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68 恩怨情仇,针锋相对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气息,烙印进灵魂里的轻叹,愣是让神情激动中带着几分慌乱的郑淑娴,情绪失控的落下泪来。

    “什么鬼?”神识锁定住那个自称平僧的和尚,又扫了眼泪流满面的郑淑娴,宓妃浑身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额上落下三条黑竖线。

    为什么看到这样的场面,她感觉到有狗血剧情即将上演的趋势?

    “逃避了那么多年,现在他倒是站了出来。”陌殇紧了紧宓妃的手,紫眸潋滟,流光溢彩,却唯有在看向宓妃的时候才会泛起温柔之色。

    早在之前听赫连迎讲起那一段往事的时候,陌殇就曾怀疑过赫连竟没有死,他只是无法面对那残醒的一切,最终选择了懦弱的逃跑。

    这一逃,再次现身竟已是他跟赫连子珩都二十余岁了。

    “嗯,你家老祖宗的爱情故事真特么狗血。”

    “他不是我家的。”

    宓妃冲他翻了个白眼,又没忍住扯了扯陌殇的袖口,软声道:“看那老女人的神情,只怕当年她是对赫连竟动了真情的。”

    “嗯。”赫连竟也不是个傻的,郑淑娴对他有没有用真心,他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反正陌殇是不相信赫连氏一族出来的人,情商会那么低的。

    “只可惜在她的心里,除了爱着赫连竟这个人,想要得到赫连竟这个人之外,她更在乎的是通过接近赫连竟,以赫连竟妻子的身份入主紫晶宫,为‘清岗之地’诛神教一统三大秘地打下基础。”

    陌殇低首,温柔的目光落在宓妃的发顶,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道:“只要是阿宓想要的,为夫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捧到你的面前。”

    他的女人,他想怎么宠就怎么宠。

    “熙然你在怀疑什么?”

    “只是有几个地方想不太明白罢了。”

    “哦?”

    “公冶语诗说过,郑淑娴当初是奉了诛神教那一届尊主之命故意接近的赫连竟,从一开始就是目的不纯的,但后来郑淑娴却真的爱上了赫连竟。”

    “所以呢?”

    “后来,赫连竟顺从父母之意娶了他的未婚妻巫雅为妻,挥剑斩断了他跟郑淑娴的情丝,打乱了郑淑娴原本的计划。”话落,陌殇顿了顿,又接着道:“直到二十余年后,郑淑娴以孤身之姿再次出现,并且有意无意主张撮合苗娜娜跟赫连城,甚至还设计弄出了一个孩子来,她从未放弃过要利用赫连氏一族的子孙来达成她最终的目的。”

    固然,当初无法违背父母之命,不能抛下他的一身责任只为一己之私,儿女情长,赫连竟主动提出了分手,郑淑娴纵是心有不甘,也只能选择暂时放手,但她却是没忘借由赫连竟对她的愧疚之心为她自己早早的谋算好福利。

    “熙然的意思是,郑老女人才是诛神教幕后真正的主子?”

    陌殇屈指点了点宓妃的鼻尖,没好气的道:“哼,什么是我的意思,别说你个丫头心中没有怀疑。”

    “呵呵…”宓妃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笑了笑,抿着水润的红唇笑说道:“唔,我这也是才想到的。”

    “那时的她年纪不大,心机城府却是太深了,光是想想就让人后背生寒。”要说被这么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陌殇莫名觉得那赫连竟也不冤。

    毕竟,谁能想象得到,当初年纪还那么小的郑淑娴,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天衣无缝的谋划了那么大一个局,再一步一步展开她的计划,将所有可以为她所用的棋子,皆一一引入局中,直到榨干他们所有的价值。

    那个在公冶语诗嘴里顶着郑淑娴男人名头的诛神教尊主,怕也不过只是郑淑娴用来掩人耳目的幌子。

    那人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诛神教之主,宓妃无法确定,但在见过郑淑娴之后,凭着女人的直觉而言,宓妃是一点都不相信会有男人能支配得了郑淑娴。

    就算有,怕那人也不是那什劳子,早就已经翘辫子的尊主了。

    “熙然怕她?”

