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2 两魂相融,她的条件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陌殇的外貌之上。

    他的身体看似还是原来的,实而经过阴阳两魂的淬炼,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就连他的灵魂都不禁随之发生了变化。

    至此,陌殇体内阴魂之体与阳魂之体总算彻底相融,而陌殇也彻底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了。

    凝魂液的功效,宓妃跟青老都有向陌殇提到过,他自然知晓是什么,又有何用处,因此,当东陵靖将凝魂液交到他手中的时候,陌殇没有任何犹豫就服下了。

    得了宓妃的指示东陵靖也不含糊,直接寻了个时机就闪身入阵,好在陌殇的意识相对清醒,否则只怕是要攻击东陵靖的。

    “东陵师叔,瞬移入阵让他服入凝魂液。”

    “哦,是是是。”

    “青老,将凝魂液交给东陵师叔。”

    这个融合的过程直到午时方才宣告结束,清晨时分实在技持不住的宓妃终是在椅子上睡着,但在她感应到陌殇体内不同寻常气息之际,立马就被惊醒了。

    随着灵气被东陵靖一点一点引出他的体内,陌殇体内的阳魂感觉到危险,突然动得非常厉害,好在有了前一次对付阴魂的经验,陌殇应对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很快便将其压制了下去。

    两魂相融的过程是极其缓慢的,直到月亮落下,太阳刚升起之际,阵法之内的陌殇再次爆发出激烈的响动,好在有东陵靖相助,很快他便从阴极移到了阳极。

    今晚,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赫连迎摸了摸鼻子,忍不住对宓妃叨叨了几句之后,吩咐赫连子珩就近照顾宓妃,其他人则是被他带着暂时离开清梅轩。

    “你们都散开吧,我不需要那么多人守着。”安排好一切之后,宓妃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瓶子,看也没看就吞了一把不知道是什么的丹药,然后不忘提醒道:“别以为紫晶宫防卫森严就掉意轻心,没得被对方钻了空子,你们就得哭了。”

    青老见宓妃对此没说什么,也就含笑将方子交给了赫连梓薇,并且对她细细叮嘱了一番。

    一听这话青老自是马上行动,而赫连梓薇反应也足够迅速,她不等宓妃开口就直接说道:“青老把方子交给我吧,我去小厨房熬药。”

    “我这般模样也的确是有失血过多的成份,还劳青老开一份补气养血的方子出来。”

    知道从宓妃身上问不出什么来,东陵靖也只能认命的去守着陌殇,就盼着他能早些从阵中出来,那样距离他想知道的事情也更近一步。

    “好了,我累了,需要休息,熙然就交给师叔你负责了,至于师叔心中的疑问,不妨留到我身体好一点之后再说。”

    只是,宓妃这丫头怎么会有?

    闻言,东陵靖整个人都不好了,那《赋灵秘典》可是他东陵皇岛的不传之秘啊,虽说早已经失传三四百余年,但他绝对是不会记错的。

    宓妃摇了摇头,指了指阵中的陌殇道:“在他平安无事之前,师叔是不要想《赋灵秘典》什么的了,好好关注阵中一切,以便第一时间采取最佳的行动才是要紧事,他若少了根头发,我就将那《赋灵秘典》当成引火的纸给烧了。”

    “那个丫头你看现在时间尚早,陌殇小子还没到进入阳极的时间,你看是不是能让师叔我先瞧一眼《赋灵秘典》啊?”

    “成交。”

    “对对对,只要你给师叔我《赋灵秘典》,师叔我什么都答应你。”

    “这么说得到《赋灵秘典》就是师叔你的要求了?”

    站在东陵靖身后的南宫雪朗瞬间面色扭曲,师傅您这么善变,师娘她知道么?

    “哎哟,你个丫头只要告诉老头子实话,老头子向你保证,一定力保陌殇小子平安无事怎么样?”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臭丫头你刚才是不是说到《赋灵秘典》了?”

    那无辜的小眼神儿,看得周围听到她说话的人都一脸的黑线,姑娘您这么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

    水眸瞪得大大的看着忽然就凑到她面前的东陵靖,宓妃表示有些接受不能,她黑着一张脸虚弱的道:“没什么啊,我说什么了。”

    吓――

    “你说什么丫头?”

