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6 恩怨情仇,针锋相对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宓妃面色一黑,嘴角一抽,果断就笑喷了,也着实没注意到,她的一个无心之失,愣是将郑淑娴的话给打断了,后面还有什么都没能说得出口。

    竟哥哥?

    噗――

    “罢了,还是老祖宗自己来吧。”郑淑娴想想苏天择的话也对,她何必计较浮于面上那点东西,真正的赢家可是笑到最后的,她便慈爱的笑着,声音柔柔的道:“一转眼,时光飞逝,就连迎儿你都这把年纪了,若是竟哥哥还在,不知……”

    “若是老祖宗拉下那个面子,不如让天择来?”

    “那…”

    “老祖宗,常言道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就算咱们先开口,也不等于咱们输了。”

    郑淑娴正被宓妃那挑衅的眼神儿刺激得情绪激动,一听苏天择这话更是火上浇油,她怒道:“咱们不能先输了头阵,必须让他们先开口,咱们不能处于下风。”

    “老祖宗既不想跟他们说话,何不直接开打。”

    “你啊。”陌殇揉了揉宓妃的脑袋,倒是没在多说什么。

    “这是当然,真以为姑奶奶现在不能动武就收拾不了她了,哼!”

    “她要敢来招你,阿宓别客气,有什么好毒都往她身上招呼。”

    陌殇不动声色的挡在宓妃的身前,直接将郑淑娴的目光给挡了,两人的眼神交流却让郑淑娴看了个清楚明白,心下不禁更塞了。

    “她眼瞎。”

    “那她哪只眼睛看出来,本姑姑好欺负了?”

    “不像。”

    “我看起来很像软{子?”

    宓妃就躺枪了。

    结果么?

    左右寻思琢磨之后,郑淑娴眯起双眼,目光凌厉的打量赫连迎身边的那些小辈,打算挑个弱的做为攻击点。

    可一看到赫连迎身边那些人,一个个都老神在在,对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她这心里又特别的抓狂,总想做点儿什么怎么破?

    郑淑娴心中的咒骂自然也不会说出口,要不她成什么了?

    “没有礼数,不懂规矩的小辈,当真是好没有教养。”本以为凭着她是长辈的这个身份,可以率先让赫连迎向她低头的,结果赫连迎只是不冷不淡的看着她,全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想到在这个时候她受了伤,不能痛快的活动活动筋骨,宓妃这心里挺不爽的。

    “我知道。”宓妃乖顺的点了点头,若非是她坚持,陌殇这货都打算让她呆在紫晶宫不出来的。

    “一会儿动起手来,小心着些知道么?”

    “自是有趣的。”

    “来的人比咱们预想的要多,而且还有那么些个打着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主意,你说有趣吗?”。

    “嗯。”

    “阿宓。”

    双方都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故,初一碰面就谁也都没有率先开口,仿佛谁先开了口,就是谁先输了一样。

    当赫连迎等人在打量郑淑娴等人的时候,郑淑娴等人也在打量赫连迎。

    两方人马,相互对峙。

    激昂的战鼓之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厚重的宫门‘轰’的一声从里而外的打开,以赫连迎为首的众人依次走了出来。

    这是想要生生打他们的脸吗?

    且不管紫晶宫赫连氏一族如何如何,单单就凭那自‘清岗之地’冒出来的诛神教,也有资格统领紫晶宫?

    虽说他们之中很多的人也怕死,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自己家园的忠诚。

    战场之下,聚集了数不清的普通民众,他们只是些普通人,没有所谓的家族,也更没有站什么队,在他们的眼里诛神教是敌人,他们是要与紫晶宫一起共抗外敌的。

    战场之上,战鼓喧天,无形之中众人的气场便形成一股股杀伐之气。

    轰隆隆――

    可这并不是苏天择关心的,是以,他大步向前走了几步,而后站定高高的扬起右手,战鼓之声便响天彻底地的响了起来。

    只是亲眼看到赫连迎摆在宫门的这个战场,苏天择还是微怔了怔神,有些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知道了,爷爷。”就算之前郑淑娴只轻唤了一声他的名,苏天择也清楚她要表达的意思。

    但无论结果如何,苗琨都不会后悔。

    “择儿去吧,咱们等这一天,已经等得足够久了。”苗琨拍了拍苏天择的肩膀,成败也就在此一举了。

    那根根圆柱之上灵气涌动,却又自成一道碧绿的光幕,丝丝环绕终成一道防御屏障。

    在这个战场的边缘地带,一根根通体碧绿的圆柱冲天而起,仿佛直插入天际看不到尽头。

    一脚踏上摆在紫晶宫外,整体呈圆形,如同一个看不到边际广场的战场,郑淑娴遥遥的眺望那紫晶宫厚重的宫门,漆黑的眸子里掠过一道冷芒。

    “择儿。”

    因此,前有紫晶宫,后在神之祭台作为屏障,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对涅城的损伤。

    之所以将战场选择在紫晶宫与神之祭台之间,最大的原因自是不愿伤及无辜。

    届时,‘清岗之地’各大势力重新洗牌,核心成员皆在涅城的诛神教,到底还会不会存在,谁又说得准呢?

