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3 两魂相融,她的条件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世子爷…”

    影北一早就被交待了别的事情,为了不出差错他是一点都不敢掉意轻心,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崩得紧紧的,因此,一直守在清梅轩外围的他,对于清梅轩内发生的事情还不是很清楚。

    因着时间紧迫,他也没得及询问影南,只知道世子妃好像受伤非常严重,好在世子爷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本世子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你且先退下吧!”影北站在门外不过刚喊了陌殇名,还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被陌殇给打断了,周身的寒气冰冷刺骨,不禁令人退避三舍。

    饮下凝魂液的时候,陌殇的所有意识都恢复了,他整个人清醒得不能再清醒,自然而然也忆起了发生在宓妃身上的所有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共同占据他身体的阴阳两魂彻底相融后,他的脸上才一点欣喜之色都没有。

    “…是。”听了陌殇的话,影北整个人僵在原地,嘴巴张了张却到底是没能再说出别的话来。

    即便昨个儿晚上他在清梅轩外抓了几个人,又顺藤摸瓜的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一方面是此事必须要向陌殇禀报,另一方面他也是需要得到陌殇新的指示。

    可眼下世子妃不太好,世子爷的心思全都在世子妃的身上,哪里还有心情管旁的?

    “任何事情都等阿宓好了再说,退下。”如果说之前陌殇的语气还算温和的话,此刻他的语气就已经变成是凌厉的命令了。

    “是,属下知道了。”世子妃是为了救世子爷才受的伤,世子爷守着世子妃是理所应对的,影北对宓妃素来恭敬又心生敬佩,所以心里也是盼着宓妃能够早日好起来。

    天知道宓妃在亲眼看到陌殇从阴阳轮回大阵中走出来之后,就双眼一黑直接晕倒在椅子上,可是将当时院里的人都吓了个半死,就怕宓妃有个好歹。

    “去吧。”陌殇握着宓妃的手坐在床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宓妃细嫩的脸颊,从影北开口到影北离开,他连个正脸都没让人瞧见。

    “宝贝儿,你都睡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舍不得睁开眼看一看我。”

    “傻丫头,你怎么就那么傻?”

    “你可知道要是你有什么事,留下我一个,我该怎么办?”

    “臭丫头,你都学会不经我同意先斩后奏了,可真真是欠收拾得很。”

    嘴上那么凶狠的说着,可事实上陌殇又怎么可能舍得碰宓妃一根手指头呢?

    对这个小女人,他爱,他喜欢都来不及了,哪里舍得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快?

    “阿宓难不成是被我的样子给吓到了,所以才一觉就睡这么长的时间……”当卧房里面只有他跟宓妃两个人的时候,陌殇一会儿轻抚宓妃的脸蛋儿,一会儿又忍不住抓着她的手轻放在他的脸上,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宓妃是真实的在他身边。

    要说他现在的模样,宓妃其实也是不陌生的,毕竟她都已经不是看第一回了。

    只是赫连迎等人不知道,阴魂之体与阳魂之体相融之后,陌殇的外貌竟会发生他们意想不到的变化,初见第一眼的时候,差点儿没把他们给吓坏。

    陌殇的外貌条件本来就长得好,纵使世间美男子无数,却也几乎找不出几个能与他比肩的,谁曾想阴阳两魂相融之后,陌殇除了发色变了,眸色变了之外,就连他那精致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绝美五官,竟然也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当然,他的容貌只会越发的完美无缺,自是不可能变得比以前逊色的。

    “宝贝儿,快醒醒吧,你这样的状态让我好生担心,偏生青老给你诊了脉,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想到这里陌殇就忍不住在心里咒骂青老没本事,怎么就连诊个脉都诊不出来,白瞎了他那一身的好医术。

    忙活了近半个月时间的青老,眼见陌殇彻底恢复健康,他也可以回自己院子里好生休息休息了,哪里知道陌殇还在惦记他啊?

