什么的。”

    “嗯。”

    “今晚就是月圆之夜,赫连老儿怕是没时间来堵为师了,宓妃那丫头此时怕是更忙,只能等明天为师找个机会去问问她,看她怎么说再做决定。”

    “那咱们还是闭口不谈,努力回绝吧!”

    南宫雪朗俊脸一黑,暗忖:有这么坑徒弟的师傅吗?他真是太可怜!

    “那丫头自己没开口,为师可不敢冒然开口,要不你去说?”

    “师傅可有决定告知赫连宫主,宓妃的身份了?”在南宫雪朗看来,都到这个时候了,宓妃那身份早晚都会暴露的,现在就算说破了也不碍事。

    云雾仙山的代表是谁,谁能代表云雾仙山,赫连老儿每天都盯着那人,却偏偏对那人的身份毫不知情,这事儿闹得他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我说师傅在闭关,等师傅出关自会告知师傅,那人便回去复命了。”

    “那你怎么回答的?”

    “嗯。”

    “还有这事儿?”

    “师傅,昨个儿赫连宫主有派人来询问,说是问师傅云雾仙山的代表是谁,她的态度又是什么?”

    倘若他的妻子跟他的未婚夫是两情相悦的恋人,东陵靖就是再怎么不靠谱,他也干不出那样的事情来。

    他的妻子那时虽有未婚夫是不假,可他的妻子却并不同意那门亲事,甚至是对她的未婚夫极为反感。后来,他们相遇相识相恋,他才会那般决然的要娶她为妻,丝毫不在意自己是不是在抢别人的未婚妻。

    他也年轻过,倒是能体会南宫雪朗的几分心情,罢了罢了,终究南宫雪朗的情况跟他不同。

    情不所起,一往而深。

    “等到诛神教之事解决后,为师就带你回东陵皇岛。”届时,等时间长了,这份没有结果的感情也会淡的,东陵靖还是希望南宫雪朗能早些走出来。

    “是,师傅。”

    陌殇那小子对宓妃丫头可是占有欲极强的,这些天涅城内外乱得很,紫晶宫事情也多,这才让得陌殇没有注意到南宫雪朗对宓妃的那点儿心思,否则,他这徒弟怕是要穿不少的小鞋。

    小心思被徒弟看破,东陵靖总觉得面上有些挂不住,于是立马就转移话题,沉声道:“这天下好姑娘有很多,为师一定会替你物色一个好的,你既已决定要放下,可就莫要再继续执着了。”

    “生气伤身,师傅可别气了。”对于自家师傅的想法,南宫雪朗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些的,只可惜他没办法让他家师傅跟云雾仙山的呼延长辈亲上加亲了。

    “哎,算了,为师都懒得说你。”

    “我也会学着放下的。”

    说句不好听的,难道他是想要挑起金凤国跟梦萝国两国之战吗?

    然而,宓妃分明就是爱着陌殇的,那他拿什么去跟陌殇争?

    倘若,宓妃的心是在他身上的,南宫雪朗并不全畏惧于他,也敢于他一战。

    只是轮回丹成了,陌殇也将重获新生,跟那样一个男人做对手,不得不说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届时,他一定不会逃避,也一定不会退缩。

    “师傅不要担心,我会很快调整好自己心情的。”在轮回丹丹成之前,南宫雪朗甚至还曾幻想过,要是陌殇不在了,他便有机会了。

    “哼!”

    “要是我对她痴缠不放,师傅才要丢脸的。”

    他知道,那个地方就是宓妃的目的地,所以不管怎么样宓妃都会去到那里,所以,他若想再见宓妃的话,也只能去那里。

    可他却不死心,哪怕就是遇到海上风暴,险些葬身于大海,南宫雪朗都没有放弃要去光武大陆的决心。

    若在海上之时,他能对宓妃展开追求,兴许他还有机会成为站在宓妃身边的那一个男人,但他偏偏错过了,也便没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直到宓妃摆了他一道,南宫雪朗方才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心意,只是那时一切怕就晚了。

    当初在海上相遇,他便渐渐对宓妃心生好感,只是他却刻意忽略那种情愫,一直暗暗告诉自己,他从不曾对宓妃动过心。

    “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无论我怎么后悔都没有用。”南宫雪朗不是那种对待感情死缠烂打之人,因此,他也做不出那等对宓妃纠缠之事。

    “呃…这个…”

    “可他们两情相悦好吗?师傅。”

    早在得知呼延宇齐那老东西收了一个女弟子,东陵靖就盘算着要跟他做亲家,让他这个关门弟子南宫雪朗娶了呼延老儿的徒弟,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啊!

    “更何况为师我可是打听清楚了,陌殇那小子跟宓妃丫头可是还没有定下的,他们压根就不是什么未婚夫妻的关系,你有什么不好为自己争取的。”

    “想当年,你师娘也是有着一个未婚夫的,但结果怎么样,她不也成为你师娘了。”说到他的追妻史,东陵靖那就是一脸的得意与自豪。

    南宫雪朗:“……”

    “怎么就没机会了,只要宓妃丫头还没成亲,那你就有机会懂不懂?”

