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5 各方心思,剑拔弩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血,瞬间便被点燃,随之沸腾了。

    与此同时,那一个充满杀伐之意的‘战’字,更是如烙印般刻进涅城所有人的灵魂里。

    陌殇紧握着宓妃的手,直接将内劲暗藏进声音里面,一个‘战’字响天彻地,扶摇直上九天之上。

    “战――”

    一战决胜负,纠缠了好几代人的恩怨,也活该是要画上名号了。

    “战吧!”看过战帖,又感受到那剑拔弩张,份外压抑的气氛,宓妃只吐出不咸不淡的两个字。

    要知道,这可真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个东西,很多有心思,有想法的人都纷纷觉得蛋疼了,这选择题不太好做啊!

    万一诛神教败,太叔跟南门这两大姓氏,怕就要从此被‘绝望深渊’给除名了。

    现在,他们两家又被公冶世家给死死的压着,那个以前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的公冶家主,竟是爬到了他们的头上欺辱他们,想想当真是可恨。

    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更近一步的契机,原本以为陌殇的回归会是机会,岂料险些坏了大事,导致两大世家被灭族。

    太叔南门两大世家原就野心极大,并不甘心只占据现在的位置,他们想要得更多。

    城中各个世家,各个势力都心思活络起来,其中不少世家都被诛神教给光临了,目的么,自然是拉拢他们,让他们迅速站队。

    此事一出,震惊了整个涅城。

    某些不愿臣服于诛神教的人,统统都被杀害了。

    也是战帖发出之后,诛神教就不再躲藏,而是非常高调的站了出来,眼下涅城的整个西四街都已然成了诛神教的统治范围。

    那便是――战。

    自打诛神教的战帖被送到赫连迎手中后,紫晶宫并没有多说旁的什么,只对外放出一个字。

    然而,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就好比现在的公冶家主已经是可以高高在上的,碾压太叔南门两大世家的存在。

    以前都是太叔南门两大世家联合起来针对公冶世家,公冶家主为此可没少受太叔南门两大世家家主的羞辱,他活得别提多憋屈了。

    好在公冶润钰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若想要保全公冶世家以往的清名,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替陌殇办好差事,否则公冶世家就真的毁了。

    纵使早在这之前,公冶润钰就推测到公冶世家会有这样一日,但他从未想过,事情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他的父亲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眼见无力改变什么的公冶润钰,已经不能再留在公冶世家,他既不能妥协就唯有逃亡,否则即便他是公冶家主的亲生儿子,公冶家主也容不下他。

    短短时间之内,公冶世家天翻地覆,纵有公冶润钰从中百般周旋,亦是没有改变这个家族最后的走向。

    家族中但凡有人反对,无一例外都逃不过一死,在这样血腥的镇压之下,曾经享有盛名的公冶世家,彻底沦为了诛神教的走狗。

    公冶家主背后真正的主子是郑淑娴,可一直负责跟公冶家主联络的人却是苗琨,在撕开一切伪装后,公冶家主强势的代表整个公冶世家站到了诛神教一边,不可谓不高调。

    与此同时,公冶家主的真面目斗然被掀开,彻底推翻了他以往的形象,直接跌破‘绝望深渊’所有人的眼镜。

    哪怕就是早想到会有这一天的宓妃,也着实没有料到这正面的宣战竟来得如此的迅速,让她都不禁咂了咂舌。

    翌日,赫连迎便收到了来自诛神教的战帖,这一切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

    “那就好,咱们走。”

    只是那些人遵守着三大秘地的约定,没得到主事人命令之前,他们是不能暴露的。

    她要召集云雾仙山的人必须到涅城去,毕竟,‘绝望深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别说东陵皇岛派了不少人来,就是云雾仙山派来的人也不少。

    “没有。”宓妃摇了摇头,紫晶宫内可没有云雾仙山的人,自然也没有她的人。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阿宓还有旁的事情要处理不,要是没有咱们不妨先出紫晶宫?”

    难道明知那些人的存在,还要继续由着他们?等到关键时候再反咬一口?