    东陵靖且不说是她的长辈,单凭东陵靖待她的那一颗真诚维护之心,宓妃在看过《赋灵秘典》之后就有心想要将其送给他,此时提出这事儿虽说有些不厚道,可宓妃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赋灵秘典》也是陌殇在飘渺秘境传承中的东西,只是现在还弄不明白,属于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飘渺秘境,怎会出现东陵皇岛以及云雾仙山一些失传已久的秘笈。

    “好吧,是我活该。”宓妃认同的点了点头,也不反驳东陵靖的话,只是沉默半晌后语气幽幽的道:“原本我还在想着将那本《赋灵秘典》送出去做谢礼的,现在看来是送不出去了。”

    “那是你活该。”

    “那师叔的意思是,不心疼我这付出的全都白费了?”宓妃一脸的忧伤,语气也变得可怜兮兮的,那幽幽的目光真让东陵靖浑身发麻。

    陌殇小子的生死,特么还真不关他的事好伐,他跟赫连迎交情固然不错,却也没有他跟呼延宇齐关系亲近好不好,他就算不管也没啥。

    “哼,那关我何事?”

    “好吧,就算我又蠢又傻的,可事情都进行到这一步了,师叔你总不好见死不救吧。”

    “臭丫头,你要不给师叔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休想师叔我会出手。”以东陵靖跟呼延宇齐的交情,他妥妥占着宓妃一个长辈的身份,就算教训她的话不好听,她也得好好的听着,受着。

    听着东陵靖一点不加以掩饰的臭骂,宓妃嘴角抽了抽,额上黑线直落,她眨了眨眼干脆抿唇不语。

    “你说说你,就为了那么个臭小子,你不但耗损自己的修为替他赋灵布阵,让他得尽阴阳之气,以重塑体魄生肌,脱胎换骨,重获新生,还以引灵之法将灵气导入他的体内,为他压制阴阳两魂其中一魂,为他争取时间,以至于伤上加伤,你说你傻不傻,简直就是蠢死了。”

    “你个丫头片子别说得那么不情愿,那引灵真要那么容易,你会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东陵靖恨恨的看了眼宓妃那惨白惨白的脸色,心说:也是那护短的老头儿不在,要不整个紫晶宫都要承受他的怒火。

    “说吧,你的条件。”

    “咳咳,宓妃丫头既然会赋灵,那就应该知道引灵是多么不易的一件事情了。”

    有什么要求不能明说么,非得这么吊着她的胃口?

    “东陵皇岛可是以奇门阵法术数立派的,师叔作为东陵皇岛之主,要是这么点本事都没有,岂不怡笑四方了。”

    “宓妃丫头就那么确定师叔我懂引灵之法?”

    此时的她内伤严重自不必说,修为亦是耗损良多,根本无法再助陌殇一臂之力,而赫连迎等人固然修为都不错,但他们不精于阵法,眼下唯有东陵靖是最为合适的人。

    融合阴魂之时,尚有阳魂与灵气相抗,以至于陌殇还有时间不受侵扰,可以专心融合两魂,然,待阴魂之体消失,陌殇再度融合阳魂之时,没了阻碍的灵气就会疯狂的游走在陌殇的七经八脉,若不加以引导,就算最终两魂之体终融于陌殇的灵魂,他也会因七经八脉受损而成为一个废人的。

    “所以待他吸收完阴魂之力,需要从阴极转到阳极,开始融合阳魂之际,就请东陵师叔将他体内灵气引出,不管是师叔自己吸引了也好,还是放逐于天地之间也罢,就是要保证没有任何灵力趁他虚弱之际侵占他的身体。”

    “所以呢?”东陵靖精光四溢的凌厉眸光跟宓妃的视线对上,直叹这丫头不愧是那老东西的徒弟,真真是一点都不惧他之威啊。

    “东陵师叔可是个聪明人,不用丫头我说得太直白吧。”宓妃眯了眯眼,眸底的目光掠过一丝狡黠,嘴角的笑意却带着一丝冰寒,“轮回丹唯有阴阳两魂分别融入陌殇灵魂后,丹药方才发挥最大的药效,在这之前无论是融合阴魂还是融合阳魂,丹药之力不过都只发挥了不到十分之一而已。”

    更何况就如南宫雪朗所言,他终究是错过了,再加上还有陌殇小子那么强大一个对手,想赢的几率可以说是没有,还不如保存那一份美好呢。

    可感情一事,就算他是做师傅的,也不能随意插手干涉的不是?