    于是乎,沉浸在美梦中的青老,愣是毫无预兆的连连打了三个喷嚏,鼻子都要痒死了。

    “阿宓…”似是察觉到宓妃的手指微动了一下,陌殇便一脸欣喜的叫着宓妃刚要跟她说些别的,突然发现外面来了人,俊脸上的笑意立马就没了,冰冷刺骨的声音自他口中溢出,仿佛四周的空气都要随之凝结。

    “什么事?”

    影南来的时候正好碰到离开的影北,也就顺便问了一下世子妃的情况,结果影北说世子妃还没醒,世子爷什么事都不想管,让他自个儿拿捏分寸,若无什么大事,还是尽量别来烦世子爷比较妥当。

    要是可以影南也不想这个时候来,毕竟哪怕就是世子爷也没他知道得清楚,世子妃现在的状况还真不好说,一是修为大损,二是内伤严重,短时间内怕是好不了的。

    可他要禀报的事情说不严重,它也不严重,但要说严重,它也的确很严重。

    这说与不说,都为难。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回头又看了昏睡中的宓妃几眼,确定她是没有要醒的迹象后,陌殇揉了揉眉心,语气越发的不耐了。

    影南固然怕得要死,却也不敢不回陌殇的话啊,只是他刚要开口,就听到他家世子爷无比烦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立刻马上传本世子的命令出去,在本世子的世子妃没有平安之前,本世子谁也不见,什么事也不管,还有没本世子的允许,不准任何闲杂人等靠近清梅轩。”

    “呃…”影南僵着一张脸,嘴角都快抽不动了,他默了默点头,苦逼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听世子爷这意思,分明就是连宫主等人都不待见了,除非世子妃能立马醒过来。

    “本世子的话听明白了吗?”

    “回世子爷的话,属下听明白了,也会立即将世子爷的命令传达下去。”

    无力的抚了抚额,影南能说他这会子过来,就有宫主大人叫他来打探打探情报的意思吗?

    “告诉他们只要明确一件事情就好,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比得上她重要。”为了宓妃,陌殇可以去争去夺这天下所有的一切,为了宓妃,陌殇也可以毫无怜悯之心的毁灭这个世界。

    “是。”影南心神一震,再一次明确了世子妃在世子爷心目中的地位。

    “以前本世子不在的时候,他们都能处理好‘绝望深渊’那么多的事情,没道理现在他们那么多的人,却事事都要来询问本世子的意见。”

    “是。”

    “那些欠了本世子债的,算计了本世子的人,你且告诉他们可以不管不问,也自不必插手,待本世子休养好了,自当亲自上门向他们讨要一个说法。”幽深如海的凤眸掠过一道凌厉的冷芒,陌殇邪气而危险的勾了勾性感的薄唇,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熟知陌殇的人都知道,每当他这么笑的时候,就是有人要倒霉的时候。

    “是。”

    虽说没有被陌殇的目光给牢牢的盯住,但陌殇在影南的心里可是积威深重的,感受到从陌殇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影南真觉得心里苦。

    他一再扯着自己的袖口擦额上的冷汗,也渐渐领会到陌殇话里另外的一个意思。

    特么本世子养着你们是来做什么的,事事都要本世子做了那还要你们这些人干什么?一个个全都养着吃闲饭的吗?嗯?

    咳…大概也许,这就是世子爷没有吼出来的原话了。

    至于陌殇为什么没有那么失控的低吼出来,影南自我脑补的画面是,世子爷心疼世子妃,肯定是不想世子妃睡不安稳。

    “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本世子滚出去。”果断一挥袖,影南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了,直接掉头就跑,倒是把陌殇瞧得一愣一愣的。

    心说:哼,算你小子跑得快。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大火气。”宓妃还尚未睁开双眼,便听到了陌殇的吼声,出口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娇憨软糯,听得陌殇心都快化了。

    “阿宓你醒了。”

    望着那睁着水灵灵大眼睛直盯着他看的宓妃,陌殇惊喜的长臂一伸就将宓妃给搂进了怀里,下巴轻搁在她的肩上,柔声道:“阿宓你吓死我了。”

    “嗯?”许是这会子刚醒,宓妃的脑子还有些迷糊,这会儿呆在陌殇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昏睡前发生的事情渐渐被她所忆起。

    也怪她当时确实太累,整个人完全都虚脱了,能够强撑到陌殇从阵中走出来,就已经是她的极限。

    若非在她昏睡前没能交待上几句,也不至于让陌殇这般担心,不由得就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脸颊,软声道:“别担心,我没事,你要相信我是不会把自己去冒险的。”

    “傻丫头,你要有个好歹,你叫我怎么办?”