    闻言,宓妃翻了个白眼,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在大战之前清理心思不尽的尾巴了。

    看到宓妃这有点儿幸灾乐祸的俏模样,陌殇很不客气的凑过去香了两口,低声道:“东陵前辈知晓后可不大发雷霆了一场,直接就在封印缝隙之地给东陵皇岛传了秘讯回去,至于要做什么,我便不得而知了。”

    “东陵皇岛那边也潜了人进去,想必东陵师叔现在很是抓狂吧!”想到东陵靖那样的性子,宓妃着实没闹明白,他是怎么跟她那便宜师傅那样的人成为朋友的。

    “如此也好。”

    “眼下正是关键时期,我还是安排人亲自走一趟比较妥当。”

    “阿宓有自己的人可以调用我也正好放心,至于云雾仙山内的那些尾巴,阿宓何不修书一封传给你师傅,让他处理岂不更好?”

    “云雾仙山那样的地方都能安插进人去,虽说人数并不多,可也足以让我高看那个名叫郑淑娴的老女人了。”

    故而,宓妃在云雾仙山有着绝对的领导权,任何人不得质疑她的任何决定。

    遂,众长老对自己门下弟子早有交待,对待宓妃要如同对待掌门一样的敬重。

    哪怕那么多年他一直不收徒,更不提传承之事,众长老也没一个敢站出来说点什么,直到宓妃以呼延宇齐徒弟的身份出现,那些长老在见识过宓妃的能力后,也无一例外认可了她的继承人身份。

    三大秘地之中,最为重视传承的地方就是云雾仙山,尤其是在呼延宇齐接管之后,更是无人胆敢质疑他的任何一个决定。

    若是没有她这个嫡出的亲传弟子存在,众长老们的弟子身份也算尊贵,可一跟她比起来,瞬间就成渣了。

    这个时候宓妃也没闲功夫跟陌殇瞎扯淡,只道:“便宜师傅虽说只有我一个徒弟,可云雾仙山有十七位长老,他们名下的弟子可是不少,再加上云雾仙山也是有自己隐秘势力的,倒是不怕没有人可用。”

    “咳咳…这是口误,口误。”

    看着陌殇这呆萌没转过弯来的样儿,宓妃先是一愣,接着就狂笑出声,没好气的瞪着水灵大眼睛道:“就算我那便家师傅只有我一个徒弟,却不代表偌大的云雾仙山就只有我跟师傅两个人吧!”

    “呃…呼延前辈不是只有阿宓一个徒弟吗?”。

    “嗯?”西四街转转,宓妃看了陌殇一眼也没多问,只是勾唇浅笑道:“正好,我也需要联络一下云雾仙山的人,对那些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自是不能轻饶了。”

    “顺带咱们也去西四街转转。”

    陌殇也是记得宓妃当时说过这样的话,无奈当时时间紧迫,他们也不能多作停留,不然打草惊蛇,想要再次出手就麻烦了。

    “看来咱们是得再走一趟,之前那一次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被遗漏掉了。”拧着眉,宓妃说出自己当时的感觉。

    “嗯,阿宓就是聪明。”说着,陌殇将就之前收到公冶润钰的书信拿给了宓妃瞧,等到宓妃看过之后,他才运功毁了那封书信。

    “可是公冶润钰给你传递了新情报?”

    但眼下,赫连迎才发现他是被鹰啄了眼,愣是把有着狼子野心的公冶世家当作了伙伴,好在提前发现了公冶家主的真面目,不然后果还当真不堪设想。

    太叔跟南门两大世家的野心,赫连迎一直都是知道的,以前不对他们动手,只是不希望引起‘绝望深渊’的任何动荡,因而,便扶持着公冶世家来平衡他们两大世家。

    是以,赫连嘉澍已经被赫连迎打发回涅城城主府主持一切事宜。

    三大顶级世家分明为太叔,公冶跟南门世家,其余的家族势力次之,可综合实力也是不弱的,这些人要乱起来也是一大麻烦。

    “涅城内现在乱得厉害,各个世家都在积极站队,就连普通人都深受影响,阿宓以为咱们要不要再夜探一次公冶世家?”