    之前他还琢磨着,既然他的小徒弟南宫雪朗心仪于宓妃,那他就可劲儿的撮合他们,宓妃若不能成为他的弟子,可要成为他的弟子媳妇儿,他老人家也是欣喜异常的啊!

    东陵靖这话说得不算客气,他对宓妃一直都很有好感,想要收她为徒的心思就从没歇过,不知在心里咒骂了多少次不该被呼延宇齐抢先的。

    “宓妃丫头这阴阳轮回大阵不但成型了,而且还被成功赋灵了,这手段可比师叔高明多了,哪里还有需要请师叔出手的理由?你个丫头是在逗师叔玩吗?”

    影北负责清梅轩周围的守卫,也只有影南稍微自由一些,他可随时随地听从宓妃的调遣。

    风花雪月四公子则被宓妃打发去了兰陵宫看守公冶语诗,虽然紫晶宫内那幕后之人的暗桩已经清除殆尽,几乎没什么漏网之鱼,可宓妃行事素来小心,为免趁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陌殇身上之时,有人闯进紫晶宫救走公冶语诗,又或是杀公冶语诗灭口,还是安排人将公冶语诗保护起来方才妥当。

    公冶润钰按照约定回了公冶世家,以便陌殇可以实时的了解公冶世家的情况,以及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的情况。

    是以,为了不让陌殇察觉到她的企图,她在丹成之前一直没有动过布阵的念头,直到月圆之夜的子时将近,陌殇被她要求去泡药浴,她才让赫连子珩帮忙摆下阴阳轮回大阵。

    也是从那时起,宓妃有意无意的从陌殇口中问到些什么,再加上她自己的证实,果然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直到她最后一次确认轮回丹药方,决定开始动手炼制轮回丹,又得青老提醒知晓可以在陌殇成功融合两魂之后,再次服用凝魂液,她才猛然想明白了些什么。

    大概也是天意如此,宓妃研究轮回丹药方很长时间,对于里面所需用到的各种药材都细细的研究过,最后却发现一些相互矛盾的地方。

    可是明显服用轮回丹融合两魂之后,那护谓的隐患固然不会危及性命,却也难免会有其他损伤,而这一切陌殇其实是早就知晓的,但他什么都没有对宓妃说,还口口声声向她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如若只是受些苦楚,并不影响其他的话,宓妃或许就不会动阴阳轮回大阵的主意了,毕竟她也不想冒那样的险。

    然而,轮回丹这种丹药在三大秘地早已失传,甚至很多人都不曾听说过,它固然可以融合阴阳两魂,但却难免还要留下一些隐患。

    陌殇在飘渺秘境破除体内封印之后,莫名就得到了许多关于三大秘地的一些传承记忆,他也是在那些记忆中找寻到轮回丹药方,知晓服用轮回丹后能使阴阳两魂相融的。

    纤细如葱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澄澈的水眸唯有落在陌殇身上时才会溢出丝丝温柔之色,“宓妃想请东陵师叔出一次手,不知可否?”

    靠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会儿的宓妃总算缓过一口气来,惨白的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点点,但恢复一点力气之后宓妃却没有回应赫连梓薇跟长孙依凡两个,就连陌乾她也仅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旋即便移开了目光。

    只可惜,错已造成,怕是很难得到那丫头的心了。

    那一刻,她总算是相信了陌殇的眼光比他们都好,唯有如宓妃那样的女子,方才真正配得上他。

    “薇儿她有错,我这个做她母亲的人也有错,向你道歉的人还有我的份。”从宓妃一次次从失败中寻找经验,一次次炸炉后,终炼制成轮回丹,长孙依凡的心也彻底被宓妃给收服了。

    不过,认定一件事情就要一头走到黑的赫连梓薇,又岂是那等容易放弃之人,她接着又道:“就凭我做的那些事情你不待见我是对的,我也不指望你能现在就原谅我,但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那样熙然会担心的。”