    好在‘清岗之地’外有东陵靖坐阵,只待他们双方打起来,东陵靖就会趁此良机再次封印‘清岗之地’,这也算是断了苏天择等人的后路。

    反倒是诛神教的老巢在‘清岗之地’,不是紫晶宫赢了就可以灭得了诛神教根源的。

    紫晶宫若败,诛神教自当顺利闯进紫晶宫,并将紫晶宫视为他们的战利品。

    自接到由诛神教递向紫晶宫的战帖开始,赫连迎便不动声色的在紫晶宫与神之祭台之间布置了一个全新的战场出来,以便于双方交战。

    从下往上看,悬浮在空中的紫晶宫就犹如一片紫色的云彩,它看起来体型娇小玲珑,并不似庞然大物一般,却带给人一种异常肃穆的感觉。

    从上往下看,紫晶宫占地面积极广,毫不客气的说这座华丽的紫色宫殿,其实就落座在整个‘绝望深渊’的上空,它便是‘绝望深渊’的核心所在。

    大气磅礴,恢弘壮丽,金碧辉煌的紫晶宫,如同一朵绚丽绽放在半空中的晶莹剔透的紫晶花,美得如梦似幻,周身都涌动着神秘的光彩。

    ……

    “战――”

    “准备,迎战――”

    这平静,终宣告结束。

    直到一阵阵激昂的战鼓声,轰隆轰隆的由远及近传进紫晶宫,响遍紫晶宫。

    战事一触即发,被二次清理过的紫晶宫,再无有异心之人,此时此刻,不管领了命的,没领命的,他们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铭记着自己的职责。

    一切准备就绪,就连战场赫连迎都亲自准备妥当了,还曾让宓妃心生好奇过。

    “嗯。”浅抿双唇,宓妃淡淡的应了声,点了点头。

    任何觊觎他女人的男人,都该死。

    他可没忘那日在神之祭台,苏天择看向宓妃誓在必得的,让他极不舒服的眼神。

    “咳咳…既然他们都分好工了,咱们做晚辈的就选择支持好了。”陌殇亲密的揽着宓妃的双肩,倒是没人瞧见他眸底一闪而逝的狠戾。

    两个老人家自以为自己说话商量的声音很小,孰不知遇上陌殇跟宓妃这两个变态,他们真是一点秘密都没有。

    “真没看出来,你那外祖父跟外祖母还是一对活宝?”宓妃眨了眨眼,心下好笑的道。

    再加上后方还有东陵家主在坐阵,长孙依凡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事情会闹到不能收场。

    “什么我一个人干她们两个,别忘了我也是有儿媳妇的人,再说了咱们可比他们还多一个女婿。”

    在赫连迎的心里,他是要对付苗琨的,想必苗琨也迫切的想要跟他交手才是。

    “夫人一个干得过她们两个?”

    一寻思细想也是这么个理,赫连迎对这个提议没有意见,至于苗琨跟他的女儿和孙子,就让他的儿子和孙子去对付就好。

    “本夫人倒是想要看看那老女人能唱出一场什么戏来,说得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一样,实在是太恶心人了。”撇了撇嘴,长孙依凡是越想越觉得郑淑娴恶心,“但愿苗娜娜那个女人也会跟着郑淑娴一块出现,她们这两个老女人,总不能叫小辈们去对付,还是咱们夫妻出手比较妥当。”

    赫连迎冲她翻了个白眼,他有什么可不明白的?

    “老头子能想明白就好。”

    “虽说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苗琨的身体里不管怎么着都流着赫连氏一族的血,就算要清理门户,也是要咱们动手的。”

    光是想想长孙依凡就忍不住在心里咒骂郑淑娴的祖宗十八代,叫他们眼神儿不好,生出那么个祸害人的东西,简直不要太膈应人。

    至于他们两个老的,只要专心对付郑淑娴那个老女人就好,这么些事情都是因着她闹起来的,也不看看自己都多大一把年纪了,还死纠着往中不放。

    两个孩子固然年轻,可胜在杀伐决断,处事有魄力。

    “殇儿跟子珩可不是一般的孩子,事情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倒是交给他们兄弟俩儿,我这个做祖母外祖母的却很是放心。”

    “你个老婆子倒是心大。”

    “儿孙自有儿孙福,与诛神教一战咱们就辅助殇儿跟子珩吧。”

    尤其,自他先丧母,父再失踪之后,小小年纪的他不但要面对每天无止尽的明杀,暗杀之外,还要以他瘦弱的双肩担负起整个璃城,手上怎么可能没有人命,他的杀戮又岂会不多?

