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70 大战之殇,终结肃清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该死。”

    “唔,你的确该死。”

    “端木欣欢你找死。”按理说苗湘莲是苗琨的女儿,她老子跟赫连迎杠上了,以她的身份是应该跟赫连嘉澍打一场的。

    结果有些出乎意料,赫连嘉澍倒是不介意苗湘莲是个女的,也不在意她的身体里是否流着赫连氏一族的部分血脉,但被抢了对手,又实在手痒得厉害的端木欣欢坐不住啊,于是赫连嘉澍还能怎么着?

    他一个大男人,总不好跟自家媳妇儿抢人吧!

    要那苗湘莲是个男的,赫连嘉澍兴许还真就不让了,但谁让苗湘莲是个女的,他一个大男人又实在跟她没什么交集,让妻子出手也是妥帖的,以免有人说他欺负弱女子。

    虽说,能跟郑淑娴那老女人牵扯上关系的女人,其实就压根没有一个担当得起那个‘弱’字的。

    “呵呵…本城主夫人还就是找死了,有脾气你就快些来弄死本城主夫人啊!”

    “该死的,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否则难以泄我心头之恨。”苗湘莲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受这样的屈辱,这简直让她难以忍受,整个人都要抓狂了。

    打出她出娘胎开始,虽说初时因她是个女儿家,不但父亲对她不甚满意,更是得不到太奶奶,奶奶的认可,直到她慢慢长大,且已经开始记事,他们待她的态度才稍稍有所好转。

    苗湘莲幼时不清楚其中内情,懂事后才明白,原来不管她的父亲有多少个女人,结果那些女人的肚子就是不争气,怎么也无法再生出一个孩子来。

    从那之后,她在诛神教的地位才真正的得以提高,并且再无人胆敢轻视于她。

    可饶是如此,苗湘莲那位太奶奶郑淑娴也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比起血脉亲情来说,郑淑娴更加注重的是一个人的个人能力。

    也就是说,哪怕她是郑淑娴一手养大,当作亲孙子一样培养的苗琨的亲女,要是她没有足以让她认可的修炼天赋,以及出众的处事能力,她同样会被淘汰掉,渐渐就沦为坐吃等死的那一类人。

    “别以为你这就占到上风了,看招。”硬生生挨了端木欣欢一掌一脚的苗湘莲,再也不敢分出心神关注别的,目前摆在她面前首要的事情,唯有一件。

    打败端木欣欢,狠狠的将她打得爬不起来,否则以后她还怎么混。

    “本城主夫人等着你来抢占上风啊!”手上的动作不慢,端木欣欢嘴上的功夫也不饶人,对付像苗湘莲这样的女人,她决定要从各个方面碾压她。

    一时之长短,一时之胜负,从来就代表不了什么,端木欣欢不是那等肤浅的女子,心里其实很明白,论真正的实力修为,她是逊色苗湘莲一筹的。

    不过苗湘莲为人清高又自傲,要是她面对的对手是赫连嘉澍还好说,她肯定不会小视轻敌,但对付的人是端木欣欢,她难免就托大了。

    以至于这结果么,那就呵呵了……

    “真是看不出来你还有些本事,不过也就只是有些本事而已,之前是我轻敌太小看了你,可从这一刻开始你就要小心了,我是不会怜香惜玉的。”

    苗湘莲打小就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不但什么都要最好的,但凡她瞧上的,哪怕就是不择手段也是弄到手,好在她的修炼天赋异常不错,加之在修炼一途之上,苗湘莲又很能吃苦,舍得下血本,是以她的实力是非常强悍的。

    若非她之前轻敌,也是不会在端木欣欢手上吃这么大亏的。

    砰――

    掌掌相对,恐怖的气浪以苗湘莲跟端木欣欢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位于气浪中心位置的两个人也同时被反弹出去,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嘶――”受不住那强大的冲击力,端木欣欢整个人倒飞出去,嘴角不禁溢出血来,一头青丝散落下来,珠钗首饰随之掉了一地。

    “夫人,你怎么样?”赫连嘉澍对手被自家媳妇抢了,他也不好去抢其他人的,就只能静候在一旁,防着别让苗湘莲伤了端木欣欢。

    “咳…没没事儿。”嘴上虽是这样说着,可只要看到端木欣欢那张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谁相信她没事儿啊。