    “唔,还能怎么办,我要死了就拉着你一起下地狱。”怎么瞧都不够似的盯着面前这个,可以说是全新的陌殇,宓妃怎么看就心中怎么欢喜。

    终于,他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终于,他可以实现他的承诺,牵着她的手一起到白头。

    “你就不怕我反悔了?”

    “才不会,我相信熙然。”

    “真是个傻妞儿。”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虽说那是一场豪赌,不过庆幸是她赌赢了,至于那凶险的过程,宓妃却是不怎么乐意去回想了。

    陌殇干脆把宓妃整个儿抱在怀里,让她跨坐在他腿上,也好跟他面对面的说话,“阿宓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青老他什么都看不出来,检查了半天也只说你是睡着了?”

    虽然陌殇嘴上说着青老不靠谱,诊个脉都诊不好,医术学来都没用,但陌殇也是素来就知道在宓妃身上是有些秘密的,因此,他确是不担心宓妃有性命之忧,然而看着昏睡不睡的宓妃,他却关心则乱了。

    “以前我受重伤后,因着修习古武之术的缘故,有时候身体也会陷入自我修复状态,直到将身体调整到一个相对平缓的程度就会自动醒来。”

    温暖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宓妃柔软的头发,陌殇也不打断宓妃的话,就听她细细说与他听。

    “也是当时虚脱得厉害,忘了交待一声,要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误会。”她修为耗损,又受内伤,这些就算不通过青老告诉陌殇,单凭陌殇现在的修为他也瞧得出来,故而,宓妃索性将这事儿给揭过去。

    “嗯。”

    “熙然应当知道云雾仙山吧!”

    “知道。”

    “我因伤得有些重,一般的丹药根本治不了我,所以借由身体的自主修复才是最好的,也是能令我恢复最快速的,那是云雾仙山的秘法。”

    “嗯。”陌殇从阵中出来,就看到宓妃双眼一黑昏了过去,然后,他自是什么事情都顾不了,直接抱了宓妃回房,一直坐在床边守到现在,愣是半步都没有离开过。

    青老诊脉后只说宓妃是昏睡了,其他的什么也瞧不出来,就好像宓妃与他们是隔离开的,他们可以看到宓妃,甚至是可以触摸到她,然而,却是不能攻击她,否则她身上的封印就会反噬。

    当时,陌殇也曾有过怀疑,只是不能确定,现在得了宓妃的肯定回答,他心里提起的石头也算落了地,“阿宓,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一件事情?”

    “什么事?”

    “不管遇到什么,自己能处理的,不能处理的,你都要学会躲到我的身后,让我保护你好吗?”

    宓妃眨了眨眼,对上陌殇那双溢满深情,带着不容拒绝,却又流露出紧张跟期盼的神情,就算宓妃情商不高也是颇受动容的,软声道:“好。”

    她这也算是历经千难万艰,成功将她家男人打造成了一枚绝世好男人,是该到了享福的时候了,当一当被他护在身后的乖乖女也没什么不好的。

    “宝贝儿,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老实告诉我,那些耗损掉的修为会对你造成影响吗?”他的小女人从来就有一颗强者之心,陌殇不希望因为他而折了宓妃的羽翼,他的宝贝儿是该如女王般傲视天下的。

    “哼,你当我傻呢?”

    一听宓妃这语气,陌殇是松一口气,又听宓妃戳着他的胸口,没好气又不太甘心的道:“臭熙然,为了你我耗损的那些修为没有几个月是回不来了,而且内伤也要好好养着才成,你可得对我好点儿,不然就仔细你的皮。”

    “谢谢你,宝贝儿。”

    “既然现在已经确定我没事了,那么熙然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刚才为什么吼影南了吧!”