    且不管暴露没暴露,能活着走出紫晶宫就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还有重头再来的机会。

    即便公冶家主心中怀疑良多,可离开的机会就摆在眼前,犹豫片刻之后,他果断带着公冶夫人离开了。

    诛神教已经对公冶语诗下达了必杀令,同时,按照他们原就计划好的,赫连迎已经寻了一个理由,将公冶家主夫妇放出了紫晶宫。

    “不说她了,反正她现在自身麻烦不断,咱们也不用在意她,只要别让她蹦Q出咱们的视线就行,留着她兴许还能给予诛神教重重一击呢?”

    毕竟,放公冶语诗离开之际,陌殇要真没想到这一点,也只能说明陌殇蠢了。

    “不管她有什么样的后招,咱们都不惧她。”若她打着坐山观虎斗,等到紫晶宫跟诛神教两败俱伤之际再行发难,那陌殇只能说她自寻死路了。

    “嗯,以那女人不惜与诛神教撕破脸,拿着诛神教掌权人的资料跟咱们做交易,只换取离开紫晶宫的这一个条件,不难看出她还有后招。”

    “放心吧,风花雪月四人跟着她,不会出乱子的。”

    要是一个不小心被这样的女人咬上一口,就算损失不到什么,心里也会膈应得不行。

    任何一个掌权人,只怕都不会将自己的秘密说与一枚棋子听,尤其这枚棋子还不是一个听话的,而是一个无论心机手段,还是胆识谋略皆不输于一个男儿的,有着疯狂野心的女人。

    看她提及诛神教尊主苏天择,宓妃便知他们两人的切实关系如何了。

    “胡说什么,我的意思是那女人到现在还有所保留呢,她的背后怕是还有自己的势力。”若非如此,关于诛神教的那些隐秘,她还没有那个能力接触到。

    这种欲生不得生,欲死不得死,却要时时刻刻品尝濒临死亡那种滋味的感受,才是最折磨人的。

    越是压抑就会越是难受,若不能泄了体内那邪火,她便会受烈火焚身之痛,等痛到极至浑身经脉将尽断,直到缓和过来后,又恢复正常。

    最为奇妙的是,自公冶语诗跟那男人发生第一次关系开始,她的身体就会格外的饥渴,超乎想象的需要男人,然而,除了那个男人之外,任凭她找多少男人都无法满足她心中的**。

    公冶语诗每跟那男人欢好一次,她就中一点点毒,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能让她倍受折磨。

    赤练情蛊将公冶语诗跟那个男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陌殇要收拾公冶语诗自然而然就选择向那个男人下手,因此,那个男人身体里就被下了毒。

    类似这样的事情,陌殇哪里会任由宓妃出手,没得要脏了他家小女人的手,所以宓妃就仅开了一口头,后面剧本是怎么演的,全都成了陌殇自由发挥。

    借着赤练情蛊终将公冶语诗跟那个男人凑作一堆,眼睁睁看着那对男人在祭台之事后就分分钟黏在一起,抱在一声,做着这天下间最原始的事情,相爱又相杀,陌殇表示这仅是提前收了一点利息罢了。

    就凭公冶语诗对陌殇的那些意想,陌殇也是分分钟都想弄死她。

    捏死公冶语诗容易得很,可陌殇又怎么舍得让她死得太痛快。

    “阿宓要是没事儿不妨多想想为夫,那个女人有什么可想的,你不都成全她跟那个男人了。”提到那两个半斤八两的男女,陌殇是一点好语气都没有。

    瞧瞧,她是多么的有成人之美,果断成全了一对痴情怨女呢。

    而那个所谓的‘男主角’,其实也是真实存在的,为了让公冶语诗相信赤练情蛊控制了陌殇,所以,宓妃很是费了一些心力,方才成功将赤练情蛊弄进了一个跟公冶语诗牵扯甚深的男人身体里。

    那天夜里陌殇的确作为定心丸出现在公冶语诗面前过,但也仅仅只是出现了一小会儿罢了,之后那一场春梦里的男主角,可是彻头彻尾换了人的。

    她也不用脑子想一想,宓妃都已经不能容忍她yy她的男人了,哪里还能由着她意那啥她的男人?