    这模样,分明就是伤得不轻。

    “别逞能,接下来交给我。”对他女人下手这么重,赫连嘉澍可不兴什么君子那一套,必须得让苗湘莲付出点儿代价才行。

    “夫君你要小心,她她的功夫有些邪门。”虽说与苗湘莲的一次对轰,端木欣欢落了个惨败的结果,但她还是有几分底气的。

    至少于她对招的苗湘莲也没能讨到好处,就算比她伤得轻一些,可她再想发挥出十成十的功力,怕是没那可能了。

    “放心,为夫自有分寸。”

    “嗯,小心。”

    比起端木欣欢幸运的有自家男人赫连嘉澍给接住,并及时的喂她服下疗伤圣品,苗湘莲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因那道冲击力直接从半空中掉落,重重的摔在坚硬的地上,立马就吐了两大口血出来。

    动作算不得优雅的擦掉嘴角的血迹,苗湘莲看向端木欣欢的眼睛都泛着丝丝狠戾的凶光,那样的眼神儿要是能杀人,都不知端木欣欢得死多少次了。

    看到那夫妻俩儿旁若无人的亲密,那情意绵绵的场景,真真是让苗湘莲气得狠了,急了,抓狂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想杀人,想杀人怎么办?

    “怎么,要换人上场了?”就算气得狠了,苗湘莲的脑子还是够用的,要在她没受伤之前,对上赫连嘉澍她是一点都不惧。

    但现在,形势对她大大的不利,真要跟赫连嘉澍打起来她怕是讨不到好处。

    “对付你们这样唯恐天下不乱,涂炭生灵之辈,什么江湖规矩之类的还是免了吧。”

    “你刚才伤我的功法怕不是出自正统吧。”

    “呵…你们夫妻这算是污蔑吗?”光武大陆之上,纵修炼功法层出不穷,各式各样,但却总共分为两大类。

    被承认的乃正统武学,不论身份地位,有缘得到之人便可修炼;被禁止的便是非正统武学,也就是歪门邪教,自古便被列为禁忌。

    禁忌武学也就是邪门功夫是不被允许修炼的,一旦被发现是要受天下人群起而攻之的,因此,就算苗湘莲在紧要关头想要用来斩杀端木欣欢的就是邪门功夫,她也断然不会承认。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赫连嘉澍握了握妻子的手,沉声道:“下去休息,不要担心为夫。”

    已经受伤的端木欣欢再三叮嘱了赫连嘉澍一番,就乖顺的退了下去,她可不能留在这里拖自家男人的后腿,没得苗湘莲狗急跳墙就会拿她来威胁赫连嘉澍。

    “是狐狸就总会露出狐狸尾巴的,本城主不着急。”

    “你…”

    “废话少说,你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

    “哼!”

    与赫连嘉澍交手数招,苗湘莲就切身体验到了这个男人对她的必杀之心,心下不由慌了慌神,可她到底还是战斗经验很丰富的,很快就收起杂念,一门心思只知应战。

    趁着刚才的空隙,苗湘莲也是关注了一下目前战局的,她们这边竟然所有人都被拖住了,反倒是对方还有人在闲着没有对手。

    这简直就是要气死苗湘莲的节奏,她也想找个帮手一起对付赫连嘉澍,结果却发现愣是无人可用?

    “噗――”

    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苗湘莲的右后方,苗娜娜直接败在长孙依凡的手上,被一脚踹下地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爬得起来。

    “起来,我们再战。”

    苗娜娜:“……”

    你他丫的欺负人是不是?

    特么她都这样了,她起得来么她?

    “既然没死你就别装死了,就算你死了,本宫主夫人也不会放过你。”长孙依凡嫁给赫连迎,成为紫晶宫新一代的宫主夫人,她是受了上一代宫主夫人司徒流芳诸多教导的,心里也一直对司徒流芳非常的尊敬。

    且不说司徒流芳是个一等一的好婆婆,自她嫁进门就没为难过她,还将她当作女儿一般的疼爱,单单就凭着苗娜娜做出的那些不要脸的事儿,长孙依凡就想取了她的狗命,以慰她婆婆的在天之灵。

    “想想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本宫主夫人就是杀你一百遍一千遍都不为过。”

    明明就是一个什么都不差的女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为什么就得上赶着去做小三?还非要插足进人家一对恩爱夫妻的世界里,这让长孙依凡最是看不过眼。

    “咳咳…呕…”

    吐出卡在喉咙口的血,苗娜娜撑着地面站起来,抬头对上长孙依凡那双清冷肃杀的眸子,冷笑道:“你这么想要杀了我,是想替你婆母报仇?”