    “怕她,不可能。”

    “我也不怕她,只是当知道她的真面目后,难免这后背还是寒凉寒凉的。”

    看宓妃说得那若有其事的样儿,陌殇也是深深的无奈了,只觉任何一个被郑淑娴惦记上的男人,怕是最后都没什么好结果。

    就比如此刻摆在他们眼前的赫连竟这个超现实的版本,若非是郑淑娴当年的那一场故意的接近,有心的算计,赫连竟的父母不会那么早死,他的结发妻也不会郁结于心,继他父母去后也跟着去了,再来便是他的亲子赫连城对他的怨恨极深…甚至是‘清岗之地’之乱与‘绝望深渊’持续多年的内乱,这些统统都跟赫连竟和郑淑娴脱不开关系。

    赫连竟如果没有遇到郑淑娴,后面所有的事情都没了。

    只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

    “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也该由他亲自画上句点。”显然在陌殇看来,不管赫连竟是因什么而离开的紫晶宫,但他现在回来了,那么关于他跟郑淑娴之间的恩怨,也合该由他们自己去解决。

    “那倒是。”摸了摸下巴,宓妃若有所思的道。

    跟陌殇和宓妃一样,不单单只有郑淑娴那一边,因为那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怔愣一片,神情既惊愕又呆滞,关键是郑淑娴还泪流满面,彻底失了仪态。

    反倒是赫连迎等人除了刚听到那声音的时候怔了怔,愣了愣,神情有些恍惚之外,片刻后脸上就再也瞧不出什么情绪了。

    哪怕赫连竟是赫连迎的亲爷爷,赫连迎对赫连竟也没什么感情,甚至还没什么好感。

    只是猛然想起宓妃曾说过的一句话,说他们赫连氏一族有遗传,就是那老子算计儿子,给硬塞女人的事儿,简直就是他们的特性。

    然后,赫连迎就很没底气,虽说陌殇不是他儿子,但他的确准备将公冶语诗给硬塞过去啊!

    所以,当赫连竟以一袭灰色僧袍的光头和尚形象出现在赫连迎面前的时候,他的脸色不是一般的纠结矛盾跟阴沉难看。

    幽幽的目光落到赫连迎的身上又立马收了回来,赫连竟神色平静,波澜不兴的看向刚控制住情绪,止住眼泪的郑淑娴,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她的身影,却是再无往日的半点情分。

    他很清楚他此次出来是为何而来的,也知当断不断,必受其害的道理,哪里还能继续放任下去。

    “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郑淑娴记忆中的赫连竟是个非常俊美的美男子,无论是相貌家势还是才学天赋皆是一等一的,旁人压根替他提鞋都不配。

    她生来便貌美如花,姿容绝色,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儿,不但心气儿极高,就连眼光都是极高的。

    郑淑娴从来都不觉得她比男儿逊色,她打小就有着比男儿还大的野心,她想做那个天下之主,主宰天下生灵。

    她的根也是在‘清岗之地’的,只可惜她的家族在‘清岗之地’都排不上名号,而她的父亲跟母亲也没什么本事,在她十三岁的时候便都因一场意外而死。

    此后,郑淑娴便成了一个孤女,每天都过着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饿的日子,但她从不认为她的这一生都会像那样卑微低贱活着,她一定会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的。

    因着她的容貌美艳非常,哪怕小小年纪就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再加上郑淑娴很有心机和手段,只要她肯花心思,就少有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

    也正是凭着她的胆识,她的会把握时机,终于让她引起了当时‘清岗之地’最大一个势力诛神教尊主的注意,经过一番谋算,郑淑娴成功的住进诛神教,开始有了一地的身份跟地位。

    郑淑娴需要那位尊主的势力,而那位尊主则是贪恋郑淑娴的美貌,两个人心中都各有算计,只是斗到最后,那位尊主以惨败收了场而已。

    他纵使得到过郑淑娴又如何,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女人,哪怕就是她的身子都是她可以利用起来的资本跟武器。

    对付别人是用,对付那位尊主不也是用么?