    公冶语诗想不傻眼都不成。

    然而,满心以为十足有把握的事情,竟然全是假的,她明明有那样的感觉,身体亦有异样,可当她的衣服被当众扒开,全身上下却是雪肌玉肤的,一点那什么欢爱过的痕迹都没有,尤其是那个地方的那层膜,为什么还在?

    要不是自以为掌握了那些,公冶语诗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跟宓妃打擂台,毕竟,一切资源于宓妃而言是有利的,但对她就说不准了。

    早先她自以为一切尽在她的把握之中,她也万分肯定她跟‘陌殇’发生了关系,直到天亮醒后,她甚至还特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确定了那满身的痕迹与那秘秘之地的异样,的的确确就是有了男女情事后才有的症状,她提起的心方才落了地。

    显然,当她还是清白之身这个事实被当众说出来之后,公冶语诗第一时间是傻了眼,第二时间却是清楚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下神之祭台之后,宓妃就没了前面所有的顾忌,对于那样一个渴求男人滋润的女人,宓妃又怎会不成全她。

    上神之祭台之前,因着需要用公冶语诗的清白之身来洗清她跟陌殇身上的脏水污水,故而,宓妃没有对她下狠手,也是存了慢慢玩弄她的心思。

    “那个女人也别忽略了,她的战斗力可不小。”宓妃眯了眯眼,她跟公冶语诗之间的仇,可还没有清算完的。

    以不变应万变,既然紫晶宫是要作为主战场的,那么将紫晶宫护卫得犹如铁桶一般,就是对诛神教最好的攻击。

    “阿宓所言甚是,咱们只要静待对方上门就好。”回清梅轩之前,陌殇就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给了赫连迎,至于要怎么做就看他的选择。

    以着郑淑娴往日的行事之风,她既然都能领着她的后代,理所当然的住进涅城,那她就早晚会代表诛神教向紫晶宫宣战的。

    她跟紫晶宫赫连氏一族的恩怨,就跟那打了十个八个死结的疙瘩一样,除了拿刀一通乱砍之外,想要平心静气的坐下来一个一个的慢慢解结,那压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没什么看法啊,熙然的安排很好,咱们现在用不着主动去找猎物,猎物自会送上门来的。”宓妃调皮的眨了眨眼,水润的红唇微微上扬,虽说她没有见过郑淑娴,可就凭听来的那些关于郑淑娴的评价,宓妃大概也算了解那是一个什么样过度偏执的老女人了。

    “行行行,我认输,哪一次跟你个丫头片子斗嘴,我有能赢的时候。”陌殇笑着摇了摇头,又将她的手牵起来放在自己的掌心,柔声道:“对于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事情,阿宓有什么看法?”

    在他们看来,浩瀚大陆就算有诸多方面都不如这里,可唯有那里才是他们的家。

    “亲兄弟都要明算账的,就算咱俩关系再亲密,有些事情也要分得清楚才行。”别人或许觉得这光武大陆哪哪儿都好,可宓妃不觉得,陌殇也不觉得。

    “连这点儿也要计较,阿宓可是不乖了。”

    “哼,就算熙然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我,可也不能否认你自己也有想离开这里的想法。”

    “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

    接连忙活那么长时间,又是抓人又是审问的铁定弄得人也有些狼狈,洁癖严重的某人能忍到把事情处理完才回来洗澡换衣服,宓妃都忍不住要赞他一赞了。

    要不是想要抓紧一切可以抓紧的时间,以陌殇那偏好运筹帷幄,坐阵指挥的性子,还真干不出这种亲自领人出去抓人,还附带亲自审问人这种事情。

    “也难怪熙然要回房换衣服了。”宓妃咽下嘴里的东西,放下手中的筷子若有所思的道。

    好在发现得早,若是再晚上几天功夫,他们什么准备都来不及做,一旦紫晶宫与诛神教开战,那些隐患暴露出来,紫晶宫就真将不覆不存在了。

    按照陌殇提供的线索,长孙依凡也不是吃素的,她领着自己的儿媳跟女儿,妥妥将紫晶宫的后院也给清理了一遍,找出不少之前被他们忽略掉的东西。

    当陌殇将供词证据什么的送到赫连迎面前时,不单是赫连迎脸色大变,愤怒难当,就是赫连嘉澍跟陌乾两人都怔愣了好一会儿功夫。

    正因陌殇出手如电,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因此,但凡名单上有的人,无一逃脱全被抓了个正着。