    也不想想他在浩瀚大陆金凤国的身份是什么,他贵为楚宣王世子,虽比不得墨寒羽有个名扬天下的战神称号,他却也是领过兵,征过战的。

    好在陌殇是不知道赫连迎此时心中所想的,就算知道了他也会无言以对。

    也愿自赫连嘉澍跟赫连梓薇兄妹那一代之后,赫连子珩跟陌殇能多有几个孩子,日子过得平凡简单一些。

    而赫连子珩跟陌殇都还年轻,他们甚至都还尚未娶妻,若是他们没沾上那么多杀戮,他也就不用担心报应在他们各自的孩子身上。

    他造的孽,已经报在他的一对儿女身上,虽说有惊无险却也几番险些丧命。

    更何况有了他的切身经历,赫连迎是不希望他的孙子和外孙子走上跟他一样老路的,因此,若能尽量让他们双手不沾染上人命,他会不惜一切去维护。

    虽说他有意,而陌殇也有心,接过这次与诛神教一战的各种事宜,但赫连迎到底还是一宫之主,他的态度是必须要明确的。

    一听这话赫连迎微微有些澹还研睦锏幕鹌⒊隼粗螅鋈艘驳娜肥嫠瞬簧伲鞍樟耍俺就虏槐赵偬幔庖淮嗡羌热蛔约貉≡窳嗣俺隼矗踔潦钦镜街锷窠痰恼笥敲幢竟饕膊痪逅衷俅握瓷舷恃恕!

    “行啦,憋在心中的气撒完了,心情该好了吧!”

    “哼!”

    “是是是,宫主说的都对,是他们不识好歹。”

    “若不是当年在祭司大殿当着祭司大人的面,本宫主郑重的发过誓,又岂能由着他们蹦Q。”

    眼见赫连迎这是将憋在胸口的郁气给发泄出来,长孙依凡倒也不打断他,让他发泄发泄也好,免得把自己给气坏了。

    “那些个混账东西,真以为自己手段很高明,也真以为本宫主是眼瞎看不到他们的作为?一个个的都蠢透了还在自作聪明,是把全天下人都当傻子?”

    特么的,要是现在那些世家的家主就站在他的面前,赫连迎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亲自一个个扭断他们的脖子,以此来泄他这口心头之气。

    “老夫还不够容忍他们吗?对他们还不够宽容吗?但他们是怎么回报老夫的,嗯?”提到这个话题,又想到摆在他桌上的几份密折,赫连迎就控制不住心中熊熊燃烧而起的怒火。

    可他万万是没有想到,就因他那么个想法,愣是在‘绝望深渊’埋了那么一个隐形的炸弹,一个控制不好就将毁尽这里所有。

    尤其是近些年,撇开动作闹得最大的太叔跟南门两大世家,就是其他的那些个家族,那些个掩埋在涅城的势力,只要行事没有太出格,赫连迎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不想在他的手上再添几笔血债。

    “我只是心有不甘。”想当初,若不是想为两个孩子积福,为两个孩子的后代积阴德,就凭赫连迎这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脾性,他能任由那些碍眼的东西在他眼皮子底下蹦Q?

    凭他们,也配!

    也省得那些人总是蠢蠢欲动,心思活跃的喜欢没事儿找事,没有那个本事却想着傲视天下,号领群雄。

    “那些人要玩火**,咱们真要伸手拉着,那才是祸害人呢?先不说人家领情不领情,指不定还怨咱们多管闲事,何不借此机会肃清整个‘绝望深渊’,把那些个讨人厌的老鼠都给弄死了。”

    儿子辈就不说了,单是两个孙子辈就让长孙依凡满意得不得了,尤其是对陌殇,长孙依凡是从未怀疑过他的能力。

    虽说她赫连家的子孙是不多,可架不住个个都是优良品种,质量高得不要不要的。

    “老头子啊,咱们都老了,有些事情还是让儿孙们去操心吧。”

    抛开脑中的那些回忆,长孙依凡语带讥笑的道,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看不起那些人,而是他们有多少斤两,还真没多少人有他们夫妻俩知道得清楚的。

    “他们心大了,却又看不清自己的能力,不知就算争得了,又岂是他们能够驾驭得了的?”