    年轻时候的她,的的确确也是对赫连城一见钟情,心生倾慕,不顾一切的想要成为他的妻子。

    但当她听说赫连城已经娶妻,并且很爱他的妻子之后,苗娜娜就准备放弃的,是郑淑娴一步步让她越陷越深,也是郑淑娴告诉她,她可以取代司徒流芳成为赫连城身边唯一的女人。

    哪怕就是她跟赫连城发生关系的那一晚,别说赫连城被算计了,她其实也是被算计的,只是那时所有人都以为她也是参与其中的,根本不给她任何辩白的机会。

    每每对上赫连城看向她厌恶的目光,苗娜娜就心如刀割,伤心不已,就在她准备独自离开时,却意外发现自己怀了赫连城的孩子。

    再加上郑淑娴对她说的一些话,她也想着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所以才有了后来的诸多牵扯。

    过了那么些年时间,又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苗娜娜其实早就看清了,也想通透了,她不是郑淑娴,也没有一直都活在过去的世界里,只可惜她能力不够,除了被郑淑娴左右外,她是一点都影响不到郑淑娴。

    想起司徒流芳,苗娜娜心中多少有些愧疚,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前,司徒流芳对她可是如同亲妹妹一样照顾体贴的,而她却是伤她至深之人。

    若非是因着她的原故,怕只怕司徒流芳不会死得那么早,就连赫连城应该都还好好的活着。

    “想报仇么?那你可得抓紧时间动手,要不死的是谁可就说不清了。”

    正如赫连竟所说,当年是他种下的因,那么这最后结出的苦果,自然而然也要由他自己来吞。

    当年她造下的孽,苗娜娜也只能自己来了结。

    活了那么些年,她也活够本了,若能死在司徒流芳儿媳妇的手里,也算一种解脱。

    “那你就受死吧!”

    长孙依凡想要杀苗娜娜之心坚不可摧,后者有心求得一死,但她也极为聪明的没有表露出来,以免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战斗越演越烈,招招式式,狠辣夺命,等到长孙依凡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她手中的长剑已然整个贯穿了苗娜娜的右胸。

    一剑,真真是穿胸而过。

    “你…你你是故意的。”

    “是我技不如人。”

    意识开始消散的时候,苗娜娜忆起许多的往事,此时回想方知,在她这漫长的人生里,活得最自在,过得最开心的那一段日子,竟然是在紫晶宫有司徒流芳陪伴的那一段日子。

    她是个不知父母是谁的孤儿,从未享受过亲情温暖,哪怕就是郑淑娴将她捡回去养在身边,也从未给过她半点的关怀。

    唯有司徒流芳一人真心待过她,而她却没能好好的珍惜。

    如今,悔之晚矣!

    “你…”

    “…你替她报仇了,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长孙依凡双眉紧蹙,她知道苗娜娜活不成了,却也没有冒然靠近她。

    谁知道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算计,她可不想把自己给搭进去。

    “如果我说是为了赎罪,你信吗?”

    长孙依凡看了她一眼,半晌后点了点头,冷声道:“我信。”

    “这个给你,但愿可以帮得上你们的忙,我…我我已经活够了,曾经做下的那些孽,便便…便让我让我自己下去慢慢偿还吧!”