    换个只有普通心机手段,而没有那么大野心的女人,成功勾住了诛神教尊主,成了他捧在手心上的女人,难道不该一门心思享受荣华富贵吗?

    然,郑淑娴可从未有过那样的想法,在她的世界里,诛神教不过只是她的一块跳板,她最终要得到的,必须是三大秘地。

    也不知在那位尊主临死之前,他可曾后悔过?

    “你是来杀我的?”

    再相见,物是人非,郑淑娴收起自己的软弱,她狠戾的目光直落在赫连竟的身上,她不惧于他一战,这原本也是她心中最为渴求的事情。

    若非是她二十多年后的再一次谋划算计,赫连竟的父母不会死,他的亲生儿子也不会跟他反目成仇,在真相被揭开的时候,赫连竟本就应该杀了她的。

    只是,赫连竟对她用情至深,到底是下不了杀手,终究选择放她离开,让她再也不要出现在‘绝望深渊’。

    否则,他将不会对她再留手。

    “你不该再回来的,这里也不是属于你的地方。”赫连竟深爱着郑淑娴这是毋庸置疑的,哪怕他没有与她成婚,而是奉父母之命娶了未婚妻巫雅。

    可在点头同意成婚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冰封起来了,再也不会爱上谁。

    即便就是在后来他跟巫雅相处出了感情,那也是亲情居多,爱情几乎没有,在赫连竟的心里,郑淑娴才是他的至爱,是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维护的那个人。

    “呵呵呵…”继无声的流泪过后,郑淑娴目光灼灼的看了赫连竟一会儿,便是抬头大笑了起来,她冷冷的道:“若能死在竟哥哥你的手里,那也是一种福气。”

    郑淑娴的这一生,纵是有过男人无数,却独有两个男人是对她最为重要的。

    一个是被她当成获得权势地位的诛神教尊主,一个则是让她如同普通女儿家,深深爱上的赫连竟。

    虽说这两个男人都在郑淑娴的生命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但诛神教尊主跟赫连竟是没法相比的,一个纵使得到过郑淑娴的身,却从未得到过她的心,一个纵使与郑淑娴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可他却得了郑淑娴的心。

    也许,郑淑娴爱赫连竟没有赫连竟爱郑淑娴那么深,那么真,那么沉,但不可否认的是郑淑娴也是真心爱着赫连竟的,只是在她的世界里除了爱情,还有于她而言更为重要的东西。

    “你不该不遵守承诺。”自父母死后,赫连竟就知道他错得有多离谱了,可一切事实已经发生,他根本无力去更改什么。

    哪怕就是他的父母是被郑淑娴给间接害死的,赫连竟气极了也没办法对郑淑娴痛下杀手,面对着这个他深爱的却一直欺瞒他许多,算计他许多的女人,他仍是希望她能活着,只是不要再回来了。

    那一日,他约她一战,重伤她后却对下不了杀手,只能在她面前立誓,她若再次回到‘绝望深渊’,他必将亲手取她性命。

    一年又一年,年复一年后,他都没再收到郑淑娴的任何消息,只当她是想明白了,不会再执着下去。

    “遵守承诺,可我当年什么都没有承诺过。”说不许她回来的人,是他。

    也是他又爱又恨的厉声警告她,如若她再次回到‘绝望深渊’,他就要亲手杀了她。

    现在,她主动送到他的面前,难道还会惧怕他对她动手吗?