    陌殇行事之前一点风声都没露,直接就是领人上门抓人,不然以那些人的警觉,只怕早就想了脱身之法。

    这次清理出来的人,几乎个个身份都还不算低,甚至其中还有赫连迎手下重用之人,当真可谓是‘啪啪’打脸,打得生疼生疼的。

    紫晶宫这要放在浩瀚大陆,那无异于就等同于一座皇宫般的存在,在宫里当差的人自然也分三六九等,就好比皇帝手下的文武大臣一样。

    好在赫连氏一族的当家人都已经知晓公冶家主的为人,否则还真是要跌破眼镜,惊掉下巴。

    这些人里面,诛神教派来的暗桩自然是最多的,当然,其他势力派来的人也不少,像是太叔世家,南门世家之类的,但最令人咂舌的几个暗桩,问出来之后却发现,他们几个的主子竟然是公冶世家历代以来被评判为最懦弱窝囊的现任公冶家主。

    可这一次抓到的人就不能跟上一次抓到的人相提并论了,这些人呆在紫晶宫时间最长的,已经足足有四十余年,时间最短的,也少说都有四五年了,一直没有暴露足以说明他们的隐藏功夫之深。

    若说前一次,抓住的都是小鱼,就算想要留着他们钓大鱼都行不通,最后只能杀个干净,以绝后患。

    结合融合两魂之体那一晚,影北在清梅轩外抓到的那一伙人,以及影北顺藤摸瓜发现的一处,藏有不少猫腻问题的假山,这一次陌殇亲自带人再次清理紫晶宫,果然就被他问出很多东西。

    毕竟,轮回丹已成,苏天择无力再阻挠什么,再来等到收到陌殇融合两魂消息之时,月圆之夜已过大半,他还能上赶着去做什么?

    也正是源于苏天择的这份自信,让他最终损失惨重。他的那些人的确值得信任,也还算及时的在最强劲的风头过后向他传递了信息,然而,同时也错过了苏天择对陌殇动手的最佳时机。

    虽说当时联系不上紫晶宫内的人,也无法探知紫晶宫内详细的情况,但苏天择对自己的人很有信心,除非他们已经死透了,否则无论如何都会与他取得联系的。

    这也是最初听闻紫晶宫动静,甚至是知晓他的眼线全被拔除,对整个紫晶宫的掌控仿佛成了睁眼瞎,苏天择也没有暴怒的原因之一。

    那一次清理,除了浮于面上的一些眼线,就是一些隐藏得相对较深的眼线都被挖了出来,并且证据确凿,唯有最为核心的那一部分没有暴露。

    也渐渐忆起赫连迎往日的风采,不敢再将他当成一只无害的猫,那可活脱脱是只猛虎啊!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得到第一次大清理紫晶宫之时,赫连迎的手段是那样的残暴跟血腥,完全就是拿出了他年轻时杀伐的风范,以至于让整个‘绝望深渊’都不免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就算不能弄死陌殇,也绝对会让陌殇重伤,届时,紫晶宫就必将大乱,岂不是他一直都在静待攻占紫晶宫的大好时机?

    更何况,要是能在陌殇融合两魂最关键的时候,强行的横插了一脚,谁敢保证陌殇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哪怕就是好不容易轮回丹炼制成功,陌殇要在月圆之夜融合体内阴阳两魂这事儿也不会顺利进行,要知道当时这两条情报若传达了出去,不说其他势力,单单就是苏天择也不会放弃找麻烦的机会。

    若非如此,宓妃炼制轮回丹除了自身炼丹的不顺利之外,兴许还会有不少的外力给她找不顺利。

    赫连迎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上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态度,让得紫晶宫内外有了短暂的平静,未被发现的眼线为了自保,哪里还能顾得上各自背后势力的命令,以至于无论他们背后的人怎么联系他们要情报,他们都保持一个态度,那就是装死。

    那一部分人的确也是知晓一些各自势力的内幕,然而,从他们嘴里问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没什么用,最后也只能将那些人全都赐死。

    虽说之前紫晶宫有过一次大清理,但那一次看似都将暗桩给清除干净了,实则真正的大鱼并没有浮出水面。

    接着陌殇就向宓妃讲了一遍,他在彻底清除紫晶宫潜在威胁时,抓到的那些本领不少的核心暗桩,以及审查清楚了他们的背后势力。

    “那是当然。”

    “嗯,什么都瞒不过阿宓的眼睛。”

    “看你的样子,是有新发现?”