    话落,苗娜娜彻底闭上了那一双眼睛。

    她甚至都没有去看一看她的儿子,她的孙女儿,她的重孙子,就那么死了。

    “母亲…”

    就算苗琨跟苗娜娜之间的母子情淡薄得很,但苗娜娜归终是他的亲生母亲,而且对他也是相当的疼爱,看到苗娜娜被长孙依凡杀死,他怒红了眼。

    与他对战的赫连迎一点没想到,长孙依凡竟然就这么把苗娜娜给杀了,这下苗琨要不发狂都不可能了。

    “长孙依凡,我要杀了你。”叫嚣着,苗琨做了几个假动作,真攻击之后改变方向袭击长孙依凡,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你的对手是本宫主。”

    “赫连迎你闪开,我要你的女人偿命。”

    “那你可得踏着本宫主的尸体过去了。”当着他的面要杀他的女人,赫连迎要让了才真是让人瞧不起。

    “好,好好好,那便送你上西天。”

    看着咬牙切齿,整个人如同发了狂失去理智,只知不停发动攻击的苗琨,赫连迎也是感觉到他要放大招了。

    另一边,长孙依凡紧了紧苗娜娜交到她手里的东西,心情复杂难明。

    原本杀了这个女人,替婆母出了一口气本该高兴的不是吗?

    可结果,她的心情却变得沉重了起来。

    “老头子,我来助你。”

    “这有点儿胜之不武,你还是歇着。”

    “跟他们那样的人可不用讲究那么多,要知道他们动起手来可丝毫没有考虑过他人的生死。”尤其经历过苗娜娜的事情,长孙依凡觉得这事今日必须要有一个结果。

    这些人不除,后患无穷。

    “死女人你敢杀我母亲,我要你偿命。”

    “哼,本宫主夫人等着。”

    以一敌二又如何,苗琨又岂是那么轻易服输之人,就算应对两个的攻击很是吃力,他也坚决不肯示弱半分。

    眼看这样的局面于他们越发的不利,就是苏天择对上陌殇也开始节节败退,连连吃亏,郑淑娴心里就有些着急了,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牌,果断召唤数十个青衣人出来助战。

    “杀,一个不留。”

    “是,夫人。”

    冷眸扫过那些袖口上绣着金色条纹的青衣人,宓妃眯了眯眼,不怀好意的低喃道:“果然还留有后招。”

    赫连迎长孙依凡夫妇俩儿对视一眼,看着突然出现在苗琨身边的十个青衣人,他们的脸色紧跟着就是一沉,这明摆着就是要群殴啊!

    另一边,诛神教大军攻击紫晶宫的战斗也已经打响,不过只短短的半个时辰,殷红的鲜血就已经染红了紫晶宫的西大门。

    “世子妃,咱们中计了。”

    闻言,宓妃双眉轻拧,冷声道:“怎么回事?”

    影南影北飞快的对视一眼,然后影南站出来说话,战场之上的战斗他们一直关注着,就连战场内外围的情况,他们也牢牢的掌控着,一切全都在他们的预算之中。

    然而,千算万算他们没有算到,诛神教还藏了其他的大军,并且那些大军个个身上都带着剧毒,凡是与之交战之人,甭管修为如何皆逃不过一个死。

    “还有这样的事情,咱们去看看。”宓妃眯了眯眼,对那些毒人还挺感兴趣的。

    随着宓妃领了影南影北离开,战场之上对战的几对人也到了宣告战斗结束的时候,赫连竟以自己的命做为赌注,终是给了郑淑娴致命的一击。

    “一切,该结束了。”

    眼睁睁的看着赫连竟手中锋利的长枪,郑淑娴双眸斗然睁大再睁大,眸底有着不敢置信。

    他,竟是当真要杀她?

    难道在他的心里,真的就对没有一点的留恋,不再爱她了吗?

    不,不可以,他怎么可以不爱她,怎么可以。

    呲――

    长枪入肉的声音,还挺刺激人的。

    “你竟当真不再留情。”

    也不知郑淑娴是哪里来的自信,她将赫连竟视为自己的心魔,为了提升修为不惜要亲手杀了赫连竟以除心魔,可她却不容许赫连竟对她下死手。

    她杀赫连竟,理所应当。

    赫连竟杀她,仿佛就天理难容。

    “阿弥陀佛。”若说赫连竟还有什么下不了手的,但在对上郑淑娴那一招接着一招的杀招之后,他要还有那样的心思,可就真是死了都活该。

    “你要下不了手,本宫主可以代劳。”赫连迎的声音很冷,冷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即便是赫连竟重伤的郑淑娴,但只要一想到母亲说的那些往事,赫连迎就做不到原谅赫连竟的所作所为,全当没有他这个祖父存在。