    看到宓妃那张惨白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就连眼神都没有什么波动,赫连梓薇是无比心塞的,你说遇到一个比她儿子还要冷心冷情的姑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那天晚上是我错了,也是我拎不清,我不想说让你理解我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偏心自己的儿子,以为让你退让,让公冶语诗救他就是对熙然好,我让你离开成全熙然跟公冶语诗简直就是被猪心蒙了心,我是真的明白自己错了,所以我不愿用这样的借口来说话。”

    她跟宓妃比起来,简直就是给宓妃提鞋都不配,也不怪她的儿子横看竖看都瞧不上她。

    现在回想起公冶语诗来,她是真觉得自己眼瞎,怎么会觉得那样的姑娘是个好的?

    “是啊,你有没有什么爱喝的,你告诉我一声就行,我马上就去小厨房给你做。”此时,赫连梓薇也顾不上巴不巴结宓妃,又或是在不在宓妃面前低头了,就凭宓妃为她儿子做的一切,还把自己弄成这般模样,赫连梓薇觉得哪怕宓妃要她向她下跪道歉她都是愿意的。

    宓妃无论是性格还是性情,甚至是在为人处事之上都一点不像温相跟温夫人,但她的容貌却是集合了温相跟温夫人长相的所有优点,甚至出落得更加的绝色,隐隐还能让陌乾瞧出几分小时候的样子。

    温相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星殒城内出了名的美男子,而温夫人年轻的时候,亦然也是星殒城出了名的美人儿,他们两人的女儿只要不长残了,那绝对就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也是在看到宓妃的那张脸之后,陌乾跟赫连梓薇才总算是在宓妃的身上找到了些温相跟温夫人的影子。

    相对气质而言,公冶语诗就要逊色宓妃不少了。

    认真说起来,公冶语诗的容貌跟宓妃的容貌其实是不相上下的,她们都美得份外的不真实,五官完美到无可挑剔,若说她们身上唯一能够分出胜与负的,大概就是她们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气质了。

    虽说公冶语诗的容貌已然是‘绝望深渊’之最,见过她的人都很难再对别的女子有很高的评价,然而,当陌乾等人看到宓妃那张清丽脱俗,美绝人寰的倾国倾城之颜后,都不禁有种被她惊艳到了的感觉。

    前几日宓妃在炼制轮回丹的时候,一次接着一次的炸炉,起先宓妃的确是还戴着那张蝴蝶面具的,后来被炸了两次之后面具毁了,宓妃的真面目就曝光了。

    再有就是宓妃在阵中以自己的鲜血为引,开启了整个阴阳轮回大阵,陌乾见她这样难免会认为她有失血过多的成份在里面,“温丫头,你手掌上的伤…你伯母熬汤的手艺不错,不如我让她去小厨房给你煮一点补血的东西?”

    “温丫头,你的脸色如此苍白,是不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给阵法赋灵什么的,陌乾是听得一知半解,想问清楚一点,结果东陵靖压根不搭理他。

    所以,宓妃坚信陌殇知道他眼下最要紧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也才会在这之前什么都没有透露给他,而是直接做了先斩后奏的决定。

    若他不抓住这一次的机会,那便再没下一次了,而他也终将不能陪她一起到白头了。

    要是陌殇没有在阵中,他肯定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给予她最需要的,然而,他现在就算有心也帮不了她,安慰不了她。

    也正是看到赫连迎他们向她奔过来的时候,宓妃越发想念自己的家人了,她好想回家,好想爹娘,好想哥哥们……

    要是今晚她的爹娘兄长在,就算阻止不了她为救陌殇不惜一切代价,却也绝对会在她需要的时候就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而不是像刚才那样。

    她可以理解他们,因为陌殇是他们的外孙,儿子,侄子,但这却不能作为她谅解他们的理由。

    瞥了眼‘呼拉’一下带着尴尬窘迫涌到她身边的三对夫妻,宓妃极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根本就不愿搭理他们。

    一时间,几人望着宓妃,那神情岂是‘尴尬’二字可以形容跟描述的?