    “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竟哥哥该知道我的性子。”她要是个能放下执念而活的人,那她也不会活得这般辛苦。

    可她谋划布局了那么多年,眼见距离她的目标近了一步,更近了一步,就要成功了,她怎么可能放手。

    “阿弥陀佛。”

    当年,很多人都以为赫连竟死了,就是赫连城也那样认为,家族史册上对赫连竟也只记载到他父母逝后的两三年,之后有关于他就如石沉大海般,再也没有半点消息了。

    甚至就是赫连氏一族历代子孙出生,皆会供奉在祠堂内的本命生源石,代表着赫连竟的那一颗都已经暗淡无光,死气沉沉,要不也不会将赫连竟‘已死’这事儿传得神乎其神,确有其事。

    那时父母离世,儿子对他心有怨恨,更是连孙子赫连迎都不让赫连竟亲近,满心悔恨又自责的赫连竟选择了远走他乡,逃避那些他不相面对的事情。

    一走,便是这许多年。

    “阿弥陀佛?呵…是我不曾了解过竟哥哥吗?你竟然会信佛?”

    “平僧早年种下的因,现如今这结出的苦果,也唯有平僧自己来了结。”

    赫连竟离开‘绝望深渊’之后,起初一直游走在各个地方,脚步从未停留过,直到途经一座寺庙之时,在那里他仿佛得到了心灵上的某种平和,于是便在那里出家为僧,一直到紫晶宫赫连氏一族将要与诛神教开战,他才离开寺院赶回涅城。

    那么多年过去,他以为这一战是打不起来的。

    却不想,哎……

    “就让之前几代人的恩怨,自今日起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我是不会对你留手的。”

    “阿弥陀佛,你我一战,生死各安天命。”赫连竟早就不想活了,他与郑淑娴这一战,便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他要她的命,绝不会再手软。

    而他的命,纵使赔给她又有何妨?

    “好,好一个生死各安天命,愿你不会再对本夫人留手。”不再是以‘我’为自称,郑淑娴这是主动拉开她与赫连竟的关系了。

    “施主,请出招吧。”

    “哼,你既找死,本夫人成全你。”

    郑淑娴在飞身出去迎战之前,倒是很有大局观的对苗琨交待了一番,并且命他若有意外,听从苏天择的调遣。

    那个孩子就算她现在还不是很满意,但不能否认苏天择是非常有能力的,就是比起陌殇来也逊色不了。

    “奶奶放心,孙儿记下了。”

    “嗯。”

    “择儿,老祖宗的话你也听到了,该知道怎么做吧!”苗琨对苏天择素来期望很高,某些关键时候,他也不介意自己的孙子压不压自己一头。

    “孙儿省得的爷爷。”

    “与陌殇交手,万事小心。”

    “嗯。”苏天择跟陌殇的目光有过两次短暂的对碰,他们谁也不让谁,尚未动手倒是各自挑衅出一些血性来。

    说时迟,那时快,郑淑娴简短的交待完事情后,飞身至整个圆形战场的中央地带,一柄长剑直指赫连竟。

    高手过招,路人回避。

    不过几息之间,赫连竟跟郑淑娴就已然交手数十招,敌来我往,互不相让,谁也没有落下半分下风。

    “我怎么觉得郑老女人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

    赫连竟抢了原本长孙依凡跟端木欣欢这对婆媳的对手,且一招一式没有任何的放水跟留手,可见赫连竟是真的要亲手了结郑淑娴的意思。

    这也让得长孙依凡婆媳没了理由跟借口,总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去横插一脚的吧!