    看着除掉苗琨,自己也伤得不轻的赫连迎,赫连竟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能说什么,一切已是注定。

    随着苗娜娜跟苗琨母子一前一后的挂掉,郑淑娴被赫连竟重伤成了阶下囚,苗湘莲跟苏天择见势不妙欲想撤退,可不管是缠住他们的赫连嘉澍夫妇还是陌殇本人,就真能让他们给逃了。

    答案是当然不可能。

    一场大战,就这么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结束了,还挺让人觉得不真实的。

    然,这一战却是在涅城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开始,并结束的。

    这不但重创了诛神教,打响了第一战,同时也是紫晶宫赫连氏一族在‘绝望深渊’立了威,再一次用事实告诉‘绝望深渊’所有人,谁才是这里的霸主。

    从今往后,紫晶宫之威不容挑衅,已然被所有人引以为戒。

    “善后的事情交给本世子,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要说历经了这一场,历时好几个时辰的大战,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伤,也弄得很是狼狈,唯独就陌殇一人,从头到脚都还干干净净的。

    苏天择也是高手,他的天赋也就仅比陌殇弱那么一点,要是他的出身并不那么复杂,本身也没有那么多的恩怨,他要是赫连氏一族的子孙,相信赫连氏一族的祖宗们会非常高兴。

    只可惜…命运弄人,造化弄人。

    “那好,让子珩留下帮你,我们都退回紫晶宫。”赫连迎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赫连嘉澍跟陌乾等人,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他们还是不要留下添乱了。

    “嗯。”

    “我们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赫连迎扭头看着身后的几人,压低声音道:“你们看到宓妃那个丫头了吗?”

    “没有。”

    “呃…那丫头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应该不会,她不是没有自保能力的人,而且熙然也不会让她去冒险。”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陌乾是一点不担心宓妃的安全,想必她是做什么事情去了,身边也应该跟有保护她的人。

    陌乾的话很有信服力,赫连迎也就不再询问什么,领着人往紫晶宫走。

    “咦,这么快就结束了?”

    “老夫居然没赶得上?”

    突然,咋咋呼呼冒出来的东陵靖挡住了赫连迎等人的去路,陌殇闲闲的看了他一眼,薄唇紧抿没有言语。

    “东陵家主,封印可是大成了?”

    “这是自然,要不我能赶回来。”东陵靖原还想着回来再战一场,也好过过手瘾的,哪里晓得他们居然打完了。

    而且,他居然看到了苗娜娜跟苗琨的尸体躺在地上,郑淑娴,苗湘莲跟苏天择竟成了阶下囚,这可真是啧啧…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

    “如此就好,但愿这场风波就这么过去。”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陌殇还急着把事情处理完,好规划着时间带宓妃回金凤国,也顾不得跟藏在暗处那人打谜语,看谁更沉得住气了。

    观那人的气息,貌似深不可测,但他也不惧。

    而且陌殇没有从那人的身上感觉到杀气,所以,那人应该不是敌人。

    “哼,你小子不弱,倒是配得上她。”

    闻言,陌殇剑眉微挑,沉声道:“你是阿宓的师傅。”

    “嗯。”

    想当初他那傻徒弟不顾自己的生死都要跑来找这个臭小子,呼延宇齐可是恼得不轻,心里其实也极不待见陌殇这混小子。

    可他又知宓妃与他牵扯不断,今生今世都有着不解之缘,他就是有心阻止也不行。

    更何况这两个人两情相悦,又都是心性坚定之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能分得开的。

    “那前辈可要小心些,阿宓可不只你一个师傅,她跟你也不如跟其他师傅亲近。”

    宓妃在这异世,除了药王之外就呼延宇齐这个师傅了,陌殇这货睁眼说瞎话都说得那么让人无法反驳。

    呼延宇齐:“……”

    呵,这小子倒还挺记仇?

    ------题外话------

    明后天应该就能写完涅城的所有事情了,然后男女主就要回金凤国了,时间很快的,妞儿们不要着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V470大战之殇,终结肃清1 | 绝色病王诱哑妃小说 | 绝色病王诱哑妃网-铭荨作品