    直到此刻,他们才猛然意识到,若非是有宓妃在,这两魂相融的过程哪能如此顺利,偏他们都关注陌殇如何了,却把最大的功臣给抛之脑后。

    这个时候注意力完全被阵中陌殇所吸引的赫连迎,陌乾等人也都缓过了神来,他们站在阵外可以清楚的看到,阴魂之体在陌殇的牵引之下,已经渐渐有融入他灵魂的趋势,那颗提起的心便随之暂时落下。

    为免宓妃坐得不舒服,他还特地拿了几个柔软的垫子的铺在上面,可谓是细心又周到了。

    好在赫连子珩是个极有眼力劲儿的,当宓妃力竭瘫软在地,影南朝宓妃跑过去的时候,他就果断的奔回房间搬了一张宽大舒适的椅子出来。

    “得罪了。”

    清润的目光落到赫连子珩的脸上,宓妃点了点头,现在的她实在没力气动一下,能坐在椅子上靠着休息,肯定要比坐地上舒服啊,她是傻了才会拒绝。

    “表弟妹应该不介意让我这个做表哥的抱你坐到椅子上休息吧!”

    饶是她隐痛的能力也是一流了,可还是硬生生疼出一头的冷汗来。

    “咳咳…”借着影南手臂的力量,宓妃好歹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不过轻轻一动,她全身的经脉都如针扎一般的刺痛不已。

    “那有没有什么是属下可以帮世子妃的,眼下世子爷的情况相对平稳,融合阴魂之体的时间不会太短,世子妃拖着伤在此守候,世子爷知道了也会余心不安的。”

    今晚过后,大概得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是不能动武了。

    宓妃轻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示意影南将她给扶起来坐着,这次为了布下阴阳轮回大阵,她不但耗损了自身的不少修为,同时在吹奏紫竹笛强行引灵的时候还受了很重的内伤,可不是打座调息就能恢复的。

    不说世子爷了,就是任何一个男人,有那么一个全心全意,且处处为你着想的女人,只怕也不会不珍惜的吧!

    世子爷固然是将世子妃放在心尖之上的,世子妃又何尝不是将世子爷给放在心尖之上,谁碰谁就得死。

    “世子妃,要不属下扶您到房间打座调息一下?”以前他跟影北还尚不能理解,为何一个女子能在世子爷的心中占据那么不可取代的位置,直到宓妃出现,他们又亲眼目睹了宓妃是怎么待陌殇的之后,方才渐渐懂了什么。

    宓妃将目光从阵中陌殇的身上收回,淡淡的瞥了眼一脸慌乱着急的影南,张了张嘴又实在没能发出声音,她真是累得虚脱了。

    然,心里的想法是一回事,下意识的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在宓妃倒下的那一瞬,影南果断闪身到宓妃的身边,面带焦急的问道:“世子妃,世子妃您怎么样了?”

    一来宓妃让他抱不抱是个问题,二来世子爷现在情况未明,世子妃肯定说什么都不会离开,三来嘛,就是世子爷那活脱脱就是一个醋坛子,他没那个胆量去挑衅世子爷的威严啊!

    只是看到整个儿瘫软在地,面色惨白得跟鬼一样的宓妃,影南心里那个着急啊,可他又实在没胆去将宓妃扶起来或是抱回房间去休息。

    影南奉命将紫竹笛拿来给宓妃之后就一直不远不近的护卫在宓妃的身边,要是世子妃有个什么好歹,他还不得被世子爷给生吞活剥了。

    唯有彻底融合了体内两魂,他才具备去谈其他的资格,否则他就什么立场都没有。

    阴阳轮回大阵中,盘膝坐于阴极内的陌殇五识已然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他纵使担心宓妃,却也知道他眼下最应该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眼见陌殇渐渐掌控了主动权,宓妃高度紧崩的神经也随之放松,整个人几乎是完全瘫软在地,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2两魂相融,她的条件2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