    身体历经过一次修复后,短时间内再进行修复已经没什么效果,宓妃自是不会再去尝试。

    更何况,就算她目前不能动武,别人若想将她当成软{子来捏,怕也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的。

    除非,在这‘绝望深渊’还能出个比她更为厉害的毒师,否则谁也拿她没办法。

    “你才刚好一点,可不能操那么多的心,一切自有我去处理。”陌殇揉了揉宓妃的发顶,哪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只先安抚她道:“宝贝儿放心,我会抓紧时间处理紫晶宫这些事情,然后咱们就回家去。”

    现在的他已经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了,当初那个两年之约也可以作废。

    回到星殒城的第一件事情,陌殇就准备上相府提亲,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宓妃是他的女人。

    她会是他的世子妃,他的王妃,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唯一的女人。

    “可我不需要躺着。”宓妃嘟着嘴,一脸的不甘不愿,她是受伤了没错,可她还没到重伤卧床的地步好伐。

    “要不熙然处理事情的时候我就跟着你,但我保证不插手行不?”

    陌殇熟知宓妃的性子,也知这是她最大的让步,没得逼太紧这丫头会背着自己行事,遂,陌殇点头同意道:“好,那就这么安排。”

    “嗯嗯。”

    “睡了那么长时间,饿不饿?”

    听到这个问题,宓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没说时没发现,这一提她还真发现自己肚子都饿扁了,于是苦着一张绝美的小脸嘟囔道:“饿,我都快饿死了。”

    “来人,传膳。”

    很快,一桌子美味佳肴就送到了房间里,宓妃看到这些她喜欢的菜色,直接就舍弃了陌殇的怀抱直奔饭桌而去。

    “唔,好吃。”

    “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嗯,我知道,可是我真饿了。”宓妃嘴里含着东西,说话也不利索。

    陌殇盛了一碗汤晾在一旁,只等凉了就给宓妃喝,他也拿起筷子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道:“看宝贝儿胃口这么好我也饿了。”

    要说陌殇的确是早就饿了,宓妃有多长时间没进食,他就有多长时间没进食,之前因着担心宓妃一点不觉得饿,看到满桌子饭菜的时候,他的肚子也是不争气的‘咕咕’直叫唤。

    “来,熙然也多吃一点,这个好吃。”宓妃是个聪明的姑娘,就算陌殇没有明说,她也猜到了。

    要是换作陌殇昏迷着,她守在一旁也是没有心情吃东西的。

    两人温情脉脉的用完膳,陌殇又吩咐人送了热水到净房里,好方便宓妃沐浴梳洗一下。

    到底是睡了那么长时间,泡泡澡不但能让宓妃舒服不少,也能让她精神一些。

    等到宓妃洗完澡,穿了雪白的中衣出来,陌殇已经替宓妃准备好了一套天蓝色的立领束腰长裙,从胸口处一直蔓延至裙摆下方的绚丽山茶花,不禁令宓妃眼前一亮。

    “之前我画了衣服样子,让影南拿到城中最好的绣庄,请他们那里的绣娘做了好几套适合阿宓穿的衣服,今个儿咱们就穿这一套可好?”

    也不知从何时起,陌殇养成了这么个毛病,起先他只是看到好看的衣服或是首饰,然后就忍不住买下来,接着再找各种理由借口送给宓妃。

    慢慢的那习惯就变成,他会自己画衣服的样子,甚至是珠宝首饰的样子,然后用顶级的材料让人按照图纸做出他想要的衣服,想要的首饰,直到他看了满意后,方才将东西捧到宓妃的跟前。

    每当看到宓妃在看到东西时,那漂亮的水眸里掠过的丝丝惊喜,陌殇就觉得份外的满足。

    “好啊!”宓妃看了眼陌殇身上跟她几乎是同色同款的锦袍,倒也不戳破他的小心思,情侣装就情侣装呗,反正她不知道陌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越发热衷于跟她穿并不多颜色,差不多款式的衣服了。

    这种事情在宓妃眼里都是小事,只要陌殇喜欢,她没什么意见。

    更何况,时时有那么一个男人那么在意着你,宓妃光是想想心里就甜得直冒粉色泡泡。

    待宓妃将衣服换上,无论是这衣服的颜色还是款式,都甚得宓妃的欢心,越瞧便越是喜欢,“熙然,好看吗?”