    毕竟,光武大陆跟浩瀚大陆还是存在文化差异的,两块大陆的管理方式不同,历史什么的也不同,绝对不能混在一起来谈论。

    只是这些话,南宫雪朗不便对东陵靖明说,就算说了东陵靖也不一定明白,或是理解。

    别看陌殇只是一个楚宣王世子,真要论起来他不会比一国之君逊色,要知道历代楚宣王存在的意义,那就是堪比一个暗皇般的存在。

    璃城是什么样的存在,这里的人不知道,却不代表浩瀚大陆的人也不知好伐?

    表面上看起来他这个梦萝国的亲王,在身份上的确是要比金凤国的一个楚宣王世子要强,但事实却是,金凤国的整座璃城都是楚宣王府的,也就等同于是楚宣王世子的,他还真尊贵不过陌殇去。

    南宫雪朗的额角抽了抽,嘴角也抽了抽,他默默的抹去脸上密布的黑线,低声辩解道:“师傅,徒弟我压根就没有先下手为强的机会好吗?而且这事儿也跟身份地位没多大关系吧!”

    “混小子你有没有在听为师说话,还有你这是什么见鬼的表情?”

    距离远是一回事,难以摸清底细,不知深浅才是郑淑娴最担心的,她没有那么大的手笔,不惜一切代价的去赌一个结果,所以她只能求那一个最保险的。

    撇开她对赫连氏一族的怨恨不说,也唯有‘绝望深渊’才适合作为‘清岗之地’重获新生的跳板,另外两大秘地不行。

    这也是郑淑娴谋划那么久,却只敢对‘绝望深渊’紫晶宫出手的重要原因之一。

    是以,三大秘地之中唯有‘绝望深渊’是最容易接近,也最容易踏足的,其他两大秘地可不是你有胆量,你有野心就能冒然凑过去的。

    至于东陵皇岛那是比云雾仙山还要神秘莫测的地方,整座岛上那上机关陷阱密布,各种各样的精妙阵法更是一环接一环,不是东陵一族的人或是精通阵法之人,一旦冒然踏入便是必死无疑。

    没有人能够保证,所以,世人皆不敢冒犯挑衅云雾仙山,毕竟不说他们会不会生病的问题,单单就是云雾仙山所出的某些丹药,能够有助他们修为提升,他们就不会想去自毁长城啊!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看大夫?

    比起‘绝望深渊’赫连氏一族出手的有迹可寻,云雾仙山呼延氏一族的医术,以及东陵皇岛东陵氏一族的奇门之术,他们虽本质不同,有一点却是不尽相同的,那便是可杀人于无形。

    虽说三大秘地以‘绝望深渊’为首,云雾仙山跟东陵皇岛次之,然,比起‘绝望深渊’紫晶宫赫连氏一族,自传承以来所掌握的绝学种类繁多,又涉及面广,云雾仙山跟东陵皇岛一个被称作仙道医家,医道正宗,一个被誉为天下奇门遁甲,阵法术数之祖,世人不敢轻意冒犯挑衅‘绝望深渊’却也是得罪不起云雾仙山跟东陵皇岛的。

    他东陵皇岛原就与云雾仙山交好,两大秘地在他跟呼延宇齐的管辖之下,几乎可以说成是同气连枝的,感情自不是‘绝望深渊’跟东陵皇岛,以及‘绝望深渊’跟云雾仙山之间的关系可相提并论的。

    撇开东陵靖对宓妃本人是相当的欣赏,遗憾没能收个宓妃那样的女徒弟之外,东陵靖也是相信他那老朋友呼延宇齐的眼光,能让那老东西收回弟子,并且还是唯一一个弟子的人,岂能是个平凡的。

    “你说你怎么就不早一点开窍呢?”东陵靖也不想数落南宫雪朗,在他伤口上撒盐的,结果却是越说越上火,大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你跟陌殇那小子都是从浩瀚大陆来的,那小子是金凤国的楚宣王世子,你小子不好歹也是梦萝国的堂堂一亲王吗?论起身份来,你小子还不得要压那小子一头,你说说你怎么就不先下手为强?”

    但是,陌殇再好那也不是他徒弟,也不是他的后代子孙不是?比来比去,东陵靖还是觉得自家徒弟很好,非常好,没得他的徒弟就没有资格去争取一个向喜欢的姑娘表白的机会啊!

    “没出息的臭小子,你可真丢为师的脸。”孩子都是自家的好,徒弟自然而然也是自家的好,虽说赫连老儿的外孙子的确很优秀,也的确很出众,单单就是在修炼天赋这一项上面,就足以甩南宫雪朗好几条街了。

    之后再有所接触之后,南宫雪朗就越发被宓妃吸引,在他眼里的宓妃不但貌美,更是机敏聪慧过人,无论是心计手段都高人一筹,尤其是她那我行我素,轻狂张扬,又不失霸道随性的性情,让得南宫雪朗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陷得更深。

    初见宓妃,南宫雪朗便被她的容貌所惊艳到,总算能体会‘一见难忘’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了。

    如宓妃那样无论容貌品性皆世间少有的女子,只要见过她的男子都不免会对她心生好感,继而生出倾慕之心吧!

    常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每每回想起那天东陵靖对他说的那番话,南宫雪朗就反复的问自己,他当真是没有对宓妃动心吗?

    就算是他想,又有什么用呢?

    收回落在清梅轩的目光,南宫雪朗半垂着双眸低声说道:“没想什么。”

    “雪朗在想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1两魂终融,她的条件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