    也是后来赫连迎夫妻都有所注意,又为自己的子民做了诸多好事,替自己也替后代子孙积攒了不少的阴德,否则赫连子珩能不能长得这么好还真难说。

    赫连梓薇要被送走,长孙依凡这做母亲的自然是要追根究底的,赫连迎倒也没有瞒着她,只道他们年轻时杀戮太重,本不该有子嗣的,但上天到底是待赫连氏一族不薄,所以他们的后代子孙若无什么契机,怕是身子骨都不会太好。

    也是幼时的记忆太过模糊,以至于赫连嘉澍完全不知道他幼年时,是何模样的。

    直到‘绝望深渊’之乱初定,赫连迎登上祭司大殿,再决定将赫连梓薇送走,以祈求可以保得她平安长大,赫连嘉澍的身体才渐渐的好转回来。

    别说她生的女儿赫连梓薇一出娘胎就先天不足,是个养不大的闺女,单单就是赫连嘉澍在六岁之前都是一副病秧子的体质,稍有个不注意就会伤风受寒。

    以至于长孙依凡连想都不敢想,她竟然还有一个女儿缘,于几年后又平安诞下一个女儿。

    有惊无险生下长子赫连嘉澍之后,长孙依凡那颗不安了好几年的心,总算是安定了下来,毕竟,赫连氏一族在赫连迎这一代算是有后了。

    那时的长孙依凡几乎不敢抱什么奢望,她的肚子会有什么动静,然而,幸福来得太突然,也是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最终,赫连迎亦是没能收手,杀戮更重。

    纵他有心想要有所收敛,可那时也正是解除外患,平定内乱最佳的时候,他要是变得仁慈了,那么外患安定不下来,内乱也平定不了,然后紧跟着就会死伤更多的人。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赫连迎开始意识到,兴许大概就是他的杀戮太重,方才令他子嗣艰难吧。

    但偏偏不管他们夫妻怎么努力,长孙依凡的肚子都没有一点动静。

    尤其是长孙依凡,她很清楚嫁入赫连氏一族,她的肩上担负着怎样的责任,可不管是她的身体还是赫连迎的身体,不管怎么看大夫,甚至就是求上了云雾仙山,得到的答案都是他们夫妻很健康,要孩子不是问题。

    赫连氏一族历来子嗣不丰,在长孙依凡跟赫连迎婚后整整好几年都没能有个孩子,夫妻俩儿心里难免就想得有些多了。

    “你没错,是他们心大了。”看着自家老伴儿这副神情跟模样,长孙依凡微红了眼眶,心里满满都是说不出的酸涩。

    当然,有些该死之人,他还是做不到手软的。

    也是年轻的时候杀戮太重,手上沾染的血腥太多,赫连迎是个相信前世今生,阴阳轮回之人,为免因他的罪孽最终报到他的孩子身上,‘绝望深渊’平定之后,他就收了性子极少在取人性命了。

    那个时候的他,但凡软弱退缩一点点,今时今日这紫晶宫之主究竟姓什么,兴许还当真尚未可知。

    内有各个盘枝错节的各方势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各种谋划算计,不择手段的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刚接手紫晶宫的时候,‘绝望深渊’外有‘清岗之地’虎视眈眈,时时刻刻准备狠狠冲开封印,占领‘绝望深渊’;

    “哎,老婆子,你说我错了吗?”。

    年轻时候的长孙依凡就跟年轻时候的赫连迎一样,都属于那种凶名在外的人,再加上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互生情愫之后,为了辅助赫连迎平定‘绝望深渊’,长孙依凡妥妥当得起一个女杀神的名号。

    她的家族乃是涅城的老牌世家,虽比不得太叔公冶南门那样的三大顶级世家强大,却也是不弱的,尤其长孙依凡自幼就天赋异禀,根骨极佳,修炼起武功法诀,哪怕就是长孙世家的公子哥们都比不上。

    若说这‘绝望深渊’跟浩瀚大陆那样是由几个国家组成的,又或者说这里就是一个王国,那么长孙依凡也算不得什么大家闺秀,而应当是属于将门虎女一列的。

    这敌人都打到他们眼面前来了,他们哪里能再顾念旁的,还心生退缩之意?

    坐在赫连迎身边的长孙依凡,很是能体会他心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清婉的嗓音亦是沉沉的,闷闷的,似是带着无尽的叹息,“老头子,别想那么多了。”

    一声长叹,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6恩怨情仇,针锋相对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