    于是,婆媳两人果断退居二线。

    “他要是敢留手,敢放水,咱们再冲上去。”就算那人按辈份,长孙依凡得叫上一声爷爷,但连她家夫君都不怎么待见的人,她抿了抿唇表示自己没看见。

    端木欢欣是个好儿媳啊,婆母怎么说就怎么做,重重的点头道:“娘说得对,反正咱们不能放过那老妖婆,一大把年纪不好好呆着颐养天年,非得这么作,怎么就没作死她。”

    苗琨是瞄上了赫连迎的,赫连迎亦是不可能退缩的,所以,两人也是迅速的交了手。

    眼见身边这一个个的人都找着了对手,宓妃捅了捅陌殇的腰,嘻笑道:“某尊主等不及了,熙然是该出手去跟他会一会了。”

    “阿宓刚才说什么故意不故意的?”

    宓妃睁着水灵大眼瞪他,这货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心眼啊,但凡问出口的问题,得不到答案就誓不罢休。

    这到底跟谁学的这?

    “我是觉得郑老女人应该是知道赫连竟没死,她这么高调的向紫晶宫下战帖,其中指不定就有引赫连竟现身的目的。”

    “嗯?”

    “从他们先前的对话中分析,赫连竟虽是对她下不了杀手,放了她一条生路,却也立下誓言,如若郑老女人再回‘绝望深渊’,他便要亲手杀了她。”

    陌殇也是想明白过来,接着宓妃的话说道:“期间那么多年,郑老女人一直没有回来,却在这个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出现在涅城,她只怕的确是冲着引赫连竟现身而来的。”

    “呵呵,就是这么个理儿。”

    “那阿宓觉得她更深层次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兴许正如她所言,她是真想就死在赫连竟的手上呢?”宓妃撇了撇嘴,语气不太好的道,她其实是真挺好奇的,究竟得有怎样一颗权与欲之心,才能舍弃那样一份真情?

    “从他们的你年龄来说,他们可都活成人妖了,早该入黄土了不是。”

    宓妃没有说出口的是,搞不好那两个交战得越发激烈的人,还都抱着我死也拉你陪葬的心思呢。

    “也是,他们都该活够了。”

    “可郑老女人真能放得下?”从那么早就开始布局谋划,一步一步,一点一点还都让郑淑娴给谋划成功了,在这个越是临近成功的时候,她真甘心赴死?

    猛地,宓妃的脑海里快速的划过一个念头,她好看的双眉拧成一团,忽又使劲拽了一下陌殇的袖口,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直勾色的望向他。

    “修炼之人最是忌讳有心魔,郑淑娴的心魔就是赫连竟,她想要挣脱心魔,让得自身修为更上一层楼,那她唯有除掉心魔,否则终有一天会死于心魔的折磨之下。”

    “嗯,我想到的也是这个。”

    “在光武大陆唯有修为越高深,寿命才会越增长,一旦修为停滞不前,那么人就会慢慢的开始衰老,郑淑娴已经很大岁数了,她能保持这样的样貌就说明她的修为不低,可她又有心魔,以至于修为无法得到的提升,故,她引赫连竟出来就说得通了。”

    “在深爱的男人跟权势利欲之间,她到底还是选了后者。”

    此时此刻,领悟到这些的宓妃,也是禁不住替赫连竟掬了一把同情泪。

    痴心错付,他那一生在遇到郑淑娴那个女人之后,就已然偏离原来的轨道。

    时也,命也,不可说啊不可说。

    刷――

    刷刷――

    一连两次出手,陌殇面色一沉,长臂抱着宓妃一个轻盈的扭转,再稳稳的落到地上,垂眸对宓妃道:“保护好自己,想做什么便去做吧。”

    “嗯嗯。”

    早在看到身边那些人都给自己找了对手之后,宓妃是早就静不下来,好不容易陌殇要去应敌了,她是巴不得快些没人管她。

    即便是知晓了宓妃的小心思,陌殇也只是无奈的冲她摇了摇头,只得再叮嘱道:“要是弄伤了自己,阿宓你是知道后果的。”

    “咳咳。我知道了。”

    “苏尊主,请吧。”

    胆敢偷袭于他,那就得付出点儿血的代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68恩怨情仇,针锋相对3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