    “事情的发展就跟阿宓之前预想的差不多,并无多大的出入,而我抱你回清梅轩继续睡觉后,便去安排和处理了一些别的事情。”

    想想这都不可能,天知道她是有多想,尽快料理完这些破事儿,然后早早把家还啊!

    仔细回想了一下冰泉殿发生的事情,琢磨着他们要谈的事情也就无非是那几件,大致的发展方向宓妃都有预想过,要不她能那么安心的睡大觉梦周公?

    “咳咳…你少扯那些有的没有的,你不就是欺负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吗?”。

    “阿宓看着我都会走神儿,是不是有些欠调教了。”有时候陌殇是真苦恼,只因实在闹不明白他家小女人那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什么。

    “呃…”这是哪跟哪儿,确定他们的谈话还在同一个频道?

    “你啊!”陌殇爱怜的点了点她的鼻尖,不甚高兴的道:“阿宓就对为夫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小狐狸讨好似的乖巧点了点头,那模样俏皮又可爱,让得陌殇险些没忍不住将她抱进怀里顺毛了,宓妃一边喝着美味的汤,一边看着不停替她布菜的陌殇,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许忽悠’她的神色。

    “慢点儿喝。”

    “好香。”

    “来,这汤的味道不错,一送来我就盛出来晾着的,现在喝正好。”

    宓妃穿衣梳洗的动作很麻利,陌殇的动作同样也很麻利,几乎是宓妃刚踏出里间,便闻到桌上香气扑鼻的美味佳肴了。

    “嗯。”

    “衣服都在屏风上,阿宓自己穿好出来,我命人去准备吃的。”

    “是有些饿了。”

    只要是这个时候的宓妃开口对他提要求,怕是不管什么陌殇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肚子饿不饿,我叫人送吃食过来可好?”要说陌殇也是有些奇怪癖好的,就好比他对刚睡醒时宓妃的模样,是最没有抗拒力的。

    “嗯。”

    陌殇望着气色比前两天好了许多的宓妃,紫色的凤眸里满是温柔与宠溺,他大步上前坐到床边,爱怜的伸手揉了揉她顺滑的发,柔声道:“的确是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一会儿我慢慢说与阿宓听。”

    “我睡了很长时间?”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揉着眉心,宓妃掀开锦被自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明显换了一套衣服的陌殇,略带不解的眨了眨眼,“看来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抱着趁热打铁的态度,陌殇是一点没耽误功夫,先后派出影南跟影北分头去打探,结果一一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也隐隐摸到一些头绪。

    也是他在清理诛神教潜进紫晶宫的几个核心暗桩时,一个出乎意料的发现,让陌殇有了一个新奇的发现。

    “刚到酉时初,怎么了?”从冰泉殿离开,陌殇先是把睡熟的宓妃抱回了清梅轩,想着这段时间劳心劳力,又还受了伤的宓妃好不容易睡着,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醒的,他便决定去安排和处理一些堆积在手上的事情。

    她倒是没有去细想,除了陌殇之外,谁敢不经通报就擅闯她的房间,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

    一般情况下,她的卧房附近都有陌殇安排的人在巡逻守卫,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得了的,突然察觉到外面有响动,宓妃自睡梦中惊醒,那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熙然,现在什么时辰了?”

    “嗯。”

    “阿宓醒了。”

    足足有好一会儿的功夫,宓妃清醒的意识方才逐渐回笼,白里透红的脸蛋儿染上一分窘迫,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从外间屏风后面传来,宓妃又放松了身子继续躺回床上,一双清润的眸子因刚刚睡醒还朦朦胧胧的泛着丝丝迷茫之色,那直盯着床顶瞧的模样有些呆。

    “是我。”

    “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5各方心思,剑拔弩张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