    尺寸什么的都是陌殇在拿捏,当然是不可能不合身的,潋滟凤眸深刻的凝视着面前牵着裙摆转圈给他瞧的宓妃,宠溺又温柔的道:“好看。”

    “那还不是熙然眼光好,呵呵!”宓妃轻笑了两声,而后上前抱住陌殇的胳膊,软声道:“熙然快些替我绾发好不好?”

    “好。”

    等到陌殇将宓妃给收拾利落了,已经是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事情了。

    宓妃醒来的消息,冰泉殿内的赫连迎跟陌乾等人也刚收到消息,胸腔里那颗不安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那丫头醒了就好,要不陌殇的怒火,他们是真的承受不起。

    “祖父,爹娘,姑父姑母,既然表弟妹已经醒了,想来殇表弟也会乐意谈事情了,要不我亲自去一趟清梅轩?”赫连子珩自打知晓陌殇的心上人就是宓妃后,他就是认可宓妃的。

    经历过陌殇两魂相融的事情之后,在赫连子珩的心里,宓妃的地位是无人可以撼动的。

    就是陌殇要抛弃宓妃的话,他这个做表哥的都能站到宓妃的身边,帮着宓妃一起揍陌殇。

    “报――”

    “有何事禀报,说。”

    “回宫主的话,是殇少主跟少主夫人来了。”关于宓妃现在已经不是紫晶宫内的什么秘密了,但凡听说过宓妃为陌殇所做的一切,就算不用赫连迎等人承认,在紫晶宫内当差的人也都默认了宓妃是他们少主夫人的这个事实。

    果不其然,赫连迎在听到‘少主夫人’那四个字的时候,额上滑下三条黑线,嘴角也跟着抽了抽,他实在是不知道宓妃如此能收买人心啊?

    不过,她能收买得了,那也是她的本事。

    “快,赶紧请进来。”

    “是,宫主。”

    不等进来通报的侍卫走出冰泉殿,陌殇就直接带了宓妃进来,随行的竟然还有一个让赫连迎等人都意想不到的人。

    “宓妃丫头你还好吗?”

    面对陌殇父亲陌乾的真诚关心,宓妃还真做不到无视他的存在,更何况一直拉不下面子的赫连梓薇也向她道了歉,她要还紧抓着不放,是不是有点儿太过。

    陌殇紧了紧握住宓妃的那只手,抬眸对上陌乾的满是关心的眼,沉声道:“阿宓的身体自有我来操心,父亲还是照顾好母亲就行。”

    “我的身体已经无碍,伯父不用过度挂怀。”到底宓妃是不可能放弃陌殇这个男人的,就算陌殇再疼她,再宠她,却也不能否认面前这两个人是陌殇亲生爹娘的事实,宓妃也不想让陌殇为难。

    有些事情吃点亏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她都可以在陌殇的身上讨要回来,旋即,宓妃也就不介意在赫连梓薇的面前大方贤慧了。

    “昨日种种,似水无痕,既是已经过去之事,大家都莫要再提了。”

    这话,宓妃是对着赫连梓薇说的,她的态度也表达得相当明确了。

    “呵呵…那什么之前都是误会一场,误会一场,既然现在都说开了,那咱们就还是一家人。”宓妃都已经主动给了台阶下,赫连迎也不怕尴尬了,立马就出声顺坡下了。

    “以前是我们不对,以后只要你跟殇儿好好的,我们是真的不会再插手了。”

    看着那着急表态的长孙依凡,宓妃险些不厚道的喷笑出声,想当初这位老人家可是相当不待见她啊?

    尤其,她貌似还听说,这位宫主夫人其实还挺不待见陌乾的,莫不是这是受啥刺激了?

    垂眸宠溺的看了眼身边已经陷入无限脑补中的宓妃,陌殇表示自己很无奈,只得牵了她的手走到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

    “殇儿,宫内的情况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影南影北去向陌殇禀报情况,结果都被陌殇赶了出去的事情,赫连迎是知道的。

    眼下有此一问,也是因为宓妃醒了就坐在陌殇身边,他想看看陌殇的看法。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陌殇在来冰泉殿的路上,就已经叫来影南影北了解情况。

    因此,在他两魂相融前后发生的事情,陌殇都已经知晓了,甚至心中也有了自己的谋算。

    “有个消息你们也该知道了。”话落,陌殇清了清嗓子又道:“赫连宫主不妨将东陵靖前辈也请来,他作为东陵皇岛之主也有权知晓此事。”

    “这…”一听陌殇这话头,貌似事情很大条,赫连迎心中没底,却还是派了人去请东陵靖。

    在等东陵靖的这段时间,赫连迎的目光时不时就落到宓妃的身上,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瞧着当真好笑,而宓妃也是真笑了。

    “赫连宫主可是有话想问我,不妨直说。”

    “咳咳…”心思被直接点破,赫连迎也觉老脸挂不太住,最后,他咬了咬牙还是不甘心的想要求一个结果,就道:“那个丫头你跟云雾仙山有何关系?”

    这丫头称呼东陵靖的语气很随意,一点不像初次见面的样子,而且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称东陵靖一声师叔的?

    当然,赫连迎不可能怀疑宓妃是出自东陵皇岛哪个人的弟子,毕竟,倘若东陵皇岛有宓妃这般出色的弟子,以东陵靖的性子早就向他炫耀了。

    又想到东陵靖在提到宓妃那一副不甘,恨不得抢了宓妃做他弟子的神情,一个模糊的答案就在他的脑中诞生了。

    “赫连宫主以为呢?”宓妃不答反问,整个人都慵懒的赖在陌殇的身上,一点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咳咳…你这丫头真是…罢了,你告诉我,你跟那个凤邪是不是同一个人。”

    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宓妃要是凤邪的话,那也就是说明宓妃是出自云雾仙山的,而且这丫头还是呼延宇齐唯一的徒弟。

    如若不然,她不可能喊东陵靖师叔,赫连迎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也都这个时候了,瞒着也没甚意义,那个凤邪的确是我女扮男装的,而我师傅也的确就是呼延宇齐,我也可以全权代表云雾仙山说话。”

    得了宓妃准确的回答,赫连迎也算明白东陵靖那日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的确啊,云雾仙山的代表早就身处涅城,甚至是身处紫晶宫了,还能什么是人家不知道的?

    东陵靖一听说是赫连迎请他过去,立马就领了南宫雪朗到冰泉殿,见到并无大碍的宓妃之后,东陵靖就直接向宓妃伸出了手,郑重其事的道:“宓妃丫头可要兑现承诺了。”

    “放心吧,东西肯定会给师叔你的,难不成我还能给赖了。”

    “你个丫头片子的为人,师叔我还是相信的。”那样的东西也的确是不能随身携带,东陵靖明了这道理也就收了心思,转头看向赫连迎又道:“你们这是要谈家事?老夫跟雪朗在貌似不太妥当吧!”

    闻言,宓妃直接翻了个白眼,倒是陌殇耐性没几分了,直接扫了眼从走进冰泉殿就充当了背景墙的公冶语诗,冷声道:“你提出的条件本世子答应与否,就取决于你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了。”

    听着陌殇冰冷无情,甚至带着蚀骨杀意的声音,公冶语诗不禁生出一分后悔之意来。

    不过,她却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

    “只要殇少主能答应我的条件,那么我接下来要说的东西就是对你们有利的。”

    公冶语诗紧咬着自己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她提出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要求陌殇跟宓妃放过她,不再追究她之前的过错。

    她想要报仇,就必须得活着,哪怕就是苟延残喘的活着也比死了强。

    要是死了,她就再没机会报仇雪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3两魂相融,她的条件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